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大势的碾压
    知道了前因后果,青龙若是还想不到,赵欣欣便是永馨仙子转世,它就不仅仅是智商不够了。

    可是确定了猜测之后,他越发地苦恼了起来,“完了,这次将这二位得罪得不轻。”

    “活该,”朱雀幸灾乐祸地发话,“让你再不懂尊重前辈。”

    “咦?”青龙琢磨一下,声音变得不怀好意了起来,“我若是帮玄女宫捉住个野祀……”

    “少扯淡,”朱雀冷哼一声,它可不怕这小龙崽子,不过,想一想两人打一场,也十分地无趣,少不得提示一句,“我在那位面前,过了明路……你心里有数就行了。”

    “我去,”青龙越发地悲愤了起来,“老鸟儿,你都知道了,偏不告诉我……这特么的还有个前辈的样子吗?”

    “反正你从来没拿我当前辈,”朱雀很不高兴地表示,想一想之后,又补充一句,“你都说了,不知者不罪,以后做事,配合一些不就完了?”

    青龙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有点担心永馨仙子,“我是想……雷谷谷主不好交待。”

    “已经是这样了,”老鸟儿满不在乎地回答,“反正你又不是有心的,接下来用心表示就是了。”

    青龙沉默良久,最后才愁眉苦脸地表示,“也只能如此了……”

    青龙真君在玄女宫众人面前,晃了一圈就离开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襄王府中。

    襄王闻言,越发地震怒了,“什么护庙神兽?假的,全是假的!想不到高高在上的道宫,也会释放这种谣言,狗屁,全是狗屁!”

    “王爷慎言,”旁边一名高阶真人出声劝阻,“万一被那青龙真君听到,麻烦可就大了。”

    “这是我的王府,”襄王状若疯狂,大声喊叫着,“我有锁魂龙门阵,我有山河社稷图,他敢进来,那就试一试!”

    当然,这两样也不能拦住青龙真君的窥伺,但是起个预警作用,还是没问题的。

    最关键的是,哪怕是青龙真君来自上界,可他既然身属道宫系统,就不得随意干涉红尘。

    所以襄王只是出离愤怒了,他并没有真的疯狂。

    高阶真人小心地提醒,“现在要防备的,是雷谷的小畜生,不要胆大到冲击王府。”

    “他们敢!”襄王气呼呼地回答,然后就沉默了,好一阵之后,才又出声发话,“先加强戒备,调两个万人队来护卫王府。”

    当天夜里一宿无话,不过襄王的卧室里,时不时就传出一阵怒吼来。

    第二天巳时,襄王从卧室里出来了,睡眼惺忪满嘴的酒气,随手抓住一个侍卫,迷迷糊糊地发问,“昨天府里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侍卫老老实实地回答,“连别院那里,也没什么消息。”

    襄王前一阵,多是在前方的别院居住,好邻近军队就近指挥,不过那里距离崂山有点近,自从打算对雷谷动手之后,他就又回到了王府遥控指挥,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可外人却未必知道他的行踪,雷谷若是有不轨之心,摸到别院去的可能很大。

    听说别院也没有动静,襄王轻轻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眉头一皱,忍不住轻声嘀咕一句,“这些家伙在忙什么?”

    李永生在忙什么?他在忙着整顿松峰观。

    昨天的事情,真的是一波三折,在战斗双方各出招式之后,雷谷一方终于获得了胜利,并且成功地捉住了屡屡作祟的排帮真君。

    哪曾想在这个时候,竟然惹来了青龙庙的护庙神兽?

    青龙出场的时候很高调,气势也很足,逼迫玄女宫放过了襄王府的军士,就在大家以为,松峰观的道人也可能躲过一劫的时候,局面居然再次峰回路转。

    在玄女宫经主丁青瑶的“据理力争”之下,青龙真君竟然没有发作,而是大笑着离去。

    说得好听一点,这叫神龙见首不见尾,说得难听一点,这是雷声大雨点小。

    护庙神兽离开之后,现场的气氛很怪异,没有人说话,众人都在琢磨:是什么原因,让气势汹汹的青龙大人改变了态度?

    不少人都想到了李永生身上,其中尤其以两名真君和紫嫣都厨心里疑云最大,别看紫嫣性格暴躁,却不欠缺见识和智商。

    可是偏偏地,大家还不敢问李永生,青龙真君莫名奇妙地离开,让某个号称大师的人身上,也罩上了一层谜一样的光团。

    都厨大人甚至私下找到了经主,“青瑶,你跟我说一说,怎么就敢那么顶撞青龙真君呢?”

    丁青瑶眨巴一下眼睛,缓缓回答,“两名真君在场,他的脾气,应该不至于太火爆吧?”

    紫嫣都厨想要的,哪里是这个答案?不过她还是被丁经主带歪了思路,“青瑶你这个想法有点冒险,那青龙出名的脾气不好,而且咱玄女宫……何须外面的真君撑腰?”

    “紫嫣准证说得是,”丁经主从善如流地点点头,“我只是一时气愤不过,觉得他太不讲理……两名真君都在雷谷证真,倒也不算外人。”

    “那厮何时讲过理了?”紫嫣都厨轻声嘀咕一句,然后眼睛一亮,“咱们去找两名真君和李永生,商议一下,看是不是要攻打襄王府。”

    她身为三都之一,当然知道攻打一个亲王府的性质,但是道宫之人多是率性之辈,这次玄女宫被人如此算计,她觉得就算打上襄王府,也不会产生太严重的后果。

    以紫嫣都厨的性子,也就是带的人手不足,实力稍微有点欠缺,否则的话,她根本都不用跟雷谷商量,直接就带着弟子去找场子了。

    丁青瑶听得却是大惊失色,“不可,咱们上门去打他,可就不占理了!”

    紫嫣都厨傲然地哼一声,“咱玄女宫行事,何时需要占理了?别委屈了自己就行。”

    “此番却是不同,”丁青瑶苦口婆心地相劝,“若是随便别的亲王府,打也就打了,这襄王乃是内乱首祸,没事还要找点事情出来,如何能让他找借口生事?”

    紫嫣都厨其实也就嘴上一说,若是她拿定了主意,也不用再争辩了,听丁经主说得在理,她微微颔首,“那咱们去问一问他们,看他们如何说辞。”

    呼延书生和公孙不器听说,玄女宫有意攻打襄王府,顿时面现难色。

    按说这两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但是隐世家族中人,公然去攻打一个亲王府,还是有点夸张了,哪怕这亲王是反王。

    可是要让他们拒绝,这话还有点说不出来,公孙不器就直接表示,“若是都厨能弄到玄女宫的敕令,别说攻打亲王府,攻打紫禁城,我公孙家也不会皱眉头。”

    呼延书生回答得稍微婉转一些,“最好能想个办法,引得襄王主动来攻,只要有第二次攻杀,咱们打上门去,青龙庙那位也不能再说什么。”

    “是啊,”张老实难得地出声表态,“那位离开的时候可是说了,要少造杀孽。”

    看得出来,青龙真君虽然来去匆匆,但还是给大家带来了太大的压力,尤其是除了丁青瑶,没人知道这名真君为何匆匆离开。

    于是,两名真君和玄女宫两名准证的目光,又转移到了李永生身上。

    大家都想听一听,李大师是个什么意思。

    李永生微微一笑,“要我说,咱们就在这里驻扎下来,整顿松峰观,紫嫣准证去请玄女宫敕令,勾除松峰观子孙庙的资格。”

    紫嫣都厨听得眉头一皱,心说都要勾除其子孙庙的资格了,还整顿什么?

    “此计大妙,”公孙未明却是狠狠地一拍大腿,他性子跳脱,一听就明白了其中玄奥。

    他兴奋地发话,“咱就借口整顿,赖在崂山不走了,整天在海岱晃悠,看那襄王怎么办。”

    呼延书生也点点头,“没错,若是他忍得住这口气,咱们何妨将松峰观变成第二个雷谷?”

    “这个却好,”紫嫣都厨闻言,眼睛也是一亮,“那我就去申请敕令,在松峰观整顿个十年八年的……这可是咱道宫内部的事情,旁人不得置喙。”

    他们做出了决定,松峰观的一干弟子可是苦了,所有人都被关押了起来,有人想要逃跑,可是有两名真君看着,谁能逃得脱?

    至于说崂山冯家,就更不在话下了,雷谷的人直接去他们家族的聚居地拿人,有人想要反抗,则是被玄女宫的弟子直接斩杀世俗中人冒犯道宫者,杀无赦!

    也是合该冯家倒霉,他们的实力原本不俗,就算在曲阿杜家的眼里,也是需要付出全族之力,来用心对付的对手,甚至,杜家很可能付出相当的代价。

    哪曾想,玄女宫突然决定整顿松峰观,又有两名真君逗留在此处,这个颇有些实力的家族,竟然被摧枯拉朽一般打掉了。

    除了冯家自己,没有人同情他们,就连同在崂山的司马家,都旗帜鲜明地表示:冯家居然敢对上宫的人动手,必须严加惩治!

    什么叫大势?这就是了,冯家眼小,非要跟在松峰观之后摇旗呐喊,不成想,最终却葬送了整个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