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铁骨碌部
    李永生的诊所,一开始就戒备比较严,雷谷的人在三湘的时候,就是准军事化管理制度,在这里扎营之后,当然也会放出警戒和各种哨探,严禁不相干的人贸然接近。

    现在看起来,这个戒备有点过于森严了,探子们不暴露行藏的话,很难靠近。

    公孙未明等得有点心焦,特意联系了几个不甘寂寞的家伙,组成精悍的小队,四面出击,打击新月国的斥候队伍。

    不过新月斥候也不是那么好击杀的,有好几次,他们都差点踩进对方设下的陷阱,亏得这些家伙战力不俗,又放弃了修者的尊严,看到新月人大军来援,毫无风范地转头就跑。

    新月人恨透了这几支小队伍,调大军围剿不易,不管不问也不行,只能破口大骂,说中土人全无天朝上国风范,丢掉了修者的荣誉。

    雷谷的修者对这话嗤之以鼻,元真人说得更直接,“嘿,真神教徒说修者荣誉?真是扯淡了,最没有节操的,就是新教徒了,伊万人都比他们有资格这么说。”

    新教徒的出尔反尔,在整个玄青位面都是有名的,当初光宗为何阉掉了所有的格洛路男人?这个厚颜无耻反复无常的部族,信的就是真神新教。

    不过新月人最近追查公孙未明等人比较紧,他们就回来歇息几天,知道这边还没有探子靠近,公孙未明忍不住建议,“要不……放松一点戒备?”

    “不好,”李永生摇头拒绝,“前紧后松,很容易被人看出是诱敌之计。”

    “前紧后松?”公孙未明猥琐地挤一挤眼睛,yin笑着发话,“李大师看来是受过诱惑了,竟然总结得这么到位……”

    李永生白他一眼,也懒得跟这厮计较,“你确定对方知道动手的是雷谷的人吗?”

    李永生这个诊所目前该叫医院了,挂的就是“雷谷李大师”的牌子。

    所以公孙未明他们的出击,也是红果果地拉仇恨去了。

    “这个倒不是很确定,”一名复姓令狐的真人摇摇头,“各种名号都是混着报的,若是一直报雷谷的旗号,这姿态就有点过于明显了。”

    拉仇恨也是要讲手段的,若是太明显,岂不是告诉别人此地有诈?

    杜晶晶闻言,吃吃地笑了起来,“我可是报出了襄王纳贤馆的名号。”

    这种字号纯属扯淡,别说新月国是襄王勾来的,就算不是他勾来的,一个想要夺取江山的反王,也没可能隔过朝廷,去打击异国入侵者。

    不过杜晶晶对襄王是异常不爽,有这样的恶作剧也是正常了。

    李永生想一想,微微颔首,“看起来还是打得不够疼啊。”

    来到西疆之后,他不能参与作战,只负责治疗伤患,虽然看着那些伤患迅速地好转,也很有成就感,但他还是希望能亲自上阵杀敌。

    公孙未明也遗憾地叹口气,“可惜新月人没有医院,要不然可以狠狠地打一下……”

    “慢着,”李永生的眉头一皱,然后眼睛一亮,“他们没有医院,但是有真神祭坛啊。”

    真神教出国作战,军中不但配有神职人员,每当大军扎营,还会临时修建祭坛,尤其在中土这种气运大国作战,祭坛并不仅仅是象征意义的,一定程度上,它能抵消部分气运影响。

    事实上,就算是斥候小队这种作战单位,也有随身携带的神牌或者其他什么祭拜物品。

    能修建临时祭坛的,起码也得是万人队的规模,起码也是驻扎三天以上。

    李永生这话,将目标定的不低万人之上的军队驻地。

    不过公孙未明却是兴奋地一拍大腿,“这个好……我觉得可以打一下铁骨碌军。”

    铁骨碌是新月国排名第八的部族,部族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战力极强,仅次于近卫军和神仆军,是一等一的强军。

    而且这个部族自称,是得了真神青睐的,出神子的几率极高,在神殿的话语权也极大。

    总之,铁骨碌军是绝对不好惹的,此次新月国的大军当中,有三万铁骨碌军。

    他们独立成军,虽然不是前锋,但也不负责拱卫中军,而是游离在大军边缘,很不含糊地扎下了大营,那态度不但狂妄,更是几近于直接叫阵有种你们来打我啊。

    除了铁骨碌军,新月国还有两支部族武装,也享受类似待遇,独自扎营。

    不过这两支分别打着犀牛和云豹旗帜的武装,已经被中土军队打过了,其中犀牛旗差点被中土军人夺走,亏得他们的援军到得快,中土军人担心被夹击,有序地脱离了战斗。

    当然,这是中土最精锐的部队之一,才能做到撤而不乱。

    见中土人撤离得有章法,援军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甚至不敢贴近了追万一有伏兵就麻烦了,他们只是远远地缀着对方,跟了十里之后回转。

    这些就扯得远了,总之,这种敢脱离新月大军接应、独立扎营的队伍,一共有三支。

    犀牛和云豹受了中土军队的打击,不敢再狂妄,只能将营地回缩,缩到了大军可以迅速接应的范围内。

    只有铁骨碌部的军队,依旧游离在大军接应范围边缘,实在嚣张得可以。

    当然,他们的嚣张也是有本钱的,铁骨碌部能征善战,神术也相当强大,他们相信,己方三万人固守营地,足以将十万中土部队拖上十天半个月。

    有这十天半个月,己方的接应部队就算爬,也应该爬过来了。

    中土军方对这个碍眼的钉子,也有估算,他们认为,如果发动五万精锐,不计成本攻打的话,三天三夜能拔掉这个钉子。

    但是“不计成本”四个字,实在太沉重了,与此同时,他们派出的阻击部队,也要抵挡对方援军起码二十个时辰。

    所以中土西线作战集群的高层一致认为,这个突出部,目前没有必要专门拿下,最好是能在某个战役中,做为战役的一部分,将之打下来。

    这个突出部的位置如此微妙,成为一场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很有可能的,甚至不排除专门针对铁骨碌军,围绕着它,设计一场大规模的战役。

    军方的计划,李永生等人不可能知晓,不过雷谷里高人不少,张老实之类的主儿,粘上毛绝对比猴儿还精,更别说出名稳重的呼延书生。

    他们猜得到军方的大概意思,不过这事儿……怎么说呢?双方只是盟友,谁也不能号令谁,尤其是军方并没有告知,不得对铁骨碌军动手。

    公孙未明看到大家不做声,就理直气壮地表示,“军方嘛……没准还希望咱们动手呢,打一下并不是什么坏事,也可能一打,还就打出机会来了呢。”

    这话也在理,在场的人不由得微微颔首,又拿眼去看李永生。

    别看李大师没跟着他们出去打仗,但是他的算计能力,在雷谷中也是有名的他的口碑甚至还在呼延书生和张老实之上。

    李永生皱一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整天疑神疑鬼的也没什么意思打仗总是要冒险的,天底下哪里有算无遗策的战斗?

    所以他微微颔首,同时出声表示,“还是悄悄潜入,注意控制风险,一旦不妥,也别硬拼,跑路才是真的……反正他们已经说咱们不注重声誉了,咱们也没澄清的必要,对吧?”

    “是这个理儿,”公孙未明笑着点点头,他可是拿得起放得下,注重起声誉来,豁得出去性命,但是真打算不要脸了,什么阴招也能使出来,“我可以先跟三长老打个招呼。”

    跟公孙不器打招呼干什么?当然是接应了,真君不得随意对下位者动手,但是真君想接应人,对方不买账的话,“略施薄惩”也不算违约。

    毕竟,真君是那种有资格任性的存在。

    倒是杜晶晶闻言皱一下眉,“有危险吗?要不我先向宫里汇报一下?”

    “没必要,”公孙未明摇摇头,嬉皮笑脸地回答,“三长老知道了,呼延家那位就肯定知道了,我倒是想不出来,两真君合力……有几个敢乱来的?”

    不器真君和书生真君都不在这里,神念也没有关注这里,但那只是怕吓跑了对手,注意力其实随时可以转移过来。

    有人犹豫一下,怯生生发话,“我家老祖也可以关注这里一下。”

    说话的人姓杨,是上党杨家的真人,杨家真君是少见的官府合作者,这大概是因为,杨真君在异国证真,甚至还专门去顺天府向两殿做了解释。

    毫无疑问,两殿是接受了他们解释,但是与此同时,也欠缺了官府什么因果,所以这一次,杨家唯一的真君主动来请战,而且还是配合官府。

    不过杨家人也没昏了头,既然真君是配合了官府,杨家子弟是打死都不可能跟官府合作了,所以他们思索一下,索性直接选择了雷谷阵营。

    李永生想一想之后,微微摇头,“此事没必要弄得太大,等到动手之前再联系也不迟。”

    他是觉得,杨家真君跟官府在配合,这消息没必要提前通知对方,毕竟官府坑队友的名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然而很快地,他就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