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七章 流言蜚语
    紫嫣都厨最先表示,她不希望大家贸然进入海岱,那样可能导致事态失控。

    道宫不得干涉红尘事,这是原因之一,第二个原因则是:青龙庙就位于海岱。

    玄女宫的两名高阶真人前来,若是不跟青龙庙打招呼,就在海岱大打出手的话,对青龙庙有不敬之嫌。

    但是提前打招呼的话,又很容易走漏风声,毕竟青龙庙跟襄王的关系,看起来有点微妙。

    公孙未明却是没有这样的忌讳,有些话,不太合适由不器真君来说,他就直接表态,“我们又不是道宫的,找那厮报仇也是天经地义,要不玄女宫的几位,在海岱之外接应就好了。”

    丁青瑶却是看向李永生,“不知道李大师是什么意思?”

    “进入海岱是必然的,”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话,“算计任家姐妹的事情,我是一定要查清楚……受我保护的人,竟然也有人敢动脑筋,还是冲着我来的,搁给谁能忍得住?”

    “那就先派人去调查吧,”丁青瑶点点头,旗帜鲜明地表示出了支持,“一旦消息确定,咱们快进快出,也不算什么……最好是能找一个擅长搜魂的人来。”

    公孙未明闻言,马上出声发话,“这个不需要了吧?我家真君就比较擅长搜魂。”

    公孙不器在游历天下的时候,五花八门学了不少东西,搜魂也是其中一门,要说有多精通,那是谈不上,不过他现在已经证真了,这种修为上的提升,可以大幅提高搜魂的水平。

    然而,三长老看他一眼,微微摇头,“若是搜魂那个化主的话,道宫出手是最合适的。”

    公孙未明这才反应过来,于是点点头,“倒也是,不过……只搜魂那个氤氲洞化主,不搜魂旋昊观的堂主吗?”

    众人很无语地看着他,好半天,紫嫣都厨才轻咳一声,“终究是海岱的十方丛林,多少要给青龙庙一些面子才好。”

    他们才商定大致手段,外面有人来报,说雷谷有人前来。

    从雷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养好伤的张老实,他受过排帮真君的一击,对那人的气机比较敏感,让他潜入海岱找人,是最合适不过了。

    张老实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事实上,这种活儿本来就是他的强项,此前独狼在刑捕部,还曾经多次出国捉拿人犯。

    他前脚才离开,天机殿的方真人后脚就赶了过来。

    李永生见他来了,还是相当地纳闷,“不是说襄王的水师,大败了彭泽水师吗?”

    方真人就是响应雷谷号召,前往彭泽水师护航的真人之一,反正他本来就是天机殿的,近期一直混迹在雷谷,出的任务有点少,这番出动,既能令雷谷满意,也能折算进两殿任务里。

    听到李永生打问,他不屑地哼一声,“大败?他做梦吧,不过就是设了一个陷阱,彭泽水师虽然中招了,但是拼了一个两败俱伤,海岱水师也战力大损……若不是彭泽水师船少,现在耀武扬威的该是我们才对。”

    他这番话说出来,众人才明白,原来所谓的彭泽水师大败,不过是襄王往自家脸上贴金,是为了给京城制造恐慌。

    如若不然,方真人哪里还有闲情逸致跑来大名府?

    不过襄王的谎言,还是起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

    朝廷虽然在晚些时候得知了真相,但是流言的影响已经造成了。

    朝廷拼命地在广播电台里宣传,说彭泽水师取得了一场大胜,但是非常遗憾,现在的黎庶已经不是第一天听广播了,大家也不会无条件地相信里面的讯息。

    不少人认为:既然朝廷你说取得了大胜,为何最先宣布此事的,会是襄王一方?

    反正襄王这一手,弄得朝廷很被动,方真人回去述职之后,又做为亲历者,轮流去各家广播电台讲述战斗经过。

    方真人被此事弄得烦不胜烦,正好九尾狐发现,李永生打算对海岱出手,就托梦给他,希望他能跟随李大师再入海岱。

    李永生倒是能理解九尾狐的心态,等候了千年的恋人出现了,虽然他已经忘却了过去,但是对痴情的它来说,还是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哪怕见不到人,能距离他近一点,也是一种幸福。

    于是他笑着点点头,“你来得正好,我们正要找一个搜魂好手……他出手的话,青龙庙应该也无话可说吧?”

    丁青瑶和紫嫣真人交换一个眼神,最后,还是丁经主迟疑地点一下头,“这个倒是可以,就算青龙庙不喜,也要考虑他天机殿的身份。”

    公孙不器闻言,忍不住自嘲一句,“光杆真君果然不行,比不上有组织的大势力。”

    呼延书生看他一眼,笑吟吟地回答,“公孙家的真君若还算光杆,我岂不是叫花子了?”

    玩笑开罢,众人各自去了,安排人手去海岱打探,甚至连血奴都被李永生派了出去它擅长黑夜活动,身法诡异,也是做探子的好人选。

    用了差不多三天时间,海岱那边传来消息,旋昊观对自家人遇袭一事,也相当愤怒,他们甚至打算纠集武力,前往松峰观一行。

    但是这个时候,青龙庙出面了,上宫认为,十方丛林和子孙庙都属于道宫系统,贸然起干戈是不合适的你们认为偷袭的事是松峰观做的?那你得拿出证据。

    旋昊观当然拿不出证据,他们表示,若是上宫愿意出手搜魂的话,得知真相并不难。

    但是青龙庙怎么可能随便就搜魂?而且是对子孙庙下手?

    所以他们拒绝了这一要求,但是同时,他们也对松峰观发出了通告:你们需要主动证明,这件事不是你们做的。

    这个要求实在有点难为人,还是那句话,“说有易说无难”,松峰观证明此事是己方所为,倒是容易一些,想要证明不是,那难度就太大了。

    青龙庙倒也不算是特地刁难,实在是旋昊观和氤氲洞吃了大亏,为了平息下面的怨念,他们也得做出一定的姿态。

    而松峰观也绝,他们将庙里全部的真人,以及大部分战力强的司修,行踪都报了上去,尤其是两家十方丛林修者遇袭的那段时间,行踪交待得尤其详细。

    简而言之,这件事有拖下去的迹象,而且很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青龙庙已经开始尝试劝说松峰观,向两家十方丛林支付一笔疗伤费用,毕竟他们是在去找你们的时候遇袭的。

    但是对这个说法,松峰观不是很乐意接受他们来找我们,并不是我们要求的,而是他们主动找上门,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看得出来,松峰观对这两家,也是有些怨气的。

    除此之外,就没有太多有用的消息了,血奴倒是传来消息:旋昊观的堂主和余化龙,两名真人在观里养伤,恢复得似乎不错。

    公孙不器看向李永生,“现在就去捉了这个化主,还是再等一等?”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摇摇头,“再等几天吧,看张老实能不能打探到排帮真君的消息。”

    世间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你不想遇到他的时候,这真君肆无忌惮地发散神识,彰显自己的存在,可是真要找此人,却是死活找不到。

    张老实给出的最新进展就是:那真君应该是收束了气息,若是他不再主动发散神识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得在海岱一点一点地仔细排查了。

    这就是水磨工夫了,海岱是一个大郡,详细排查的话,三年也未必能有结果。

    所以张老实给出的建议是:倒不如直接从旋昊观里将余化主掳走,没准能勾出那个真君。

    李永生和大家商量一下,最终决定带着公孙未明,去旋昊观捉人。

    这种时候,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都不能出手,一旦出手,真君的气息根本瞒不过青龙庙的真君,还得落个大欺小的罪名,实在是没有必要。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搭档,这分量其实也够了,尤其李大师已然晋阶高阶真人,战力肯定再次猛涨。

    公孙未明更是大言不惭地表示,他俩联手,遇上真君也敢一战,更别说还有血魔的配合。

    两位货真价实的真君听了这话,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悄然潜入海岱,用了两天时间,来到了旋昊观之外。

    然而就在这时,在附近负责监视的血奴,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消息:旋昊观的都讲从闭关之地出关了,而此人尤其擅长医术,所以余化龙和那个堂主,最近搬进了都讲的小院里。

    这麻烦可就大了,都讲的小院,紧挨着经主的小院,以及旋昊观的秘典楼,这里可谓是观里防卫最严密的地方,而此前他俩疗伤,住的不过是十方堂后院,以及练功房。

    两者之间在防卫上的差距,根本没法比。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一听,也有点头大原本是打算偷偷将人掳走,现在看起来,搞不好要强行抢人了。

    不过还好,血魔发现了一个规律,每天傍晚,余化龙都有在十方堂散步的习惯。

    麻烦的是,这家伙散步时间不太固定,有时候堂主还在一边作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