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青龙的面子
    “他们想得倒美,”曲胜男闻言,气呼呼地发话,不过,在愣了一愣之后,她又忧心忡忡地表示,“永生这家伙还年轻,千万不要上当的好。”

    “你还替他操心?”坤帅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他比你脑瓜好用,雷谷行事,每每出人意料,内里应当有高人的,说句实话……我倒是很期待,他们还能做出什么来。”

    她俩并不知道,被讨论的那个家伙已经回了三湘,留在海岱的,不过是赵欣欣和栗娘。

    李永生此番坐镇雷谷,不但看护了毁灭道意,更派出精悍的修者小队,在周边几县来回巡查,一旦发现什么不妥,直接大打出手,哪怕对方是荆王府的军队,也照打不误。

    他心里很清楚,自打郑王自杀那时起,他跟反王们的关系,就不可能缓和得了。

    而襄王对雷度的算计,也说明他的行为,已经对诸王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他已经成了反王们急于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

    既然这样,他在三湘也没必要对荆王客气。

    荆王府的军士们,一开始还不是很习惯这个变化,心说以往我们这么行事的时候,也不见雷谷出面来管啊,所以他们竟然要跟雷谷据理力争。

    然而很不幸,雷谷现在行事,竟然都不怎么讲理了,直接就动手。

    总算还好,荆王府的军士们对上雷谷,从来都是底气不足,倒也没酿成什么大祸。

    荆王闻听消息之后,沉默良久,要军士们从雷谷周边四个县撤兵,并且那些相邻的县,军士们也直接进了军营,除了留少数斥候在外刺探消息,一般都不出军营大门。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就在这一日,李永生正在调整淬体雷池的阵法,猛地心中一动,站起身来看向东北方。

    东北方向,传来一阵极其晦涩的灵气变动,却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玄奥,而且这变动虽然微弱,可是其中蕴含的威势极为不俗,隐含着些微欣喜之意,又有带有一缕延绵不绝的隽永。

    李永生愣了一愣,就微微一笑,心说这青龙做事,倒还讲规矩,说助栗娘证真,就干脆利索地下手。

    话说他离开海岱,也不过才月余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栗娘要收束气息,要整理感悟,直到最后证真,时间真的是紧赶紧。

    也就是说,青龙在他离开之后,就积极地着手办此事了。

    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忍不住轻咦了一声,“咦,是东方甲乙木的功法?”

    栗娘是玄女宫化主院的院主,主修的当然是南方丙丁火,就算有东方甲乙木的辅助功法,但是证真的时候,总不能拿辅助功法来替代主修。

    尤其是她此刻所处的位置,就是东方甲乙木,木能生火这不假,不过有了甲乙木的地利,她就算自身修了甲乙木的辅助功法,这一刻也根本不需要再调用。

    所以,这就意味着另一种可能……有人证真了,但不是栗娘。

    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最终还是按捺下了心中的好奇。

    又过一日,从玄女宫传来消息,昨日青龙庙的都管静恒准证证真了。

    李永生忍不住轻声嘟囔一句,“这青龙真君搞的是什么飞机?”

    一天之后,他感应到了什么,悄悄飞出雷谷,在距离雷谷四十多里的山中,等到了鬼头鬼脑的朱雀。

    老鸟儿的表情有点怪异,“见过真君,那小龙托我转告您,他本想帮玄女宫化主证真的,但是青龙庙式微已久,也该出个真君了。”

    青龙庙的真君,这几百年来都不是很多,此前在卫国战争中,又有两名真君陨落,其中之一就是憨真君,他原本可以不死的。

    此刻青龙庙,就只有一名真君,还是处于衰弱状态,正是庙里的主持,等闲不肯见人,他现在的战力,勉强可以庇护青龙庙,主动出击却是力有不逮。

    静恒准证身为都管,近十年来也不怎么理事,而是一门心思冲击证真门槛。

    不过他消失的时间越久,大家对他证真就越不报希望,甚至有传言说,青龙庙下一个最可能证真的,应该是都讲徐真人。

    青龙被贬下界,要说他心里没点怨恨,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要守护的青龙庙,只是一个称呼,实则跟青龙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青龙虽然被奉为护庙神兽,但是他对庙中之人的修炼,还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修成什么样,是你们自己的事儿,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直到这一次,他答应了给栗娘一个机缘,才说要操作,然后就想起来:青龙庙也好久没有人证真了呢。

    他对青龙庙没啥感情,但终究是他守护的庙宇,栗化主此番证真之后,玄女宫就会拥有起码三名真君了玄后、太上和栗娘。

    而他看护的青龙庙,竟然只有一名真君,还是那种不太方便见人的。

    青龙不琢磨这事儿还好,一琢磨,就觉得也有点伤自尊青龙庙可以差一点,但是这尼玛……差得有点多了啊。

    正好他心里清楚,都管静恒已经到达了准证的巅峰,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真君的境界,现在的他,是真的只差一个机缘了。

    所以青龙索性自作主张一次,先给闭关的静恒发送过去一道道意,看他能不能抓住这道机缘。

    静恒正在不上不下的当口,只当自己又快要冲击瓶颈失败了,哪曾想自己面前的虚空中,凭空多出一道道意来,瞬间就水到渠成。

    所谓厚积薄发便是如此,他证真的过程,真的是太顺利了,而静恒心中明白,凭空多出的道意,正是本源的甲乙木,而且是非常精纯的本源。

    所以他心里隐隐有一种明悟:此番证真,是得自于护庙神兽之助。

    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情况,护庙神兽可是从不过问这些的。

    是以,就算他证真之后,已经感应到了这一份因果,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冲着护庙神兽所在的方向默默地深施一礼,然后就继续打坐,巩固真君修为。

    然而,虽然他想低调,但是青龙庙的人不可能低调,证真异象一旦显现,整个青龙庙彻底轰动了庙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真君了啊。

    大肆宣传之类的行为,那是必须的,第一时间昭告天下道友。

    甚至连不怎么露头的主持,也在青龙庙上空显化神念,欣慰地宣布:本宫又有新人证真,稍微休整两年,就可以西进对抗真神邪教。

    此前白虎庙向四大宫发出了邀请,邀请四方道友同来西疆抵御邪教,却只有玄女宫的玄后响应了,北方的北极宫因为要戒备伊万和柔然人,并没有什么行动,只是表示等到大决战的时候,我北极宫自然不会错过。

    最郁闷的,就是青龙庙了,他们拥有两名真君级别的战力,但是其中主持已经不宜四处作战,另一位却是护庙神兽,这位虽然很牛,但只负责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

    他们若是派人前往,最高修为的,也就是高阶真人。

    这让青龙庙的人有点挂不住,所以他们借口要防备海上的威胁,暂时抽不出人手,等西疆大决战的时候,他们也会派出人手,共襄盛举。

    来自海上的威胁?别说,这个还真可能有,四大道宫设立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从四个方向上,防备外敌进犯中土。

    东边的青龙庙是临海的,没有接壤的国家,但是依旧有外敌。

    海岱附近都是一些小国家,哪怕延伸到南方,也是一些小岛国,但是布瑞藤、迈瑞肯之类的大国,也可以从海上过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较古怪的威胁,比如说三千年前的海族入侵。

    而且海岱这里,经常还遇到海啸或者台风袭击什么的,这种自然灾害看起来影响不大,但是每过几十年,总要有那么一两次足以让人伤筋动骨的天灾。

    青龙庙的道长,是四大宫里对付天灾最有经验的。

    简而言之,青龙庙又出真君了,庙里的人都很高兴,所以玄女宫才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事实上,栗娘证真的消息,也没过了多久,差不多也就是半个月。

    这天,李永生正在秋雨中散步,猛地心有所感,抬头向东北方看一眼,心里却是已经确定,这次是栗娘证真了。

    栗化主证真,稍微勉强了一点,所以用的时间长一点,巩固修为的话,用的时间也不会短起码三个月内,她是不便跟人交手作战的。

    海岱郡连连有人证真,这架势甚至快赶上雷谷了,所以在栗娘出现证真异象的时候,崂山上空,蓦地多出了几股真君的气息。

    赵欣欣直接搬出了栗娘的守护令旗,往地上一插,对着空中微微一拱手,面无表情地发话,“玄女宫五主修炼,诸位真君大德,诸位还是散去吧。”

    “玄女宫五主又如何?”空中一道神念,很不屑地表示,“我是想看一看,这到底是什么异象……本人因果殿掌令使。”

    他一边说着,空中就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大手,不住地掐着法诀,肯定是在算这一场证真的相关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