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偷盗气运
    见到丁青瑶罢手,其他人也纷纷脱离战场,停了下来。

    李永生也停了下来,不过他的嘴角,泛起一丝极隐秘的、诡异的笑容。

    白发苍苍的老道长看紫嫣都厨一眼,又扭头看向丁青瑶,一拱手,和颜悦色地发问,“不知准证怎么称呼,在玄女宫又是担任什么职务?”

    他也是高阶真人,一眼能看清楚对方的修为,这很正常。

    丁经主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不管我是什么职务,总大不过三都,现在紫嫣准证在,你有什么话跟她说。”

    老道长淡淡地一摆手,“紫嫣都厨的名头,我是听过的,不过她的态度,实在不太好沟通,我觉得还是跟阁下商量比较好一点。”

    这话说得就有点火气了,须知一般不太熟惯的人,很少称呼“都厨”二字,三都里的都管和都讲都能单独称呼,唯独都厨二字,听起来不太上台面。

    事实上,在中土国这温饱型社会里,厨师的地位并不算低,老话说死了,民以食为天。

    但是有些人还是在意,比如说紫嫣准证就是,她原本也是美女一枚,可因为修习功法的缘故,身材粗壮异常,很是令她不喜欢这个词。

    所以,除了对上熟惯的人,她对外人都是自称三都,倒也不虞引起误会都管和都讲,都不会如此自称。

    就连丁经主称呼她,用的也是“三都”,这是知道她的忌讳。

    老道长却不管这些,直接称其为都厨不说,还表示不愿意跟她交谈。

    丁青瑶却是不上当,她冷笑一声,直接点明对方的用心,“这是打算分化我们,挑拨起矛盾吗?老道长你想多了,有三都在,自然不用我这五主出面。”

    老道长虽然猜到了,此女也应该是玄女宫高层,但是听到她的话,还是忍不住愕然,“您……您是丁经主?”

    玄女宫的三都五主十八头,起码三都和五主,是天下皆知的,五主的相关面容、气质和做派,也流传得极广,对方一提醒,他就猜出了她的来历。

    紫嫣都厨闻言,却是冷哼一声,“丁经主,你直接替我做主便可,看他们打算说什么。”

    丁青瑶冲着老道长一摊双手,下巴微微一扬:你听到了吧?

    老道长扫视一下战场,面色有点难看:来的这帮人,还真的是很棘手啊。

    不过最后,他还是心一横,看向襄王府的高阶真人,“你说玄女宫阻止你们捉拿反贼,可是有根据?”

    不等他发话,杜晶晶气得叫了起来,“我堂堂的玄女宫弟子,怎么可能是反贼?”

    高阶真人却是冷着脸,傲然地反问,“谁说四大宫的弟子里,就不能有反贼?”

    还真是如此,在历史上,四大宫的弟子中,不止一个人勾结过反贼,道宫虽然严禁弟子们家族联系,可这种事情屡禁不绝,自然有弟子因为家族利益,悍然对朝廷出手。

    历史上好几次的官府和道门冲突,起因大多就是因为弟子先跟官府发生了冲突,然后道宫被迫卷入。

    就在这时,丁经主出声了,她冷冷地表示,“就凭你,还不配定义反贼,在当今天家的眼中,恐怕你们才是真正的反贼吧?”

    这话说得有根有据,但是那名高阶真人却是冷笑一声,“王爷和天家的争执,那是赵家内部的事情,你玄女宫这名弟子的家人……也就是曲阿杜家,他们是打算偷盗国朝气运!”

    “偷盗国朝气运?”老道长惊呼一声,“这可是中土的公敌!”

    偷盗气运,是官府和道宫都严厉禁止的,中土的气运,是属于中土所有人的。

    不过大致来说,官府对这种事容忍度更低,这也很好理解,就像道宫对野祀的容忍度更低一样,大家看重的东西不一样。

    “你在说什么浑话!”风真人气得大声发话,“早年间曲阿杜家都没有做过这种事,现在他们早就大不如前了,偷盗国朝气运做什么?”

    偷盗国朝气运的人,通常都是心存反意的,要不然偷了也没啥用。

    可是杜家早就中落了,这时候说他们造反,别人也得信不是?

    然而那高阶真人却冷冷地回答,“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受人指使?我们有人证物证,不容你们抵赖。”

    “人证物证?”紫嫣都厨不屑地撇一撇嘴,冷冷地一笑,“呵呵。”

    “既然是如此,我松峰观愿意做一个见证,”老道长正色发话,“谁是谁非,拿证据说话,不知你们双方意下如何?”

    紫嫣都厨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你没睡醒吗?区区的子孙庙,竟然敢大言不惭地说,要裁断玄女上宫的是非?”

    面对她的讥讽,老道长也没有恼怒,只是一本正经地回答,“都厨大人或者没听清楚,我们只是做个见证,裁断什么的,那真是不敢当。”

    “是吗?”紫嫣都厨冷笑一声,她的脾气不好,但是智商还是没问题的,“刚才你说的,难道不是‘谁是谁非’四个字?”

    老道长干咳一声,“这个……口误吧,都厨若是不信,我们还可以请来青龙庙的道友。”

    听对方说起青龙庙,紫嫣都厨不吱声了,她倒不是惧怕青龙庙,实在是他们这次进入海岱,没有通知对方,总觉得这样见面,难免尴尬。

    就在这时,襄王府的高阶真人出声发话了,“松峰观的道长,我们还是信得过的,不过,在此处公断,我们还是担心会被对方所乘……证据一旦被毁,就难说清楚了。”

    一边说,他一边还皱着眉头,表示自己很为难。

    老道长闻言微微颔首,“既然如此,去我松峰观大殿好了,未知丁经主意下如何?”

    丁青瑶来没来得及说话,耳边就传来了细细的声音,“绝对不去大殿,就在此处解决,大不了直接翻脸。”

    我不至于像你想的这么弱智吧?丁经主心里暗暗吐槽,却是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这不可能,我堂堂上宫五主,还有上宫三都在此,不可能受你一个小小的子孙庙如此调遣。”

    老道长狞笑一声,“你们这般推三阻四,老道却是更好奇了呢。”

    公孙未明却是促狭,他在不远处笑吟吟地发话,“那算了,今天就当是一场误会,大家各走各的路好了。”

    杜晶晶和风真人都冷冷地看他一眼你这是怎么说话,不要这么讨厌行吗?

    但是那高阶真人闻言,却是不肯答应了,他厉喝一声,“不许走!跟反贼合谋,杀死了这么多朝廷士兵……这是你说走就能走得了的?还请张主持为我们做主!”

    被称为张主持的老道士看公孙未明一眼,又扭过头来对着丁青瑶,冷笑着发话,“我们也是一番好意,把事情澄清了,岂不是大家都好?”

    丁经主也冷笑一声,“看来你的屁股早就歪了。”

    那高阶真人见状,高叫一声,“看看,他们还说自己不是反贼,连澄清的勇气都没有。”

    张主持的脸也拉了下来,“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丁青瑶闻言,反倒是笑了起来,“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你这罚酒如何吃法。”

    老道长长叹一声,一摆手,“友善,发弟子召集令!”

    松峰观来的真人,一共是四个,两个高阶两个中阶,高阶真人里,有一个正是跟李永生见过一次的松峰观都管席友善。

    那时的席友善意气风发,结果硬生生在摩天岭下吃了一个大亏,打击得他好悬怀疑人生。

    若是搁在两年前,他都懒得召集弟子,在他看来,己方四名真人,再加上襄王府的百余人,足以拿下眼前这些人了。

    没错,雷谷来人中,真人数量很多,光是高阶真人就有四个,但是襄王府的军队,也全是百战精兵此前他们在战斗中失利,最大的问题就是高端战力太少。

    现在松峰观来了四个真人,真的是够资格跟对方狠狠拼一场了。

    不过,席都管的信心已失,既然是张主持要求,他就果断地抖手打出一团示警焰火。

    “动手!”李永生大喝一声,直接出手,攻向了席友善。

    这厮可是有点诡异手段的,尤其那禁锁定身术,甚至是来自于上界的禁锁心咒。

    公孙未明却是滑头,见到大家齐齐出手,直接身子一闪,来到一个受伤的初阶真人面前,长枪直接扎了过去。

    他已经看出来了,对方来了这四名强援,战场形势再次变得微妙了起来,更别说对方还发出了什么“弟子召集令”。

    既然是这样,还不如抓紧时间,尽量诛杀对方有生力量。

    这初阶真人也没想到,对方的准证,竟然会对自己这个伤员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枪头从自己胸口扎了进来,“我投……”

    话说到一半,他就再没有力气了。

    公孙未明的反应很快,但是松峰观的反应也不慢,他还没来得及诛杀第二人,就见远处有大片黑影飘了过来。

    来的正是松峰观的弟子,召集焰火发出这么短时间,对方竟然就赶了过来,要说此事松峰观是凑巧遇到的,那真的是白痴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