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解救
    四个偷窥者藏得非常小心,还是被呼延书生发现了。

    书生真君做事,是相当稳健的,当时根本没有动作,待战局告一段落,他才施施然绕着四周走一圈,将四个人挨个儿捉拿回来。

    粗粗甄别过之后,两名朝安局的人被暂时留下了,等身份确认之后再处理。

    而那两名襄王府的人,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再一次被九尾狐搜魂了。

    杜晶晶是最操心族人的,打听了一下族人被关押的地方,就喊上风真人前去救人。

    风真人却是多了一个心眼,“你觉得杜家那么多人,里面还有七名真人,襄王府只可能派几个司修去看守吗?”

    “这也正常吧?”杜晶晶表示这不算什么,“都已经下了禁制,有司修看守就够了。”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风真人摇摇头,很认真地发话,“七个真人,只要有一个真人侥幸有办法,区区的司修看守,连处理危机的能力都没有。”

    “好吧,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杜晶晶不耐烦地发话,“但是,这个俘虏是方真人搜魂的,你不会是怀疑九尾狐的能力吧?”

    风真人无可奈何地看她一眼,“我怀疑有真人在暗处配合着看守,我怀疑这个被搜魂的家伙,很可能就没资格知道这些。”

    “那咱俩还解决不了一个真人?”杜晶晶越发地急躁了,“说句痛快话,你去不去吧。”

    她对风真人的态度,始终就不那么友善,她当司修的时候,就敢跟风真人顶嘴了。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她感觉,风真人对族中亲人的态度太冷漠。

    风真人眼珠一转,“你信不过我,我也无所谓,但是你总信得过李大师吧?”

    李大师?杜晶晶警惕地看她一眼,下巴微微一扬,“想说啥,你继续。”

    “我是说,你可以问问李大师,”风真人盯着她,一字一句地发话,“你就问他……看守这么一大家子人,可能不可能没有真人?”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冷哼一声,“你就算信不过我,也总该信得过李大师吧?”

    杜晶晶愣了一愣,站起身风风火火地走了,“我现在就去问他。”

    过不多时,她不但回来了,还把李永生也带了过来。

    原来,李永生听说此事之后,也觉得有点古怪,他倒是没说,必须得真人才能看守真人,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问题,“那就是说,去一个真人救人,就能救出七名真人?”

    杜晶晶原本是不相信风真人的话的,但是听到他这么说,就觉得十分有道理。

    于是她点点头,“对嘛,我说哪里有什么不对,你这么一说,我就懂了,没有真人坐镇,救人的成本就太低了,这才是不对劲的地方……这风真人说话,就是说不到点儿上。”

    李永生暗暗地撇一下嘴巴,无非是一件事物的两个方面罢了,你还真是耳朵根子软。

    不过,既然知道是这样,他少不得也要自告奋勇,“我跟你们走一趟吧。”

    对这个建议,杜晶晶是求之不得,她始终对他有些说不出的情愫。

    虽然她现在也已经意识到,两人是不可能了,别说那强大的对手九公主,就是李永生现在的威望和影响力,也不是她能随便攀附的了。

    但是能跟他在一起做事,她依旧是兴奋异常。

    当然,他强大的实力,也是行动的保障,真论起战力来,在场的除了两名真君,眼下怕是没人有资格跟他同列了。

    张老实不行,公孙未明也不行,甚至连紫嫣都厨都不行。

    三人说走就走,这一次,就连最爱凑热闹的公孙未明都没跟着去他要帮不器真君审讯人,阻道之仇目前是差不多了,但是公孙家还要找出原因。

    李永生等人去得快,回来得也快,三人在五十余里外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杜家被擒的一百多人。

    这个山洞是自然生成的,不过被襄王的人改造过了,坚固无比。

    风真人还真没猜错,这里果然是有一名中阶真人在坐镇。

    这真人的双腿齐膝而断,不良于行,虽然这并不妨碍真人的移动,但是此人躲在一间密室里,等闲不见外人,他的任务是阻挡可能的强敌。

    在李永生变态的感知能力之下,此人的位置被发现。

    然后风真人和杜晶晶齐齐攻打山洞,这名真人出来援手时,被李大师轻松拿下。

    此地的看守不多,七男两女九个人,两名真人将他们擒下,然后一起返回去。

    临行之前,杜晶晶还在山洞里放了一把火,将里面的设施全部烧光。

    杜家一百多人,也是吃了不小的苦头,除了被抓的时候,战死了九名子弟,在此地又有四名子弟伤重而死,还有一名真人和三名司修的修为被废。

    其他被救出的人,也是精神萎靡,有七成的人需要静养恢复,其中一半的人,起码要休养一个月,才能大致恢复元气。

    要不说战争这种事,残酷起来,那是真的没道理可讲,杜家只是不愿意为襄王效力,就遭受了这种打击。

    三人将他们带到崂山脚下的汇合处,大长老杜三潮见到松峰观一方的两名真人,顿时勃然大怒,抬手一指,“就是他们帮助襄王攻击我们!”

    杜家这次前往辽西,参加公孙不器的证真庆典,上路的人手,还是很有战斗力的,别的不说,只说他们中间有七名真人,就不是一般人有胆子打主意的。

    哪怕襄王府有军队,没有四五名真人,也不要打这个主意。

    不过可气的是,襄王府的军队发起攻击时,猛地多出了七八名真人,就连真人的绝对数量,都超过了曲阿杜家的队伍,所以杜家一个人都没逃脱。

    杜三潮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他因为是杜家的大长老,是队伍的核心,在关押期间,并没有吃多少苦头,现在解开禁制,稍稍休息一下,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通过气息判断出了两人。

    这两人一名是松峰观弟子,一名却是冯家的真人。

    杜三潮虽然怒火中烧,但他终究是族中大长老,所以只是微微地颔首,“冯家?好好好,我杜家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吧?”

    冯家众人都不说话,帮着襄王府对付其他家族,却被苦主抓到了,且不说此事如何善后,就从道义上讲,他们也没什么辩解的理由。

    杜家人心中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大,不管怎么说,曲阿杜家也是曾经的隐世家族,就算眼下有点衰败,也不是崂山冯家能够比肩的。

    杜三潮见他们不说话,冷笑着发话,“没有私仇是吧?那我杜某人在这里起个誓,只要我活着一天,曲阿杜家跟你冯家就势不两立……不是你家死完,就是我杜家在中土除名!”

    冯家的高阶真人见状,忍不住出声发话,“老杜你这又何必呢?左右是赵家人的江山,咱们也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上升到家族血斗,就没什么意思了,大家都不容易。”

    他这倒不是说风凉话,中土国大多数家族,都非常注重维护家族荣誉,但是与此同时,也都懂得适可而止以及和为贵的道理。

    要不然,一旦有点矛盾,都要以全族相拼,那族中有再多人,也不够死的。

    没错,在冯真人看来,这确实是个小矛盾,冯家不声不响地打杜家闷棍,是有点不合适,可他们也是受人请托,忠于人事罢了,并不是跟杜家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

    “我呸,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杜三潮一撇嘴,不屑地吐一口唾沫,“区区一条走狗,也配跟我平起平坐?我曲阿杜家,又岂是你冯家能比得上的?”

    没错,隐世家族就是这么骄傲你家祖上连真君都没出过,也好意思跟我充大瓣蒜?

    更别说,哪怕是现在,杜家的实力也要强于冯家。

    冯真人听了这话,不知道该怎么辩驳,索性是闭嘴了,倒是一名冯家的年轻制修低声嘀咕一句,“你想动手,也得松峰观答应才行。”

    “松峰观?”杜晶晶在一边听到了这句话,于是不屑地笑一笑,“今日之后,还有没有松峰观,尚在两说。”

    “杜真人,您这么说话,就太吓人了,”张主持闻言,忙不迭出声发话,还赔上一张笑脸,“我们今天对上宫不敬,也是受了襄王的蒙蔽,大家同为道宫一脉……”

    丁青瑶本来在远处打坐,闻言抬头看过来,斜睥他一眼,才似笑非笑地发话,“这时候,终于想起来是道宫一脉了?”

    张主持的老脸一红,“我们刚才的行为,本意也是为道宫好。”

    “你少扯这么多,”紫嫣都厨大声发话,“这松峰观是没必要存在了,回头我会责令除名的。”

    四大宫管理着天下所有的十方丛林和子孙庙,她身为玄女宫的三都之一,肯定有权力提名废除子孙庙。

    当然,在一般的情况下,道宫的管理也是法度森严,非常注意流程的,一个子孙庙不是说废就能废的,你得提出论点,还得经过大家同意。

    不过有时候,道宫做事也是很随性的,像玄女宫今天吃了大亏,被下面的子孙庙冒犯了,甚至差点被人围歼了,这种事情完全不用走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