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触电的滋味
    基于种种考虑,胖大和尚最终选择了靠普通遁术逃脱。

    如此一来,他就能勉强保持着一战之力起码要让对方知道,自己若是豁出去一条性命,对方也得掂量一下需要付出的代价。

    恨只恨,那小贼偷了他的储物葫芦,连疗伤的丹药,他现在都欠奉!

    他猛地提一口气,正要划虹遁去,哪曾想侧后方的李永生一抬手,打出了一道黑光,“看打!”

    胖大和尚心里就是一揪,不过那黑光极为迅速,不等他有反应,直接击中了他。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心说这厮不过是高阶真人罢了,有了一门绝世的刀法,怎么可能还有其他手段,也能威胁到真君?

    不带这么小看真君的!

    他更愿意相信,这一声看打,大约就跟那小贼嘴里的“炽火”一般,可能是用来唬人的,所以他没必要对此一惊一乍。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管他在意不在意,此刻的他已经躲不开了。

    紧接着,他就觉得全身一僵,识海中传来了剧痛,痛得他几乎昏死过去。

    他的识海原本不至于这么娇气,但是今天他祭炼的僧袍被毁,佛珠也被公孙不器强行镇压了,神魂早就受了损伤,再遇到这么一击,表现得有些不堪也是正常。

    然而,他根本顾不上考虑受伤,而是心中大骇,“这是什么样的雷法?”

    他对雷法一点都不陌生,要知道,排帮的有势水功法,本身就对雷法多有涉及,甚至那“飞瀑玄水”一招,在排帮也被称之为天水之雷。

    所以他的身体,也是雷法淬炼过的,再加上特殊的锻体术,他根本无惧大部分的雷法,如果不是真君对战,他根本不需要拿出防雷的防具。

    没错,一个小小的真人,使出的雷法很难伤得了他就算有些雷法威力也不小,可是那种大威力的术法,不是随手能发出的,对方酝酿术法的过程,很难逃过他的耳目。

    对方随手的一击,竟然能令他的身体麻木,尤其让他吃惊的是,这雷法还能撼动神魂!

    说句实话,这一刻,他是真的后悔了,自己好端端的,为什么没事去招惹李永生?

    上次在豫州郡神识扫视玄女宫一行人,他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他就注意到这个声名鹊起的年轻人了,不过那时,此人的反应中规中矩,没什么桀骜行径。

    可是对方的中规中矩,就引起了他极大的不满在真君面前,你不该诚惶诚恐吗?

    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承认,事实上,他是对这个年轻人生出了嫉妒之心,优秀的修者,他见过不知道多少,但是如此年轻就能取得这么大成就的,真的是很容易……优秀到没朋友的。

    如若不然,他也不会有意无意地针对此人。

    现在他意识到了,自己真是不该针对此人,但是已经太晚了。

    就在他身子僵直之际,呼延书生已经狂风一般卷了过来,头顶的大锏再次虚悬了起来,不过最后,他还是打出了一记“飞沙走石”。

    因为公孙不器已经在远处喊了起来,“把这厮交给我!”

    旋风卷着胖大和尚,就直奔硕大的公孙不器金身而去。

    公孙不器看着自己距离对方还有一点距离,左手指前伸,虚虚地一点,一道白光幻化为一支长有百余丈的大枪,直奔对方而去。

    尼玛!胖大和尚此刻吃人的心都有了,他的防御已失,但是偏偏储物葫芦不在手边,而且此刻又身受重伤,就这么简单的一枪,竟然令他生出了浓浓的无力感。

    不过真君终究是真君,他虽然被飞沙走石吹得东倒西歪,三十六个祖窍也被狠狠地挤压和撞击着,但是终究还是能维持灵台的清明。

    他手中的小旗一抖,又是几道黑索打出,勉力缠住了对方的长枪,狠狠地往旁边一甩。

    就在刚才,对上公孙不器的长枪,他还能用小旗打出水箭,跟对方硬碰硬,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不敢跟对方力敌了,而是选择将长枪缠住,然后带歪。

    这正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他,已经跟刚才截然不同了。

    不过公孙不器的大枪,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引歪的?哪怕不器真君现在的金身状态,在很多的时候失之灵动,但是威力却不减反增。

    事实上,真君对战,大多时候都是实力的比拼,其他因素所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胖大和尚使出了几乎半数的灵气,才堪堪将大枪引歪,可就算是那样,枪杆的尾部,距离他身体最近时,只有不到两尺。

    只这尾部掠过时产生的气流,都刮得他身体隐隐发痛要知道,他可是拥有锻体术的!

    眼看大枪并未建功,公孙不器一边飞奔,一边将右手搭在左手腕上,再次伸出了左手。

    事实上,他这飞奔的架势,也是相当骇人的,十余丈长的大脚丫,每触及地面一次,大地都会微微颤抖一下,并且以震荡波的形式,向四周扩散着。

    胖大和尚见状,情知再不拼命,能不能活过今天都是问题了,于是没命地催动被镇压的佛珠,以期给对方制造点麻烦,同时狠狠地咬一口舌尖,打算喷出精血,来一个血遁。

    血遁是对精血损失很大的遁术,对灵气的要求并不算高,他认为为今之计,是在逃命的时候,要保持一定的战力。

    至于说损失的精血要用很长的时间来弥补,他已经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

    只要人活着,损失的东西都可以慢慢地找回来,要是人没了,保留下那些东西,有什么意义?

    他想的是不错,但是李永生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么个机会?

    永生仙君自命讲究人,但是他从来不迂腐,该痛打落水狗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什么多欺少之类的话,也就不用说了你都要大欺小了,还能怪我不成?

    事实上,有一个真君对头,是大多数人的梦魇,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或者不用担心真君对自己的威胁,但是他在玄青位面还有些其他有关系的人。

    看一看任永馨姐妹在京城差点遭遇绑架一事,就可以意识到,有些人做事,真的是不择手段,连堂堂的十方丛林的化主,都可以为了私人恩怨,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那么,一个心怀怨恨的排帮余孽,又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呢?

    更要命的是,这余孽还是一名真君!

    所以,李永生见到对方甩开了公孙不器的长枪,情知正是紧要关头,想也不想就是一抬手,又是一道无生神雷打了出去。

    胖大和尚正要发动血遁,可是就在他发动的一刹那之前,神雷再次及体。

    这一击,打得他差点昏死过去,他心里又是一惊:这样的惊人雷法,那个小子竟然能够连续使出来?

    一定是借助了什么器具,才能发挥这样的雷法吧?这一刻,他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然后他就忍不住暗叹:可惜了,我的储物葫芦被那小贼偷了。

    储物葫芦里,还有几件不错的防雷护具!他忍不住微微自责:明明知道可能遭遇恶战,我为什么不带防雷护具呢?真是太得意忘形了。

    事实上,这种事也怪不得他,首先,真君是有属于自己的骄傲的,其次……其实他身上被摧毁的准真器僧袍,也有相当的防雷功效。

    就在他下意识地自怨自艾的时候,呼延书生的攻击又到了,还是飞沙走石没办法,不器真君想要亲手报仇,这个面子,他是要给的,因为这涉及到了真君自身的声誉。

    两记无生神雷,两招飞沙走石,两人轮番出手,直接一波流就将对手送到了公孙不器面前。

    不器真君正在用右手攥住左手腕,努力地镇压缠在手腕上的佛珠这东西又开始不听话了,所以一时间,他也激发不出长枪攻击对手。

    但是他向前奔跑的速度,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眼见对头被送到了自己前方不远处,他狞笑一声,伸出十余丈长短的左手,恶狠狠地向对方抓去。

    这一抓,是金身所为,他根本不怕任何的伤害,“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时候,这阻道之仇,今日也该算一算了。”

    看到他的大手抓来,胖大和尚发现自己避无可避,心一横,就已经打算自爆令旗了。

    这令旗是他自己炼制的,用的是排帮传承里的秘法,虽然目前还仅仅是准真器,但是具备相当的成长性,如果任由他温养下去,十年之内升级为真器,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

    他身上一共三件准真器以上的宝物,虽然只有佛珠才是正儿八经的真器,但是那佛珠需要极为精深的佛家修为,才能发挥出该有的威力。

    简而言之,这厮身上的宝物真的不少,可是最令他看重的,就是持在手上的令旗。

    他原本是想将此物最终炼制为大名鼎鼎的“真玄癸水旗”,此刻竟要考虑自爆了,可想而知,他遭遇的危机有多么严重。

    胖大和尚心里暗叹:若是刚才知道是这番结果,早就该果断血遁的!

    (月票排名太难看了,来点月票成吗?)

    真君对战,情势真的是瞬息万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