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那又如何
    真君是可以来接应的低阶修者的,不过一般来说,能不出手,还是不出手的好。

    大多时候,见到对方有真君来接应,对应的这一方就会主动停手,省得真君借机启衅。

    不过元真人却是指出,就算有真人接应,咱也不能显得太狼狈不是?

    新月人不要脸,咱中土人可是要脸的。

    这话说到了大多数人的心坎上,身为修者,又岂能丢掉一颗骄傲的心?

    看着众人疯狂地发起攻击,丁青瑶的眉头皱一皱,想要他们留点力气,以应付可能的不测,不过转念一想:这种话实在太打击士气了,还是暂时别说的好。

    只希望……三名真君接到示警之后,能尽快赶来吧?

    事实上,公孙不器在感受到四长老的情绪波动后,第一时间将神识投放了过来。

    不过,一看周边围着的新月人的情况,不器真君就是一呲牙,“我去,四长老这是做了啥事……血祭七十二处、女组成的焚天大阵?”

    焚天大阵的威力不是固定的,但是以七十二名纯洁处、女的鲜血激发的大阵,是最顶级的,七十二血祭一出,见不到仙陨之光都算亏本了。

    换句话来表达就是,想杀个真君,都未必要用得到七十二血祭。

    公孙不器想将神识放下去,看个究竟,猛然间发现,那焚天大阵似乎对神识都有影响,少不得眉头一皱,“咦,教火这么厉害?”

    呼延书生的感知,也就比他慢一点点,见到那通红的教火,书生真君的神识嗖地脱离开好远,然后才心有余悸地长出一口气,“小心,这教火能烧灼神魂……我吃了二十多年苦。”

    教火在他神魂中造成的损失,还是李永生帮着修复的,所以,哪怕他现在已经证真了,见到这种规模的教火,也忍不住哆嗦一下。

    书生真君是土生土长的西疆人,对这大阵的威力再清楚不过了,眼见不能察觉阵中的情况,马上就告知了李永生雷谷的人遇袭了。

    遇袭当然不是好事,但是看对方围了足足有万把人在那里,还有神仆军的旗号,而大阵里血红的教火翻滚不已,显然还没有拿下阵中的修者。

    他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公孙不器,“咱们这边发动偷袭的都是什么人?”

    “你家、我家、令狐家、杨家、西疆四家族……还有丁青瑶带了五十道兵,”公孙不器面无表情地回答,这个消息书生真君没在意,他却知道,“一共十六七个真人,一千司修。”

    呼延书生沉吟一下又问,“道兵能抵挡教火吗?”

    呼延家终究是衰落得太久了,有些东西是真的不清楚。

    “大概……会有点用处,”公孙不器不太确定地回答,“不过抵挡教火,玄女宫的道兵,不如北极宫的道兵。”

    这不是废话吗?北极宫道士修的壬癸水,水克火是天经地义。

    呼延书生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也就是说,这些新月人全力发动的话,你我没有多长时间去考虑?”

    公孙不器恍惚了一下,不确定地发话,“丁家那小妮子,身上似乎带着五主令旗……从道理上讲,五主令旗对道兵有加持作用,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道宫真的是太神秘了,也就是公孙家底蕴深厚,能得知一些人不知道的辛秘。

    可就算是这样,也是以猜测为主,两百年以前的消息,现在真的未必正确了哪家势力会原地踏步不发展呢?

    说完这话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点什么,侧头怪怪地看着呼延书生,“你的意思是……他们成了诱饵?”

    呼延书生有时很谨慎,有时也很直接,他痛快地点点头,吐出四个字来,“九成可能。”

    他对自己在军事方面的素养,相当有信心,而且又是身在西疆,对新月人的做事风格很清楚,他相信在这一点上,公孙不器不如自己。

    “原来是这样,”不器真君微微一笑,也还了四个字回来,“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什么样的埋伏,能吓得住两名真君?

    然而,关键时刻,呼延书生还是很冷静的,他钦佩地点点头,“不器兄有此豪气,小弟又怎敢不奉陪?不过……是不是再等一等玄后的消息?”

    刚才神念求援的,可不仅仅是公孙未明,两名真君感受到了,丁青瑶也释放了神念出来。

    就在这时,一股神念自空而降,正是玄后,“还请两位真君上前接应,我在后方借势行走。”

    借势而行是真君之间的一个特定术语,大家都知道,真君的飞行能力很强,其实这除了是因为他们修为高,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掌握了部分空间的奥秘。

    所以真君飞行之际,身后的一段距离内,空间是脆弱的,若是有其他真君想尾随的话,也是非常便捷的,而且很省力气,这就叫借势而行。

    当然,尾随一名真君,难免会带给人一种恶意感,被尾随的真君想要计较的话,也可以在身后的空间布置一些手段,给尾随的真君一个教训。

    像玄后这种提前打招呼的,这就没问题了,尤其是眼下双方还是盟友。

    事实上,不管公孙不器还是呼延书生,都知道玄后的真正用意借势而行可以有效遮蔽身后真君的气息,令对手不易察觉。

    也就是说,玄后不想让对方知道,己方出动了三名真君,毕竟是比较丢人的事情,所以让他俩打头,她在后面见机行事。

    对不器、书生两名真君来说,玄后的要求有点……那啥,你怕丢人,我们不怕丢人?

    但是他俩还真没办法计较,那位是积年真君,他俩是才证真的,而且四大宫是仙界指定的下界管理者,再强大的隐世家族,也要看道宫的眼色。

    呼延家和公孙家都是老牌隐世家族,对这一点还是认识很清楚的,所以他们并没表示出什么不甘来,而是迅疾向战斗地点飞去。

    然而,就在距离现场尚有两百多里的时候,一股奇大的神识蓦地笼罩了下来,“呵呵,三位真君这是何意?”

    此人也是真君,而且绝对不简单,竟然发现了借势而行的玄后。

    不过玄后也不是那种容易害羞的小女孩,她冷笑一声,“我中土人在中土行走,关你真神教何事,正经是你二神主贸然进入中土,是嫌活得不够长吗?”

    二神主?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闻言,顿时暗暗抽一口凉气,来者的身份,还真是不低。

    新月国最高的统治者,就是三位神主,这二神主在卫国战争中,还仅仅是一名神子,战力极强,战败之后重伤而逃,最后据说请下了神谕,才治好了他,晋阶为二神主。

    不过中土够已然了解到了,二神主还是伤了根基,论战力甚至可能还不如三神主,但是论地位和眼力价什么的,在新月国仅次于大神主一人。

    玄后昔年就见过他,所以感应一下气息就知道是谁。

    二神主却是冷冷一笑,“你愿意往哪里走,那是你的事,但是前方却是要禁行了……那里两国的孩儿们正在厮杀,你不是想插手吧?”

    公孙不器冷冷地一哼,“我来接应我家的族人,怎么,你有意见?”

    这话非常呛人,尤其他还是一个新扎的真君,跟老牌真君这么说话,真是瞬间就能挑起一场战斗。

    但是他还就这么说了,公孙家啥都缺,就是不缺老牌隐世家族的豪气,不缺血性汉子。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新月国二号人物竟然没有生气,要不别人都说,新月人的残暴和不讲理,都是装出来的,这话是真的有几番道理。

    二神主只是不紧不慢地表示,“你来接应族人?巧了,我来也是为了保护本教信徒战果的。”

    不就是请真君站场子吗?你中土人会,我们新月人也不是第一天打仗啊。

    下一刻,玄后的神识蓦地放了出去,异常强大的神念,瞬间就扫遍了周边千里方圆。

    然后她冷冷一笑,“准备很充分嘛,竟然来了四个真君?”

    此前他们不便用神识观察,现在主动用神识一扫,才发现除了此人,周边还埋伏着三名新月国的真君。

    自己人果然是被当成了诱饵!玄后心里也没多么懊悔,只是冷冷地发话,“你这是觉得,新月真君比我们中土多?”

    在整个西疆战场,中土真君起码有十几个,而新月国总共的真君数量,估计也才刚十几个,她真不觉得,新月国敢跟中土拼数量。

    二神主冷冷地回答,“数量能决定胜负的话,那咱们也不用打了,直接数人头就是了。”

    顿了一顿之后,他才又表示,“你们若是恪守国际公约,不强行出手的话,我们不介意你们旁观……新月人从来都是以德服人。”

    “以德服人?真够不要脸的,”这次是呼延书生出声了,他一脸的不屑,冷笑着发话,“我方行军,没可能没有斥候,你等真君不出手,怎么可能凭空冒出一个大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