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仙陨之光
    “啧,”感受到这天地间的变化,不远处的丁青瑶咂一下嘴巴,眼睛向光源处看去。

    她的眼神煞是怪异,嘴里也是微微一叹,低声吐出四个字来,“仙陨之光……”

    仙陨之光?众人听到之后,齐齐就是一愣,然后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三四里地之外。

    公孙家的兄弟俩,就在那里,带着一帮族人,正在炮制胖大和尚。

    他们当然是最早发现真君陨落的,公孙未明第一个站起身来,冲着李永生等人拱一拱手,笑着发话,“这家伙实在太脆弱了点,居然就这么挂了。”

    他是笑着说话的,但是其他人还愣在那里,好半天之后,张老实才长叹一声,“未明准证,你的心可真大,这样都能笑得出来。”

    要知道,死的可是真君啊,还不是在域外征战时遇到的异国真君,而是实实在在的中土国本土顶尖人物,就连胆大包天的独狼,一时半会儿都反应不过来。

    其他人就更不堪了,尤其是松峰观的张主持,虽然是松峰观第一人,还是高阶真人,竟然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多时,裤裆里竟然传出了臭味。

    紫嫣都厨也没好到哪里去,良久,她才轻喟一声,“每当看到仙陨之光,都能感受到大道的萧索,令人忍不住生出生命苦短的感叹。”

    感受到仙陨之光的,远远不止是在场的众人,事实上,就连西疆白虎庙所在的一处山崖,山腹中都传出了一丝令人悸动的气息。

    玄女宫的玄后则是冲着东北方看了一眼,轻喟一声,“看来不器真君……还是报了仇。”

    她跟排帮真君交过手,能感知到陨落者的身份。

    当然,感知不到陨落者身份的人也不少,顺天府西郊的山上,就有三股隐晦的意念升起,在空中甚至交流了起来。

    “竟然有真君陨落,而且还是战陨,奇怪,死的会是谁?”

    “不知道,反正是海岱地界……我就奇怪了,诸王之乱,竟然引动了真君交手?”

    “诸王内乱,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过,死的这家伙好像……有点佛修气息?”

    “佛修……唉,这些人卷进这种事,中土又要多灾多难了。”

    当然,对仙陨之光感受最深的,还是海岱境内的修者。

    襄王府内,一身王袍的中年人,怔怔地看着崂山方向,面色惨白,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他的脚下,是摔碎的酒壶和四散的干果。

    看到他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一名美姬款款走上前,手执洁白的丝帕,探手去擦拭他额头的汗珠。

    哪曾想,王袍男子抬手掣出腰间的长剑,狠狠一剑斩了过去,厉喝一声,“滚!”

    锋利的长剑,将美姬斜斜地劈为两段。

    她倒在地上,一时还未丧命,只是睁着大大的美目,愕然地看着前方的男人,“为什么?”

    她真的不知道,这个异常怜爱自己的男人,双手刚才还在自己的身上游走,现在竟然能拔出剑来,将自己斩杀。

    男人冷冷地看她一眼,双目中满是血丝,“是你逼我的。”

    我逼了你什么?美姬的双目,缓缓地闭上了,她到死都没弄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是你们逼我的!”襄王低声怒吼着,挥舞着长剑,在房中不住地乱砍,状若疯狂。

    他发泄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将房中的各种器具砍劈得七零八落,才停了下来。

    他的面容,兀自还在不住地扭曲着,气喘吁吁地不住重复着,“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既然我不好,那么……大家就都不要好过了!”

    这时的崂山脚下,公孙未明在向李永生解释,那胖大和尚是如何死的。

    此人姓窦,是西南边陲的一户小民之子,先是得了佛修的关照,后来不想去异国修佛,所以四处游历,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排帮的传承。

    没错,他不是排帮的后人,而是那种“有缘人”,属于自带主角光环的。

    排帮的传承之处,埋藏了海量的财物,他取来用了,后来在异国成就真君。

    当他成就真君之后,就开始认真对待自己这个“排帮真君”的身份了。

    人的**,从来都是没止境的,没证真前想证真,证真之后,他就又想权力了。

    所以他在巴蜀教授了一些排帮心法出去,一来能了结因果,二来也能借着排帮留下来的名头,建立一些属于自己的势力。

    说这些的时候,窦真君并没有藏着掖着,而是有问必答,非常地配合。

    然而,当公孙不器问他,帮你跟襄王府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打扰我证真的时候,窦真君终于不直接回答了,而是反问一句,“我直说的话,能否为我疗伤?”

    “疗伤有什么意义?”公孙不器倒也大方,直截了当地回答,“你已经是必死的人了,且不说别人,我就第一个放不过你……何必浪费宝贵的丹药呢?”

    窦真君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说我可以成为你家终生的仆人,这不比你杀死我划算?

    “我们公孙家不需要仆人,那样不利于子弟的成长,”公孙未明的嘴巴很快,直接插话了,公孙不器见状,也只能笑着摇摇头四长老的嘴上真没有把门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口无遮拦了,“就算我们真的需要真君战力,也可以考虑把你炼制为傀儡,虽然傀儡的战力会低一点,但没什么危险性。”

    结果,公孙未明的话才刚刚说完,窦真君浑身一抖,就没了气息。

    公孙不器还担心他诈死,上前检查一下,才发现此人体内经脉逆转,一寸寸地断裂了开来,也不知道只剩下小半个身子的对手,如何做到了这一步。

    只能说,佛修果然有几分古怪,各种没听说过的秘术,层出不穷。

    这样身体,哪怕是真君之躯,炼制出的傀儡,也不会具备多大的战力。

    更别说在人死之前,并没有将三截身子接起来,待人死之后这么操作,难度和成本都会大幅增加,而成功率却会变得极低。

    不管怎么说,窦真君是在听说自己可能被炼制为傀儡之后,果断地选择了自杀。

    公孙未明却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反倒是美不滋滋地自夸,“三长老,别看你是真君了,我却是一句话能吓死真君,这种战绩,我看你是很难复制的。”

    公孙不器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自打意识到自己误会了李永生之后,他就刻意压制自己身为真君的傲气,“你就这么确定,他真的死了?我都不敢确定呢。”

    “不会是假死秘术吧?”公孙未明果然思索了一下,然后惊呼一声,“坏了,没有仙陨之光……”

    这厮的嘴巴,就跟开了光似的,话音未落,天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来。

    以窦真君的身体为中心,有昏黄的光芒散放出来,瞬间遍布整个天地,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光芒从何而来,仿佛是凭空生出来的一般。

    然后,这里的异象就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

    看到他们轻描淡写地面对一个真君的陨落,松峰观和襄王府的修者无不觳觫,心中惶恐不已,这可是一名堂堂的真君啊。

    我们是吃了什么样的豹子胆,竟然算计这么一群人?

    李永生听公孙未明说完之后,不动声色地摇摇头,“真君傀儡的事,最好还是别随便说。”

    “我嘴快习惯了,一时不察,”公孙未明嬉皮笑脸地回答,“以后会注意的,不过,能一句话吓死真君……还是满有成就感的。”

    李永生无语地摇摇头,对这惫懒货,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旁边有人闹了起来,原来是紫嫣都厨心恨那些襄王府的军士,不能饶恕他们主动攻击玄女宫的行为,要将他们全部割眼挖舌,斩掉双手大拇指。

    这样对待军方俘虏,其实是道宫的惯例,一般来说,这样的人就成了废物,但是敢对道宫动手,不严惩怎么可以?没将他们诛杀,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但是襄王的人不同意,他们说与其这样,不如杀了我们算了,玄女宫不会连杀人的胆子都没有吧?

    紫嫣都厨大怒,旁边的杜晶晶不等他发话,就拔出短刀,连杀两个敢聒噪的军士,气势汹汹地看向剩余的军士,“我现在就问一句,都不想活了吗?”

    道宫屠戮官府军士,尤其是已经投降的这种,是比较犯忌讳的,哪怕对方是反王属下。

    不过今天这一仗,早就把大家的火气打了出来,也就没啥敢做不敢做的说法了。

    反正眼前的朝廷军士,连五十人都不到了,这么几个人,杀了也就杀了。

    正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乌云翻滚,云中蓦地现出一名魁梧的青衣男子,一脸的虬髯。

    他看着下方的人群,轻叹一声,“唉,都是中土黎庶,何必自相残杀?”

    “你又是哪儿来的杂碎?”公孙未明破口大骂,“好好说话,别装逼,真君就很了不起?”

    公孙不器吓得一抬手,赶紧捂住了四长老的嘴巴,然后冲着青衣男子微微颔首,然后苦笑一声,“见过青龙真君,舍弟口无遮拦习惯了,见识又短浅,待我回去,重重处罚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