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章 真君胸襟
    任家姐妹买下了青玉扇之后,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俩也顾不得逛街,赶紧离开了。

    走在路上,血奴将青玉扇交给了永玢。

    永玢为难地摇摇头,“永馨姐不是要看画,而是想把扇子带回家,我伯父可喜欢啦。”

    血奴无所谓地一摆手,那意思很明显,拿走好了。

    “我买不起,”永馨幽幽地发话,“不过,还是多谢真人帮我出了一口恶气。”

    血奴又是一摆手,指一指任永玢:我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出手买的。

    任永馨看懂了她的意思,眉头一皱,疑惑地发问,“你想要永玢做什么?”

    她并不知道,这名才帮了自己的小女娃真人,竟然是在西方被传得极为恐怖的血魔,否则的话,她可以在瞬间判断出对方的用意。

    血奴并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走着,看起来酷酷的。

    任永馨心中疑惑,却是也没有再问,回来之后,就去找李永生。

    非常遗憾的是,李永生不在,连天姥双杀也不见人影,据说他是闭关了,双杀是护法。

    任永馨听得非常意外:有没有搞错,两天之后,就是证真庆典了,你这时候闭关?

    她一向不习惯白收别人的东西,尤其是价值三块灵石的物品,虽然她心里决定,将来一定要还灵石给对方,但是说句良心话,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赚到这么多钱。

    也许得等到悟真之后了吧?

    她越想越不心安,频频来找李永生,到最后竟然坐在他的门口等了起来。

    正好杜晶晶在集市上买了一块罕见的石头,想麻烦李永生在上面刻画一个阵法,看在她守在李永生门口,忍不住出声发问。

    待她弄明白情况之后,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放心好了,它不敢对永玢做什么,不过……它的东西你俩也敢要?呵呵。”

    与此同时,南坡东侧的半腰上,一名老道士正在呵斥余化龙四人。

    他就是氤氲洞的老监院,虽然是高阶真人,但是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也卸掉了监院的职责,北极宫特许他去上宫养老,不过他跟大多数老去的监院一样,选择在十方丛林终老。

    听说余化主在此地惹了祸,他将人喊过来一顿痛骂那个任永馨明明是得罪不得的,又是咱氤氲洞的弟子,你吃多了撑的去难为她?

    余化主心里很委屈,“我听都管说,她没什么背景的嘛。”

    任永馨若是在此处,听了怕是要跳起来,要知道,氤氲洞的都管还曾经找过她,希望能通过她,接触一下李永生。

    老监院气得抬手就打,“就算她真没什么背景,也是氤氲洞弟子,你怎么能当众为难她?”

    余化龙老老实实地挨打,不住地出口求饶,“还望老监院回护弟子啊。”

    老监院狠狠揍了他一顿,才停下来悻悻地发话,“好了,接下来你老实一点,别再出什么乱子,若是别人找你麻烦……哼,不器真君面前,我还是有点老脸的。”

    余化龙得了这个承诺,才长出了一口气,老监院与人为善一声,面子确实相当大。

    接下来,他就有机会仔细思考另一个问题了:都管说任永馨没什么背景,是真不知道呢,还是有意阴我?

    他跟都管的关系不算太好,也不算太糟,在他被提拔为化主的过程中,都管是支持了别人,但是一旦大局初定,都管对他也表示出了支持。

    想到头疼之处,他忍不住叹口气,咬牙切齿地发话,“若是你有意阴我,哼,别怪我对不住你!”

    如果都管听到这句话,肯定会大呼冤枉的他是真没有阴余化龙的意思。

    此刻他已经身为三都的老大,下一个目标是监院或者入上宫了,吃多了撑的,去设计一个五主级别的真人?

    化主在五主里的地位,也不是很高,他是不怕得罪的,但是没有啥大仇,为啥要得罪?

    说起来事情也挺寸的,余化龙看上了任永馨,又不摸她的底,知道都管消息灵通,就侧面打听着问了一下。

    都管当然知道任永馨的一些事情,但是他正值关键时候,需要四处借力,好不容易手下有一个可能出得上力的弟子,他当然不可能跟别人分享这个资源。

    所以他就含糊地说,据我所知,任永馨似乎没啥大背景,也就是个“朱塔任家”的名头。

    结果余化龙就放心了,开始打任永馨的主意。

    到现在,余化主碰了一个大大的钉子,反倒要怀疑,是都管想要设计陷害他。

    都管要是知道这番因果,肯定一个大耳光子就抽了过去:尼玛,我说她可能没啥大背景,又不是说让你去欺负人家!

    余化主正咬牙切齿地琢磨呢,就听到身边那美艳女修轻声发话,“化主可是问过了,那面具供奉的事情?”

    “问过了,老监院也不知情,”余化龙闷闷地回答,“上宫的真人那么多,他遮遮掩掩的,谁能知道他是谁?”

    美艳女修迟疑一下,还是出声发话,“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是真的供奉……公孙家跟北极宫关系好得很,若他是假冒的,公孙家怎么可能上当?”

    “这个我当然知道,”余化龙不耐烦地发话,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愣,“你想说什么?”

    “我说的是,化主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美艳女修幽幽地叹口气,“那供奉可是说了,要让上宫重新整顿秩序,老监院就算在不器真君那里有些面子,他拦得住上宫的整顿吗?”

    余化龙顿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狠狠地一跺脚,厉喝一声,“匹夫误我!”

    他骂的当然是氤氲洞的都管。

    他不会考虑自己做错了什么,只会想到,是别人隐瞒任永馨的根脚,恶意算计自己。

    “而且……”美艳女修犹豫一下,才又发话,“就算不器真君碍于老监院的面子,不公开难为你,可是毫无疑问,他跟雷谷渊源更深,没准会侧面推动北极宫整顿秩序。”

    听到这话,余化龙是彻底地愣住了,好半天之后,他又问出了同样一句话,“你想说什么?”

    “我哪里能想说什么?”美艳女修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只是奉劝化主,不要太掉以轻心,须得为自己考虑条后路……你能安定了,我才能安定啊。”

    余化主的沉吟了半天,脸色阴晴不定好一阵,眼中掠过一丝冷厉,才微微地颔首,“唔,我知道了,这话莫要再跟别人说。”

    他不知道的是,十余里外的一处庭院里,有人正在感知着他。

    感知者不是别人,正是新进的真君公孙不器。

    他正在跟呼延书生喝茶聊天,不过对于家族领地内发生的事情,他也没有放弃关注。

    监视来贺喜的宾客,这种事有点丢人,一般来说,他是不屑为之的,但是这一次,终究是公孙家五十年多以来,重开真君庆典,高度重视也是必须的。

    所以,对于某些可能不安定的因素,公孙不器还是要暗暗关注的,哪怕是有点跌份儿,他都认了,公孙家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而今天发生的氤氲洞内讧一幕,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所以他悄悄用神识监视着余化龙一行人这人对我公孙家,似乎有点怨念。

    当然,余化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居然会使得真君自降身份偷窥,所以他还是有啥说啥。

    公孙不器却是眉头一皱这小子有搞事的可能?

    呼延书生当然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两人都是才刚刚证真,家里都是一大摊子事,都知道对方的不容易,监视宾客真不算什么大事,大哥别笑话二哥。

    见到对方皱眉,呼延书生就就笑一笑,“你这神识之强,我可是望尘莫及……怎么,发现什么不妥了?”

    “一只小小蝼蚁罢了,”公孙不器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发话,然后端起茶杯来轻啜一口,才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有些昔年的旧识,真的是老了啊。”

    呼延书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反正需要我出手的话,你只管说话就是了。”

    公孙不器收回思绪,缓缓地摇头,“没什么,目前还看不太出来,就是有人对李大师不太友善……他倒是走到哪里,都能惹到仇家。”

    呼延书生听得就笑,“这是话本里,主角一般的存在啊……你觉得他晋阶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多大?”公孙不器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若是换了别人,我可以断定可能性是零……二十岁出头就想晋阶高阶真人,想啥呢?不过若是他,我还真不敢说。”

    呼延书生笑一笑,“我倒是觉得,他晋阶的可能性极大……你见他做过什么不靠谱的事吗?我是没见过。”

    公孙不器沉吟一下,摇摇头低声发话,“我就奇怪了,什么样的传承,才能培养出来他这样的妖孽,都说他是得了北极宫瘸真君的衣钵,我看未必……那瘸子怕是自己也做不到。”

    “你只看到他妖孽吗?”呼延书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然后冲着南方扬一扬下巴,“雷谷那位……可也不逊色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