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独立成军
    出于以上种种原因,大多时候,中土的战力不能全部集中起来。

    国家大了就是这点不好,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地方上各种情况也很复杂。

    当然,也不是每一次战斗,中土都需要全力以赴的,比如说李清明坐镇东北的时候,就硬生生以东北的那点兵力,挡住了伊万人对中土的觊觎。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猜到新月国这次的目的,是摧毁中土国的战争潜力之后,栗娘马上回宫,将消息告知了太上。

    太上是曾经的宫主,身体开始在走下坡路,现在退居幕后,常年闭关,虽然还能坚持相当的时间,可是如非必要的话,还是不要跟人轻易动手,以延长她的状态。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招来了察都管,将情况说一遍,“咱们现在还能抽出多少人北上?”

    察都管此前跟雷谷有点小龃龉,但是眼下栗化主已经证真,他就算身为三都之首,也没法对曾经的化主不敬。

    而且这种大事,由不得他有私心,所以他恭敬地回答。

    “具体人数还在清点中,不过玄后已经带走了不少精锐,再抽调人手,想必也不会超过上一次,关键是咱们这里,还要对付野祀,以及牵制荆王。”

    “荆王可以交给雷谷牵制,”太上并没有出面,只是声音从石窟里传出,“野祀嘛……目前消停了一些,放一放也不打紧,关键是西疆那里,必须要加大攻击力度了。”

    “那可以召集一下各家护法,”察都管提出了建议,然后发问,“咱们还要有真君去吗?”

    太上在石窟里回答道,“我和栗娘都不可能走开,只能请那些护法家的真君出手了……”

    “此事关系到中土灵修的兴衰,你一定要跟他们讲明白,若是谁家真君有疑惑的,可以将他请来,我来解释。”

    察都管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又出声问一句,“既然两位真君都不方便离开,那何妨让雷谷的人也北上?他们的战力也相当可观。”

    栗娘闻言,狠狠地瞪他一眼,“雷谷也很重要,你难道不清楚这个?”

    雷谷的毁灭道意,旁人也许不清楚,但是怎么可能瞒得过你察都管?

    察都管愣了一愣,才赔着笑脸发话,“雷谷距离这么近,两位真君都不离开,随便关照一下即可,我的意思是说,如此一来,雷谷用来防御的修者,可以解放出很多。”

    太上久不问世事了,于是出声发话,“栗娘你怎么看?”

    我能怎么看?栗娘心里嘀咕,却是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察都管,“听你这口气,对雷谷似乎还有些不小的怨气?”

    “这个我哪儿敢?”察都管闻言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赔个笑脸,“西木真君可以去那里稳固境界,正好就近管理起来,有真君看护,不比一些普通修者强?”

    栗娘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儿,可是她依旧觉得有点不合适,“雷谷的人才从海岱回来,狠狠打了一场,也很累了。”

    “打仗肯定累,休整一下再走就是了,他们休整了近两个月,差不多了,”察都管谨慎地回答,“而且,李大师见识过人足智多谋,西疆战事,正缺他这样的精明人。”

    栗娘心里是认可这话的,但是她总觉得,察都管的话,似乎带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于是她也不直接答应,只是淡淡地表示,“此事还得跟他商议一下,欣欣目前在海岱,眼下雷谷里能做主的,也就是李永生。”

    察都管笑着点头,“这个自然,李大师见识过人,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栗娘看他一眼,意味深长地发话,“正确的选择,可未必是要答应北上。”

    此前她身为五主,比三都的身份略有不如,大多时候,还要看察都管的脸色,一朝证真,现在都管大人反倒是要看她的脸色,这位置的转换,真的容易令人生出一些感慨。

    然而察都管却是浑然不觉,他笑着点点头,“必须的,他若是不肯,那必定有缘故。”

    栗娘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看他一眼,不再说话。

    李永生晚些时候得到了消息,他仔细想一想之后,出声发问,“九公主他们,会不会也被从海岱调到西疆?”

    “这个……可不太好说,”栗娘眨巴一下眼睛,“除非战事紧张,要不然,可能性不大吧?”

    她还是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浑然没有身为真君的觉悟,否则她会意识到,以她真君之尊,决定一个弟子该不该上前线,其实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不过,李永生也无意提醒她,而是笑一笑,“好吧,那我先去,尽量不要让她去,如果必须去,把她调到我身边就行了。”

    他想的是战场上刀剑无眼,而栗娘根本没有类似的担心,“不会吧,谁还伤得了她?”

    李永生决定,不跟这呆萌的家伙一般见识,“你帮我看守雷谷,知道需要关心些什么吧?”

    “知道,”栗娘很干脆地点点头,“第一是黎庶的生活,第二是那道道意……可对?”

    “没错,”李永生笑着点点头,难得她能意识到,自己关心的还有黎庶,“反正你是真君了,说话肯定比我管用。”

    “李大师莫要笑话我了,”栗娘哪里敢生受了这话?少不得摇头拒绝。

    见他言谈没有什么架子,她犹豫一下又发话,“你若是北上,一定要小心了,我总觉得……察都管的建议,似乎有什么目的。”

    “目的……察都管?”李永生皱着眉头想一想,然后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本来也在考虑,要不要走一趟西疆。”

    “他可是很赏识权白衣的,”栗娘忍不住提醒他一句权堂主跟雷谷可是有不小的矛盾。

    “不是那么回事,”李永生一摆手,非常肯定地发话,“他就算有点私心,十有**也是惦记雷谷这道毁灭道意……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再不证真就来不及了。”

    “原来如此,”栗娘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以察都管和雷谷的关系,肯定是不好意思开口讨要证真机缘的,将李永生从雷谷调开的话,由她来负责监督,他就有了机会。

    无论如何,两人都是玄女宫同门,而且还都位列三都五主,更容易开口一些。

    所以他才会积极地建议李永生北上。

    念及此处,栗娘忍不住冷哼一声,“这厮果然还是有目的,不过,哼哼……权白衣欺负的是赵欣欣,他不给我面子,我又何必给他面子?”

    成就真君,果然是不一样了,以往可以计较也可以不计较的事情,就不能放过了,否则的话,自家面子上也不好看。

    李永生笑了起来,“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这毁灭道意,暂时不要再让人参详了……这个时候,低调才是正道。”

    “这个我省得,”栗娘正色点头,“你只管放心好了,哪怕真君来求……我照样不答应。”

    安顿好雷谷的事情,李永生也没有等待那些护法家族的真君,而是带着三百雷谷精锐,直接北上。

    穿行豫州的时候,他们又路过了郑王曾经肆虐的几个县,荒芜的田地里,已经有农人在耕种,看起来是打算种一些冬粮,田地里增添了不少生机。

    不得不感叹,中土黎庶的自我恢复能力,是相当强大的。

    但是正因为如此,李永生反而是越发地痛恨这些反王了,战争对社会造成的伤害,实在又太大了,下面有这么好的子民,安心过日子,真的很难吗?

    他们一行人这次不是走的老路,而是直接插向了西北,其中还经过了秦王的封地。

    不过他们打着“抗击新月入侵义军”的旗号,沿途基本上没受到什么影响,相反的,还有不少黎庶在路边准备了食水,供他们无偿取用。

    越接近西疆,黎庶们对那场战争的印象越深,对这些义军的态度也就越热情。

    李永生他们一路猛赶,直到来到了二郎庙,才彻底地放松下来,休整一番。

    现在的二郎庙,香火比以前还要兴旺很多,而且坤帅借用了子孙庙旁边的一个山谷,设置了一个临时的疗养中心,那些受伤之后需要疗养的军士,会有一部分人住在这里。

    也只有这个时候,道宫和官府会毫无芥蒂地深入配合,守卫这个山谷的,除了少量的军士,竟然还有太一庙的两名初阶真人。

    就在李永生他们休整的时候,两拨人找上门来,一拨是坤帅的亲卫,另一拨则是白虎庙堂主院的人,双方都是想邀请雷谷的人马加入己方。

    此刻雷谷的名声,在中土真的是很响了,对于这么一支力量,谁也不能无视。

    不过李永生很干脆地拒绝了这两方的邀请,他表示己方独立成军,拥有很大的自决权。

    当然,在这种混杂的战场上,这种小股势力,想拥有绝对的自决权是不可能的,他必须依靠一股大势力,起码保证自己有通畅的消息渠道,保证己方能跟友军顺利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