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九章 来去如风
    林堂主骇然地扭头看过来,正见到一道身影划破长空,迅疾地向外奔去。

    黑影的速度奇快,在空中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甚至可以听到尖锐的破空声。

    不过还是能看得出来,此人的手上提着一人,应该就是余化龙。

    林堂主一时间大怒,“混蛋,是真人偷袭……赶快示警!”

    对他来说,这真是奇耻大辱,就在他的十方堂,周围戒备森严,还是郎朗晴空之下,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强行掠走了庙里的客人。

    一边喊,他就打出一道雷法,不过因为是仓促发出,对方迅疾地一闪,就避过了。

    林堂主身子一晃,就追了出去,但是他身后传来一声大喊,“林真人,小心是诱敌之计,您的身上还有伤啊。”

    听到这一声,他不得不硬生生地停下了身形,没错,余化龙被掠走,是他的奇耻大辱,但是他也被敌所乘的话,那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这么一犹豫,红脸道士已经去得远了,就在这时,只听到一声冷哼,远处茂密的树林里,无数棵大树无风自动,数以万计的树叶从树上脱落,激射向天空中飞行的身影。

    林堂主见状,轻出一口气,“草木皆兵……是都讲出手了。”

    都讲这一手,是青龙庙赏赐下来的术法,奥妙无穷,都讲虽然只是巅峰中阶真人,但是此术一出,就算高阶真人,也得被阻一阵。

    只要能阻得对方一阻,旋昊观的真人们就有时间冲上去围攻了对于这种上门撒野的货色,别说多欺少了,就算真君出手,也不算什么大欺小。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面对四面八方飞过来的数万枚树叶,黑影的身子一闪,竟然凭空瞬移到了百丈之外。

    要知道,他的手里可是还拎着一个人呢。

    “我去!”林堂主也看呆了,他太清楚对方的这一手,意味着什么了,“高阶真人?”

    就在两名真人飞起,正要没命追赶的时候,又是一声冷哼传来,“不要追了,此人太过危险,不是一般的准证!”

    两名真人齐齐地一拱手,“见过都讲,不过……”

    “好了,散了吧,”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周边的阵法都开启了,咱们先稳住阵脚……林堂主,麻烦你过来一下。”

    说话的是旋昊观的都管,监院之下第一人,很显然,在他眼里,余化龙的安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旋昊观自家弟子的安危,当然,今天事情的详情,他还是要找林堂主问明白的。

    李永生将人擒走之后,直奔松峰观的方向而去,不停歇地飞了近百里,才停下来收束一下气息,然后折向遁走。

    又走了近百里,他才在一处断崖下停下来,这里是他和公孙未明、血奴约好的汇合之处。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这俩才一前一后赶了过来。

    他俩是负责接应李永生,要是旋昊观有真人追出来的话,必要时大家就大战一场,没人追的话,监视一阵就悄悄撤离。

    公孙未明笑着表示,“旋昊观好像是吓坏了,竟然阵法全开,还有真人带队在周边巡逻,永生,要不咱们再打他一次?”

    “何必呢?”李永生笑着摇摇头,“青龙庙的真君应该已经开始关注那里了,还是早点回去搜魂的好。”

    余化龙听得脸上一片惨白,他已经被下了禁制,目不能见口不能言,但是一双耳朵却还听得到声音。

    听到永生二字,他终于明白,自己是栽在谁的手里了,心里也禁不住暗叹:雷谷李大师偌大的名头,真的不是吹出来。

    这时他还只顾着感慨和愤懑,并不是特别绝望,然而,当他听到“搜魂”二字的时候,是真的肝胆俱裂,只想大喊求饶。

    但是非常遗憾,李永生只给他留下了听力,他甚至连动一下手指的能力都没有。

    接着他的头部一震,整个人就昏了过去,这次不光是没了听力,连意识都没有了。

    待他再次醒来,却是身在一个草亭里,身子依旧不能动。

    余化龙竖起耳朵,打算先听一听动静,不成想不远处有人冷哼一声,“醒来了就别装了,真当我们都是瞎子?”

    余化主就当没听到,继续闭着眼睛装死狗。

    说话的是紫嫣都厨,事实上,现在他们正在商量,该如何对松峰观出手。

    九尾狐已经对余化主做了搜魂,因为这次涉及到的,是观风使的私事,青丘狐运足了精神,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将余化龙脑子里那点东西,全部掏了出来。

    事实上,余化主对某些事情,也是不清不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任家姐妹的消息,确实是他主动泄露出去的,泄露的对象就是松峰观。

    松峰观对于北七庙计划的夭折,是相当不爽的,他们为此卧薪尝胆多年,只求一朝名动天下,所以对于破坏此事的元凶,他们一直耿耿于怀。

    当他们听说,有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是雷谷很看重的,那个小女孩真人,竟然为她俩做护卫,马上就决定抓起来那俩美女。

    当然,两个美女住在京城,家里多少也有点背景,所以松峰观的人并不亲自出手,而是高价找了一些亡命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并不需要花多少钱。

    可惜的是,亡命们失手了,中间人发现情势不妙,赶紧溜掉。

    这就是余化龙做的缺德事,至于他来松峰观兴师问罪,纯粹就是为了躲避嫌疑。

    没错,他建议来找松峰观的麻烦,都没打算得到什么结果,他也想到了,都管一定会把自己派出来这点小聪明,他是真的不缺。

    来松峰观一趟,还会产生一个效果算是为十方丛林长脸。

    有了这次行动,北极宫也不能抓住他的一些小瑕疵不放,他的地位就稳固住了。

    他将一切都算好了,甚至都跟松峰观商量好了,我找你们的麻烦,你们也别太当真氤氲洞找麻烦失望而归,旁人再动这脑筋,也要掂量一下。

    至于说松峰观信不过他?那不可能,他出卖了任家姐妹的信息,双方就相当于都握住了对方的把柄,信任上不存在任何问题。

    他将一切都算得好好的,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距离松峰观不到百里的地方,遭遇了埋伏!

    是谁干的?他也不知道!事实上他真的很想骂娘:劳资前来,不过是走一走过场,哪个王八蛋就心黑到想要我的命?

    他觉得自己非常冤枉,我做这一切,不过是给雷谷添点堵,顺便稳固一下自己的位子,事情咋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

    李永生他们可不管这些,现在大家商量的,是要不要再等张老实的消息。

    公孙未明认为不需要等了,“一码归一码,先去松峰观兴师问罪……有啥手段当面使出来,背地里绑架小女娃娃,这是一个子孙庙该做的吗?”

    风真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事情确实是这样的,但是这消息是搜魂氤氲洞化主得来的,怕是不便对质,要不……先跟北极宫打个招呼?”

    紫嫣都厨冷冷一哼,傲然发话,“咱堂堂上宫,何须跟他们对质?直接将人抓了就是,我坏过的子孙庙,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话听着有点夸张,但还真是这么回事。

    先皇大清洗之际,无数权贵功臣逃离庙堂,很多都走了道宫门路,想建立子孙庙,倚为护身符,但是很多人准备不充分,禁不住道宫核查,最后又被收回资格。

    反正身为四大宫中的三都之一,紫嫣都管说这话,绝对有底气。

    李永生却是看向公孙不器,“不器真君,一起去松峰观?”

    不等公孙不器说话,呼延书生先出声了,“去去又何妨?遮蔽好气息就是了。”

    丁经主笑着凑趣,“确实,书生真君收束气息的水平,可谓是完美了。”

    公孙不器闻言,淡淡地看她一眼,“说得好像他收束气息的能力,比我强似的。”

    总之,真君是不好伺候的,这两位对上李永生还算客气,但是别人嘛,还真就是京城叶院长说的话证真之后,很多事情就不同了。

    众人将余化龙留下来,并且派了两名玄女宫弟子看护,其他人则是收起气息,悄然进入了海岱郡。

    因为要顾忌青龙庙的真君,一行人都是小心地飞行,昼伏夜出,真是要多谨慎有多谨慎。

    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潜入了距离松峰观百里左右的地界。

    这个时候,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就不能继续前行了,百里的距离,也合适他俩发挥。

    两人留下了,还留了清微庙的郭真人服侍,其他人乔装成商队,直奔松峰观而去。

    松峰观这几年是着实兴旺,虽然他们酝酿的“北七庙之争”胎死腹中,但是就凭他们发起了这一行动,也足以令很多人知道了这家不起眼的子孙庙。

    在距离松峰观还有三十多里的山口处,他们就派出弟子把守,挨个检查进山的人。

    紫嫣都厨远远看到,心里就有点不耐烦,“要不咱们亮出玄女宫的旗号,直接冲过去?”

    (网终于好了,月初第一更,能让月票数据好看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