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青龙的承诺
    玄后这真君出动,又非一般道宫中人出行,沿途动静大得很。

    按说真君出行,未必一定要摆多大的场面,比如说显达真君之所以被中土人炼制为傀儡,就是因为轻装出行,连随从都没有一个。

    公孙不器携着赵欣欣,一日一夜往返东北,也就只带了她一个人。

    具体到道宫身上,像上次在西疆惩治马盟,然后去新月国抢灵石,北极宫的三宫主也赶来接应了,她也没摆什么排场。

    但是玄后这次出行不同,她带着弟子们去对战死敌真神教,这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很有必要广而告之,表示出道宫的担当来。

    她所行的速度不慢,通告各方之后,直接带着龙马飞舟凌空飞行,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白线,所过之处,地方官员众生黎庶,都无不肃然而立,目视着这一行人。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玄后带着的人马,直接从荆王的地盘上飞过,差一点点就是从荆王府上空跨过。

    而荆王不但不敢阻拦,还得矗立在空地上,表示出相应的礼节来。

    哪怕他心里恨得痒痒的,该有的礼数必须做到玄女宫此番出击,是履行自己的守护职责,是为了中土苍生,在此大是大非面前,所有其他的恩怨,在此刻都不值得一提。

    其实玄后并不是要专门羞辱他虽然有点顺势而为的意思,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她要前往海岱一行,穿行荆王控制的地盘,那是必须的。

    她不是不能绕路,但是……凭什么绕路?

    至于说她为什么去海岱?那是明摆着的,青龙真君跟玄女宫的人起了一点小龃龉,虽然事情没有搞大,很快就揭过了,但是真君之间沟通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她尚未抵达海岱,襄王就得知了消息,这时候别说他在全面防守,就算搁在两月前,他正处在进攻状态时,也必须选择低调。

    至于说对崂山玄女宫的敌意,他更是完全收了起来,才派到附近的五千军士,也老老实实地缩在军营里,不敢做出任何的举动。

    玄后在青龙庙里待了一天的时间,然后两大道宫同时发出通告,在海岱的范围内,两宫将会展开更积极的配合包括但不限于崂山一地。

    也就是说,玄女宫对崂山松峰观的整合,获得了青龙庙的认可,一旦十方丛林建设完毕,有极大的概率是直接转交给青龙庙。

    事实上,除了青龙庙,旋昊观也对这个建设中的十方丛林,也起了浓厚的兴趣,他们有意将此地当作旋昊观名下的小十方。

    他们之所以有这个想法,也是对松峰观有不小的怨念,通过对松峰观高层的拷问,他们已经确定,自家的堂主之所以遇袭,是松峰观的人向襄王的人泄露了情报。

    发动偷袭的人,九成九就是襄王的人,不过目前的情况太过微妙,中土的大敌新月国再次寇边,国内实在不能再乱了。

    所以,在没有得的切实的证据之前,旋昊观不能对襄王做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旋昊观很渴望得到松峰观遗留下来的产业,也算是狠狠地恶心一下对手。

    这些因果暂时揭开不表,因为得了青龙庙的认可,玄女宫和雷谷在松峰观,都没必要留那么多人手了一旦有外人骚扰的话,青龙庙会直接出面庇护。

    这种情况下,玄后在离开的时候,将丁经主和紫嫣都厨也带走了,她俩在玄女宫也是数得着的战力,此去西疆,肯定要有足够的好手,才能狠狠地教训新月人。

    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商议一下,决定也一起去西疆,书生真君需要关照一下族人,顺便加快对秘境的建设。

    公孙不器之所以跟着去,一来是两人的关系不错,二来也是伺机回报一下玄女宫的跨境之缘,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对于同样可能面临袭击的东北,他竟然没有出力的意思。

    不得不说,英王的反应,令他有点微微的不爽反正有你守卫东北,我就不瞎操心了。

    所以玄后的离开,带走了崂山不少的战力,但是同时,她也留下了一个人化主栗娘。

    栗化主是跟着玄后来的,考虑到她跟赵欣欣关系极好,玄后特意将她留在此地,协助赵欣欣,将十方丛林建好。

    玄后真君倒是没对雷谷的人提什么要求,不过李永生一看这架势,知道这里不会再有太大的问题,于是打算带上自己的人回雷谷。

    离开之前,他还是有点事情要做,就在玄后离开海岱的当天夜里,他和赵欣欣悄然来到了摩天岭附近,距离青龙庙也不过三百里左右。

    选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李永生搭建一个阵法,然后摸出仙使令牌,轻轻激发一下,然后就收了起来。

    不多时,一阵清风吹过,青龙真君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他毕恭毕敬地一拱手,“小龙见过仙君和仙子,未知两位大人相召,有什么吩咐?”

    李永生看他一眼,很随意地问一句,“你见过我?”

    “小龙有幸,曾经远距离听过仙君讲道,”青龙真君毕恭毕敬地回答,“是经历了罗刹之变之后,上界仙君集中讲道的那一次。”

    “哦,罗刹之变,”李永生点点头,这件事情他是对得上号的,虽然他并不认为,罗刹之变是多大点事,“原来是那件小事……我还当是朱雀分身跟你讲的。”

    “那老鸟就不是好东西,”青龙真君听到这话,心中顿时冒出无数的怒火,“它才不会好心告知我,那厮乐得看热闹……有时候我真想响应玄女宫的号召,诛杀了这野祀!”

    “好了,不说这个了,”赵欣欣一摆手,出声发话,“我且问你,你是被什么术法禁锢了活动范围,能否离开青龙庙,去西疆作战?”

    “术法……没有术法,”青龙真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表情,“只是口头的承诺,可是我哪里敢不照办?”

    “承诺……”赵欣欣的脸上,也现出一丝怪异来,若是对方是承受了术法的禁锢,她倒是不怕伸手解除禁锢,但仅仅是承诺的话,她都有点不便撺掇对方违背了。

    要不说,这世上就没有破解不了的禁锢,只有心理上的禁锢,才是最让人无计可施的。

    李永生倒是没有指望,对方能参与下界的战争,所以他只是问一句,“那你在这段时间内,庇护好崂山的这些人,没有问题吧?”

    “这个当然没问题,”青龙真君一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表示,“虽然我承诺不轻易出手,但是此前不小心开罪了仙君,哪怕是为了赎罪,我出手也毫无压力。”

    李永生点点头,才要发话,哪曾想赵欣欣不悦地出声了,“你这小龙,眼力倒是犀利得紧,合着仙君不能开罪,我就可以随便开罪?”

    青龙真君闻言大骇,忙不迭拱手,“仙子恕罪,我的意思是……您有什么吩咐只管提。”

    赵欣欣所说的不过是玩笑话,见他诚惶诚恐,心说我要是承认是玩笑,倒显得我自家做事轻率了,所以她又是冷冷一哼,“你若早有赔罪之心,何必等到仙君召你,才姗姗来迟?”

    这还真是冤枉!青龙真君苦笑着回答,“我想的是,仙君此次下界,是仙使的身份,定然不欲人知晓,所以才没有去贸然打扰。”

    他的话说得不错,但是赵欣欣听了,又难免生出计较之心来,女人嘛,就是这样,“合着仙使不能让人知晓,就可以忽略我的感受了?”

    这尼玛真是有口难辩了!青龙真君的心里,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了。

    他只能赔着笑脸发话,“您和仙君的恩爱,仙界也是数得着的,我想您两位是一体的,却不是有意对仙子不敬……好吧仙子,我认罚。”

    他这番话,却是说得赵欣欣心花怒放,于是看向李永生,“倒是说得一番花言巧语,永生你看该怎么处置他?”

    李永生本来没想着处置对方,但是永馨这么说了,他若是没有一点反应,似乎也有点不给爱侣面子,他想一想之后,才出声发话,“这样吧,你不是还差栗化主一个证真机缘?”

    赵欣欣一听,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少不得轻哼一声,“证真机缘……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何必给他这个表现机会?”

    她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夸张,对她这曾经的上界大能来说,助人证真算多大点事?

    青龙真君听了,却是忙不迭赔着笑脸发话,“要的,要的,栗化主是吧?她的证真,包在我身上了……这个月还是下个月?”

    别看他现在唯唯诺诺的,那是因为对着的是仙君和仙子,身为上界青龙,助人证真还真不算难事哪怕对本位面的那些存在来说,这是不啻于登天的难事。

    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自己看着办,要我定日子就没意思了。”

    青龙默默地点点头,暗暗将此事放在了心上。

    一天之后,李永生带着雷谷的主力,自崂山回返,这一次虽然没有玄女宫的仪仗,但是官府和反王们的注意力,都被西疆即将爆发的大战吸引住了,也没人敢制造任何的争端。

    九天之后,一行人日夜兼程赶回了雷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