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郑王之死
    这消息有若一个晴天霹雳,直接将襄王震在了那里。

    他跟郑王是堂兄弟,但是他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亲王待遇”的兄弟来。

    不过自打郑王起事,两家联系得迅速紧密了起来,襄王甚至去信,称其为兄长。

    两家本来约定,要在豫州郡会师,彻底断绝南方跟北方的联系,怎奈计划赶不上变化,雷谷一番搅和之后,郑王陷入了朝廷兵马的重围中。

    不过襄王真没想到,郑王居然这么快就败亡了,那厮不是有五十万虎贲的吗?

    郑王是自杀的,他被朝廷军队围攻的时候,那几个已经“光复”的县的军士,成为了严重的不稳定因素,再加上他又爱兵如子,所以悲剧就发生了。

    当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部队,十停里去了九停,万念俱灰之下,直接用一杯醉千年,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遍地的反王,终于有一家被扑灭了。

    没错,郑王不是在乱战中被杀,而是自杀的,那么就意味着他彻底认栽。

    这个位面的皇位争夺,说残酷很残酷,可是说绝对冷血,也不尽然。

    赵家皇族有宗正院,会对类似的事情做出评判。

    比如说郑王,他到最后也没有扯起反旗,只形成了事实上的割据,攻略的地方不多,影响也不大,并没有对朝廷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他已然是旁支了,是一个享受亲王待遇的郡王,就算造反成功,除非其他亲王死绝了,根本轮不到他惦记那个位子。

    事实上,很多亲王的世子,都比他更有资格论顺位继承人,他的排名在二十开外。

    按照常理,他此刻自杀,就算是给了少年天子一个交待,他的子女都可以活下去最多也不过就是嫡长子陪葬。

    当然,他的子女肯定要被剥夺全部的特权,至于说能不能继续享受优渥的生活,则是要看天家想不想追究了。

    这种注重家族的社会里,出现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说金陵城里,那个有活力的社会团体的老大肖二,就是徐王之后,要知道,当初徐王可也是被冠以谋反的罪名。

    郑王自杀,也是他笃定自己的顺位太低,又没做出什么大恶事来,只要自己死得够痛快,子女不会受太大的罪。

    听说郑王是饮了毒酒自杀,襄王瞬间就明白了他的用心。

    但正是因为明白了,他反而越发地愤怒了,望着崂山的方向,他嘴里咬牙切齿地吐出两字,“雷谷……”

    这时,另一人还等着给水师回话呢,见到王爷面色不对,也不敢出声,只能提心吊胆地在那里等着,良久才壮起胆子问一句,“王爷,水师这边……”

    襄王正阴晴不定地想着什么,听到这话,心不在焉地一摆手,“好吧,解除封锁也可以……”

    紧接着,他的话戛然而止,停了一阵之后,才又出声发话,“不行,告诉大都督,千秋大业,就在这一段时间了,要他一定咬牙挺住……我派十个真人去襄助他。”

    “十个真人?”问话的这位顿时一喜,“多谢王爷厚爱。”

    现在的海岱水师在襄王府中,算得上一股极为重要的力量,甚至可以说是战略性的力量,不过他们亮相比较晚,军队中没有配备几个真人。

    前一阵跟彭泽水师的交战中,彭泽水师中的真人,起了很大的作用,海岱水师马上向襄王请求,要求支援水师一些真人。

    襄王当时没有答应,因为真人在水师里的作用,比在其他部队要小很多大海上没有陆地,真人只能飞来飞去,不但费时费力作战效率低下,还很容易成为水军远程攻击武器的活靶子。

    雷谷能给彭泽水师提供那么多真人,原因很简单……雷谷又没有其他军队。

    襄王却是不同了,除了水师,他还有步兵和骑兵,他的安全也需要真人保护,还有一些核心地点,也需要真人看守。

    襄王府招揽的真人并不少,目前已经有一百多,但是真人多,他需要用真人的地方更多。

    所以他只能忍痛拒绝水师的要求水师是很重要,可是只能影响一下运输,制造一些恐慌。地面战争,终究是要靠骑兵和步兵来完成。

    用地球界的话来说就是:炮兵是很重要,能将对手送回石器时代,但是能够占领对方土地的,只有步兵。

    现在听说襄王居然能拿出十名真人,来支援水师,水师来人顿时欣喜若狂,“好的,我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都督。”

    他压根就没考虑一下,襄王打算从哪儿挤出这十个真人来。

    他离开之后,前来报郑王死讯的高阶真人发话了,“王爷这是……要转入防御状态了吗?”

    “没错,”襄王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我的战略要改变了,从现在起,进攻的力量全部收缩,不得我的命令,不得随意出击。”

    高阶真人并不奇怪这个命令,他眨巴一下眼睛,好奇地发问,“是因为郑王的死?”

    襄王冷着脸没回答,两只手攥得紧紧的,骨节都因为用力而变白。

    半天之后,他才轻叹一口气,低声嘟囔一句,“这是他们逼我的,我别无选择……”

    接下来没几天,消息就传遍了海岱,襄王的军队全面收缩,不再进攻,而是专注于防御。

    这并不是襄王府放出的烟雾弹,大家都在海岱,消息很容易查证。

    李永生也得到了消息,他有点理解不了这个动态,但是下意识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于是暗暗加紧提防,又着人去打听。

    打听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原来襄王停止了陆上的进攻,对海路的封锁,却是越发地严了,增加了许多的真人,对彭泽水师的小船都是穷追猛打。

    应该是什么情况发生了变化,李永生正琢磨着,忽然有人来报,说赵欣欣来了。

    李永生对此是相当地奇怪,他们夫妻俩,相当于是雷谷的核心,有一个不在雷谷不要紧,两个都不在的话,雷谷里都没人做主了。

    赵欣欣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着告诉他,“我离开雷谷之时,已经将一应事务交给了滨北双毒,有他俩看着,应该没问题,栗化主也会关照一二。”

    “我主要关心的,是那个毁灭道意,”李永生随口解释一句,然后出声发问,“你这次匆匆而来,是有什么事?”

    “没事不能来看你吗?”赵欣欣白他一眼,然后面色一整,黯然发话,“郑王自杀了。”

    “我听说了,”李永生点点头,随口发话,“死得好啊,要是早死两年就更好了,多少黎庶因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行了,人已经死了,”赵欣欣止住了他的话,“拿出点仙君的气度来好不好?”

    “凭他,也配享受我仙君的气度?”李永生不屑地撇一下嘴,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的……他跟你的关系,不是很远吗?”

    “那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赵,”赵欣欣幽幽地叹口气,“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郑王其实是相当于死在咱俩手上的,你意识到这点没有?”

    “我坚决不认可这话,”李永生很干脆地摇头,“他是死于自己的贪心,属于自作孽不可活,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么较真有意思吗?”赵欣欣有点无奈,“我的意思是说,雷谷直接对他出手,导致了他的灭亡。”

    “雷谷不出手,还有电谷、风谷、硅谷……”李永生好悬说走嘴,“就她那德性,就算襄王身登大宝,也早晚要收拾他。”

    赵欣欣见他认死理,索性直接发话,“他的死跟宁王的死不一样,会导致很多亲王迁怒雷谷……当然,咱们也不怕这个,不过要做好迎接变数的准备。”

    李永生嬉皮笑脸地发话,“要我说,实在不行就把那小家伙掀下皇位,你坐上去,享受一下女皇的滋味,怎么样?不过不许开后宫……咦?我说怎么不对。”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

    “我要开个大大的后宫,”赵欣欣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然后才出声发问,“哪里不对?”

    “襄王最近的反应有点古怪,”李永生将自己刺探来的消息说一遍。

    赵欣欣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确实有点不对劲……你怎么看?”

    李永生摇摇头,“暂时也看不出太多,不过我感觉,他在海上发力,路数比较奇怪,不像是放弃的样子,十有**,陆上会有人出来,帮他分担压力……哪个亲王又要反了?”

    赵欣欣也觉得他说得有理,皱着眉头想半天,“就这位置而言,只有晋王、燕王和代王了……代王有胆子反吗?”

    “有胆子,他也得有那实力,”李永生不屑地一哼,代王的封地极为贫瘠,除了有些不错的战马,其他都不值一提,事实上,代王连打仗的费用都出不起。

    而且,还有很关键的一点,“他就在关陇军役房眼皮子底下,他敢反,关陇那边反手就捏死他了。”

    关陇军役房,是中土有数的几个副部级军役房,手里握有精锐的常备军,丝毫不弱于边军,是提防柔然和西疆的。

    就在这时,呼延书生匆匆走了进来,“李大师,西疆有警,新月人再度大举寇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