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章 真君庆典
    李永生是在庆典开始前一天出关的,他的掩饰或者可以瞒得过别人,但是绝对瞒不过一直关注他的两名真君。

    他才一出关,就感受到了两名真君的关注,于是凭空拱一拱手:两位,别盯着了成不?

    “呵呵,”公孙不器将神识收回来,看一眼对面,“这家伙总是喜欢掩饰修为。”

    “换了是咱们,也得掩饰修为,”呼延书生倒不觉得有什么,他一摊双手,坦坦荡荡地发话,“这种神奇的传承,你说谁能不动心?”

    公孙不器笑着摇摇头,“我原本还打算送他一份晋阶的贺礼呢,听你这么一说……得了,他想低调,咱们就配合他低调。”

    呼延书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没错,咱们只许对他保持尊敬即可,其他的都不重要。”

    若是余化龙听到这话,估计能把眼珠子吓得掉出来一名真君向另一名真君建议,对一个真人保持尊敬?

    李永生晋阶高阶真人可以低调,但是不器真君的庆典,那是无论如何不能低调的。

    庆典在第二天辰时正式开始,到场恭贺的宾客,足有三万人之多。

    这还是公孙不器尽量少邀请外人,堂堂的十方丛林氤氲洞,不过才来了五人。

    至于到场的真君,也有五名之多,除了呼延书生和丁相实,竟然还有上党杨家的真君就是那名在柔然证真的真君。

    这三人能来很正常,呼延书生是战友,陇右丁家是有两名真君,杨家的真君来得古怪了点,但是在历史上,辽西公孙和上党杨家都是强势家族,长期保持着相对友善的关系。

    不过李永生更愿意相信,杨家是意识到了,自家的真君遮遮掩掩了很久,最终还是躲不过去京城解释的结果。

    眼下既然在朝廷跟前过了明路,那杨家高调冒头,宣布家族强势回归,也是正常的。

    北极宫的三宫主也来了,这多少让大家感到一些意外。

    事实上,她本来没想好来不来,但是最后,还是觉得来一趟好公孙家的活动范围,跟北极宫有极高的重合。

    她此来,既是表示对公孙家的看重,也是间接地彰显北极宫在此处活动的法理性。

    不过让人感到有趣的是,在她现身后不久,因果殿的幽思真君也突然出现了。

    公孙家接待宾客,并没有刻意地分开因果、天机两殿,他们将两殿和宗正院合做了一处就像将玄女宫和雷谷合并在一起一样。

    很显然,原本赵家人是没打算派出真君的,毕竟此刻战事紧张,每一个真君都是极为宝贵的,但是见到道宫出现了真君,宗正院就不能坐视了我们也有真君前来。

    这些因果就不用再提了,不管怎么说,有五名真君能前来捧场,公孙家的面子真不算小,很多不能来的真君也表示:时局艰难,实在有点不克分身。

    恭贺典礼过后,不器真君开始发放另一个福利:真君讲道。

    这也是庆典该有的一项内容,具体讲道的时间不定,大致就是七到十五天。

    公孙不器宣布,自己讲道七天,每天上午讲一个时辰,至于其他时间,宾客们自由安排,想要离去的也随意。

    三宫主只听了一天讲道就离开了,公孙不器是在讲道而不是论道,以她积年真君的身份,实在没必要听太多类似的东西。

    修者最重要的就是坚定本心,别人的东西听得太多,未必不是好事。

    当然,若是坐而论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三宫主一走,幽思真君马上也告辞了,接着杨真君受不器真君所邀,也讲了一天的道,然后飘然离开,最后就只剩下了呼延书生。

    讲道到了最后两天的时候,宾客们开始逐渐离去,到了这个时候,真君不会再拿出什么硬货了,甚至连集市上,各种珍稀物品也少了很多。

    十天很快就过去了,李永生和风真人也来告辞,公孙不器不肯放他离开,说你再待几天,我还想着要出去游历一番。

    真君做到他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一般人家的真君,等闲是不愿意离开大本营的,就算出去办事,也是来去由心,根本不会出去长期闲逛。

    李永生听得就笑,“我还以为,你会考虑去海岱报仇呢。”

    听到这话,不等公孙不器表态,呼延书生就先出声了,“排帮的那厮,是吧?找他动手的话,算我一个。”

    公孙不器却是讶然发问,“你也注意到氤氲洞的那厮了?”

    “氤氲洞?”李永生听得有些不摸头脑,“他们又做什么了?”

    一边发问,他一边狠狠地瞪了不远处的血奴一眼。

    他出关之后,遇到了正在等他的任永馨,所以他也知道了,发生在集市里的事情。

    不过他第一反应不是去找氤氲洞的什么余化主,而是去看永玢。

    不知道血奴使了什么招数,竟然获得了永玢的信赖,小丫头竟然主动地替它打掩护。

    李永生虚言恫吓了好一阵,终于探听到了其中内情。

    原来血魔对永玢表示,说我要祭炼一件法宝,需要人血温养,不过呢,我这人有点贫血,血不太够,你看怎么办才好?

    永玢也没想那么多,就说血不够好说,去集市上买啊,只要你给的价钱够,修者谁还差点鲜血?

    血奴很为难地表示,这是我自己要用的法宝,不想让那么多人的血沾染可能你不知道,我这人有点洁癖。

    永玢就为难了,好半天才表示,我倒是能给你一些血,但是我个子小,又是长身体的年纪,不能给得你太多。

    不用太多,每天十滴就行,血奴兴奋得都要撞树去了,你给我三年,那三块灵石,就不用你还了,你看怎么样?

    永玢当然不肯答应,她是守信的人,但是没做好约定前,砍价钱的时候,她也不会手软。

    她认为一天一滴,持续一个月,是个比较好的交换条件。

    于是血奴开始教育她,说“咱们”身为女人,血这东西不值钱的,每个月都白流那么多。

    永玢虽然不到十岁,对这些事也隐约有了解,于是两人商定,每天三滴血,供应一年之后,三块灵石不用还了。

    李永生知道此事之后,就想狠狠地发落血奴你倒能耐了,居然学会骗人了?

    但是血奴这次不答应了,它说那三块灵石是我战斗所得,来路光明正大,而且我花钱买血,她又肯卖这两厢情愿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惩罚我?

    李永生被顶得特别无语,他倒是有心帮永玢还了这三块灵石,但是一来人家未必愿意接受,二来则是他凭什么要给任永馨买高价奢侈品?

    而且这高价奢侈品,还是买给任永馨老爹的,万一赵欣欣问起来,这个……解释不清啊。

    反正这一个个的,都不让他省心。

    到最后,他警告血奴,这血你现在不能要,等回去问过九公主,她答应了,你才能动手。

    然后血奴吞吞吐吐地告诉他,我已经提前支取了三天,九滴血退不了货啦。

    一边说,它还一边意犹未尽地咂巴一下嘴巴。

    李永生承认,当时他真的很想打杀了这只血魔。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说起氤氲洞,他有点好奇,那厮又做什么了?

    公孙不器笑着回答,“倒也没什么,他似乎打算派人,去松峰观走一趟。”

    松峰观?李永生沉吟一下,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倒是都想到一块去了。”

    松峰观就是前一阵发起“北七庙”争夺的子孙庙,但是在去摩天岭挑战的时候,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钉子,后来又遭遇了一些其他的干预,不得不放弃了计划。

    在摩天岭下打击松峰观气焰的,就是来自三湘雷谷的势力。

    不过李永生关注的,却是松峰观位于海岱崂山,是新近崛起的子孙庙,要是说他们跟襄王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不信的。

    公孙不器见他没什么好奇,又饶有兴致地发问,“你就不想一想,他派人去做什么?”

    “这个没什么可想的吧?”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发话,“左右不过就是那点事,联系松峰观,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了。”

    这又是自由心证,子孙庙和十方丛林有联系,是相当正常的,但是这子孙庙叫做松峰观的话,他就认定里面有猫腻。

    公孙不器却是欣赏他这种只看现象,不问因由的态度,他笑着点点头,“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我还当你也知道此事,提醒我去海岱报仇……可恨的是,不知道那厮现在何处。”

    “恰好我知道他在哪里,”李永生笑着回答,“我在来的路上,正好遇到这厮在豫州境内横行……靠近海岱的位置,真的是不知道死活。”

    “哦?”公孙不器一扬眉毛,他近来一直在忙着迎来送往,虽然身为真君了,但是举办这么大的庆典,哪怕他端着架子,应酬也是多得不克分身,竟然没有时间去打听这种事。

    听到李永生这么说,他也感到十分震惊,“这厮竟然如此地悍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