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我要收费
    李永生遇事,喜欢弄个明白,并且分析出深层原因。

    在战争中,以战地医院为袭击目标的手段,在地球界都不是很多见只有在将自己摆在弱者的位置,还得足够不要脸,才会策划类似的进攻。

    而在将荣誉看得极重的玄青位面,就更为罕见了。

    真神教的邪教徒虽然很疯狂,也不够理智,但是就算在卫国战争中,也没做过类似的事。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策划了这样的攻击呢?

    想来想去,李永生认为,这是他们对这场战争信心不是很足,卫国战争带给了中土沉重的打击,但是对新月国的打击更大。

    要不然,当初为什么数个大国联合干预,不许中土人再打下去了?因为新月国的男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再打下去,新月是要亡国的。

    时至今日,新月国的元气尚未恢复,中土虽然正处于内乱中,但是论战争潜力的话,还是要远远高于新月国。

    既然是这样,新月国哪怕是大军入寇,心理压力也很大,所以才想出了偷袭医院的主意。

    杀掉那些伤兵,能引起中土的混乱,没准还能嫁祸给反王,让中土的内乱更大一些。

    如此一来,新月国就有趁乱取胜的可能了。

    想通这些逻辑之后,李永生猛然间发现,自己开个诊所,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曲胜男拿着那份特许资质证书,正不尴不尬地站在那里,却见小李子站起身来,冲她笑着一拱手,“多谢曲老,如此一来,我还真能开诊所了。”

    丁家的准证闻言,顿时有点傻眼,“啊?你还真要开诊所?”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是啊,开诊所和打仗并不冲突,咱诊所开得有名了,真神教的邪修没准还会来偷袭,咱们守株待兔就行,何必辛苦地找来找去?”

    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能守株待兔等鱼咬钩,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不过公孙未明却是一皱眉头,“若是他们不再来偷袭呢?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他性子跳脱,是比较崇尚进攻的,要他老老实实等敌人打上门,实在有点难为他了。

    “不必把力量全部放在防守上,”李永生笑着回答,“一边防守,一边主动出击,医院居中策应,使用游击战术,再好不过了。”

    曲胜男闻言,眼睛就是一亮,“那你这个诊所,就要往前推了?”

    二郎庙附近,目前还算是西线战场的后方,附近没有什么仗可打,再往前推进七八百里,才会到达前线。

    “是的,前推几百里,”李永生点点头,“我打算推进到战地医院旁边,正好为那些受伤的修者疗伤。”

    “这样倒是好,”曲胜男高兴地点头,“到时你也可以救治受伤的军士,同时,你还能帮着庇护战地医院……是这么个意思吧?”

    李永生微微颔首,倒是公孙未明大喇喇地发话,“双方相互帮忙吧,伤患多了,等到兔子的机会就大增了。”

    说到这里,他又看一眼李永生,“不过,对方第二次犯错的可能性不大……”

    这话还真是一语成谶,未明准证很有点言出法随的风范。

    三天之后,李永生的诊所就在距离战地医院里许外的地方开张了,不过坐堂的是公孙家、呼延家的几名医修,二郎庙也派了七八名弟子前来。

    李大师一般情况下不出手,战争中的伤员救治,其实已经有了比较规范的流程,甚至通用的丸药都不少。

    可就算是这样,他的诊所也很火爆,那些成品丸药,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弄得到的,而且医修在场,也能给出最合理的救治意见和建议。

    对于救治伤患,李永生表示诊所要收费。

    这一点,引来了不少非议,有一名游侠儿头目,甚至气呼呼地找到了他,“李大师,这些都是参加国战的汉子,你救治他们还要收费,会让天下英雄耻笑的。”

    李永生无奈地一拍额头,“我且问你,你觉得我是差钱的人吗?”

    “你应该不差钱,”游侠儿头目摇摇头,他对此也相当不解,“柔然一战,您应该有所收获,我感觉这点费用,您应该不至于看在眼里,何必毁了自己的名声呢?”

    李永生又看他一眼,“那我再问你,你觉得我救得过来整个西疆的伤员吗?”

    游侠儿头目闻言,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西疆伤患这么多,十个您也不够啊。”

    李永生微微颔首,“这样,我先给你讲个典故,很久以前有个叫鲁国的国家,国君爱惜黎庶,宣布国人在国外的时候,如果遇到本国黎庶被拐卖为奴,可以出钱赎回,带回国内之后,朝廷会报销费用,还会给予奖励……”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那游侠儿点点头,“仁政,国君仁爱!”

    李永生接着说,“鲁国有个贤者,名唤子贡,他也很有钱,赎回了一名鲁国奴隶,决定不要国君的赏赐,你说……他做得对不对?”

    “当然对了,”游侠儿头目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救自己的同胞,是应该的,贪图赏赐,就变成了小人。”

    “可是,鲁国在外的奴隶,不止这一人,还有很多,”李永生大有深意地看着他,“若是贪图赏赐就成了小人,其他鲁国人又没有子贡有钱,他们看到自己同胞为奴的时候……会不会出钱买回来?”

    游侠儿头目顿时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子贡不愿意领赏,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但是若因此带坏了风气,受苦的就是那些被人掳走为奴的鲁国黎庶了。”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发话,“我救治伤患可以不要钱,但是这里的伤患我救治不过来,总要有其他郎中也来,才能让更多的人获救……”

    “这些郎中前来,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他们身边的随员和学徒,也是要养家糊口的,你说一句‘国战好汉可敬’,这个没错,但是他没了收入,不仅要赔上药钱,还可能赔上性命……换成是你,你愿意不愿意来?”

    “我肯定愿意来,”游侠儿头目下意识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尴尬地笑一笑,“不过他们不来,倒也是情有可原,我说怪不得郎中们都不愿意来前线……原来还有这个说法。”

    “是啊,”李永生点点头,“国战汉子确实可敬,但是让郎中们赔钱赔命,大家就要犹豫了,可是谁也不好意思说收钱,那就只能不来。”

    中土国的民风,相对比较淳朴,收卫国将士们的诊治费用,这事儿确实会引起非议。

    说到这里,李永生笑一笑,“我不怕非议……希望能给郎中们带个头,我也是在做利国利民的事情,为何不能收费?”

    “谨受教,”那游侠儿头目听得肃然起敬,站起身恭恭敬敬一拱手,“倒是我想得浅薄了……敢问那子贡后来去领赏了吗?”

    “子贡的教谕说了他一顿,他乖乖地去领赏了,”李永生笑着回答,心里却忍不住遐想一下:子贡的教谕……那不就是孔教谕吗?

    那游侠儿的头目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自古名师出高徒,此言诚不我欺。”

    游侠儿多是心里藏不住事的,很快的,李大师这番言论,就迅速流传了开来,不久之后,连坤帅都听到了传言。

    “此人行事,果然洒脱,”她忍不住出声赞许,“郎中随军,从来都只能强行征用,他这一手自毁名声,换来的却是一番新气象,实在难得。”

    “是啊,”曲胜男也表示赞赏,“甚至有些军士都说,愿意多花些钱,获得更好的治疗。”

    这也是人之常情,除非那些实在困窘的,只要有些条件的士兵,为了救命,多花几个钱实在正常。

    所以李永生的诊所,从一开业,就相当地火爆,不过再过几日,回想起开业时的情景,大家都觉得那可以称之为“冷清”了。

    以至于他带的这些郎中,十二个时辰连轴转都忙不过来,李永生不得不又发动西疆当地的势力,火速搜罗了五十多名郎中和学徒前来,才算暂时缓解了人手不足的困局。

    不过如此一来,他这个车水马龙的诊所,也被太多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短短的十来天,张老实就发现了起码二十多个来历不明家伙,在周边张头张脑。

    独狼是什么人?眼里根本不揉沙子的,他化妆成一个憨厚的牧民,不动声色地接触了其中几人,就向李永生汇报去了周围有好几家的探子。

    李永生对此并不意外,也没有将这些人都抓起来的兴趣,而是沉声发话。

    “就是要他们打探,将这些人都记录下来,暂时不要动手……他们知道咱们戒备心强的好,咱们就不好瓮中捉鳖了。”

    事实上,独狼也是这么考虑的,要不然他就直接下手抓人了在目前的战争状况下,雷谷的修者出手抓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然而,二十多天过去了,战事越发地激烈了,诊所的伤患也大增,但是那些探子依旧不紧不慢地活动着,看起来没有贴近了解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