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相会
    紫嫣都厨当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但是她直接抓住了问题的核心:统治中土的不是灵修们所在的道宫,而是以运修为主体的朝廷。

    偌大的中土,所蕴含的庞大气运,不是你运修说占就能占的。

    玄青位面虽然是仙界的下界,却也知道仙界的其他下界里,有的位面就是道宫统治世俗。

    在这个位面,道宫让位于运修,是仙界的规定也有人说,是天道规则决定的。

    不管怎么说,道宫是不干涉红尘,可并不代表他们对运修执掌红尘事务,一点意见都没有。

    如果可以****的话,道宫也会很开心的,红尘里俗人多,但是宝物也多不是?

    那探子听她刻意曲解自己的意思,只能苦笑着一拱手,“紫嫣准证,上面的意思是,白虎庙独力难支,还希望玄女、北极等四大宫出手……你们四大宫原本就是同气连枝的。”

    “这是我们的事,”紫嫣都厨不耐烦地一摆手,“朝廷还是多多考虑一下,何时出兵,出多少兵的好,道宫和朝廷,各司其职就好。”

    “可是朝廷现在……”探子的话说到一半,禁不住苦笑一声,“具体情况也不用我说。”

    紫嫣都厨淡淡地看他一眼,“你原本就没资格跟我说话。”

    探子被这句话噎得不轻,但是还没法生气,他一个小小的中阶司修,错非是眼下这种情况,还真的没资格跟玄女宫的都厨对话甚至连近身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他求助地看向九公主,这一刻,他只能指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救星了。

    您好歹也是赵家人,帮着说两句呗。

    赵欣欣却是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探子当然有很多话要说,但那都是劝说,该说的消息,其实已经说完了。

    对方既然开始撵人了,他也只能一拱手,默默地退下。

    他才一离开,紫嫣都厨就不屑地哼一声,“这赵家人的脸皮还真厚,自己整出来的事情,向道宫求助,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她的逻辑没有任何问题若不是中土诸王作乱,新月国哪里有胆子再次进犯?

    但是她却是忽略了现场还有一个赵家人。

    赵欣欣听得脸一红,轻轻咬一咬嘴唇,看向李永生,“永生,我想去跟襄王谈一谈。”

    李永生苦恼地一皱眉头,“你跟他有什么好谈的?”

    如果说话就能解决问题,天底下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纷争?

    “终究是我赵家的锅,”赵欣欣面无表情地发话,“我还是想面见他一下,希望能劝说他,以中土黎庶为重,争夺天下,也不该勾结外敌入寇。”

    跟邪门歪道势力勾结的亲王不少,但是引得外敌直接入寇的,只有襄王一人。

    李永生苦恼地一拍额头,“你觉得……有用吗?”

    襄王若是个听得进去劝的,中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赵欣欣却是异常坚持,“成不成的,总要试一试才知道,尝试了,可能会不成功,但是不尝试,永远不会成功。”

    李永生也知道自家爱侣的脾气,只能无奈地翻个白眼,“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紫嫣都厨也早就知道赵欣欣,清楚这是宫里无人可以匹敌的潜力弟子,但是在她心里,赵欣欣的身份和地位,远远比不上现在的李永生。

    直到现在,她才意识过来,原来这个弟子,在李永生心目中,竟然有如此重的地位。

    当然,这是好事,赵欣欣终究是玄女宫的弟子。

    于是她干咳一声,“欣欣,我不是对你有意见,你也已经脱离了赵家,有些事情呢……没必要强求的。”

    赵欣欣轻喟一声,耷拉下眼皮,低声发话,“不试一试,总是不甘心……永生,陪我走一趟吧?”

    李永生微微一笑,“当然没有问题,现在就走吗?”

    “算我一个,”呼延书生闷声闷气地发话,“你俩去,终究有点不够安全。”

    公孙不器闻言,也站了起来,“也算我一个,如此好玩的事情,不去岂不是可惜了?”

    李永生笑一笑,“我担心你俩去了,襄王还有没有胆子见赵欣欣。”

    “切,”公孙不器哼一声,非常不屑的样子,“赵家人马上得江山,要是他真的只有这点胆子,凭什么惦记取代当今天家?”

    李永生一摊手,似笑非笑地发话,“打江山的时候,当然是这样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坐江山的时候,就另当别论了。”

    公孙不器不同意他这说法,“先皇和光宗,可也都是骑得动烈马,拉得开硬弓的。”

    李永生无意跟他争辩这些,“我的意思是,见一面应该没有多大危险……”

    他的坚持,没有任何意义,两名真君的态度很明确:不能只有你俩去。

    他俩尚且受到这样的反对,襄王那边的反应,更是可想而知。

    双方商量了一下,最后敲定,赵欣欣在王府别院之外,跟襄王一见,她可以随身带一名真君之下的修者,其他人必须远离襄王府十里以上。

    十里的距离难不住真君,但是这十里的地面上,全是军队的话,真君也要掂量。

    传话和敲定见面,都是非常快的,在李永生接到西疆有警的第二天,大家就商量定了。

    见面的时间,定在了两天后,那天一大早,两名真君裹着他俩,直奔襄王别院。

    真君飞行的速度,远非真人可比,区区数百里地,也不过是盏茶功夫。

    四人来到距离襄王府十三四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两名真君虚悬在空中,看着李永生和赵欣欣笔直地向前飞去。

    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军阵,乍一看,露面的起码有两三万人之多,而且还布设了各种阵法。

    再考虑到别院的防卫,以及襄王可能拥有的气运重宝,两名真君想要强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

    李永生和赵欣欣慢吞吞飞出去两里地,前方就有一队着装整齐的军人迎接,还备有豪华的马车,以及开道的近卫军。

    这些人看向两人的目光,多少都有点不善,不过他们还是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一些。

    这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雷谷打掉了襄王府两百多名精锐军士,里面还有三名真人,而军人们是非常注重袍泽情意的。

    尤其是这些近卫军,跟那些精锐军士,大多都相识,现在两百多人匹马不得回还,搁给谁也要生出兔死狐悲之情。

    在军士们的护送下,马车来到了襄王府别院的大门口,这里的防卫,越发地严密了,到处都是一队一队的军士,结成了战阵的雏形,只要一声令下,保证瞬间就能发动战阵。

    别院的大门敞开着,可容八匹马拉着的大车并行,近卫军的头领走到马车旁,出声发问,“两位贵客,你们是进院一叙,还是就在大门口?”

    赵欣欣毫不犹豫地表示,“进去,倒不信王叔能将我如何。”

    近卫头领眉头一挑,并不做声,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大门口响起,“唉,算了,本来王叔是很想见你一见的,可惜眼下时机不对,为了防止人说闲话,就这样聊一会儿吧。”

    这赫然是襄王的声音,用了传音的手段,在门口一个喇叭里传出。

    赵欣欣微微一愣,站起身走下车,抬手冲着大门一拱,“见过王叔,欣欣已经身入道宫,就不用俗礼了,还请王叔海涵。”

    “呵呵,”襄王干笑一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不知不觉,已经是大美女了……上一次见你,还是在你姐姐出嫁的时候,王叔当时没有细心招待你,后来每每想起,颇为后悔。”

    当时的他哪里会想到,一个入了道宫的小女娃娃,连敕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拥有,竟然能在数年间掀起如此惊涛骇浪?

    如果时光可以回溯的话,当时他一定会费尽心思,将她哄得开开心心。

    退一万步说,哪怕不能把她哄开心,把人杀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惜的是,这个位面没有后悔药卖。

    “王叔客气了,”赵欣欣只当听不出他的意思,“当时我是代父王前来,没有跟王叔详谈,以至于事情发展到眼下这一步,想一想也是惭愧。”

    襄王本来还想好好聊两句,心说就算不能打动这个侄女儿,能拉近一点关系也是好的。

    但是听到这话,他忍不住就呛了,于是幽幽地一叹,“王叔落到眼下这般田地,还要多亏欣欣你的功劳啊。”

    赵欣欣一听也呛了,合着你扯起反旗,搞得烽烟四起尸横遍野,倒是我的不是了?

    反正她今天来,就是为了敞开说话的,所以她很干脆地回答,“王叔这话我听不懂,您到了什么田地,我不是很清楚,但是黎庶们的日子,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襄王默然,良久才叹一声,“唉,被你说得连聊天都没兴致了,欣欣你果真这么恨王叔吗?当初你父王西行,是我一路将你们送到了幽州边界。”

    “我不恨你,一点都不恨,真的,否则当初我也不会来贺喜,”赵欣欣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只是看不惯这尸横遍野满地饿殍的中土……你不该扯起反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