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衡问题
    来的这位,虽然非常强势,玄女宫弟子却不好说什么,因果殿掌令使,其实就是殿主,还得是正职才这么称呼,否则就是掌令副使。

    这是两殿之一的因果殿殿主,可谓是皇家最最顶级的战力,他真要端起架子来,玄后都是他的晚辈,旁观一个更晚的晚辈证真,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赵欣欣见状,脸刷地就拉了下来,她沉声发话,“掌令使还请自重,这里是玄女宫暂时居停之所,实在不方便。”

    “咦?”掌令使不高兴了,“你也是赵家后辈,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再说了,这里可是青龙庙的道场范围,还轮不到玄女宫在这里指手画脚。”

    “这话你可是说错了,”空中又显出一道真君神念,“四大宫同气连枝,既然是青龙庙的道场,当然也可以是玄女宫的道场。”

    “咦,老主持果然老当益壮,”掌令使的嘴角,泛起一丝不无嘲弄的笑容,“海岱灵修连续证真,是不是得了什么好处?咱官府和道宫,可也是一体两面。”

    他跟老主持是素识,不过不管论身份还是论战力,他都比老主持强,所以他对上这个半截入土的真君,没有太多的敬意。

    当然,要说得罪,他也是不敢,就算他是因果殿殿主,也负不起跟四大宫开战的罪名。

    不过他这次来,还真的是刻意为之,他就是想知道,道宫这是又有了什么机缘,竟然能让人接连证真?

    要说起来,雷谷那里,连续出现了两个真君,就已经颇令朝廷意外了,所幸的是,这俩真君都是家族的人,对朝廷的威胁还不算太大,所以无心真君才会尝试去拉拢公孙不器。

    但是连续两个道宫中人证真,这就让两殿无法忍受了有没有搞错,你们的真君这么增加下去,会破坏两家的平衡的。

    事实上,平衡已经开始被破坏了,最近几年证真的真君,有两个是隐世家族的,两个是道宫的,偏偏官府里,一个真君都没增加。

    若是再加上上党杨家的那名真君,就是说近年证真的五人中,没有官府中人。

    所以,掌令使虽然知道,自己神念来到这里,有点犯忌讳,但是也不能不来,他不能看着对方优势大涨而无动于衷万一有好处,我们也要分润一二。

    这么做,当然有点不讲理,但是双方现正在合作对付新月国,倒也不算非常过分的要求。

    反正他是吃定老主持了,知道对方不如自己。

    若是让他去青龙庙砸场子,他没那个胆子毕竟是四大宫的根基之地,但是在崂山,他还真不怕对方。

    老主持有点生气了,“我家静恒真君,是水到渠成,没什么好处,至于说这玄女宫的五主是什么原因证真的,我也不知情,不过,她既然在青龙庙道场,我自然要护得她周全。”

    掌令使的神念微微颤动一下,才又笑着发话,“听说青龙和玄女结盟了?”

    “我四大宫合作,何须盟誓?”老主持不满意地哼一声,“你若无事,还是速速离开的好。”

    “咦,你这么跟我说话,可不是待客之道,”掌令使有点不满意,“我无非是好奇心起,过来问一问,你又何必恶语相向?”

    他仗着自己修为高一点,对方虽有两个真君,但是其中一个才刚刚证真,另一个也是半残废,所以他肆无忌惮地打趣对方。

    哪曾想,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这儿是你该好奇的地方吗?”

    “中土之大,我在哪里好奇,你管得着吗?”掌令使毫不客气地反驳,他这话原本不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两殿殿主,想在哪里好奇,还不是随心所欲?

    然而,当他发现来人的身份的时候,顿时傻眼了,“是……青龙大人?您怎么来了?”

    做为官府最高级别的暴力机构,因果殿的殿主当然知道青龙庙里有这么一尊存在,就连他见了,也不敢拿大,甚至他都不敢用“真君”来称呼对方。

    不过这条来自上界的青龙,不是一直在镇守青龙庙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青龙真君从云中露出上半个身子,淡淡地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发问,“这里我来不得吗?”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掌令使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一条被贬下界的青龙,得瑟什么?

    他的心里,是相当畏惧对方的,但是身为官府中顶尖的存在,他知道很多位面辛秘,甚至清楚这青龙是不能随便对人出手的。

    掌令使心里清楚,大概是刚才自己的话语,对青龙庙的主持有点不敬,引起了青龙的不满,不过他真心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崂山也是中土的地盘,我有说错吗?

    心里有了这么个想法,又知道对方不可能轻易出手,掌令使的面容一整,正色发话,“我听说您守护青龙庙,却没想到您会来这里。”

    前文说过,青龙可不是个心眼大的主儿,他本来就有点恼火,对方居然敢调笑庙中主持,见这厮竟然还敢给自己使脸色,他的脸一沉,“你欺负我青龙庙的人,我能不来吗?”

    掌令使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青龙大人你这是哪儿的话,我哪里欺负青龙庙的人了?我是来看玄女宫五主证真的。”

    青龙冷笑一声,“你刚才不是还羡慕,我道宫有两人连续证真吗?想夺机缘是吧?我青龙庙大把机缘,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掌令使顿时语塞,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能把这位存在引出来。

    这时候要否认,实在有点丢人,而且他不认为,对方有胆子对自己出手运修负责管理江山社稷,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代表了位面意志。

    所以他淡淡地回答,“青龙大人说笑了,我想的是,值此风雨飘摇时期……”

    “少跟我扯这些,”青龙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玄女宫道友在这里证真,请你来了吗?你此来又抱了什么目的?”

    “我能抱什么目的?就是旁观一下,”掌令使被他的咄咄逼人搞得有点火了,已经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这是玄女宫的人在证真,我又没去青龙庙看静恒真君证真。”

    “你闭嘴!”青龙毫不犹豫地呵斥他,“这里是我青龙庙守护的地盘,谁请你来了?”

    掌令使气得身子直发抖,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气息变得平稳之后,才缓缓回答,“没人请我来,但是也没人不让我来,这里也是中土的地盘……我因果殿不能来吗?”

    “没人不让你来?”青龙狞笑一声,“刚才庙里主持屡屡劝你离开,你却充耳不闻,现在你告诉我说,没人不让你来,真当我耳目失聪吗?”

    坏了!掌令使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我还真是把这个碴儿忘了。

    他当时欺青龙庙无人,又觉得自家代表了运修,天下哪里去不得?眼前这块地方,以前勉强还算个子孙庙,现在连子孙庙都不是了,他何须有半点顾忌?

    他哪里想得到,却是被道宫的护庙神兽抓了一个现行?

    这时候再否认,也有点没担当,掌令使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只是念在官府和道宫一体两面,所以前来看个究竟,并无冒犯道宫之意。”

    “你少扯淡,”青龙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家主持屡次三番劝你离开,你为何不走?”

    “我为何要走?这里也是中土!”掌令使屡屡被他打断,火气也发泄了出来,他高声发话,“我并不知道,玄女宫和青龙庙有了约定。”

    “你并不知道?”青龙冷笑一声,然后吐出一口唾沫,“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两家有什么约定,还要告诉你不成?”

    掌令使来此的,不过是一道神念,但饶是如此,他也气得不轻,“我尊重你,这才称你一声大人,你再三辱我,真当我运修是软柿子吗?”

    “咦,这时候还敢嘴硬?”青龙也大怒,一探手抓向了那道神念,“给我留下……劳资不发威,你当我病危?”

    掌令使虽然有了动手的心理准备,但是他真没想到,对方还真敢直接动手,仓促之间,他连跑路都来不及,神念顿时被对方擒了过去。

    一时间,他心里忍不住大骇,对方竟然能囚禁神念!来自上界的存在,果真是不俗!

    他忍不住释放出浓浓的威胁,“青龙,你可想清楚,你现在可不是在守护青龙庙!”

    “去尼玛的,”青龙出口成脏,他很不屑地表示,“该不该出手,是我的事儿,凭你一只小小的蝼蚁,也敢教我做事?”

    掌令使的那道神念,在青龙的手上不住地挣动着,“青龙,你可想好后果了?现在放开我,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

    真君的神念损失之后,是可以重新修回来的,但是有这么一缕神念被人拿着,终究是不完整了,还会涉及很多因果。

    事实上,掌令使都舍不得重修神念,人生苦短,总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

    所以他现在的话,看似是威胁,其实已经是在求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