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一群鸟人
    在胖大和尚想来,对方虽然有玄女宫的三都和五主各一,但是已经护持了很久,强弩之末,力不能穿鲁缟。

    而那狂妄得被称作大师的年轻人,虽然是会运用气运重宝,但终究是才刚刚入手石敢当。

    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击,必然能够建功。

    要是他直接对战三个高阶真人,都未必有多大信心,毕竟对方中有两名道宫的三都五主,但是对方在护持什么东西,他击破防护,那真的不难。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的防护虽然不怎么样,但最终竟然硬生生扛下了这一击。

    于是他想也不想,手腕又是一翻,那只黑色的大手再次形成,就要继续施展飞瀑玄水。

    做这些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时间不允许,他虽然困住了公孙不器,但是对方随时可能脱困真君之间的战斗,哪怕一丝一毫的疏忽,都会左右胜负,实在轻慢不得。

    这种情况下,他敢抽出身来攻打玄女宫的绝对守护,其实已经算是弄险了。

    然而,就在大手再次形成之际,他猛地觉得一股奇大的威胁笼罩住了自己,直令他毛骨悚然。

    一时间,他根本顾不得再施展飞瀑玄水,身子一晃,就到了百丈之外。

    可惜的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一股奇大的灵气笼罩住了他,而且那灵气带着诡异的旋转,中间夹杂着缕缕劲道,直取他浑身的三**祖窍。

    而此刻的胖大和尚,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候,情急之下他顾不得许多,手中掐一个法诀,身上的僧袍蓦地发出一圈黑色的光芒,将他的全身罩住。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小旗向前一指,大喝一声,“卑鄙,身为真君居然偷袭……看打!”

    小旗上射出万千个小黑点,狠狠地打向前方。

    前方蓦地现出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雷谷出产的另一名真君呼延书生,他手中捏着法诀,轻笑一声,“身为排帮余孽,竟然能兼修佛修,也是难得了。”

    他是看准了时机出手的,而他的证真异象“黄沙百战”,正符合呼延家的一门罕见神通,唤作飞沙走石,能聚集灵气,发出风属性的攻击,同时还带有压迫和旋转功效。

    好死不死的是,风属性的功法,对水属性的功法影响极大,不是有一个词叫“兴风作浪”吗?有了风之后,水才能作浪。

    排帮修的是有势水,水若有势,一定程度上能抵抗风,但是风也是分强弱的,大部分的风属性功法,是用在身法或者赶路上的。

    然而飞沙走石这风是用来作战的,力道极强,攻击性也极为惊人。

    简而言之,飞瀑水虽然惊人,可是遭遇大风的话,瀑布也照样会被吹歪。

    他手中捏着法诀,直接将那些黑点吹得不见了踪迹。

    胖大和尚手中的小旗,其实是一件控水的准真器,先前接下了公孙不器指力幻化出的两枪,用的就是水柱,这次发出的攻击,也是无数细小的水刺。

    然而这些细小水刺遇到飞沙走石,那真的就没什么用了,呼延书生并不求抵挡住对方,他只需要将这些水刺吹歪,就算破坏掉了对方的攻击。

    与此同时,他的头顶冒出一根硕大的金锏,冲着对方狠狠地砸了下去!

    胖大和尚看到这金锏,才算想到了对方根脚,忍不住大喊一声,“水呼延一系,竟然也能出了你这种以多欺少的小人!”

    喊归喊,他的身子一动,迅疾向远处遁去,同时小旗再次一抖,无数条黑索缠向了空中的硕大金锏。

    有势水偏刚猛,但是缠住对方金锏的砸扫,也是没有问题的,正经是他接连出手,已是非常的勉强,体内也有人去楼空的无力感。

    就在此刻,他猛地又感到一股威胁传来,虽然这威胁不是很大,可还是给他心惊肉跳的感觉,少不得又一抬手,向着前方不远处一摄。

    下一刻,又一条身影跌落了出来,胖大和尚一看,忍不住大怒,“混蛋!你们这些偷袭,还没完没了啦……咦,是你?”

    跌落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海岱境内寻找排帮真君的张老实。

    独狼遍寻真君不果,心中难免郁闷,听说雷谷有意进攻松峰观,就悄悄地跑了过来。

    不过他出师无功,也不好意思露面,只能默默地观察,心说等到要紧时候,我可以果断出手,也算是一场功劳,省得他们笑话。

    事实上,他心里隐隐有一点期盼,因为他总感觉,那民排帮真君也会关注到这场战斗。

    果不其然,当公孙不器露头之后,竟然真的勾出了排帮的真君。

    张老实思索一下,觉得自己暂时还是不要露面的好,现场已经很混乱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自家也不会脆败。

    呼延书生都没冒头,我这么冒冒失失地冲出去,算怎么回事?

    这人呐,还真禁不住念叨,没等多久,呼延真君就悍然出手了居然也是偷袭。

    出名强硬的呼延家,什么时候也学会偷袭了?独狼愤愤不平地想着,有点三观被扭曲的感觉。

    你都已经是真君了,胆子反倒是小了?

    不过他很快地就调整好了心态,开始琢磨,该怎样留下这名真君?

    其实他不用多想,此前他对付显达真君时,所作所为就很有效。

    所以这一次,他打算故技重施,悄悄地潜过去,偷取对方的储物袋。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对自己隐踪匿迹的水平,有点太过自信了,当他贴近对方时,居然被对方发现了!

    平心而论,胖大和尚的感知能力,并不比显达真君更强,但是必须指出的是,此前在襄王府内,他和张老实就交过手。

    当时真君只是随手一击,以为无论如何也拿下对方了,然后才愕然发现,对方竟然是早就捉了一个王府下人,将气息转移到此人身上,自己悄然离开了。

    襄王府还为此还小小地折腾了一下,大家都以为,那个下人是朝廷的探子。

    此人竟然能扛住真君一击,王府众人都以为是捉住了一条大鱼。

    结果一检查才发现,合着此人是被转嫁了气息,王府众人气恼无比,而胖大和尚更是将此视为耻辱:一只小蝼蚁,竟然在我这真君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所以他就记住了这股气息。

    当然,气恼归气恼,但是他心里也相当清楚,这厮能在承受自己一击之后,还安然无恙地溜走,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这次他猛地感受到了这股气息,还没辨别出对方来历,心里就下意识地认为,这不是好路数,于是直接探手,将人从隐身状态里拽了出来。

    张老实却是做这种事情的老手了,发现自己被揪出来也不慌乱,手一扬,一道白光打了过去,“看我玄女宫炽火!”

    炽火不是玄女宫独有的,但是玄女宫玩炽火的人最多,此前丁经主将一名司修化为灰灰,用的就是炽火。

    炽火对真人之下的修者,是无解的手段,事实上,就算是真人,能躲开炽火的也不多。

    但是在大型战场上,炽火的功效并不是那么大,比如说有准备的军阵,对炽火的抗力,就远远超出了单独的个体。

    所以丁经主虽然可以激发炽火,一般也懒得用,这种手段合适在单挑的时候使用,群殴时效果就很一般,更别说激发炽火,使用者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至于说对上真君,炽火基本上就没用了,实力上的差距足以抵抗得住。

    尤其这胖大和尚,防护原本就极为惊人,他又是修有势水的真君,水就能克火。

    不过,当他听说,对方打出了炽火,他下意识地就是一闪没办法,他现在体内的灵气,供应有点不暇,这种情况下,不宜去招惹炽火。

    他是肯定不怕炽火的,灵气不足也不怕,但是他必须考虑到,自己现在面临着两个真君的夹击,体内的灵气必须合理分配。

    万一被这厮的炽火消耗了一部分,然后败在那两名真君手上,他想抱怨都找不到地方。

    所以,他虽然很想给这厮一点颜色看看,但是该躲的时候,真君也不能由着性子来。

    下一刻,他就勃然大怒,因为那道白光跟他错身而过,正正地击中了一名松峰观的初阶真人,将那真人打得凌空飞起。

    胖大和尚气得大喊一声,“混蛋!竟然敢欺瞒真君!”

    他没看清楚那道白光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那不是炽火,炽火是会追踪的,而且人一旦被炽火击中,不是被烧毁,就是扛住了,没有这么强大的动能,将人击得飞出去。

    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一声尖啸,竟然是呼延书生再次发动了飞沙走石没办法,才证真的真君,掌握的大杀器不是很多。

    但是这就足够了,这手段刚刚克制有势水的功法,老话说得好,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胖大和尚差点气破了肚皮,两个真君二打一不说,其中一个真君还不住地偷袭。

    更有那根本没有证真的家伙,也敢偷偷摸摸凑过来,打算偷袭他这个真君。

    这尼玛都是一帮什么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