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地心元磁
    胖大和尚抱怨的时候,就忘了他自己也是偷袭证真的公孙不器在先,才结下了如此大仇。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只见公孙不器从滚滚的青雾中冒了出来。

    没错,就是冒了出来,公孙不器原本十余丈的金身,已经膨胀到了接近七十丈,竟然穿透了青雾,双手托着佛珠,还在不断地升高着。

    那一串佛珠在他手上不住地跳动着,仿佛是有生命一般,拼命地想从他的手中挣脱。

    胖大和尚大骇,这佛珠原本是他祭炼多年之物,也算得上是如臂使指,现在竟然被公孙不器以金身的姿态,硬生生地拿住,这是硬碰硬的蛮力角逐。

    若是说比蛮力,他其实不怕这个刚证真的真君,但是要知道,他的身侧还有一名真君在虎视眈眈,而且是一名功法相克的真君。

    至于说其他想要偷袭的毛贼,虽然不足挂齿,但也多少能给他找一点麻烦。

    到了这一步,胖大和尚就想逃走了没办法,这仗打不下去了。

    修者战斗,是最头疼以多打少的,双拳难敌四手,哪怕是真君,也架不住围攻。

    别说是真君,就是观风使遇到围攻,一样会觉得棘手。

    但是就这么逃走,他还有点不甘心,别的不说,他的佛珠还在公孙不器手中捏着呢。

    此物伴随了他几乎一生,怎么能说丢就丢下?

    而且,在走之前,不能狠击对方一下,他的念头也不通达。

    所以他的身子向旁边迅疾地一闪,正好将那偷袭他的小贼,挡在了跟呼延家真君的中间。

    而他自己一边暗暗运力收回佛珠,一边挥舞着小旗,冲着公孙不器一指。

    眨眼间,逾百支黑色的水箭,冲着公孙不器而去,指望能逼得对方放开佛珠。

    他就不信,这新扎的真君敢用他的金身,硬扛这黑色的水箭。

    然而,公孙不器根本没考虑水箭的问题,他死死地攥住手中的佛珠,丝毫不肯放松。

    而现在他的身形,已经蹿到了九十余丈高。

    按照这个趋势再蹿一阵,恐怕那佛珠就成为他手中的玩物了。

    胖大和尚身为真君,对审时度势还是相当有经验的,见状身形又是一闪,再次将张老实拉在自己和呼延家真君的中间,好让对方充当自己的挡箭牌。

    在高阶修者的战斗中,低阶修者掺乎进去,弊端真的很多,不但会成为围魏救赵的目标,也可能阻挡自家人的攻击,让己方战友束手束脚。

    当然,胖大和尚拖延这点时间,也有他的目的,就是想等着看一下水箭攻击的效果,如此舍弃佛珠,实在令他有点不忍。

    然而,就在他转换位置的时候,只觉得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似乎有人在偷袭自己。

    要说他的警惕性,可是比显达真君高多了,显达真君当时面对的是一群异国真人,很难不生出托大之心,而他面对的是两个真君的夹击,谨慎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出手偷袭他的,应该是那个玄女宫的准证,也就是假称用炽火偷袭他的家伙。

    此人虽然行为卑劣,但是修为还是不错的,不够胖大和尚也没在意,只是催动身上的僧袍,将周身防御好了他并不认为,对方有能力在瞬间破开他的防御。

    就算是真君,攻击也要有个时间,能瞬间破开他防御的,只可能是真君,准证还差点。

    但是下一刻,他就觉得身子一轻,似乎是什么东西不见了去向。

    然后他就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勃然大怒,“你这小贼,将我的储物葫芦还来!”

    他身上并无储物袋,用的是三个储物葫芦,葫芦穿在一起,一个葫芦装灵液,一个葫芦装酒,还哦于一个葫芦装着其他东西。

    这人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盗走了他的葫芦,令他真的是忍无可忍你们敢更下作一点吗?

    而张老实一招得手,身形顿时暴退,这次是轮到他藏在呼延书生身后了,而且还高声大笑着,“天下神偷,舍我其谁?大家注意了……他没有储物袋了!”

    他自居第一神偷,其实完全说得过去,须知他可是中土国曾经的第一名捕。

    老话说得好,若没有惯偷的眼力和身手,如何做得好捕快?

    这一刻,胖大和尚却是乱了分寸,他舍不得佛珠,但是也舍不得随身的三个葫芦。

    佛珠只是一件战斗利器,虽然说单论价值,可以算无价之宝,可是他的储物葫芦里,却有太多的家当,可以说,他的家当基本上都随身携带着。

    这在真君中是比较少见的,但是要知道,他是排帮的余孽,并没有固定的老巢,目前虽然在襄王府做事,可他总不能将身家都放在襄王府不是?

    所以在又羞又恼之下,他竟然忽略了自身的危机,身子一闪,想要将对方擒住,带着储物葫芦逃窜。

    可是张老实是什么人?他对情势的判断能力,规避风险的意识,甚至超过了很多真君。

    如若不然,他早就客死异国他乡了,哪里还能擒回许多的罪犯来?

    他一招得手,先是拉开跟对方的距离,然后想也不想,就逃进了绝对守护里。

    胖大和尚一时间大怒,才待继续出手,使出“飞瀑玄水”的手段来,但是考虑到身边不远的呼延真君,索性身子一晃,直接冲进了绝对守护里。

    绝对守护虽然相当厉害,但是对真君级别的修者而言,禁锢能力就小了很多。

    不过就在此刻,杜晶晶跟进了守护的圈子中,直接一记炽火打了过去。

    就在胖大和尚硬扛炽火的时候,张老实一抖手,又是一道白光打了过去,“看我上宫炽火!”

    简直是混蛋!胖大和尚手一抬,就向那道白芒击去又来这一套,真当我眼瞎?

    别说,他的眼力还真的不怎么样,当他的手撞向白芒的时候,只见那白芒砰然炸开,化作了漫天的灰尘,而且还是透明的那种。

    胖大和尚终究是真君,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手段了,“你用毒?”

    真君号称百毒不侵,但是事实上,还是很有些毒物能对真君起作用,尤其在战斗中,万一被人下了毒,极有可能遭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所以他的大手虚虚一握,竟然将那散开的白雾,再次聚拢了起来。

    然而,就这么刹那的功夫,紫嫣都厨已经冲回了绝对守护中,抖手打出一支赤红的玉簪,同时不忘厉喝一声,“照打!”

    在绝对守护中,只有玄女宫的弟子战力不受影响,而她这个准证出手,也足以伤得到真君。

    至于跟她对敌的人哪里去了?那几位正被呼延书生冷冷地盯着。

    事实上,当雷谷一方出现第二名真君之后,松峰观和襄王府的人,顿时就陷入了不尽的恐慌中到了这时候,谁还能有鏖战的心思?

    也就是大家想着,青龙庙没准会过问此事,还勉力鼓足勇气,跟对方其他修者对战。

    紫嫣准证从战场上回撤,那几位当然想要追击,但是……被真君盯着的感觉,真的不好啊。

    玄青位面最顶端的存在,就应该有这样的威慑力。

    胖大和尚见到紫嫣准证迅速回援,情知已经错过了夺回储物葫芦的最佳时期,这一刻,他心中就算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提高速度,直接从绝对守护中冲了出来。

    然而他才出来,就见一名年轻英俊的准证一抬手,直接激发了一张符。

    那符不是别的,正是专克水系功法的地心元磁符。

    胖大和尚也是个识货的,见状顿时就是一怔,“中土什么时候还留下了这种符?”

    地心元磁符能依靠来自地下中央的元磁,可以起到迟滞修者行进速度的作用,而且对水属性功法尤其明显,金属性功法受到的影响也不小。

    这种符以前就比较罕见,后来水属性的北极宫和金属性的白虎庙吃了不小的亏,最终宣布禁止此符使用、销售和制造,于是市面上终于绝迹了。

    不过民间还藏有多少类似的符,这是大家都不太清楚的数字,事实上,中土国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符,都还是两说。

    毕竟这种符的用处不是很大,功效也非常一般,只有在用于暗算人的时候,比较好使。

    为着这点小小的功效,得罪四大宫里两宫的话,那才是真的划不来。

    当公孙未明拿出这样的符之后,胖大和尚只来得及暗骂一声:卧槽,这种冷门的符都有,辽西公孙果然是名不虚传。

    地心元磁符对真君的身法约束,时间其实很短暂就是对真人身法的约束,也不是很长,事实上,这原本就是一个鸡肋一般的符

    然而还是那句话,没有垃圾的符,只有不会用的人,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公孙未明此刻激发出这张符,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借着来自地心元磁的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限制对方的移动。

    这短时间到底有多短?或者仅仅就是一两息而已。

    但是对于真君之间的战斗来说,一两息的时间,足以改变战局甚至左右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