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刀斩真君
    公孙不器的大手,直接攥住了衣衫褴褛的胖大和尚。

    五尺长短的人身,落在十余丈长的大手里,情形该是怎样的不堪,大家只管想像就是了。

    不过下一刻,公孙不器惊呼一声,左手一抖,直接将胖大和尚扔了出去,“我去,有电?”

    真的有电,李永生的无生神雷打在对方身上,并没有立刻消失,这些雷电的释放,需要一段时间。

    不器真君也看到了,李永生频频地使出雷法,貌似很有效果的样子。

    可是他还真没想到,这雷电能在人身上残留这么久呼延书生对这和尚出手,也没受到什么影响不是?

    他却偏偏忘了,人家书生真君施展的是神通,而且是不需要身体接触,就能奏效的神通。

    公孙不器自己幻化出的长枪攻击,也没有什么触电的感觉。

    总之,这次触电,非常出乎他的预料,等他意识到,这其实是李永生所施雷法的残留电量的时候,跌落在地的胖大和尚喷出了一口精血。

    公孙不器见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他想也不想,抬脚狠狠地一跺地面。

    随着一声大吼,地面猛地一震,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有天外陨石狠狠砸了下来一般,简直是地动山摇的动静,几个十余里外的制修,都被颠得东倒西歪。

    这一脚不是什么秘术,只是他仗着自己的金身,通过绝对的实力,在小范围内制造空间的震荡,从而破坏对方的血遁秘术。

    所谓遁术,就没有跟空间无关的,若是没有空间坐标的参照,“遁”之一字根本无从谈起。

    所以想要影响遁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制造空间震荡。

    公孙不器家学渊源,早就知道这个说法了,事实上,就在他狂奔而来的时候,脑子里就在想这厮若是想遁逃的话,我该怎么阻止?

    略略一思索,他就被脚下不住震动的大地提醒了:,狠狠跺一脚不就完了?

    所以他这一脚看着是快捷无比,反应速度超常,但是这一次,真的跟不器真君的应变能力无关,他纯粹是早就有了预案。

    这一脚的效果也极为明显,大地一阵震荡之后,胖大和尚的身子似乎消失了一下,然后又出现在原地,仿佛没有任何变化,刚才那一瞬间的消失,好像就是眼花了一般。

    公孙不器可不认为自己会眼花,他非常确定,刚才面前这厮,真的是消失了。

    事实上,胖大和尚现在的身子,还略略带着一点透明,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仿佛面前是个假人一般。

    然而,这正是遁术强行被人打断时,该出现的正常反应人在进入空间转移之后,因为受到空间之力的骚扰,被强行逼得回到现实,就会是这副模样,过一阵就好了。

    但是公孙不器绝对不会给他“过一阵”的机会的,他再次伸手大手,抓向对方。

    现在那些雷电,总该释放完了吧?

    不过没释放完也不打紧,公孙不器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就算再次被电到,他也不会再撒手了,区区一点余电,他的金身完全扛得住,刚才只是猝不及防下,被吓了一跳而已。

    然而,就在他再次抓向对方的时候,一股强大到令人觳觫的气息,直扑了过来。

    这气息不算多么庞大,但是意志之强,杀气之烈,以及那种睥睨天下无视众生的进击势头,令公孙不器都生出了规避的心思。

    没错,这股气息就是这么危险,不器真君自问不是对手,他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若是一定要跟对方拼一下,吃亏的肯定是自己,甚至……不排除有陨落的可能。

    他的身子猛地后撤了一步,大声地发话,“李大师,还请留个活口。”

    没错,散放出这股气息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永生。

    他手持长刀,电一般射来,人尚未赶到,已经长刀前指,待来到三十丈左右的距离,刷刷刷连斩三刀,目标直指身体尚未完全凝实的胖大和尚。

    龙门三叠浪,这个位面再次出现了这种刀法。

    李永生根本无视了公孙不器的要求,手中的长刀带着凄厉的尖啸,狠狠地斩向了对方。

    “这才真是……”公孙不器嘟囔了半句,少不得又退出去七八十丈,这种刀势和杀意,真的是连他也不敢轻攫其锋。

    当然,七八十丈搁给别人,那是不算近的距离了,可对他现在的金身来说,也就只需要一步,轻松无比。

    就在他的注视下,李永生直接将人斜劈为两截,从左肩直到右胯。

    然后他反手刀尖一抖,又挑掉了对方的右臂,才停下脚步,疑惑地看一眼公孙不器。

    此刻的胖大和尚,真是要多惨有多惨了,他的头颅连着的,就是从左肩一直到右胯的小半个身子,下面的大半截身子,已经跟上半截脱离了。

    到现在,他还没有死,却也就是倒数时间了,真君的生命力虽然顽强,但是遇到这种伤势,不马上服用逆天的丸药医治的话,必死无疑。

    当然,若是救治得当,想要不死也很简单,起码以李永生储物袋里的药物,就能保证将他断成三部分的肢体接起来,再施以银针通窍,没准还能保留下部分修为。

    不过这也就是说一说,李永生的手里虽然有丸药,却也不会救治一个不值得救治的人。

    看到这一刀的威力,公孙不器忍不住暗暗咋舌,看到李永生看向自己,他勉力笑一笑,心说你还真是不怕误伤啊。

    李永生疑惑地看着他,“不器真君,你这是……有事?”

    “没事,”公孙不器摇摇头,顿了一顿之后,才又出声,“这人还有一口气……这个,你能把他交给我,让我审一审吗?”

    “当然可以,”李永生微微颔首,“那你就审吧,我去接应玄女宫和雷谷的人。”

    说完之后,他身子一转电射而去此地他们距离主战场,差不多有三四里地。

    公孙不器走上前,先给胖大和尚下了禁制,然后才拿出一些丸药来,为他止了血,同时帮他治疗伤势。

    在救治的过程中,胖大和尚紧咬牙关一声不吭,直到最后,见到公孙不器停下了手,才冷哼一声,“可惜我的储物袋不在身边,要不然接续肢体也不难。”

    他的上身只剩下了半截,竟然能硬挺着,用声带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是殊为难得。

    “你想的有点多了,”公孙不器冷哼一声,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我还得负责治好你吗?”

    “为什么不呢?”胖大和尚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继续用声带发音,“我可以任由你下奴仆禁制,公孙家多一个真君的奴仆,难道不好吗?”

    公孙不器根本不理他,将身体慢慢地恢复到正常大小,才冷哼一声,“蠢货,我这不是问道金身,而是大道金身。”

    大道金身的档次,比问道金身还要高,虽然没有到达不朽不灭的境界,可是论及威力和抗力,比不朽不灭也差不了多少。

    大道金身是一门非常罕见的功法,除了两个隐世家族,就连官府都没有这样的秘诀。

    胖大和尚听到这里,露出一脸的讶异,“这么说……你在证真的时候,是即我状态?”

    非即我状态,不能修炼大道金身,知晓“大道金身”来历的人,一般都知道这个。

    不过公孙不器依旧不理他,而是大口喘着气,放松地站在那里,还丢了一颗丸药进嘴里,很显然,大道金身这一秘法,需要很大的灵气支出。

    别看他刚才表现得极为悍猛,又是镇压佛珠真器,又是用长枪凌厉地攻击胖大和尚,事实上,他也是强提一口气,现在大事已定,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真君对战原本就是极为凶险的事情,就算不说真刀真枪的搏杀,只论高强度对峙时心神的损耗,也是相当耗费神魂和精力的。

    胖大和尚见他没有反应,眼珠转一转,有气无力地发话,“我的储物葫芦里,有疗伤的灵药,你跟他们商量一下,只给我疗伤的药,待我伤好,立誓奉公孙家为主,永不背叛……”

    “你我之间,虽然有阻道之仇,但是我终身奉你为主,这也说得过去了吧?”

    公孙不器淡淡地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胖大和尚却是以为,对方是被自己说得心动了,于是又试探着出声,“莫非那偷我储物葫芦的小贼,不听你的话?倒也是难怪,他们雷谷的人,一向牛气得很,又跟你结了跨境之缘,当然可以不卖真君面子。”

    他原本以为,张老实真的是玄女宫的人,可是对方连着喊了两次炽火,却打不出炽火来,十有**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么,这小贼估计不是玄女宫的人,否则身为上宫的准证,不该拿自家的招牌来抖机灵。

    既然不是玄女宫的,那当然就是雷谷的人了。

    公孙不器听到他这话,依旧不做声,只是半眯着眼睛,急速地喘气,以期尽快回复灵气。

    胖大和尚看到自己的话“有效果”,少不得添油加醋一番,“我看那李永生,尤其不尊重你,竟然对我下此狠手,他考虑过真君的尊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