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章 莫名的焦点
    西疆的四大家族,对李永生就是相当服气的。

    此前的战斗,他们因为呼延家出了真君,是以呼延家子弟为风向标的。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呼延家衰败得真的很厉害,总共也就来了一个真人参与作战,所以很多时候,呼延家要跟公孙家商量着来,甚至甘心听公孙家的调度。

    西疆其他三大家族,对此就有点小小的微词:公孙家是很厉害,值得尊重,但他们不是咱们西疆的家族啊。

    待听说李永生来了,他们凑在一起商量一下:得了,咱们还是去听雷谷的吧。

    李大师虽然也不是西疆人,但是他救治过这几个家族的真人,还在神鹿山上留下了一座神奇的大阵,目前是四个家族共同拥有的资源。

    所以,听李大师的安排的话,大家都没有意见。

    服气李永生的,可并不仅仅是公孙家和西疆四家族,事实上,他在西疆的名头不低,再加上二郎庙主持朱尔寰的刻意吹捧,不少西疆汉子都相当服气他。

    除此之外,很多从幽州、并州、云中等郡赶来的游侠儿,也相当服气雷谷,当初正是雷谷的人带领大家,寒冬腊月里冲破了柔然大军的封堵,冒着风雪踏上了中土的国土。

    那一幕壮烈且激昂的风雪回归景象,在不少游侠儿的口中,已经成为了一段传说。

    所以曲胜男来找李永生的时候,正好看到不少小股势力来拜会他,想跟雷谷共进退。

    场面之热烈,令两名真君都有点瞠目结舌:李永生的吸引力,比我公孙家(呼延家),还要大很多,我们出了真君的家族,都没这么受追捧!

    事实上,在游侠儿中,这种心理并不奇怪,须知游侠儿多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热血冲动放浪不羁,天老大我老二,真要不爽了,真君算啥,天家又算啥?

    所以有不少游侠儿,并不愿意上杆子去巴结那些有真君的家族你家有真君,确实很牛叉,但那是你家的真君,与我何干?

    搁在地球界,朋友圈里有句话,能很好地解释这种心态圈子不同,不必硬融。

    但是他们对李永生的佩服,那是真心的,是发自内心的,在他们看来,不是靠着家族而崛起的李大师,才是游侠儿们最值得敬重的,也算得上游侠儿中的代表性人物。

    没错,他们直接将李永生划到游侠儿的圈子里了孤魂野鬼的,不去官府坐班,而是满中土乱跑,可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游侠儿?

    只这两天时间,前来表示愿意接受雷谷领导的大小势力,人数已经过了五千。

    曲胜男走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大家在讨论,在中土国内,合适不合适玩柔然那套游击战术。

    听到这话,她也顾不得现场还有两名真君在闭目打坐,直接开口发话,“永生,你的顾忌,我已经汇报了坤帅,她为你开具了特殊行医资质的证明,可以开办诊所了。”

    在战争时期,军队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很多跨界的权力都可以行使,工商、税务、捕房、法院甚至可以任免官员,跨界开个资质也是平常了。

    这种资质能不能长远使用,这个不好说,但是毫无疑问,有了坤帅的一纸证明,谁想借此事找李永生的麻烦,都得先摆平坤帅才行。

    一名高阶真人闻言不满意了,他大声嚷嚷着,“李大师是要带着我们战斗的,开什么诊所……你这不是浪费大师的才华吗?”

    曲胜男盯着他看了足有半盏茶的时间,才缓缓出声发话,“老身是坤帅麾下曲胜男,不知这位真人尊姓大名?”

    这高阶真人是陇右丁家的,丁家子弟主要是跟太一庙等几股势力配合,不过听说雷谷李永生来了,也前来交流,想要双方合作一下,以雷谷为主也是可以商量的。

    由此可见,陇右丁家真的可能知道了些什么,而且,不排除是受了丁青瑶的影响。

    不过,这位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听说对方是曲胜男,却也没有摆真人的架子,而是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一拱手,“原来是曲老英雄当面,适才是我失礼了。”

    “不用道歉,你怎么说也是真人,我受不起,”曲老太太的脾气也不小,她一摆手,气呼呼地发话,“侥幸没死,倒是碍了大家的事。”

    这位听得脸色一变,真是有点发火的冲动,但是曲胜男的事迹,在西疆真的太有名了,而他虽然修为高,资格却是差了很多。

    曲胜男在西疆死战的时候,他还没有晋阶司修,根本还是个小屁孩。

    所以,面对曲老英雄的嘲讽,他也只能咬牙生受了。

    李永生却是笑着发话,“开个诊所,还是有必要的……而且,疗伤和战斗并不冲突。”

    丁家这名准证闻言,顿时有些奇怪,“李大师的医术,我是相信的,可是这诊所一开,还怎么打仗?”

    旁边就有人出声发话,是高家的一名真人,“丁准证你有所不知,前天晚上,有两名新月国邪教徒勾结了内奸,想要袭击军队的疗养院……”

    一般来说,玄青位面的战斗,很少有针对对方医院出手的,因为意义不大,与其杀这些无力抵抗的伤者,还不如屠上几个村子,能在黎庶中制造巨大的恐慌。

    但是新月国就这么做了,因为他们认为,屠杀对方的伤兵,不但能制造恐慌,还能打击敌方的士气中土人现在的士气高了点。

    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新月国根本就没有战地医院。

    受了伤的新月人,只能简单包扎治疗一下,运气好的,没准能等来神术的治疗,但是真神教的治疗术,远比不上揶教的治愈术真神教的大部分神术,主要是用来战斗的。

    所以,对于新月人来说,我们虽然没有医院,但是你们的医院,成为了我们屠杀的对象,看你们还好意思骄傲不?

    我虽然做不到更好,但是通过努力,可以让你变得比我更烂!

    来的两个新月人都是高阶真人,还是神职人员,他们在山谷的医院里,发展了两名同情真神教的本地护理人员做内应。

    两人通过内应,在山谷里下了能让人昏迷的药物,打算等所有人都昏迷了之后,将所有人都杀掉,然后再施放瘟疫的种子。

    真神教做事,一向就这么操蛋,能占领的土地,他们绝对不会放过,那些无法长期占领的地方,他们会在土壤里撒下盐和荆棘的种子,让对方也无法利用这些肥沃的土地。

    播撒瘟疫之类的事儿,他们做得也多了。

    不过他们没想到,一名太一庙的初阶真人,竟然发现了不妥,并且在昏迷之前,暗暗向二郎庙传出了警讯。

    也合该他们事败,李永生当时正在跟张老实一起,四下查看己方营地的防火工作,几乎在一瞬间,两人就感到了山谷那边气氛有些异常。

    军方的地盘,李永生是不想沾染的,不过既然有问题,他就不会顾忌那么多了。

    他先派了血奴去查探,待发现谷中的人都昏迷了,他和张老实两人直接冲了过去,一个人负责保护伤患,一个人负责杀敌。

    真神教的两名高阶真人是神职人员,战力不俗不说,神术也相当强大,只他们两人,就敢在中土军队的后方搞风搞雨,可见他们是相当自信的。

    不过遇到李永生,也算他们点背,观风使对大部分的神术免疫,而且他已经晋阶了高阶真人,具备斩杀真君的实力,又岂能放过这两人?

    而且,李永生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张老实要看顾在场的伤者,但是血奴的实力,也相当地不俗,不但身法好,更是擅长夜间作战。

    真神教的神术,对血魔有点克制,不过血魔并不需要跟对方对战,它只需要在关键的时候,封堵对方窜逃的路线就是了。

    在二郎庙的援兵到来之前,两名真神教的准证,就栽在了李永生手下,一死一被擒。

    不过被擒的那厮,也是有秘术的,他在搜魂高手到来之前,毫无征兆地自爆了。

    但是他俩死了,两名内应还活着,所以新月人的图谋,就暴露在了大家面前。

    第二天赶来的公孙未明听说之后,跳着脚要去找新月人战地医院的麻烦,“他们能做初一,咱们就敢做十五,居然来杀毫无反抗之力的伤者,真尼玛不要脸……”

    说句实话,这种卑劣行径,真的入不了中土修者的眼太丢人了。

    然而,未明准证白跳脚了,小云真人很确定地告诉他,“新月军队就没有医院,别说入侵中土的这些人,就算在新月国内,军队也没有任何医院,就连民间的医院,往往都被视为异端……有神术,还要什么医院?”

    小云真人不愧是西疆土著,对这些事情门儿清,“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禁绝医院,总有些病症,是神术治不了或者不方便治的……比如咱中土的针灸,在那边也很流行。”

    公孙未明愣了一愣之后,才不屑地一笑,“我当信了邪教,就不怕死了呢,原来还是有人怕死……”

    这简直是废话,身份越高的,还就越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