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无所不能
    胖大和尚看丁青瑶一眼,犹豫一下,终究是没有跟她一般计较。

    他是真君不假,但是道宫体系的势力,真不是他能抗衡的。

    玄女宫的两三个真君,倒是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但是四大宫里,一共有多少真君?

    四大宫出面,又能请得动多少真君出手?

    他敢在雷谷算计公孙不器,那是因为公孙不器不是玄女宫的人,当时在场护法的,也是以雷谷的高手为主,现场中玄女宫的大多数人,都不是以正式身份出现的。

    所以他这个阻道之仇,是针对公孙不器去的,虽然也得罪了玄女宫,但还不足以让道宫的人不计成本地追杀他没错,最大的苦主是公孙不器。

    若是玄女宫大力追凶,反倒是对刚证真的不器真君不敬以为人家没能力报仇吗?

    但是现在,他敢对玄女宫五主出手的话,那就是铁铁地硬杠玄女宫了。

    所以他忽略了这女人的不敬,本来嘛,不计较小事,那也是身为真君的气度。

    他再次看向公孙不器,傲然发话,“可敢跟我上莲花头一战?”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公孙不器一摆手,淡淡地回答,“玄青虽大,但是容不下你我共存,你也莫要做逃跑的打算才。”

    胖大和尚身子蓦地消失,一道白光箭一般地射向三四十里外的一处山包。

    那山包周遭有几个凸起,中间是山尖儿,正像一朵半开的莲花。

    公孙不器一抬手,将石敢当掷向李永生,“李大师,此物借给你使用。”

    李永生接下了石敢当,只觉得手里一沉,这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重量竟然近千斤,他的身子差点踉跄一下,“好家伙,这石敢当的本体不算太小。”

    看到石敢当被他拿在手里,张主持是又急又气,没命地大喊,“给我冲,耗费他们的灵气,不要让他们有机会松懈!”

    他一边喊,一边摇着手中的长幡,天地灵气不住地被吸附过来,输出到战斗者的身上,附近空间的灵气都混乱异常,仿佛发生了暴乱一般。

    这是笨法子,但是着实有用,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绝对守护再牛,也禁不住合一个子孙庙全部的战力,源源不断地攻打。

    就在玄女宫和雷谷众人苦苦支撑的时候,远处又飞来三人,地面上也烟尘滚滚,显然有大部队在接近。

    待近一点之后,张主持看清了来人,忍不住大喜,“见过冯真人、司马真人,还请大家合力,诛杀这些负隅顽抗的反贼。”

    空中的人向下看一看,眉头微微一皱,“这是……绝对守护?我去,是道宫的人呢,张主持你们是吃了豹子胆?”

    就在此刻,松峰观那名高阶真人的护法冯真人,大声发话,“冯家子弟快来帮忙,玄女宫恶意犯禁,公然跟反贼同流合污,拿下他们报知青龙庙,便是好大一桩富贵!”

    来的三名真人中,有两人姓冯。

    他俩知道最近松峰观可能遭遇恶战,冯家应该随时准备好,响应族中准证的召唤。

    待他们看到空中此起彼伏的示警焰火,迅速组织人手,等了好一阵,没接到准证传来的消息,正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却发现司马家唯一的真人带着几十名弟子,一路狂奔而来。

    崂山司马家,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隐世家族。

    不过近几百年来,没有出现什么杰出的人物,反倒一天比一天没落,目前只有一名中阶真人,只比一般的小家族强一点,甚至还不及一般的半隐世家族。

    冯家则是实打实的半隐世家族,底蕴虽然不深,但是后来者居上,比司马家强出太多了,而两家同处崂山地界,哪怕有族中子弟相互结亲,可平日里明争暗斗也不少。

    松峰观崛起之后,压制了两家的纷争,但是总体上讲,子孙庙是比较偏向冯家的。

    冯家见状上前发问,说你们这是做什么,司马家战力不如对方,带队的真人只能婉转地解释,我们感应到不远处有真君争斗,想要前去观摩一下。

    这就是崂山司马的底蕴了,虽然此刻只有一名真人,但是族中秘术不少,还有一些可能存在的传承重器,竟然能发现有真君出现。

    冯家一听,说咱们也去吧,正好看一看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大家赶过来,就亲眼目睹了松峰观和军队联手,一起攻打另一方的战斗。

    冯家子弟听说被攻打的是玄女宫,也吓了一大跳,不过听清楚理由之后,顿时恍然大悟:我们就说嘛,谁失心疯了,敢公然攻打四大宫的人马、

    冯家子弟打算介入此战,不过他们是跟司马家一起来的,心中自然有裹胁之意。

    一名真人就说了,“司马真人,既然是玄女宫公然坏规矩,那咱们身为崂山本地人,襄助松峰观义不容辞,一起上吧?”

    司马家一名司修也高声叫了起来,“是啊六叔,这可是玄女宫犯了错,正是咱们回报家乡父老的好时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永生在摩天岭下遇到的那位,此人当时就在为松峰观摇旗呐喊。

    然而,那司马家的中阶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心里将这厮骂了一个半死:道宫的事情,也是咱司马家掺乎得起的?

    然后他又侧头看向冯家的真人,淡淡地发话,“既然是涉及到道宫内部的纠葛,司马家人微言轻地位低下,不敢轻易置喙。”

    他的态度异常明确:我连评判都不敢,就别说参与战斗了。

    冯家两名真人认为对方别无选择,只能乖乖地被裹胁,听到这话之后,一名真人大怒,“真是给脸不要脸,你司马家是不是不想在崂山混了?”

    “你这话说得奇怪,”司马真人看一眼远处鏖战的两名真君,“是是非非,真君都意见相左……莫非你冯家还能强过真君不成?”

    冯家的真人顿时语塞,他们这才反应过来:那相斗的两名真君,应该也是分属两个不同阵营的。

    冯家的人支援松峰观,那是二话没有,松峰观也答应了,在未来会大力帮冯家培养子弟。

    但是为了这些好处,就硬对上一名真君庇护的势力,想一想也挺令人忧伤。

    不过他们跟司马家不同的是,此刻收手已经晚了,族中修为最高的准证,已经加入了战斗,就算想退出都来不及了。

    冯家的真人脸一沉,还待继续逼迫司马家子弟,只听得战斗中的冯家准证大喊,“不要再拖延了,司马家不愿共襄盛举,将来的功劳,自然也就没他们的份儿!”

    这厮也是个会算计的,知道此刻不宜跟司马家翻脸,否则就是将一股生力军逼入对手的阵营了,于是果断终止自家族人的行动,还提及了未来的功劳,想要诱惑司马家。

    不过非常遗憾,司马家唯一的那名真人,主意拿得极正,他一拱手,淡淡地发话,“司马家身板太小,实在不敢争这样的功劳,多谢诸位体谅。”

    冯家子弟见状,也不好再逼迫司马家了,于是下马整顿一下队形,大部分人冲着绝对守护就冲了过来。

    两名真人却是跟本方真人一起,围攻对方敢于出战的真人。

    而司马家的子弟则是退到了十里之外,冷眼旁观两个战场,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赶来的冯家子弟,都是族中的精英,又是生力军,七八十人一拥而上,绝对守护再次变得岌岌可危。

    松峰观的弟子见状,也鼓起余勇,没命地攻击着。

    就在此刻,战斗中的李永生长笑一声,抬手扔出去了一个什么物事。

    那物事在空中蓦地变大,竟然幻化为一块硕大的怪石。

    这怪石见风就涨,眨眼间就涨大到了百丈大小,冲着绝对守护狠狠地砸了下去。

    一时间,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都是微微一怔:攻打自家人?这是……内讧了?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怪石轻松地穿入了绝对守护的光幕中,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

    下一刻,已经变得微薄的光幕,在瞬间就重新变得厚重了起来,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同时猛地向外扩张,竟然是席卷之势。

    扩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瞬间就吞噬了起码三四十名正在攻打光幕的修者。

    那些远距离攻击的修者,身子也齐齐一震,不少人直接喷出了鲜血,更有甚者,直接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气运反噬?”松峰观的大长老惊骇地大叫一声,可以听得出一股浓浓的恐惧,“你你你……你是何人?竟然会使用岱宗石敢当?”

    气运重宝,那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使用之前必须祭炼,而且必须温养到能心意契合,才能以自身的气运,引动重宝的气运。

    事实上,那名持了重宝的高阶真人,也不过是能勉强驱动石敢当,想要做到如臂使指,那可不是十来八年能磨练出来的。

    不过此刻,最令松峰观和襄王府的人惊讶的是:这可是气运重宝,你区区一个灵修,仓促间怎么能驱动如此宝物?而且还使得如此出神入化?

    只有公孙未明长笑一声,“李大师不愧是大师,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