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样样精通
    李永生知道沟通的重要性,然而,就算依靠,他也不会选择操蛋的朝廷军队。

    哪怕他对坤帅的印象相当不错。

    朝廷这帮人做事,实在太尿性了,可谓是劣迹斑斑,他不敢相信这些人的节操。

    那就只能选择道宫了,相较陌生的白虎庙,还是玄女宫更值得信赖一些。

    玄女宫在二郎庙也放了两个留守弟子,其中之一还是刚刚负伤,在此疗伤的,都是司修的修为,听说雷谷的意思之后,马上向上面汇报。

    坤帅的人也没有料到,雷谷的人来得这么快,他们倒是听说雷谷要来人,只当会跟玄女宫第二波弟子同行,没想到人家撇下玄女宫,直接赶了过来。

    坤帅对李永生的评价相当高,听说这消息之后,马上派了曲胜男亲自去做工作。

    不过非常遗憾,曲老来的还是晚了一点,等她赶到二郎庙的时候,玄女宫的杜晶晶杜真人,已经赶了过来。

    玄后认为,雷谷的战术自成体系,在柔然、伊万都经历过大场面,很有特点也很有效,听道宫指挥的话,反倒是不方便发挥自身优势,所以她的建议是双方配合好就是。

    杜晶晶匆匆赶来,就是要做一个居中协调者,她跟雷谷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她本人都相当熟悉雷谷的战术。

    曲胜男赶到之后,听说玄女宫已经派了联络使者前来,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不过她还是找到了李永生,提起了另一个来意:乌孙郡西南,有一个战地医院,里面急缺好医生,她希望李永生能考虑一下。

    李永生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竟然更看重我的医术?”

    “永生你的战力,我们是很佩服的,”曲胜男笑着发话,“能斩真君的准证,历史上总共才出现过几个?不过坤帅对我说,她更看重你的大局观和布局手段……她说若非你在柔然和伊万的布置,中土面临的局势,比眼下还要恶劣数倍。”

    李永生干笑一声,“坤帅谬赞了,其实我也是碰巧的。”

    曲胜男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这小子,跟我还玩这套虚的?是不是碰巧的,咱们心里都有数。”

    李永生笑着一摊双手,“不管是不是碰巧,现在的朝廷……最不缺的就是参谋了吧?”

    曲胜男摇摇头,“好的参谋,什么时候都缺,现在也是如此,不过……”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然后苦笑一声,“你说得没错,中土现在的问题,不是参谋的问题……怪不得说到最后,坤帅最希望能用到你的医术。”

    李永生摇摇头,“我的医术在哪里都能施展,正经是我去了军方的战地医院之后,很多修者想要疗伤,都得在战地医院外面等着。”

    和平时期,中土的军队医院是对外开放的,但是形势紧张的时候,类似的管理就严了,尤其是在这种大战的过程中,军队医院甚至都不会允许己方的盟友来疗伤。

    打个比方说,道宫的修者受了伤,可以去军医院,可是隐世家族的子弟受伤,想进军医院就难很多了万一是被敌方收买的咋办?

    别以为家族子弟就一定会为家族效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赵家身为皇族,都有反王敢勾结新月人,其他家族当然也就不用说了。

    所以这时的战地医院,是不治疗普通修者的,哪怕是义军,只要不是接受军方直接管理的,也不得享受战地医院的治疗。

    坤帅素有宽厚的名声,但是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体现出宽厚,她只是再三地重复强调,战地医院不可能无选择地接受义军疗伤,这是军中规矩,大家一定要考虑清楚。

    考虑清楚什么?当然是接受军方的领导我若是指挥你,肯定会为伤兵考虑。

    这颇有点强迫人的意思,但是事实上,坤帅也善意地提醒大家:你们若是想保持独立性,那么准备足够的伤药,配备一些急救医生,是必须的。

    李永生对这些很清楚,所以才会表示:我不是不帮你,而是我的医术不仅仅是为军士服务,还想给大多数人疗伤。

    曲胜男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反而笑着解释,“你也可以为普通人疗伤,只是别在战地医院内就行,其实军医院旁边不远,就有大量的普通伤患,军中医生可以出去诊治。”

    李永生还是摇头,“我本来就自由得很,想治谁就治谁,不想治就不治,坤帅允许我为普通人疗伤……我已经做到了,何须她来允许?”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曲胜男对此颇为无语,不过他这般回答,却是在坤帅的猜测之中。

    用老帅的话来说就是,这家伙有才华,路也走得顺,又有一些神秘的传承,所以自视颇高,养成了自由散漫的性子,没准会拒绝加入军医院。

    她甚至猜测,哪怕是提高薪水待遇,对方估计也不会答应,到了他这个层面,已经不仅仅是钱能打动的了。

    所以曲胜男拿出了坤帅准备好的说辞,“这样……你可以在战地医院不远的地方,自己开设一个诊所,如此一来,军中若是有重伤员,也可以送到你的诊所救治。”

    开个诊所……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无可奈何地发话,“但是我想上战场搏杀……好吧,我是说,我没有行医的资格许可。”

    “资格许可?”曲胜男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那里是战斗前线,敢上去治疗的郎中,就是好样的,能救命的,就是最好的郎中,行医许可……那算什么玩意儿?”

    “不是那么说的,”李永生摇摇头,很坚决地表示,“前线是前线,行医资格是行医资格……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曲胜男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小李子,你应该知道‘事急从权’吧?很多权宜之事,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说对于大军来说,一个行医资质重要呢,还是将士们的性命重要?”

    李永生翻一翻眼皮,无奈地表示,“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不能赞同,规矩就是规矩,庸医杀人更甚于战场……他们杀人不用刀。”

    “啧,”曲胜男有点不高兴了,黑着脸看着他,“以你的医术,用得着这么自黑吗?”

    李永生叹口气,无奈地一摊双手,“好吧,其实我是不相信朝廷的节操……现在说得好好的,将来一旦反悔,要追究责任,我找谁说理去?”

    “在你眼里,朝廷就那么不堪?”曲胜男眼睛一瞪,她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泄了气,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朝廷大致是不错的,纵然有些贪腐现象,但也不是主流,朝廷对此抓得也很紧。

    但是最近这几年,怪事着实多了点,李清明的作战计划能泄露出去,过气的太监范含,竟然会派人去抢夺玄女宫的离火扇……能更搞笑一点吗?

    就拿前两天的东西线之争来说,坤帅心里有丘壑,却也不得不在朝堂上和稀泥,堂堂一代老帅尚且如此无奈,怪得了别人不信任朝廷吗?

    于是曲胜男叹口气,“别的人,咱就不说了,坤帅的承诺,总是靠得住吧?”

    李永生怪怪地看她一眼,“我感觉,坤帅恐怕也未必有多大自信。”

    曲胜男顿时无语,好半天才站起身来,“你在这儿休整三天,等我消息……”

    说实话,坤帅是真的很看重李永生的医术,打仗固然拼的是人力和物力,但是士气也很重要,军中若是有一名妙手回春的大国手坐镇,士兵们作战都会勇敢那么一点点。

    所以在她听说了李永生的顾忌之后,马上就做出了相应的安排。

    两天之后,曲胜男再次来找李永生西疆的大军正在频繁调动,所有人都忙得要死,她竟然能用这么短的时间,就给出答复,可以想象得到,军队对此事是多么重视。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她赶到的时候,看到李永生正在接待两名真君,以及数以千计的游侠儿。

    两名真君当然就是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这二位到西疆也有段日子了,大多时候是听从白虎庙和玄女宫的指挥,做出一些配合。

    别看他俩是真君,但是在这种数十万人的大会战中,个体的力量渺小得很,也要跟其他人配合,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两名真君愿意配合道宫,但是他们手下的家族子弟,就不能这么做了,高端战力和低端战力的战斗方式,还是不一样的。

    所以很多时候,两家的子弟跟其他家族的子弟一样,都是遥尊坤帅的指挥,组成一个松散的联盟,配合朝廷大军作战。

    可是如此一来,就存在一个问题,联盟就算再松散,也得有个主事的不是?

    若光是呼延家和公孙家,倒也好办了,两家真君协商一下,推出一个人来就是,但问题是联盟里还有其他家族,比如说上党杨家,又比如说关陇丁家这些也都是家里有真君的。

    呼延书生和公孙不器听说李永生到了二郎庙,特地赶了过来,为的就是商量一下,两家子弟都交给雷谷,由李大师统一调派。

    然而,信得过李大师的,又何止这两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