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装逼失败
    青龙真君在回到青龙庙之后,身形一闪,隐入庙后的一块千丈长的龙形巨石中。

    这里就是护庙神兽的居所,它的存在,在青龙庙是个禁忌话题,很多敕牌弟子都不知道。

    躲进居所之后,它都忍不住心中的惶恐,“尼玛……居然去招惹这位存在,差点害死劳资。”

    它是上界青龙一族的小辈,在仙界就远远地见过永生仙君它也只有远远看几眼的份儿。

    后来它触犯仙界律条,被罚下界,因为本位面的青龙庙面临存续的问题,所以来此镇守。

    一般来说,它只有在青龙庙面临巨大危机之时,才能出手,这也就是“护庙神兽”的来历。

    刚才它去为难玄女宫一行人,也是因为对方同为道宫系统之人,否则他还真不方面露面。

    到了现场之后,他就能感觉出一些不妥,不过当时他没往心里去,直到他扫了两名真君一眼之后,注意到了李永生。

    事实上,发生在崂山的战斗,根本瞒不过他的感知,终究是护庙神兽,怎么可能忽略了自家地盘上的真君战斗?

    所以他在抵达崂山之前,就注意到了李永生,知道这名被称作“李大师”的年轻人,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论起威胁来,并不比那两名真君小多少。

    当然,青龙并不把这威胁放在眼里,它可是超越真君的存在,虽然受到位面天道规则的影响,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是对战这三人不落下风,它还是有把握的。

    既然来到了近前,他就多看了李永生一眼,然后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就又回看了一眼。

    这一眼,它就终于明白,为何玄女宫的小小经主,有胆子跟自己叫板了。

    在李永生的身上,他感受到了熟悉的上界气息。

    有了这个想法,他在沉默的时候,再细细感受一下气机,心里就明白了位面对此人,没有任何的排斥。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此人是得到位面意志认可的这尼玛是位面观风使!

    其实呼延书生说得没错,以青龙的实力,没有必要把观风使放在眼里,虽然它并非青龙族长,但是哪个观风使敢小看它?

    然而呼延书生不知道的是:它是犯了天条,下界来服刑的。

    所以青龙也不好跟观风使随便呲牙。

    朱雀敢不在乎观风使,因为丫原本就是野祀,是信徒从虚空中流浪到这个位面,将它召唤来的,老鸟儿本来就来路不正,又属于“情有可原”的这种,当然不怕观风使。

    但是青龙来历清白,就不敢太过放肆,它还指着从正规渠道回上界呢。

    猜到了李大师的身份,他就已经有了退意,更令他郁闷的是:眼前这人,我似乎在上界见过……在哪儿见过呢?

    不管怎么说,青龙是来此受刑的,不想见到上界的友人,更不想见到仇人不够丢人败兴的。

    直到丁青瑶念出“道之所在,不得不争”八个字,他才终于想了起来:这李大师的模样,可不就是永生仙君吗?

    再想一想,此人被唤作李永生,他强行压抑着惊恐,仰天长笑一声,勉强交待几句话,然后撒腿就跑尼玛,装逼装到仙君面前了。

    青龙的心眼并不大,但是永生仙君实在太可怕了,他连生出怨怼的心思都不敢有,连滚带爬地回到大石里,心中真是把挑拨他出手的人恨透了。

    不多时,挑拨他出手的人竟然还来了,在巨石前拿出了香案,摆放上了祭品,毕恭毕敬地磕三个头,“见过神兽上仙。”

    “滚!”青龙直接发出一道神识,将此人击得抱着头满地乱滚,“别以为我弄不死你!”

    他来守护青龙庙,上界对他当然有约束,就是他不能伤害青龙庙弟子。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略施薄惩,同时再放两句狠话。

    这位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才站起身子来,整理一下衣冠,又一拱手,柔声发话,“上仙息怒,不知我哪里做错了,您为何大发雷霆?”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忽悠我出手!青龙很想这么怒吼一声。

    但是这话,他还没法说,须知对方只是诱惑他出手,但做出决定的,可是他本人。

    青龙身为上界神兽,当然不屑出尔反尔。

    可是他也不敢泄露观风使的身份,只能冷哼一声,“没什么,忽然觉得憨真君死得很壮烈,比中土人打内战有意思得多。”

    前来祭拜的这位,是青龙庙的化主,须知化主院是道宫接触外人最多的两个地方之一,另一个则是堂主院。

    堂主院主要接触的是四方道友,而化主院接触的,则是红尘俗世中人。

    曾经有人笑言,化主是最容易犯错误的位子,这话不假,化主过手的东西油水最大,受到的诱惑也最多。

    青龙庙化主也是如此,他虽然身份极高,不接触一般的黎庶,但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就跟襄王府有了往来当然,是那种程度适中的往来。

    反正他跟外界保持接触的同时,也一直在刻意讨好护庙神兽,这次玄女宫和松峰观的战斗,青龙庙里注意到的人不少,但是平心而论,松峰观行事实在太差了,青龙庙都不好出面。

    于是化主就来央求护庙神兽,青龙近日里,也是静极思动,而且他有一种直觉,认为此番应该出去一趟,所以才应了下来。

    简而言之,化主听到神兽这话,觉得有点教训自己的意思,少不得又挑拨一句,“玄女宫这也是在打内战啊,上仙您该劝一劝……他们总不能连您的面子也不给。”

    青龙的性子急,心眼也小,搁给普通人,那就属于智商略略欠费的那种。

    但是他的智商再欠费,终究是活了那么久,该见识的东西,真的见识了不少,听到这话,他老大不高兴了,“你莫非以为我不知道,是你的师尊极力主张,将憨真君的门徒开革的?”

    这就是另一桩公案了,涉及到了摩天岭的邵真人,邵真人当时身为憨真君最小的弟子,原本是能得到不少资源倾斜的。

    但是邵真人矢志报仇,又有人眼红他的资源,所以将他开革出了青龙庙。

    严格来说,邵真人被开革,是属于自己作死,顶风作案,道宫不得不处理他,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在这件事的过程中,有些人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化主接到青龙的神识,忍不住微微一惊,“上仙说得没错,但是我和邵真人是立场相悖,跟今天的事情毫无关系。”

    “拉倒吧你,”青龙不屑地嗤之以鼻,“姓邵的那小子,明显是跟雷谷交好,你敢说,没有想断绝摩天岭上那小子的希望?”

    这问题直接拷问人心,化主也有点招架不住,“这个……是有一点点,但是绝对不多。”

    “你也别跟我扯这些了,”青龙加重了神识,隐隐有威胁的意思,“反正我觉得这种事情太没劲儿了,你去找别人吧。”

    化主还想继续纠缠,猛然间发现,龙形巨石上,竟然隐约生出一股寒意来。

    他不敢继续纠缠,只能转身悻悻地走人护庙神兽若是教训他,青龙庙上下,没有一个人会出面拦着。

    青龙在石头里沉默半天,总觉得有点拿不定主意,所以索性释放出神识,在青龙庙上方三千里的高空,微微扰动一下。

    不多时,一股微弱的神识靠了过来,“嘎嘎,小龙崽子,吃瘪了吧?活该!”

    “老女人,我懒得理你!”青龙的神识针锋相对,“我不跟你废话,就问你一句,位面观风使是不是下界了?”

    “嘎嘎,”朱雀又得意地笑两声,然后很干脆地回答三个字,“不知道!”

    青龙对她这态度,也早有了准备,“那我就宣传出去了,位面观风使下界了,还就是在雷谷……这些话,都是朱雀说的。”

    朱雀一听急眼了,“你个小崽子,做事不要这么不讲究成不?我告诉你,我要是不好了,你会更倒霉。”

    青龙一听就明白了,自己真的没认错人,“我去,还真是那位下界了,我就奇怪了,以他的身份,做位面招讨使都嫌跌份儿啊。”

    朱雀一听,又得意地笑了起来,“嘎嘎,你招惹那位了?完了完了,你死定了。”

    “你少幸灾乐祸,”青龙老大不乐意地发话,“我是不知者不罪,那位的性子,我也听说过一二,不是爱计较的。”

    “他倒是不爱计较,但是他的爱侣呢?”朱雀继续得意洋洋地威胁,“他可是因为爱侣遭逢仙厄,转生在这个位面,才追过来的。”

    “我去,”青龙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那个、他的爱侣……好吧,这位还果然是真的有情有义,两人真的是太般配了。”

    他一直在努力打听,永生仙君的下界原因,现在他终于如愿了,但是想到仙君的爱侣,他又是一阵头大,永馨仙子的名头,在仙界一点都不逊色于她的夫君。

    “紧张了吧?”朱雀继续耻笑他,“你青龙庙也是够牛,看着襄王坐大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找玄女宫的碴儿,真是无知者无畏。”

    青龙脑子里一亮,忍不住惊呼,“那位雷谷谷主……就是转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