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合作和算计
    李永生还没见到栗娘,就接到了玄女宫的通知:邪教大举入侵,雷谷要小心戒备。

    此刻的玄女宫,还有太上坐镇,真君知道雷谷那道道意,特意要他们仔细提防。

    前文说过,毁灭道意跟真神教信徒的契合度极高,绝对要看好了。

    李永生当然省得这一点,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是分外地不解:真神教竟然大举进入中土……这是要干什么?

    此前他在西疆整顿了马盟之后,曾经撺掇中土群雄进入新月国抢夺灵石,正是因为如此,他对新月国的情况,还是相当了解的。

    真神教被卫国战争伤得不轻,又因为有旧教等因素拖后腿,这些年发展得很一般,想要跟中土全力一战的话,还真不具备那个实力。

    就算他们跟襄王和荆王都勾结起来,也未必能如愿,真神教的顶尖好手太少了,根本无法跟道宫一较长短即便道宫现在也是在缓缓恢复实力。

    哪怕新月国的军队能赢,但是在高端战力上输了的话,想要占据中土也是做梦。

    就在他揣摩新月国用意的时候,新晋的西木真君前来拜访他。

    严格来说,栗娘对李永生的敬畏,并不比赵欣欣多,甚至在她眼里,九公主才是更值得她巴结的人,毕竟两人有一份名义上的师徒关系,平日里接触得也更多一些。

    所以她只是将海岱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同时表示,赵欣欣希望他能帮着分析一下局面。

    说句良心话,她并不认为,更接近北方的海岱都了解不到的情况,李永生能分析出什么。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这厮还真的摆出一副大师的样子,沉思了起来。

    思索了一阵之后,李大师出声发问,“青龙真的将因果殿殿主的神念拘起来了?”

    “是的,”栗娘很肯定地点点头,“后来我去青龙石面谢他,他桌上摆着一支黑色的笛子,据他说,两名真君的神念,被他拘进了那一支笛子里。”

    李永生的眉头微皱,低声嘟囔一句,“摄魂笛……这家伙会的东西还挺杂嘛。”

    音攻类的术法,在上界也是极为罕见的,摄魂笛相对低级了一些,但是懂这个的也不多。

    不过摄魂笛虽然普通了一些,可是除了音攻,还能拘禁低阶修者的神念,用在玄青位面,倒也是相对合适这个位面等级不高,太高级的东西,这里无法使用。

    下一刻,他又问出一个相对跳脱的问题,“因果殿殿主没说,什么时候会去取回神念?”

    “这个……他还真没说,”栗娘仔细想一想之后,还是摇摇头,“他那天有点托大了,后来根本下不来台,我看要不是畏惧青龙大人,没准他会带着因果殿的人去报复。”

    李永生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过了一阵之后,猛地一拍大腿,“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也不用这么吓人吧?栗娘心里腹诽一句,眼睛却是微微一亮,“明白什么了?”

    “明白这新月国是怎么回事了,”李永生若有所思地回答,不过看起来,他更像是自己在给自己解释,“怪不得新月国如此冒进,原来他们是被吓到了……他们不会任由道宫如此迅速地增加真君。”

    栗娘虽然被人称作呆萌,事实上她的脑瓜并不慢,她眨巴一下眼睛,方始出声发问,“你的意思是说……消息是由因果殿泄露出去的?”

    她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这也正常了,搁给任何一个人,怕是都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土正跟新月打得不可开交,两殿之一的因果殿,怎么可能将友军的消息泄露给敌人?

    李永生却是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就算不是因果殿所为,消息也是他们走漏的,十有**还是他们授意的……毕竟出卖友军这种事,能不亲自出面,还是不要亲自出面的好。”

    看到她一脸震惊加迷糊的样子,他又耐心解释两句,“近几年里,中土已经多了四名真君出来,两个道宫的,两个隐世家族的……唔,加上上党杨家那个,应该是五个真君。”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栗娘,“你可以想一想,五个真君,没有一个是官府系统的,对于这种现象,朝廷应该是什么感觉?”

    栗娘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朝廷肯定不开心,长此下去,力量的均衡会被打破,而朝廷则是式微的一方……”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眼睛越发地亮了,“我知道了,朝廷不能接受这种变化,但是他们心里很清楚,新月国更不能接受这种变化,所以……他们才将消息泄露出去?”

    这么简单的因果,猜到了也没啥吧?李永生看着欢呼雀跃的栗娘,最后还是点点头,“我感觉,这个可能性,比较符合逻辑。”

    栗娘的兴奋劲儿过去之后,脸上又有点愤懑之色,“可是就算这样,他们也没必要跟新月国讲吧?那是咱们两家共同的敌人,他们这不是卖友资敌吗?”

    “卖友是可能的,资敌却不会,”李永生摇摇头,慢条斯理地发话,“反正咱两家,都是要打新月人的,这个宗旨不会变,因果殿也不敢变……”

    “不过,官府和道宫,哪边该承受更大的压力,这个小问题上,做做手脚却是无妨。”

    栗娘算是彻底听明白他的逻辑了,她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却又忍不住骂一句,“这种事上算计队友,朝廷行事,还真是令人不齿。”

    李永生却是轻轻地摇头,不以为然地发话,“官府算计道宫,也不是第一次了,离火扇的例子才过去多久?若是没有这种皮厚心黑的素质,他们凭什么治理中土?”

    栗娘撇一撇嘴,显然是不怎么赞同这话,不过最后,她还是出声发问,“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是我猜的,”李永生一摊双手,很坦荡地回答,“但是我的猜测,最能解释新月国狂信徒为什么进入中土……他们不会蠢到以为,自己真的吞得下中土吧?”

    栗娘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没错,他们这次来,针对的是道宫和隐世家族,毕竟咱们出真君的速度,实在有点快了……他们此来,是为了破坏咱们的战争潜力。”

    天可怜见,这个位面真的没有“战争潜力”的词汇,也就是她平日里接触赵欣欣比较多,学到了一些时髦的词汇别说,这个词一出来,大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见词意十分贴切。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然后眼睛一眯,冷笑一声,“他们此举,也算是孤注一掷了。”

    “不过中土修者也必须严阵以待,否则的话,一步输就可能导致步步输,若是被对方集中优势兵力,打几个歼灭仗,力量也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对比,实在大意不得。”

    这可不是杞人忧天,“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仗”战法,真的是以弱胜强的法宝,地球位面那个著名的军事家,就是靠着这种战术,硬生生战胜了强大的对手,打造出了一个新国家。

    栗娘若有所思地发话,“怪不得连青龙庙都打算出兵了,原来是他们也猜到了……这个时候,是真的不能留手了。”

    李永生点点头,“没错,必须要当作一场大战来打,现在也是歼灭真神教主力的良机,我唯一担心的是,咱们没有足够重视这一仗……中土修者中,好手实在太多了。”

    这话说得也不假,因为不管从体量、面积,还是人口或经济发达的角度上讲,新月根本就不配成为中土的敌手。

    中土的面积是新月的五倍,人口是新月的十余倍,经济发达,修者中的好手也多,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新月都远远逊色于中土。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新月,屡屡给中土造成极大的困惑。

    当然,这些劣势,并不代表新月国就一定会输给中土,毕竟战争不是简单的数据对比,否则的话,每到开战的时候,大家拉出数据来比一比就行了,何必真的动手?

    事实上,新月的强大战力,跟他们以教立国的体制是分不开的,信徒这玩意儿,发起疯来,真的是很令人头大。

    但是与此同时,中土的屡屡被动,跟大家经常不使出全力,也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说这次白虎庙召集三大宫来援,北极宫和青龙庙基本上没动作,玄女宫倒是有真君带队,但并不是两名真君一起出动,而是将太上留在了宫中,由玄后带队出征。

    玄女宫的战力,也不是全都带走了,事实上,玄后带走的高端战力,也就是四分之一强,还不到三分之一,中低端的战力,虽然都是精锐,但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当然,玄后这么做,是有理由的,毕竟玄女宫才是她们的大本营,需要留下足够的人手看守,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

    除此之外,物资供应也是个麻烦事。

    四大宫倒是不会缺少储物袋,但是道宫打仗,打的可不止是钱粮,兵器、道器的损失,符的消耗,回气以及疗伤的丸药,这些东西可是价值不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