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襄王的算计
    紫嫣都厨在这种情况下,宣布要将松峰观除名,取消子孙庙的称号,并不算过分。

    可是张主持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了,松峰观虽然兴起的时间不长,但却是蕴含了他师父、师祖、太师祖以及太上师祖四代人的心血和期待。

    他的太上师祖乃是别家子孙庙弃徒,辛苦奔波之下,直到他的徒孙,也就是张主持的师祖这一代,才获得了建立子孙庙的资格。

    后来因为其他事,松峰观又从外地迁到了崂山,重新申请子孙庙资格。

    这四代人的辛苦,再上张主持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人了,才经营出这样一番局面。

    他大声地嚷嚷,“你们不能这么做,这里是海岱!”

    海岱子孙庙的审批,都是要过青龙庙的,玄女宫这么做,手有点伸得太长了。

    “海岱又如何?”紫嫣准证不屑地看他一眼,“我取缔的子孙庙,没有一百家,也有八十家了,还没出现过意外!”

    “你们不能这么做啊,”张主持嚎啕大哭了起来,“这是我们师徒十几代人的心血。”

    “好像谁家的子孙庙没师徒似的,”一名中阶真人不屑地冷哼一声,“不合格的就是不合格,裁撤没商量,哪一家子孙庙,都不是天生就该存在的。”

    张主持闻言,怒视着他,才待出声发话,然后猛地眉头一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对了,郭真人……你是清微庙的郭真人!”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郭真人,清微庙可是十三庙里的第一庙,您可一定要帮我们松峰观做主啊。”

    郭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心说清微庙现在都不敢说是南七庙老大,你倒好,竟然直接送上一个十三庙老大的名头来。

    不过,无论如何对方怎么说,他都不会站在松峰观一方的,清微庙本来就是在玄女宫的地盘,吃傻逼了,去跟玄女宫作对?

    要知道,因为前段时间的事儿,玄女宫不找他们麻烦,已经不错了,他此次跟着来,都是打算通过良好的表现,获得对方的谅解。

    而且,就算持平而论,子孙庙胆大到勾结亲王的军队,攻击四大宫之一的玄女宫,这种行为,怎么看都是属于作死,

    这时,杜晶晶已经走到了另一个偷袭者的身边,此人是松峰观道人,中阶真人,不过刚才被公孙未明打得骨断筋折,眼下重伤在身。

    杜真人掣出腰间的长鞭,鞭头一指对方,冷冷地发话,“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受死,或者跟我决一死战。”

    “杜真人,”席友善忍不住叫了起来,“他目前是重伤,这不公平!”

    “嗯?”杜晶晶冷冷地看他一眼,桃花眼中满是杀气,“我只是初阶真人,这公平吗?杜家正是我出身的家族,他偷袭杜家,这公平吗?”

    席友善竟然无言以对,好半天才叹口气,“我们也是被襄王蒙蔽了。”

    “是不是蒙蔽,你说了不算,”杜晶晶冷冷地发话,“你自身尚且难保,就别管别人了。”

    这名中阶真人拒绝跟她战斗,杜真人毫不手软,直接抬手一刀,将其头颅斩下。

    她本来就不是个心肠软的,只是在对家族子弟的时候,心肠比较软而已。

    而且她斩杀的真人,是道宫系统的,杜家未必承担得起杀人的后果,所以还是由她出手比较合适,也算是彻底为杜家解决了一个隐患。

    不过,她的行为,只是血腥清洗的第一步,今天的崂山,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很快地,相关的信息就汇总了过来,原来这松峰观果真是搭上了襄王的线儿,甚至松峰观在发展过程中,还得到过太皇太妃在财物上的支持。

    严格来说,松峰观的祖师,也就是获得子孙庙名额的那一位,他的师弟,就是太皇太妃的兄长,不过此人死得比较早,在松峰观里也没有留下什么名声。

    此番松峰观对玄女宫大打出手,就是要狠狠地落一落玄女宫的面子,玄女宫若是大打出手,则是正符合了襄王的算计将玄女宫拉下水。

    诸王争霸的过程中,南方的玄女宫居然插手了,这足以引得青龙、白虎和北极三宫一起对玄女宫发难。

    而玄女宫面对这样的压力,该考虑的是如何化解,如此一来,荆王的压力会大减。

    荆王的压力一减,其他亲王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天家的胜算又小了一点,那么他们能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就很难说了。

    当然,青龙、白虎和北极三宫,也不是听命于襄王府的,这个计划多少有点一厢情愿万一人家不理会,该怎么好?

    所以这次襄王的计划就是,不但要将玄女宫打败,还要捉到一些有份量的人,要不然,胖大和尚吃饱了撑的,在豫州的时候,就去招惹玄女宫?

    此次和尚真君埋伏在此处,别看是要对付公孙不器,但是王府军队和松峰观最后拿不下玄女宫的话,他依旧会出手。

    总之,将玄女宫拖下水,是既定宗旨,就算青龙、白虎和北极三宫不理会,襄王府一旦捉了玄女宫的人,自然会拿他们的身份说事。

    到最后,哪怕这三宫依旧沉得住气,玄女宫肯定也要改变策略了她们总不能冲到海岱来,在青龙庙的地盘上大开杀戒。

    只要玄女宫改变策略,事情就大有可为,如若不然,这帮女道士虽然似乎跟朝廷的关系有点微妙,但是事实上,他们打着保护黎庶的幌子,给众多亲王制造了太多的麻烦。

    雷谷的存在,那就不用说了,是公然拖荆王的后腿,他们的地盘里,甚至还有博灵郡的军队在休整,荆王每每提起这个雷谷,都是一脸的苦相。

    除了荆王,其他亲王吃的苦也不小,秦王府和宁王府被宗正院调查,燕王和蜀王表示臣服朝廷,这些事里,隐隐都有玄女宫和雷谷的影子。

    至于郑王,那就更是如此了,雷谷的人竟然公然跟朝廷兵马勾结起来,扫荡郑王的地盘,对其他亲王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玄女宫已经在公然打擦边球了!

    最终促使襄王府下决心的,是彭泽水师的出海作战。

    要知道,彭泽水师原本是被会稽等郡封锁在扬子江上游的,虽然后来宁王死了,但若不是雷谷多事,宁王妃掌控着会稽水军,依旧能将水师封锁在江中。

    后来宗正院前往金陵,宁王妃最终是“在府中养病”,雷谷的人更是护送着水师入海。

    雷谷的这些表现,早就证明了其倾向,要说他们对反王没有成见,恐怕无人相信。

    更令襄王府愤怒的是,在雷谷真人的帮助下,彭泽水师跟海岱水师很是打了几仗,互有损伤不说,还打破了海岱水师对幽州的封锁。

    要知道,彭泽水师虽然都是南人军士,可终究是起过内讧的,不但船少,中下级军官也少,再加上新兵蛋子多,相互之间的配合也很是一般。

    也就是彭泽水师队伍里的真人多,才保证了他们能屡屡化险为夷,否则的话,早就被海岱水师打得满地找牙了。

    正常的军队里,哪里可能有这么多的真人?显然,这又是雷谷干的。

    雷谷的真人宣称,是为了保证不让船只颠覆,才出手的,但是尼玛……你们打沉海岱水师船只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个?

    前一阵襄王府声称的水师大胜,其实真的是惨胜,甚至海战的前景都变得不妙了,只说后续兵源,海岱水师的潜力,远远比不上彭泽水师。

    所以襄王认为,这不是他想找玄女宫的碴儿,而是他不得不去找碴了,再这么下去,他的造反生涯怕是也进入倒计时阶段了。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襄王府最后还是算计错误,他们并没有想到,跟着雷谷众人进入海岱的,并不仅仅是公孙不器一个真君,而是还有西疆新扎的真君呼延书生。

    你说你一个才证真的真君,不在家里好好地修建秘境,居然跑到海岱来,冒着陨落的风险,硬撼别的真君,还对上了亲王的军队,是不是傻啊?

    一般来说,隐世家族都不会参与赵家人内部的争斗,有太多惨痛的例子在前面摆着。

    输了的话,后果很严重,赢了也没啥好果子吃,以公孙不器为例,若不是胖大和尚跟襄王军队关系密切,他吃撑着了,去硬扛襄王的军队?

    所以呼延书生的出现,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更别说,雷谷的队伍里有李大师这么一个变态,不但战力超群,居然还会使用气运重宝!

    归根结底,还是襄王府小看了道宫中人的胆子,设计这个计划的时候,他们大多认为,玄女宫的人在海岱,未必就敢不管不顾地出手,这里毕竟是青龙庙的地盘……

    反正不管怎么说,事情就一步一步地发展到这个样子了,此役失败,襄王府就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中。

    就在众人将情况了解得七七八八的时候,猛然间,天色就暗了下来。

    紧接着,不远处泛起了一片暗黄的光芒,浩浩荡荡,向整个天地间散去,隐约中,一种莫名的萧瑟的感觉,渗透进了众人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