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我意已决(三更)
    宁致远的话,可谓是诛心之言,怪不得他打算背着大家说。

    但是既然撕破脸了,他也不怕说到明处:你们这些赞成西线攻击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便是他说的前朝那个典故的由来旁人都降得,只有天家降不得。

    这话不说局势,不说那边好打哪边难打,更不说战略战术什么的,宁致远就抓住了一点:别人都可以同意这么打,只有天家你不能同意。

    天家听得嘿然不语,不管宁御马的眼光和军事才能如何,只这一份忠心,无人可及。

    他不说话,别人也不便说话,原因无他,宁致远这番话,真的是太诛心了。

    李清明等了一等,见大家都不说话,于是又笑着出声,“看来我的建议是被通过了?”

    坤帅率先表示支持,“我还是那句话,西线交给我了,清明你在东线想怎么打,我不管了……呵呵,说起来,西疆也是块埋骨的好地方,我很多同袍姐妹都葬在了那里,正好相伴。”

    两人说完,现场又陷入了一片沉寂中。

    年轻天子终于缓缓开口,“内阁也说一说吧,反正当个笑话听一听也无妨。”

    “老臣疏忽了,”孟辅一拱手,淡淡地吐出五个字,然后就闭嘴,再也不肯说话了。

    次辅却是一梗脖子,“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天地间有大道,难道因为畏惧艰险,我们就不去做了吗?人生一世,何处没有艰险……敢迎难而上的,才是大丈夫。”

    李清明闻言,冷冷一笑,“尝闻仲辅幼子聪慧无双,可愿来军中效力?我保他三年内做到旅帅,仲辅可愿意?”

    “这……这根本是两回事好不好?”仲辅的眼睛一瞪,有心发作吧,还没胆子,只能耐心解释,“他喜文厌武,让他进入军中,怕是要坏了李部长的大事。”

    李清明淡淡地看他一眼,“我家小九说,他兵策极好,修为也高,这就是你说的厌武?”

    “这个,”仲辅张口结舌,好半天才回答,“他的选择很多,未必要从军……”

    对中土普通黎庶来说,从军不是坏事,基本上可以保证晋阶为制修,万一沙场上建功立业,混个一官半职,就可以光宗耀祖。

    但是对仲辅的儿子来说,显然可以有更好的途径。

    不过,不等仲辅说完,李清明就冷冷地发话,“原来你也知道,天家现在没别的选择了?”

    尼玛,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断章取义?仲辅怒视着对方。

    李清明却是不在意,他执意攻打襄王,也不是要忽视西疆那边,而是他有别的想法:新月国你敢做得过分了,待我平叛之后,直接提百万雄师,灭了你丫的。

    身为军人,他期望的就是打仗,期望的就是开疆拓土,这是职业需求,不是不体恤黎庶。

    反正他是不会放弃支持天家的,别的不说,赏识之心和起复之恩,就值得他以一生相报。

    仲辅实在无法辩论下去,最后只能低声嘟囔一句,“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不该这样吗?”

    又等了一会儿,再没人开口,年轻天子才缓缓发话,“孟辅现在的建议是?”

    孟辅想一想,沉声答话,“老臣支持坤帅的建议,西边积极防御……这是最起码的。”

    他终究是不能马上转变立场,支持李清明。

    至此,意见就差不多统一了,同时采纳了李清明和坤帅的方案,大司马在西边抵挡,而李部长则是要忽视补给上的不足,尽快拿下襄王。

    其实一旦东边打大仗,西边的供给就不能保证了,考虑到坤帅年事已高,甚至发出了“埋骨西疆也不错”的言论,大家有理由不太看好西线战事。

    当然,坤帅在西疆的名头,可以支持她多挺一些时日。

    离帅见大局已定,冲坤帅一拱手,“老姐姐,要保重了。”

    坤帅爽朗一笑,“你管好你的御林军就是了,不要我在西疆撑住了,你反倒弄出什么纰漏,待再见面时,我会笑话你的。”

    离帅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暗叹:那也得有能再见面的一天呢。

    就在此刻,少年天子轻咳一声,抬手轻拍两下,笑着发话,“关于战事,我已经有了决断……西攻东守,大司马坐镇关陇指挥,清明部长做好后勤支援,就这么决定了。”

    众人一听,齐齐地愣在了那里,须臾,宁致远尖叫一声,“天家,您不能这么做啊……”

    年轻天子冷冷地看他一眼,吐出两个字来,“闭嘴!”

    他要压下去反对意见,那就不能给宁御马好脸色,当然,他不会为此而疏远对方。

    宁致远顿时噤声,这厮虽然平日里目无余子胆大妄为,但是天家的话,他是半点不敢打折扣。

    “天家,不必如此,”第二个出声的是坤帅,她长了一张白皙富态的脸,保养得还极好,乍一看就似一个中年贵妇,实在不像是南征北战的女军人,还是中土国唯一的女性大帅。

    但是现在她雍容的面容上,是满满的坚定之色,“无非几个跳梁小丑,不足为虑……我会无恙,西疆亦无恙!”

    “此事我已经决定了,”年轻天子笑着回答,“大司马当然会无恙,等你凯旋归来之日,我当远出三舍相迎!”

    坤帅愣了一愣,看着这张过于年轻的脸,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坚持。

    事实上,大司马做为军方最高的首脑,从来都不会坚定地反对战事,也很少反驳天家在开战方面的诉求,反驳这种事的,通常是孟辅仲辅。

    可是孟辅仲辅的本意,就是主战西线,兼顾东线,这时候,就算孟辅已经改变了一些主意,也不会出面反对。

    这时候,倒是魏岳跳了出来,他大声呼喊,“天家,您不能受奸人蒙蔽,一时冲动,将自身置于险地!”

    年轻天子淡淡地看他一眼,“我虽然年轻,但是很少冲动,你放心,我比你更爱惜自己的生命,再说了,此刻众正盈朝,何来奸人一说?”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心里暗暗补充一句不算孟辅仲辅的话,确实奸人不多。

    魏岳还是不依不饶,他大声叫着,“天家,他们就是欺你年轻气盛,说什么民心大义,其实都是糊弄人的,想诓得你头脑发热……有些人啊,都不让自己的儿子从军!”

    仲辅的嘴角抽动一下,也厉声发话,“姓魏的,我讲的民心大义,那都是天道规则,欺君从来是内廷的传统,我内阁不敢冒领!”

    就连离帅都出声相劝,“天家,此事一定要慎重,若是一旦东线不顺,反王又不可能仓促获得民心支持,西疆若是再有失,中土就面临土崩瓦解的局面……天家,那时您就是肇祸者。”

    少年天子不以为然地笑一笑,看一眼坤帅,“西疆会有失吗?”

    “不会!”坤帅摇摇头,很坚定地回答,“西线主攻,可以便宜行事的话,我要考虑的,是打到哪里才算结束!”

    离帅闻言,狠狠地瞪她一眼,少说两句会死吗?

    “坤帅这么有信心,我找不到理由没有信心,”年轻天子笑着一摊手,“至于说我的安危……不是有离帅你在吗?你对自己没信心?”

    “我……我已经老了,死不足惜,”离帅的眼睛有些发红,“但是天家,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你身系整个中土国运,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的。”

    “没点意气,还能叫年轻人吗?”年轻天子放声大笑,“这好像是李永生说的吧……我要民心,也要社稷,没有民心哪里来的社稷?你们老帅都肯冒险,我难道差吗?”

    李清明苦恼地挠一挠头,完蛋,天家还是被人忽悠了。

    “其实我想得很明白,”年轻天子正色发话,“如果不是担心京城骚乱,我都有心御驾亲征,现在,固守京城还要提心吊胆的话,倒不如把这个位子让给别人!”

    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事实上,除了孟辅和仲辅,基本上没有人能强行改变他的主意。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宗正院族老发话了,他一脸欣慰地表示,“天家为了大义民心,勇于承担责任,我心甚慰,不过……也要注意不要冒进的好。”

    按道理说,宗正院负责的是皇族事务,根本没资格对这种军国大事发言。

    然而,要跟异国开战了,无论如何,这也是中土国最顶尖的大事,宗正院可以不表态,但是有资格了解一下动向,这时候列席旁听,也是刷一下存在感。

    不过他的发言,令宁致远大怒,你闭嘴不说话就挺好,这时候忽悠天家,是什么意思?

    他气血一上头,就顾不得那许多了,于是当场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泪流满面地大喊,“天家,您三思啊,此事可以从长计议的。”

    年轻的天子微微一皱眉头,这一刻,他是真的有点不喜欢宁致远了,我都说了“我意已决”,也警告过你了,你还跳出来作甚?

    于是他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发话,“君前失仪,拖出去,重责二十大板。”

    (月票掉得太狠了,这月没双倍,有月票的就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