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杜家下落
    公孙不器果然还是有真君的担当,为了抹去心中的那一缕愧疚,直接就对着对方动手了。

    理由是现成的其实就算没有理由,他愿意出手的话,找一个就行了。

    至于说青龙庙的干涉?呵呵,他真没考虑那么多。

    事实上,在跟胖大和尚结怨的过程中,他是被害者,还有海量的见证者,找元凶了结因果,谁也不能说什么。

    那么,那些跟元凶交好的势力,他再去找一找的麻烦,别人依旧不能说他什么。

    所以他直接飞到了战斗双方的上空,双手向身后一背,冷冷地俯视着地面的芸芸众生。

    发现有真君前来,战斗的双方也纷纷缓了下来,都在疑惑对方要做什么。

    公孙不器背着双手,扫视一下四周,淡淡地发话,“都给我住手,跟这胖大和尚有交情的,主动站出来,不要自误!”

    松峰观和襄王府的人听说之后,就有心停下手来。

    但是雷谷和玄女宫的人并不停手,依旧狂攻不止。

    雷谷的人是看李永生不停手,当然就不会停手,玄女宫弟子却是有属于自己的骄傲,身为四大宫成员的一份子,真的不愿意听外人摆布,哪怕对方是真君。

    当然,这也跟公孙不器在雷谷证真、玄后出手护法有关,大家反正都不是外人。

    若是换个真君这么说,大家还是要掂量一下的毕竟对真君不敬,也是大罪。

    他们不停手,对方当然也就不敢停手,要不然,那不是等着挨宰吗?

    有那心思机敏之人,眼见是打不能打,又不敢停下,说不得只能转头跑路。

    其中一个冯家的中阶真人,最是擅长审时度势,他大喊一声“跑啊”,率先扭身狂奔。

    可是真要让他逃了,不器真君就成了中土国的笑柄。

    公孙不器抬起手来,虚虚地一拍,一股奇大的力道,正正地击中这名真人,直接将其打得骨断筋折七窍流血,眼见不得活了。

    护法冯真人见状,顿时大怒,“不器真君,他已经停手了,你为什么这么做?”

    公孙不器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我让你们停手不假,让你们跑了吗?”

    冯真人气得好悬喷出一口血来,真君就可以不讲道理吗?

    然而话说回来,真君还就真的能不讲道理,只要能抓住点歪理,就足够了。

    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地解释,“是雷谷和玄女宫的人不肯停手,我们也就不敢停手。”

    “哦,”公孙不器淡淡地点点头,“这个我看到了,但是这两家跟我都太熟,我也不便相劝……不过我就奇怪了,你们为什么要抵抗呢?”

    席友善听到这话,差点没把鼻子气歪,“我们不抵抗,难道等着被杀吗?”

    “嗯?”公孙不器的眼睛微微一眯,阴森森地发问,“蝼蚁,你是在质问我吗?”

    我不是在质问你,而是在陈述现实!席都管郁闷得想吐血,但是没办法,他一个高阶真人,根本不可能同一名真君平等对话。

    曾几何时,他也是众所瞩目的天才人物,更是内定的下一任主持,事实上,以他的修为、战力和年纪,在中土国全部子孙庙的弟子里,他也绝对是占据了前三的风云人物。

    可就是这么一个惊才绝艳的准证,面对真君之际,竟然连据理力争都做不到。

    “不器真君见谅!”童颜那个啥……鹤发的张主持高声叫着,“席准证乃是我子孙庙的都管,只知道专心修炼,年轻气盛不会说话,还望真君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他也知道,己方这次是大败亏输了,竟然不敢提及“松峰观”三个字,而是强调,席友善是子孙庙的都管子孙庙可也是道宫系统的。

    公孙不器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子孙庙竟然敢主动攻击道宫,着实令人大开眼界。”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拍死了一名刚刚激发了精血狼烟的高阶司修,“都说让你们停手了,竟然不听话,真不把我这真君放在眼里?”

    张主持刚想解释一下,己方对玄女宫出手,是有原因的,但是见到这一幕,顿时闭嘴。

    身为这个位面顶端的存在,真君想要偏帮谁,根本不需要理由,甚至连“我今天心情不错”,也能成为出手的原因。

    倒是席友善看得睚眦欲裂,“你这是明显的偏帮!”

    “找死啊你!”张主持冲着他破口大骂,然后高喊一声,“松峰观弟子听令,大家都住手!”

    再打下去,也没有任何的希望,要知道,对方还有一个真君没出手呢。

    松峰观的弟子顿时傻眼,不打……怎么可以呢?莫非等着被人杀?

    还好,张主持不是笨人,喊出来这话之后,顿了一顿就又喊,“投降,咱们投降!”

    道宫是从来不提投降的,所以刚才公孙不器喊话,别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现在,松峰观的计划明显失败了,再强撑着,等待他们的只有全军覆没。

    倒不如愿赌服输,看己方投降之后,对方能拿出一个什么样的章程来同是道宫一脉,总不能将这些弟子全部斩杀了吧?

    玄女宫真敢那么做的话,青龙庙十有**坐不住。

    而且,对子孙庙来说,向上宫投降,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四大宫原本就是他们的管理者。

    他这话一说出口,顿时一大批弟子扔下了兵器,盘腿席地而坐,这就是宣布放弃抵抗了。

    跟他们对战的玄女宫和雷谷之人见状,果然不好意思下手了。

    虽然这些人里没几个心肠软的,但是杀放弃抵抗的修者?还真是丢不起那人。

    松峰观的弟子好投降,但是襄王府的军士就难了,不少人宁可尝试逃跑,也不愿意放下兵器束手就缚。

    对于这种人,雷谷和玄女宫的人毫不手软,而公孙不器也扮演了一名冷血的真君只要有人尝试逃跑,不管是真人还是制修,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很快的,松峰观和襄王府的人就停止了抵抗,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襄王府完好无损的军士不到二十个,就算加上伤者,也不超过四十个。

    要知道,一开始出手的襄王府的军人,足足有两百多,现在却连四十个都凑不出来了。

    在眼下的中土,一百多条人命虽然不算什么,但是想一想超过八成的战死率,还是令人毛骨悚然,这两百多人,铁定是襄王的死士部队。

    松峰观的弟子数量,就多得多了,有超过五百名的司修,真人的数量也是两位数。

    如何处置松峰观弟子,也是个麻烦,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问讯口供。

    从襄王府残存的军士口中,大家得知,曲阿杜家前往辽西的队伍,还真的是被他们抓住了,而且就关在崂山。

    据说襄王的本意,是不想招惹隐世家族,并且还派了人前来招揽,说咱们以前有过误会,但是我不计较,你们肯投效我的话,有大把的好处可拿。

    但是杜家人很有主见,非常坚决地拒绝了襄王的招揽抱歉,隐世家族就不干涉红尘事,我们也不会介入你们赵家子弟的争家产的战斗中。

    插手皇族内部事务,是隐世家族内部公认的大忌,人家打生打死的,家产争夺完毕,还都是赵家子孙,最终是血浓于水,到最后,你这外人如何自处?

    反正这种事,杜家的主意拿得非常正,带队的大长老杜三潮表示,我们着急赶路,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好了。

    然后襄王的军队就出手了,由于有“外来高手”的帮助,他们很快就拿下了百余人的杜家远行队伍,其中有包括杜三潮、杜馨梅在内的真人七名,司修子弟四十多名,其他都是制修。

    杜家人被擒之后,就被关押在崂山,一来是劝他们归顺,二来也是想再勾来杜家人。

    不成想,到了今天反倒是成了勾来李永生的诱饵。

    杜晶晶听了几句之后,就勃然大怒,抬脚踹翻了一个军校,咬牙切齿地发问,“杜家人都被关在哪里?”

    “晶晶真人,此事我已经打听过了,”远处传来一声轻笑,眨眼间,呼延书生就裹着五个人,飞了过来。

    严格来说,其实是四个半人,那半个人当然是只剩下小半条命的真君,而其他四个人,却是他在战场周边抓到的。

    略略审讯一下,其中就有两个家伙主动坦白,承认是朝安局的探子,而剩下的其他两人,最后还是不得不吐露实情:他们是襄王府的人。

    襄王府的两人中,一个是帮襄王的情治机构传递消息,另一个就是看守杜家的军士之一,他要将战场的消息,尽快地通知回去,好让看守者根据情况,合理地利用杜家人。

    但是他来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竟然能看到传说中的真君,不是一个,而是三个真君!

    最令人兴奋的是,他居然还看到了真君对战。

    当然,他有多么兴奋,就有多么畏惧,虽然他藏身的地方,距离战场差不多有二十里,可是这么点距离,对真君的感知能力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