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章 没谁是圣人
    赵欣欣的东北之行,碰了钉子。

    英王见到公孙不器带着九公主来,本来是很高兴的,口口声声恭贺公孙不器证真。

    说起来也可怜,英王本就镇守东北,跟公孙不器也认识,但是在辽西的不器真君庆贺证真,近在咫尺的他却是不能亲临,只能派人送了一份贺礼去。

    没办法,瓜田李下要避嫌疑,更别说他是中土目前唯一世袭罔替的亲王,有多少人盯着。

    现在公孙不器亲临军营,还伴着他已入道宫的女儿,他不怕人说闲话,当然要热情接待。

    赵欣欣没想那么多,开门见山就问,父王你可知道,西疆有新月人大举入寇?

    英王当即就忧心忡忡地表示,新月人来势汹汹,中土又正值内乱,可谓是内忧外患。

    他曾经在西疆待过一段时间,对那里的黎庶也有一定的感情,说起此事,他有些愁眉不展,新月人是相当野蛮的,残忍而冷血,尤其那些狂信徒,都是不可理喻的疯子。

    所以,西疆的黎庶要做好打恶仗的准备,而且他希望朝廷能尽快出兵。

    不过同时,他也对坤帅的出征,表示谨慎的乐观,坤帅在西疆,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总之,该说的话他都说了,该有的态度他也都有,非常符合人们对他的认知。

    然而,当赵欣欣提出,希望他能派出大军西进,对西疆做出支援的时候,英王的脸明显地拉了下来,说我坐镇东北,你真以为我手下的兵,都是招的私兵?

    这个问题,赵欣欣当然想过,她表示说,父王你若是有意出兵,我愿意找人去朝中活动,你手下虽然都是朝廷军队,但这不是什么难事。

    胡闹!英王索性直接呵斥她了,说这些军队都是边军和常备军,布设在这里,是为了防伊万人的南下,你把兵都调走了,伊万人打过来怎么办?

    赵欣欣赶忙解释,说我又不是要把兵全部调走那样的话,朝廷也不会答应。

    她只希望能调一半的兵走,反正目前伊万国正跟柔然发生冲突,应该无暇招惹中土,否则的话,中土和柔然夹攻,伊万人也得跪。

    说到这个,她心里忍不住要佩服自家的夫君,若不是在去年冬天,他带着北地游侠儿,蹂躏了柔然和伊万,并且成功挑起了双方的矛盾,眼下的中土,局面只会更糟。

    以伊万人的贪婪,以及柔然人爱贪小便宜的性子,绝对不会放弃这种敲诈的好时机。

    事实上,中土国去年跟柔然起摩擦,导致李永生带领游侠儿进入柔然,起因可不就是柔然人见中土内乱,想要占点小便宜?

    由此也可见,柔然人见利忘义,贪婪而鼠目寸光,真的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赵欣欣直到这时,才意识到李永生当时进入柔然,并且还北上伊万,这决定是多么富有远见。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英王告诉自己的女儿:你的消息不正确,伊万和柔然之间,虽然战云密布,双方都调集了重兵,但是目前看起来,双方只是发生了一点小摩擦,都还算克制。

    至于说能不能打起来,那还是两说呢,没准下一刻,两家就能商量好,一起瓜分中土。

    你也老大不小了,做人别太一厢情愿。

    赵欣欣闻言,求助地看向公孙不器,她对伊万的情况真的不熟,而公孙家就是东北的。

    不器真君也很疑惑,他出声发问:伊万那边可是吃了大亏的,其中还有大公的人,以他们贪婪而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会忍住不发作?

    英王的表情有点怪异,说似乎是涉及到了铁勒王的藏宝,伊万人想要寻找宝库,若是能找到藏宝的话,愿意以藏宝折抵柔然人所犯的罪行。

    这又是李永生干的好事了,铁勒王藏宝的传说,在柔然已经流传了千年,但是最近提出来,炒这一锅冷饭的,却是观风使大人。

    公孙不器见英王说得符合认知,于是就又提醒他,揶教伏尔加大区的主教说了,不会入寇中土,就算伊万和柔然和解了,有军队南下,没了揶教的支援,也不过是一帮土鸡瓦狗。

    他特意强调一点,这是穆桐大主教当着北极宫三宫主,许下的承诺有真君的背书。

    但是英王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伊万人惯于出尔反尔,就算是大主教的承诺,也未必就可靠,他既然坐镇东北,就要对朝廷负责,对东北的父老乡亲负责。

    这话就有点抬杠了,公孙不器觉得英王的态度不太正常,放出真君的感知感受一下,才发现不少的屯田兵正在兴高采烈地种地,纷纷说今年风调雨顺,会有一个好收成。

    英王的士兵在种地!公孙不器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将消息告诉了九公主,九公主怒了,找到她的父王,问这是怎么回事。

    英王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我的士兵总要吃饭,今年既有内乱,南方的产粮区又有大灾,我们不种地,饿着肚皮保卫国土吗?

    赵欣欣愤怒地问她老爸:今年的收成如何?

    收成很差!英王毫不犹豫地回答,朝廷不给拨粮的话,我的士兵吃不饱的。

    赵欣欣气得笑了,我怎么听说,今年的收成很不错呢?

    那是你听错了!英王非常肯定地告诉她。

    不过,他终究不想跟自己的女儿太生分,所以补充一句:我说收成不好,那就是收成不好,就算收成很好,也还是要以我的意思为主。

    你怎么能这样呢?赵欣欣有点接受不了,中土多少黎庶食不果腹,你怎么还跟他们争粮?

    英王淡淡地看着她,好半天才叹口气,问她一句:中土的黎庶食不果腹……是我导致的吗?

    赵欣欣当然不能这么认为,事实上,英王一直很注重劝农,又没有参与造反,中土的粮荒,确实跟英王无关。

    大名府英王的封地,黎庶们不差吃喝,这是中土数得着的几个地方之一。

    英王很干脆地表示,我的士兵种出来的粮食,只有他们有资格吃,别人休想惦记。

    他也同情那些饿死的黎庶,但是这跟他毫无关系,而且中土的黎庶那么多,他的士兵就算长了三头六臂,也种不出那么多粮食,能让大家都吃上饭。

    赵欣欣闻言,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出声问一句:你是不是也等着襄王打破顺天府?

    英王的神色有点怪异,他叹口气反问,我坐镇东北,能保证抵御了外敌,不给中土添乱,这还不够吗?我并不负责拱卫京师,那是离帅的职责。

    赵欣欣心里,算是彻底明白了,她这个父王在此刻,也生出了别的心思。

    素有贤名,并不代表就是圣人,而且他说得也没错,在这样的乱世里,做好本职工作还不够吗?

    赵欣欣心里这个郁闷,也就别提了,最后她问一句:你控制粮食丰产的消息,是不是想借此跟襄王一争天下?

    英王淡淡地回答,我首先得考虑,朝廷的粮食供应断了之后,士兵们该如何生存,这个时候,谁想让我交出去粮食,那都是休想,我的人种的粮食,我就有义务帮他们保护好。

    至于说中土黎庶的生存?对不起,我顾不了那么多,坐在金銮殿当中位子的,并不是我。

    他倒没有说争不争天下,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年轻天子赌赢了就算了,赌输的话,别人争得,他为什么争不得?

    赵欣欣的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良久才叹口气:父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英王淡淡地反问,若是你在生日宴会上遇袭,自己家人也被人施术陷害,以及经历数不清的屈辱,你会怎么想?

    “我都要回封地了,走到半路上被人儿戏一般地召回,不得不栖身于玄天观,这段经历,是你亲眼目睹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有点贤名,不该是赵家所有子孙的追求吗?”

    简而言之,九公主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她原本以为,自己父王的工作,是最容易做通的,哪曾想,英王硬生生地给她上了一课,什么叫做无情最是帝王家。

    跟李永生说起这些,她真的是一肚子的委屈,“我发现自己忙来忙去,所有人都不领情,当时我真想要回显达真君的傀儡,转借给坤帅护身。”

    不得不说,永馨的心思,有时候赤诚得像个孩童,连这话都说得出来。

    “那成什么了?怎么也是你这一世的父亲,”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他在这个时候,能说出保护好东北,已经很难得了。”

    赵欣欣听他这么说,就又开心了起来,事实上,她从东北无功而返,最担心的就是夫君笑话她幼稚,他不出言调笑,她基本上就没什么压力了。

    就在她回来的第二天,紫嫣都厨将大家召集了起来,宣布了一桩事情:有鉴于真神教再次入侵中土,在白虎庙的呼吁下,玄女宫将组织精兵强将,远赴西疆作战。

    这一次,玄女宫将由玄后真君亲自带队,并且携带了五百名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