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稳步推进
    新月人大举寇边?李永生听得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说嘛,这就是了。”

    赵欣欣却是听得嘴角抽动一下,忍不住低声嘀咕一句,“这些赵家亲王,怎么都这样?”

    这次,九公主是真的对皇族中人失望了,连王叔都不叫了,直接称为亲王。

    这也难怪了,从荆王到秦王,从蜀王到郑王,不是勾结敌国,就是勾连野祀,甚至还有赵家的世仇排帮,现在,就连荆王也勾结敌国异族,赵家子孙这都是怎么了?

    李永生没关心她的心情,反倒是饶有兴致地发问,“新月国这次来势不小?”

    “确实不小,”呼延书生点点头,“此前边界上就有五十万常备军,现在增加到了八十万,已经进入中土国境了。”

    “进入国境了?”李永生虽然猜到了其中关窍,闻言还是忍不住吃一惊。

    不过,这样才正常吧?他回过神来,微微颔首,“若不是如此大张旗鼓寇边,怕是襄王也不会全面收缩,只有新月国的压力足够大,他才能彻底放手。”

    呼延书生闻言,忍不住冷哼一声,“真是人渣,这样的人也能做亲王?”

    赵欣欣听到这话,忍不住脸一红,书生真君虽然说的不是她,但是谁让她姓赵呢?

    下一刻,李永生看一眼呼延书生,“你这是心急回去了吧?”

    “倒也不急,”呼延书生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虽然我证真了,但是在几十万人马面前,真君又算得了什么?”

    李永生点点头,轻喟一声,“还得朝廷出兵马,单独修者的力量,真的无法跟大军抗衡。”

    “没错,”呼延书生点点头,“虽然我很看不起新月国的军队,简直是一帮散兵游勇,毫无军纪可言,但是这么多人,非得朝廷出兵不可。”

    三人嘿然不语,心中都生出一股浓浓的无力感来,别看雷谷现在中土国威名赫赫,但是跟人家数十万的大军相比,真的不算什么。

    就在此刻,又有人走了进来,却是公孙不器,他神情肃穆地发话,“据说新月国即将寇边,人数还不少……咦,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不是即将寇边,而是已经进入中土了,”呼延书生叹一口气接话,“根据得到的消息,真神教已经在全国发动了起来,后续兵源正在紧急召集中。”

    “切,听他们吹牛,”公孙不器不屑地哼一声,“全国动员又如何?真神教全是一帮欺软怕硬的怂包,狠狠给他们来两下,他们知道痛了,缩得比谁都快。”

    公孙家一向如此,除了对中土的修者稍微客气一点,对上其他人,简直是目无余子,就连对上伊万人也是如此,公孙未明平日里表现得比较张扬,其实公孙不器心里也这么认为。

    呼延书生白他一眼,“你倒是说得轻巧,谁来给他们狠狠一击,你吗?”

    公孙不器也不介意他说自己,只是微微点点头,“我倒是忘了,你距离新月国很近,要我陪你一起回去吗?”

    真君之间欠下交情,都是因果,书生准证陪他来海岱,他当然就要陪对方去西郊。

    “这个倒是不着急,”呼延书生摇摇头,沉吟着发话,“等他打到水,大半个西疆已经沦陷完了,他们不敢推进得太快。”

    公孙不器好奇地发问,“为什么不敢推进太快?”

    “因为白虎庙在他们身后,”呼延书生耐心地解释,“他们这次大举进犯,已经是结束了双方的默契,若是真敢推进太快,白虎庙可以直接反攻新月国,断了他们的后路。”

    “这个倒是,”公孙不器点点头,“对了,他们这次没有直接攻打白虎庙?”

    “打白虎庙?”赵欣欣不屑地哼一声,“再给他们一个胆子,上次卫国战争,白虎庙也没有陷落,只是被真神教遮蔽住了……上次他们的亏吃得还不够吗?”

    “是没吃够,”公孙不器又是不屑地一哼,“真是记吃不记打,才打痛他们多久?这就又来了,不过……奇怪,不应该呀,新月国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已经快五十年了,”赵欣欣淡淡地发话,“五十年,两代人了呢,当初参战的人,也都七老八十了,新生代谁又知道中土的厉害?”

    “这可未必,”公孙不器摇摇头,“好像真神教也是比较尊重老人的,是吧?”

    呼延书生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假的,嘴上说说而已。”

    公孙不器捏着下颌想一想,“就算是假的,也要有个样子……他们这一次寇边,有什么借口?”

    赵欣欣的眉头微微一皱,“借口……需要借口吗?两家只是休战,并没有停战。”

    前文说过,卫国战争中土国胜利了,但是招来了其他国家的干预,最终只是收复了失地,除了一片被打烂的山河,没有得到任何战争红利。

    但是新月国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中土国抢走了不少原来在他们控制之下的土地虽然中土国认为这是己方的固有领土,但是新月国认为,那本来就该是真神教的地盘。

    其实领土问题,说到底就是谁拳头大的问题,其他都是扯淡。

    总之,中土国没有收到战争赔款,新月国则是失去了一些土地,双方都认为自己吃亏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停战,只是非常默契地休战了。

    当然,休战四十多年,已经是实质上的停战了,只不过赵欣欣说得也没错,没有停战的话,新月国打进中土,确实不需要理由。

    “借口?那还是有一个,”呼延书生怪怪地看了她一眼,才哭笑不得地回答,“中土赵家无道,诸王争夺江山,导致民不聊生赤地千里,新月国是为了解救中土黎庶而来。”

    李永生和公孙不器对视一眼,齐齐道一声,“卧槽。”

    赵欣欣的脸也黑了下来,赵家这丑事还被敌国拿来利用了,“白虎庙那边是什么反应?”

    呼延书生摇摇头,“这个我还不清楚,不过真神教大举进犯,白虎庙不该无动于衷吧?”

    李永生却是轻叹一声,“白虎庙若动,该怎么动?国家社稷的事,还是要看朝廷。”

    道宫实力雄厚,主要是体现在高手众多上,虽然道宫也有道兵,但是一般不会使用。

    而且这次新月国进犯,打的旗号就是对付赵家人,白虎庙可以干预,但是赵家人惹出来的事儿,不是该赵家人善后吗?

    就在这时,门外又急冲冲地闯进一人来,正是朝安局的探子,他大声喘息着,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喊,“李、李、李大师,魏公公、宁御马和军役部李部长,请您前往顺天府一行。”

    李永生缓缓地摇头,“不去,他们若是真的有事,还请他们来崂山找我。”

    “李大师您这是……”朝安局的探子苦着脸,“现在战事紧张,他们实在不克分身啊。”

    “那他们大可以跟那些军事将领商量事情,”李永生待搭不理地发话,“他们要紧事那么多,就不要找我这个闲人了。”

    观风使不是不想帮忙,但是拜托,你求人得有个求人的态度吧?

    事实上,他也想不通,自己在这件事里,能帮上什么忙,大军对战,跟高端修者自身的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朝廷的大军不出,说什么都白瞎。

    让雷谷的修者组团去作战?别逗了,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说到底,都是赵家这些不省心的玩意儿整出来的事情,他想一想都觉得腻歪。

    “李大师,”探子赔着笑脸发话,“您又何必让我们这些做事的为难。”

    李永生还没来得及说话,赵欣欣出声了,“他们三个找永生什么事?”

    “你是……”探子一开始没认出赵欣欣来,聚精会神一看,顿时精神一振,施了一个礼,“见过九公主,您什么时候来的?”

    赵欣欣一摆手,“免礼,我已经不在红尘了……是我在问你话,不是你问我。”

    “这个……西疆的新月国有异动,”探子恭恭敬敬地回答,“李大师在西疆声望颇高,又跟道宫交好,对了,这事儿跟九公主您说也行。”

    “都说了,别叫我九公主,”赵欣欣又一摆手,淡淡地发问,“新月国的事儿我们已经知道了,不过,跟道宫交好怎么了?这种军国大事,朝廷找道宫是什么意思?”

    “朝廷的兵马吃紧啊,”探子愁眉苦脸地回答,“抵御真神教的进攻,不是道宫该关心的吗?”

    “道宫当然会承担起该担当的责任,”门外响起一个声音,然后紫嫣都厨走了进来,她圆乎乎的脸上,是满满的肃穆,“白虎庙的道友,已经开始在接敌了。”

    探子的脸上,显出一丝为难来,他想一想,才又挤出一句话,“朝廷是觉得,光白虎庙的道长,未必扛得住对方。”

    “你这不是废话吗?”紫嫣都厨的柳眉一竖,“朝廷不出手,光指望我们道宫能行?这千万里江山,是朝廷在管理,不是我们道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