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少年意气
    关于战事的内会,内容很快就传了出去,年轻天子甚至下令广播电台公告给广大黎庶。

    他做出了这么大的冒险,若是不趁机刷一波声望,也实在太傻了。

    对于这个消息,京城里众说纷纭,大部分人还是认为,天家在面对内乱的时候,还能如此重视西疆黎庶,我大中土看来又要出一位明君了。

    但是也有不少人表示,天家这个决定,做得实在是太冒昧,经历了四十多年的休养,中土现在已经恢复了大部分元气,但是就算如此,依旧没有达到卫国战争之前的盛世。

    四十多年都没彻底恢复?还真是这样,这并不仅仅是生产力的问题,先皇要负相当的责任。

    他在世的时候,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卫国战争一战中,涌出的大量骄兵悍将。

    这场战争一开始极为被动,最终艰难地胜利了,很多人打得特别漂亮,百年以来,还没有如此多的功臣待赏。

    当然,这也难怪了,战争在最艰难的时候,号称是“关系中土存续”的一战,可见情势到了如何紧急的地步。

    大批功臣和团体出现,可是中土国没有得到战争红利,如何安顿这些骄兵悍将,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光宗在的时候,这问题并不严重,毕竟他是率领大家取胜的核心,是中土的精神支柱。

    但是光宗一去,先皇登基,就有点弹压不住这群人了最关键的是,这些人还抱团。

    于是接下来,就发生了持续了十来年的大清洗。

    先皇的心思,很多都用在了这件事上,算是给后代留下了一个相对不算复杂的局面起码没有什么军事势力尾大不掉,在地方上隐隐形成割据之事。

    别说,这个可能性是真切存在的,大多的开国皇帝,都会屠戮功臣,这未必是他们嗜杀,关键是有些人的功劳和影响,大到足以威胁朝廷的统治。

    这些扯远了,总之,在那样人心惶惶的情况下,中土就不可能一心一意地发展生产。

    现在的中土,物资还不够丰富,这些人认为,朝廷的实力,不足以支持同时打赢两场战争,所以天家将主战场选在西线,是一个错误。

    说来说去,天家还是太年轻啊,都是冲动惹的祸。

    哪一个社会,都不会缺少嘴炮,这些人意气风发地指点江山,想要彰显自己的不凡。

    事实上,如果天家将主战场选在东线,放嘴炮的依旧会是这些人,不过那时,他们要攻击的,会是年轻天子的冷血。

    总之,这事儿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甚至不少军中耋老都出声,认为朝廷在这件事上,做得有点太过光明正大,失去了行动的突然性,会被敌手知晓。

    既然决定了,直接行动即可,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地宣传?

    只有远在海岱的襄王,听到消息之后,又杀了两名犯了小错的仆人,“玛德,小兔崽子倒是会挤兑人。”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民心都站到了天家那一边。

    甚至可以想像,襄王府的军士们在战斗时,没准都会失去一些动力朝廷正在跟新月人打仗,咱们何必给朝廷施加那么大的压力呢?

    所以襄王只能痛骂天家狡猾至于说少年天子是不是真的想到了这一点,那就难说了。

    襄王知道消息的时候,李永生他们也知道了,赵欣欣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下了,“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有点骨气。”

    李永生笑一笑,并不发表意见。

    这一下,赵欣欣不答应了,她嘟着厚厚的小嘴唇,“你这是什么表情?他无视自身的安危,优先选择抗击异族,都换不来你一声称赞吗?”

    “好吧,称赞,”李永生又笑一笑,有气无力地发话,“不管怎么说,勇气可嘉,令人不得不感叹。”

    “年轻就是好啊,”清微庙郭真人也加入了感叹的队伍里,“敢想敢做。”

    邵真人不答应了,他是在知道雷谷铲除了松峰观之后,从摩天岭赶来的,“不年少轻狂,还能叫年轻人吗?”

    在座的众人,都知道他的过往,倒也无意说什么,反倒是公孙未明出声,为年轻的天子打抱不平,“看看,你们终于还是认为,他做事不靠谱,有点血性难道不好吗?”

    他自己就是个跳脱的性子,一点不觉得天家做得有什么不对,居然一反常态地为赵家说话。

    “这可未必是单纯的血性,”呼延书生摇摇头,若有所思地发话。

    他的话不算多,而且以思维缜密而著称,公孙未明就问他缘故。

    呼延书生淡淡地回答,“能做了天家的,有几个简单的?此事不仅仅是影响战局,也会影响到皇权和相权的争夺,天子这番冒险,若是真能成功,此后内阁再也无法掣肘。”

    众人闻言嘿然不语,哪怕是光宗和先皇时期,军权和相权争夺得也很激烈。

    天家希望万事尽在掌握中,但是朝臣们却希望,天下的事情,还是我们读书人来管理,没错,天下是你们赵家的,不过天家安心做个吉祥物就好了。

    年轻天子就深受朝臣的掣肘,换了先皇时期,军役部的具体战略布置,何须经过内阁商讨?这压根儿就是欺负天家年少,内阁要行使“监护人”的权力。

    李永生听得就笑,谨慎是好的,但是万事不可过头,呼延书生居然成了阴谋论者?

    赵欣欣不喜欢呼延书生的论调,见他发笑,就出声发问,“你也这么认为吗?”

    李永生其实对天家的决断不置可否,不过想一想之后,他还是摇摇头,“书生准证猜的,可能是实情,但是我更愿意相信,天家目前还保有年轻人的心态……我认为这是好事。”

    紫嫣准证侧头看过来,“年轻心态……这个好吗?多是说人不稳重吧?”

    中土国的传统认知里,还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那一套,年轻并不值得夸耀。

    李永生笑一笑,“我曾看到过这么一篇文章,《少年中土说》……”

    《少年中国说》出自梁启超,李永生对作者的一系列行为,并没有多少赞同,但是独独对这一篇文章,他的评价不低。

    与少年相对的是“老迈”,人老了会守旧,朝代老了会腐朽,这是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越来越健全的制度,只会扼杀更多的想象力,不遗余力地维护既得利益团体。

    所以,他将《少年中国说》的大致内容说一遍。

    最后他强调,“少年人会犯错,这是他们的特权,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改正错误,但是少年人的冲劲和血性,只会体现在那个时期,一旦失去了,永远不会回来……”

    赵欣欣眨巴一下眼睛,“这《少年中土说》,你是在哪儿看的?”

    李永生心中微微一震,脸上却笑容依旧,“我也忘了是在哪儿看的,当时就是觉得,这观点很是新颖,不落俗套,而且很有些道理。”

    丁青瑶点点头,“没错,其中蕴含了大道至理,别的不说,只说这中土的王朝兴替,岂不是正符合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

    经主不愧是经主,随便就说到点子上了。

    呼延书生的身体,猛地一震,然后冲李永生一拱手,笑着发话,“李大师的见地,果然不同凡响,我却是有点落于窠臼,思维方式有些老迈了。”

    公孙不器也笑着点点头,“与李大师沟通,每每能有意外的收获,令人惊喜连连。”

    众人又说了几句,还是赵欣欣出声发问,“永生,咱们能帮天家做一些什么?”

    很显然,少年天子的选择,不但获得了民心,也得到了很多修者的认可赵家人的内战有啥意思?跟外国人对着干,那才算好汉。

    甚至雷谷这帮桀骜之辈,眼中一向没朝廷的,竟然也因此对天家也生出了点好感。

    赵欣欣深明这些修者的性格,所以不加掩饰地问出来,根本不在意“不得干涉红尘事”之类的说法。

    李永生微微一笑,说良心话,连他自己都有点佩服此人的魄力,“不要说帮他这种话……在道宫这是忌讳,你若真想帮他,可以去找英王借兵。”

    “借兵?”赵欣欣听得眼睛一亮,这确实是个好主意。

    道宫想要插手正面战场,实在力有不逮,但是英王执掌的,是精锐的东北边军和屯田军,连伊万人都能死磕,打新月人当然也不会含糊。

    “我可以陪九公主一行,”公孙不器很干脆地发话,“来回数千里,一日一夜足矣。”

    成就了真君,这口气就是不一样了。

    众人兴致都很高,觉得这年轻天子虽然在内战上打得束手束脚,不成个体统,但是对外的态度上,还是很符合大家的心意的。

    就连紫嫣都厨都表示,赵欣欣你虽然入了道宫,但是红尘有未了之事,宫中也不欲过多干预反正你别太过分就行了。

    公孙不器当即就起身,裹着赵欣欣,直接奔着北方去了。

    他们去得快,回来得也快,第二天傍晚,两人就回来了。

    不过看上去,两人的脸色不是很好,公孙不器有些疲倦和懒散,赵欣欣却是阴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