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章 兴师问罪
    面对公孙不器的提问,李永生一摊双手,“这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按说他应该知道,你要举办证真庆典。”

    “这也不算什么,”呼延书生在一边出声了,“当时他在豫州,现在却是未必在了……也许是声东击西之策?”

    “声东击西?我也不怕,”公孙不器冷冷一哼,“李大师你们先等一等,我去跟北极宫打个招呼,请他们帮我看护一下家族,然后咱们一起去寻那厮的晦气。”

    做为公孙家的人,他心里是相当看不起排帮的,哪怕对方可能是积年的真君,而他是新晋的,但是他还真不怕跟对方放对。

    不过,击败对方或者不难,可是想留下对方,那就不是一般的难了,真人对战,杀死对方都很难,就别说真君对战了。

    他有信心取胜,但是阻人向道之仇,却不仅仅是取胜就可以抹平的,所以他除了留下了呼延书生,甚至还邀请李永生一起参与。

    正好李永生心里也恨那厮张扬,于是笑着点点头,“那我就多勾留几日。”

    风真人本来是要离开了,听到这话,也插一句嘴,“此人在雷谷放肆,也是我玄女宫的仇人,我向宫里汇报一下,看宫中是个什么意思。”

    过了一日,玄女宫就有了回信,说既然不器真君和书生真君愿意出手,玄女宫也不会后人,会派出人手,协助捉拿排帮真君。

    于是,公孙家在刚举办完真君庆典之后,马上又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打算南下为不器真君报仇。

    这时候,在前些日子的战斗中结下的友情,就充分体现出来了,甚至连二郎庙的主持朱尔寰,都表示愿意共襄盛举。

    “你就算了吧,”公孙不器很干脆地拒绝,“你的战力……还是治疗伤患去吧。”

    又过两日,两名高阶真人悄然而至,是玄女宫经主丁青瑶和都厨紫嫣,这就算准备妥当了,于是大家整顿行装,悄然南下。

    这次他们还是取道顺天府,公孙家除了公孙不器,还出动了公孙未明,以及三个初阶真人和十八个高阶司修。

    他们伪装成普通黎庶,通关进入了幽州,而他们身后不远处,就是玄女宫的仪仗。

    一路无话,走到京城近郊的时候,李永生要任家姐妹俩回家。

    永玢是非常不想回家,任永馨也是一脸的幽怨,甚至就连血奴都绷着脸。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李永生决定的事情,容不得别人反对。

    大家原本是打算在京城附近休息一下,顺便打探一下那排帮真君的下落。

    哪曾想前方传来战报,说襄王的军队水陆配合,大败彭泽水师,俘获无数。

    才有一点眉目的海运,又陷入了停顿中,京城马上再度告急,盘查也瞬间严厉了起来。

    大家商量一下,索性直接推进到了大名府一线,这里距离海岱就相当地近了。

    紧接着,从并州传来了新的消息,氤氲洞化主余化龙向都管建议,追问松峰观挑起北七庙之争的责任,要求他们做出解释。

    按说,十方丛林可以过问子孙庙的事,子孙庙虽然没有必须解释的义务,不过真不解释的话,很容易招来道宫的问询,关系也会搞糟。

    然而这种情况,多是发生在邻近的十方丛林和子孙庙之间,像氤氲洞和松峰观之间,隔着幽州郡和豫州郡,这么做,手伸得实在太远了。

    而且,人家子孙庙之间相互竞争,你十方丛林多的什么事?

    可氤氲洞的都管,还真的就同意了,并且派出余化龙为代表,前往松峰观。

    从派出的人选来看,都管其实不傻,知道此事有蹊跷,但是他还不能驳回这种要求做为四大宫下属的二级机构,他们是有权力知道子孙庙的一些情况的。

    所以他索性就将余化龙派了出去你不是想知道吗?那自己去了解吧。

    李永生听说了这消息之后,也是一脸的古怪,“这种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不怕青龙庙的人跳脚吗?”

    四大宫之一的青龙庙,可就是在海岱的。

    紧接着,又有新的消息传来,余化龙带着氤氲洞的几个弟子,直接传送到了海岱郡的旋昊观这也是一家十方丛林。

    然后他说动了旋昊观的堂主,也带了几名弟子,一同前往松峰观问罪。

    然而,就在距离松峰观百里的地方,他们遭到了袭击,袭击者布下了禁空大阵,差点将他们一网打尽。

    所幸的是,旋昊观的堂主非常了得,不但救出两个旋昊观弟子,还顺手将重伤的余化主也抢了出来,然后一路亡命奔逃,终于逃脱。

    消息传来之后,氤氲洞大怒,将事情上报给了青龙北极二宫,希望上宫能调查清楚。

    李永生越发地不明白了,“这家伙……是想玩苦肉计吗?”

    “这却是难说,”公孙不器也有点疑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这么一受伤,北极宫想整顿氤氲洞,还真得放过他了。”

    呼延书生想得最多,“我发现青龙庙在海岱的存在感,十分微妙啊。”

    公孙不器昔年走遍天下,却是知道原因,闻言他笑着发话,“海岱民风彪悍,青龙庙更愿意向南经营,还有就是……青龙庙在海岱,少一个雷谷。”

    最后一句话是点睛之笔,道宫终究是不能干涉红尘的,若是三湘没有出现一个雷谷,玄女宫也一样,只能坐看荆王在三湘肆虐。

    李永生却是不满意地皱一皱眉头,“没有雷谷,可以自己搞个风谷火谷什么的,青龙庙就没有意识到,这普天下的黎庶,才是道宫的基础吗?”

    就在这时,有人匆匆来报,说有朝安局的人求见。

    他们来到大名府后,就待在英王的领地内,周围服侍的人,也基本上都是英王府的。

    一名瘦小的朝安局密谍,被英王府的人带了过来,见到李永生之后,他赶忙递上一面玉符,“京中急报,给您的。”

    李永生拿着玉符,往额头上一贴,脸色顿时一变,“混蛋,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顺天府昨天发生了一起绑架未遂案,这是相当恶劣的事件,尤其案件发生是在城区里,影响也极大。

    但是对李永生来说,这些都不是重点,令他感到的吃惊是:被绑架的目标,竟然是任家姐妹俩。

    当时辰正刚过,姐妹俩出门去看望一名生病的老教谕,不成想就在规划司的门口,有人悍然出手袭击她俩。

    不过好死不死的是,正好军役部有人乔装前来,要拿一份陈年的京城规划图,因为军人的戒备心极高,看到有蒙面人当街动手,想也不想,直接就是弩箭齐飞军阵伺候。

    动手的一共是七个人,当场死了四人,剩下的三人眼见逃不脱,也纷纷服毒自尽。

    这些人里,修为最高的只是一名中阶司修,但是军役部的人不敢小看此事规划司可是掌握着顺天府各种地形图。

    于是他们火速找了专家来,在自杀者意识尚未消散之前,强行搜魂。

    搜魂的结果,令他们目瞪口呆这七人虽然确实是来自海岱,但是他们的目标,竟然是……绑架两个小女孩?

    为什么绑架两个女孩,这些人也不清楚,只知道这是海岱某个大人物的意思。

    事实上,就凭他们七个,绑架了人也未必走得了在不远处,还有人等着接应。

    军役部和捕房的人匆匆赶过去,那接应的地方,已经是人去楼空。

    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就打算将任永馨和任永玢带走了解情况虽然她们是被绑架者,遭遇这样的待遇,实在有点冤枉,但是没办法,谁让现在是非常时期呢?

    还好任永馨的反应够快,直接报出了朱塔任家的名号,见这名号似乎不太顶用,又报出了李清明的名号。

    军役部的人一听,越发地不敢放她们走了被绑架的人认识李部长,这还了得?

    最后他们还是联系了任家的家主,由军役部和捕房共同讯问任家姐妹,然后通过她们最近的遭遇,推断出这些人尝试绑架她俩,应该是冲着雷谷去的。

    雷谷的人为了保护她俩,愿意付出相当的代价,更别说她俩还是李永生的旧识。

    知道原因之后,军役部的人也不敢怠慢,因为他们目前跟雷谷的关系有点微妙,所以就通过朝安局的渠道,向雷谷示警。

    呼延书生听说这消息之后,不屑地冷哼一声,“这种事情,十有**是那氤氲洞化主搞出的幺蛾子……自己跑到海岱去避嫌,真是欲盖弥彰。”

    丁青瑶却是表示,十方丛林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这女娃娃怎么说也是北极宫看好的,我觉得……没准是别人泄露出去的,毕竟不器真君的证真庆典,参与的人实在太多了。”

    “管他是不是呢?”李永生冷冷地发话,“现在很明显,对方是打算逼着雷谷尽快进入海岱了……十有**还想逼着咱们跟襄王放对。”

    他的猜测应该没有错,事实上,各方势力都想将雷谷拖进诸王对江山的争夺中。

    不过这个猜测,对玄女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