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青龙发威
    青龙若是脾气很好,怎么可能被罚到下界服刑?

    他根本不吃对方的威胁,将那一缕神念捏在手里,冷笑一声,“天下之大,你哪里都能去?来,有种就肉身来海岱一趟,我还你神念!”

    堂堂的因果殿殿主,被人拿住了神念,竟然走不脱,旁边围观的真君神念见状,吓得魂不附体,就想悄悄遁走。

    “我看谁敢走!”青龙厉喝一声,“敢走的人,不要怪我不客气!”

    能来旁观的,都是中土国顶级的存在,当然知道青龙庙护庙神兽的可怕。

    所以没谁敢不听这警告,其中一名真君更是主动表示,“见过青龙大人,我是陇右丁家丁曜星,族中有弟子,身为玄女宫经主,我此来除了好奇,还有回护之意。”

    “陇右丁家?”青龙真君沉吟一下,然后出声发问,“可曾接了观礼的请柬?是否经过青龙庙的许可了?”

    丁曜星沉吟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都没有。”

    “都没有?”青龙气得笑了,“你可曾感受到了,周遭都是我青龙庙弟子?”

    真君的感知能力,是相当强的,周遭护法的青龙庙弟子,大都是修了甲乙木的功法,任何一名真君只要略略用点心,就能感受得到。

    丁曜星沉吟一下,最终还是不敢欺骗对方,只能老老实实地承认,“感受到了。”

    “那你这就是明知故犯,显然是没把我青龙庙放在眼里,”青龙冷冷地发话,“你这神念,要为我劳役三年,你可服气?”

    “服气,”丁曜星的心里,终于长出一口气,总算不用冒险逃走了。

    一名玄女宫的弟子忍不住嘀咕一声,“丁经主确实是出身于陇右丁家的。”

    青龙看她一眼,面皮顿时松缓了下来,和颜悦色地发话,“这个我当然晓得,正是因为如此,他暗算栗化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如若不然,我怎么可能轻轻地放过?”

    看到他有若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周围的真君神念都是微微一动:玄女宫和青龙庙之间,关系竟然如此地和谐?

    赵欣欣对丁曜星有所了解,知道是丁家比较低调的真君,跟喜欢四处走动的丁相实相比,曜星真君简直就是个宅男,甚至在丁家内部都很低调。

    不过丁家人对他的评价,普遍都不低,外边见过他的人,也异口同声地说,此人有一颗赤子之心其实就是不谙世事。

    大约也正是因为这个性格,才会让他跑来看热闹吧?

    赵欣欣犹豫一下,还是出声发话,“青龙大人,丁经主在宫中……也是很德高望重。”

    青龙犹豫一下,面现为难之色,“这些真君贸然来到海岱,不向青龙庙昭告,本身就有失礼的嫌疑,然后还公然围观青龙弟子护法的真君证真,我若放过他们,别人都道青龙庙好欺了。”

    赵欣欣一听,这话在理这几位真君的围观,不但是对玄女宫的不敬,也是在冒犯青龙庙的威严。

    对玄女宫的不敬,这个好说,她拿出守护令旗之后,除了掌令使,其他人都没敢再说什么,证明玄女宫的威名还是很管用的,不存在不敬的问题。

    但是青龙庙不能忍受冒犯,这就不是她能随便开口求情的了。

    而且她跟丁曜星也不熟,对他的了解,仅仅是限于传言和丁青瑶的一言半语,她已经求过情了,对丁经主也算有了交待。

    于是她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发话,“青龙大人说得有理,是我冒昧了。”

    青龙顿时就愣在了那里:喂喂,永馨仙子,咱不带这么玩人的!

    难道不该是我做恶人,你苦苦相求,然后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你收获他们的感激?

    青龙认为,这样才能凸显出赵欣欣的功劳,甚至他也做好了准备,积极地配合,哪曾想,她就这么放弃了?

    放弃了……这可绝对不行,他之所以冒头,还强行出手,就是为了讨好永馨仙子和永生仙君,虽然在这个位面的恩怨已经揭过了,但是,等到了上界呢?

    谁又会嫌自己认识的大人物少呢?

    而且,他并不能保证,永馨仙子说的是不是反话,万一嘴上说“是我冒昧了”,心里却记上一笔小账,他就冤枉透了!

    想一想之后,他出声发话,“曜星真君,你是否考虑过参加对真神教的战斗?”

    丁曜星的性子有点烂漫,但是并不傻,闻言忙不迭地点头,“参加,当然要参加,青瑶……也就是玄女宫丁经主,已经去了西疆,我们当然要并肩作战,共御外侮。”

    “那我暂时放过你这道神念,”青龙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若参战了,我饶你这一遭,记得庇护一下我青龙庙参战弟子。”

    丁曜星闻言大喜,“这个没有问题,青龙大人你看我的表现好了。”

    跟真神教战斗,虽然可能死人,但是这个概率极低,而他的神念一旦不完整,需要很久才能修回来,而且最关键的是……如此一来,跟青龙就结了因果。

    他一点都不想选择这条路,相较而言,参战就简单得多了。

    而且这些年来,代表丁家参加对外战斗的,通常都是丁相实,轮也轮到他一次了。

    其他围观的真君,也多没什么恶意看到青龙庙弟子护法,证真的是玄女宫准证,还敢在一边旁观的,大多都是不担心别人误会的。

    只有海右蒲家的真君,也被青龙将神念扣下了,蒲家本不是中土人,而且这个时候,西南沿海的蒲家,跑到海岱来围观玄女宫准证证真,形迹太过诡异了。

    蒲家真君连连解释,说自己是无心路过,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两大道宫中的弟子,没有人为他说情,青龙当然要拿他开刀要怪就怪你自家人缘不好吧。

    又过八日,栗娘勉强收功,修为已经稳定在真君,不过暂时还是不能随便跟人动手。

    对于自己证真时遭遇的麻烦,她也都看到了眼里,为此她悄悄地问赵欣欣,“我是否该去感谢一下青龙真君?”

    永馨仙子在大多时候,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虽然她并不认为,栗娘有必要感谢青龙这本来是上界仙子的因果,但是不管怎么说,青龙在此事里,还是出了力。

    而且下位者对上位者恭敬一点,也是应该的,尤其是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上位者。

    于是她微微颔首,“想去就去好了,不过,适可而止就好,他看的是我的面子。”

    这时候,她也已经知道,丁经主和栗化主清楚了自家身份,无人的时候,她并不遮掩。

    栗娘只能点点头,低声发话,“好的,多谢仙子成全。”

    她去青龙庙旁的青龙石走了一趟,并没有直接去庙里拜会其他人。

    严格来说,她这次跟青龙庙,并没有结下跨境之缘,崂山虽然在海岱,但是此刻的崂山,是掌握在玄女宫手里的,而且是经过了青龙庙的认可,在此地修建十方丛林。

    至于说后来老主持和青龙现身,对她虽然帮助很大,却也只算是护法之恩,这样的恩情,还起来要容易一些。

    她是得了青龙的帮助,才证真成功的,但那是赵欣欣的因果,她特地前来拜谢一下青龙,这因果就差不多了,当然,她若是愿意多还一些,也不是不行,那就要另说了。

    简而言之,她只是去了青龙石一趟,没有进青龙庙,毕竟她现在也是真君了,贸然登门,不符合真君的体面。

    然而,她是这样想的,青龙庙却不可能对一个近在咫尺的真君无动于衷。

    待她跟护庙神兽沟通过之后,庙里主持和新晋的静恒真君齐出,还带着都讲徐准证等人,在青龙庙门口,摆了一桌茶水,跟她一起品茗聊天。

    谈话的时间不长,也就一炷香的功夫,然后栗娘匆忙回了崂山,找到赵欣欣,“新月国组织了大批的邪教狂信徒,进入了西疆,青龙庙也打算派出三十名真人和千名道兵西行。”

    赵欣欣的眉头微微一扬,“莫非需要栗娘真君你护卫前往?”

    “仙子如此称呼,我却担当不起,”栗娘赶忙表个态,然后才嫣然一笑,“以后在公开场合,您称我西木便是。”

    修者证真之后,不少人要起个名号,像呼延书生和公孙不器,名字比较特殊,被人直接叫也无妨,但是栗娘还是为自己起了一个名号,省得别人直呼名字,引起她的感应。

    赵欣欣笑了起来,“这个名字……你已经准备好久了吧?”

    栗娘不好意思地一笑,然后才又发话,“我不会西行的,宫里太上已经要求,让我尽快回宫,将自身的感悟沉淀一下。”

    这要求是非常正常的,毕竟她是新晋真君,什么都不成熟,此刻最好的静修之地,就是玄女宫,每一个势力保护自家真君,都是不遗余力的。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出声发问,“关于真神邪教大举入境,要不要通知一下李大师?毕竟雷谷那里,是有……那个道意的。”

    赵欣欣想一想,微微颔首,“把局势也跟他说一下,要他帮着分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