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护庙神兽
    公孙未明确实口无遮拦惯了,不过他出口的时候,还真没以为此人是是道宫中人……你不穿道袍,算什么道友?

    可是一听三长老的说辞,他就知道自己错了,错得还很离谱,只能讪讪地一笑。

    青龙真君也不是个气量大的,很不高兴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而是转过头,冲着紫嫣都厨微微一扬下巴,“玄后真君近来可好?”

    以紫嫣的桀骜不驯,见他发问,也不由得毕恭毕敬地回答,“玄后修为日渐精进,前一阵子,还赏了这陨落的家伙一记。”

    她是不敢对面前这位放肆的,哪怕玄后亲至,对他也要毕恭毕敬,不过她心里又有点不甘,少不得就要点出来这窦真君可是跟我家真君交过手。

    青衣男子微微摇头,淡淡地发话,“这些恩怨我是不管的,我只是想问一句,玄女宫既然以保护黎庶为己任,那么,这些听从上峰命令的军士,其实也是黎庶。”

    紫嫣都厨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许多,半天才出声发话,“以真君之意,我们该如何处置?”

    青衣真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带回玄女宫,劳役十年二十年的便是了。”

    他这话倒也不能说偏颇,不能杀也不能放的情况下,用劳役抵罪,确实是个法子。

    但是紫嫣都厨黑着脸不说话,带着这四十几个家伙,不远万里地回玄女宫,其中还有过半的伤者你这到底是在惩罚谁?

    就在这时,丁青瑶出声了,她淡淡地发话,“好教真君得知,玄女宫多是女修,这些贼子,却是不方便去服苦役。”

    “嗯?”青龙真君闻言,老大不满意地看她一眼,“你是反对我的意见?”

    他也清楚,玄女宫确实是女修比较多,但是女修再多,还能不需要做苦力的男人?

    所以这个经主的回答,有点敷衍他这个真君的嫌疑。

    哪曾想,丁青瑶并不看他,而是茫然地看着远方,嘴里不轻不重地回答,“真君言重了,我区区的一个小经主,怎么敢反对真君?”

    “咦?”青龙真君闻言,脸就是一沉,“我怎么感觉你口是心非?”

    就在这时,走出一人来,冲着丁青瑶一拱手,“丁经主,我杜家愿意买下这些军士的奴役权,他们诬陷我杜家偷盗国朝气运,此仇不报非君子!”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曲阿杜家的大长老杜三潮。

    杜家虽然心恨崂山冯家和松峰观,但是他们心里最恨的,还是襄王府我们杜家好端端地去参加不器真君的证真庆典,这又是招谁惹谁了?

    几十名襄王府的军士,玄女宫不愿意要,杜家却是非常愿意接手,正是这些人,给杜家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别说奴役他们,杜家连吃了这些人的心都有。

    丁青瑶还没说什么,紫嫣都厨出声发话了,“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个人一块银元,有伤的不要钱……杜晶晶,你去收一下钱,算是咱们收的租金。”

    她居然是说租金,而不是转卖,显然是提防青龙真君对杜家下手。

    呼延书生看得有点迷茫,少不得用神识暗暗联系公孙不器,“这青龙真君是什么来路?我看连你都很忌惮他?”

    公孙不器也用神识悄悄回答,“青龙庙的护庙神兽,你说厉害不?”

    护庙神兽?呼延书生听得差点哆嗦一下,他久在西疆,族中有千年未现真君了,对东方青龙庙的情况,知道得实在不多。

    事实上,青龙庙有护庙神兽的消息,就算在中原腹地,也没几个人知道。

    当然,呼延书生对护庙神兽的理解,还是相当到位的,“我去,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条真的上界青龙?”

    上界的青龙,地位跟朱雀类似,青龙一族还有小辈,但修为也铁铁地在真君之上。

    怪不得玄女宫的人,脸色都那么难看玄后来了都不够看啊。

    公孙不器一脸的面瘫相,神识却是很活跃,“据说是上界青龙的后辈,等闲也见不到他现身,没想到这次出来了,也算是大饱眼福。”

    “我看你是大叫晦气吧?”呼延书生悄悄地调笑他,“没想到遇到这么一尊真神,恐怕本位面的观风使见了他,也得陪小心。”

    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的李永生,嘴角极为轻微地抖动了一下,眉头也是微微地一挑。

    错了,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丁经主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了他这个小动作。

    公孙不器却是被这话说得有点恼怒,他沉默片刻之后,用神识发问,“书生,有没有胆子,来一次合作屠龙?”

    “屠……屠龙?”呼延书生吓了一跳,他艰涩地咽口唾沫,“这个,合适吗?”

    他自认胆子也不小,但是这一刻,真的是佩服死对方的胆气了,辽西公孙不愧是中土最顶尖的隐世家族,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没什么大不了的,”公孙不器面无表情地表示,“这厮原本就不该是这个位面的存在,而且,它离不开青龙庙千里,就算打不过,大不了以后绕路走。”

    呼延书生想一想之后,认真地回答,“看他怎么说话吧,若是欺人太甚,不将咱俩放在眼里,那么……屠龙就屠龙吧。”

    青龙真君对于杜家接下此事,还算满意起码没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

    然后他又看向松峰观的一行人,下巴一扬,“这些人……你们打算如何处理?”

    紫嫣都厨犹豫一下,咬牙回答,“我将会以玄女宫的名义,裁撤松峰观。”

    青龙真君的眉头又皱一皱,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着急表态,只是出声发问,“不能知会青龙庙吗?”

    紫嫣都厨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玄女宫对子孙庙可以一言以决,这事关我玄女宫的颜面,还是我们自己来吧。”

    松峰观虽然是在海岱,算是青龙庙的核心地盘,但那只是大家默许之下的地盘划分,从严格意义上讲,四大宫中的任何一宫,都有资格管理任何一家子孙庙或者十方丛林。

    青龙真君对这章程也很熟悉,于是眉头又皱一皱,“你这话的意思,是信不过青龙庙?”

    就在这时,有人轻咳一声,“青龙真君,您有多少年未回上界了?”

    “嗯?”青龙真君扭过头来,冷冷地看说话的人一眼,“这个小经主,你这话何意?”

    丁青瑶又是轻咳一声,“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说……本位面道宫的事情,还是我们本位面的修者做主好了,您安心守护青龙庙,不就挺好的?”

    青龙真君侧着头看着她,好半天之后,才哈地笑一声,“你好像是在嘲弄我?”

    “我哪里有胆子嘲弄真君?”丁经主不卑不亢地回答,“我只是想说,既然当时,松峰观的宵小冲我们泼脏水的时候,真君没有现身,那现在又何必劳烦真君?”

    青龙真君脸一沉,然后又干笑一声,“呵呵,好久没有见到过如此有趣的小辈了,你可知道,你家玄后在我面前,也不敢这么放肆?”

    丁青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最终还是壮起胆子回答一句,“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她说的当然是事实,不但是事实,还隐隐地指出了青龙真君在偏帮。

    青龙哪里会不知道这些?但是他这番出来,就是想要回护一下治下的子民。

    当然,他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那就是……它跟朱雀分身有矛盾。

    青龙朱雀,原本都是四神兽,但它是青龙后辈,朱雀也是上界分身,跟本尊不完全是一回事。

    那么这两位发生一点矛盾,也是正常不过,相互之间就算不大打出手,一旦见了面,唇枪舌剑总是少不了。

    尤其有意思的是,青龙的来历清白,在青龙庙是护庙神兽,道宫得哄着它,而朱雀分身却是天外而来,在本位面是野祀,玄女宫对它喊打喊杀。

    事情的有趣,就在这里了,青龙真君见不惯朱雀分身,但是它也见不得玄女宫对它穷追猛打都是四神兽,终是有一份渊源在里面的。

    所以他对玄女宫的态度,就也很微妙,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它愿意看到这帮女人吃点瘪。

    听到这个小经主大言不惭,青龙真君就越发地恼了,他冷笑一声,“你是在质问我吗?不知道你倚仗了谁的势……是这俩真君?”

    他淡淡地扫一眼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只看那眼神,就知道他并没有将此二人放在眼里。

    下一刻,他的目光扫过了其他人,然后就是微微一怔,愣了一愣之后,目光又转了回来。

    虽然他的动作很隐秘,但是丁青瑶还是注意到了,青龙真君的目光,在李永生的脸上多停留了那么一丝丝时间。

    接着,他就陷入了沉默里,半天之后,才轻笑一声,“小小经主,胆子却是不小。”

    丁青瑶心里越发地肯定了,于是不卑不亢地回答,“道之所在,不得不争,还望真君海涵。”

    “哈哈,”青龙真君仰天长笑一声,“女娃儿果然不错,有胆色……行了,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我走了……记得,少造杀孽!”

    说完之后,他一头扎进了乌云中,须臾,云开雾散,真君已经不见了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