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捉对厮杀
    这个焚天大阵的威力极大,以李永生之能,摆出现在这样一个大阵,也需要花费点时间,这种规模的阵法,就没可能刻画在阵盘上。

    而雷谷的豪杰都是精明之辈,其他隐世家族的子弟,也没有多少废柴。

    在这样一群人的戒备下,想要布置下这个大阵,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但是让他们毫无防备地踏进去,那基本是毫无可能的他们或许不能确定,哪里是危险的,但是他们绝对能确定,怎么走才是安全的。

    所以,这个大阵能困住这一千多号人,肯定是新月国的真君出手了。

    二神主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教授信徒们摆设一些阵法,这总不在限制之内。”

    呼延书生用右手大拇指掐动几下剩余四指,然后淡淡地发话,“你们发动了集体挪移。”

    呼延家并不以推算天机见长,但是呼延书生在这一方面很有点天赋,尤其是他证真的异象是黄沙百战在黄沙里战斗,你总得有一定的方向感吧?

    所以证真之后,他掌握了一些天机推算的神通,很粗浅,但是相当有效。

    “呵呵,”公孙不器闻言,冷笑一声不但帮忙布阵,还帮忙运人?

    恐怕在此期间,还帮忙遮蔽行踪了吧?

    然而,二神主依旧不否认,脸上甚至连歉疚的表情都没有,他理所应当地回答,“不管我们做了什么,但是我们没有直接参与战斗……难道不是吗?”

    玄后一直在看着他,也不说话,直到这时,才慢吞吞地发话,“二神主是在打算激怒我们?”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二神主轻描淡写地回答,顿了一顿,才又略带一点好奇地发问,“为什么这么说?”

    玄后看着他,有板有眼地发话,“你的诱饵,打算钓的或者不止三名真君……也许更多?”

    二神主笑一笑,饶有兴致地反问,“下面这些人,值更多的真君吗?说实话……他们有道兵,还有道宫令旗,战力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你可以选择不信。”

    他表现得很自然,但是玄后虽然是女性,这许多年的阅历和眼界又岂是一般人能比的?

    她又笑一笑,“你不解释的话,我可能就信了,不过你这么解释,我倒是很好奇……你有什么样的手段,能留下更多的真君?”

    二神主不置可否地笑一笑,一脸的风轻云淡。

    玄后也笑一笑,并不说话,不多时,远处一条人影划破长空,如闪电一般飞来,“好贼子……竟敢偷袭我中土修者,吃我一戟!”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丁家的真君丁曜星,他接到玄后的神识告警,一路飞赶而来,人还未到,神识已经到了,看清情况之后,抖手一拳打向二神主,“原来是你这个亡命而逃的小贼!”

    丁曜星是卫国大战期间证真的,虽然战事极为紧张,但他还是巩固了两年境界之后,才从家族秘境里出来,经历的两场战斗,也都是中土国的反攻。

    他对二神主也有印象,当初此人不过是个神子真君,抵抗得倒是很凶悍,可惜还是被打得吐血而逃。

    二神主哪里会怕他?身子往侧后方一纵,“来,找个宽敞地方战一场!”

    这也是真君对战该有的排场其实是余波太大,双方都不想殃及己方的低阶修者。

    两人才刚刚离开,又是一条人影破空而来,却是杨家的真君得到消息赶到了。

    玄后的神识波动一下,指示己方三名真君,缠住对方三人,她自己则是打算下去,亲自接应己方的一干修者。

    然而就在此刻,远处空中,凭空冒出一团白色的火焰,在空中化作一朵白莲。

    白莲之上,端坐一人,光头,身着袈裟,他冲着杨家真君双手合十,“杨檀越别来无恙……你的对手该是我才对。”

    杨家的真君眉头一皱,“无法尊者……你不在西南边陲老实待着,真当我中土留不下你这具臭皮囊?”

    他跟佛修有点小渊源不假,但那是柔然的佛修,可不是西南小国的佛修。

    无法真君双目微垂,波澜不惊地回答,“中土害得我窦师弟陨落,你却不闻不问,真真是背信弃义的小人,洒家拿下你之后,当再斩妖除魔九十九万,为我师弟送行。”

    “你放屁!”杨真君气得破口大骂,“老子跟你的窦师弟没有任何关系,身为佛修,还要在中土搞风搞雨,死了也是活该……来来来,老子今天就收了你这一只野祀!”

    他在柔然证真,其实跟佛修的关系都不是很大,因为这个缘故,他已经跑到两殿解释过一次了,这厮还要继续胡扯,那就是挑战他的底线,他为了自证清白,也不得不做一场了。

    “嗯?”玄后见他俩也单挑去了,眉头忍不住一皱,“还真有第五个真君?”

    第五个真君不算什么,她要考虑的是,对方有没有第六个、第七个真君?

    按理说,新月国的真君总数不多,但是现在佛修尊者都出现了,也就是说他们有了外援,这真君的总数,就真的不能确定了。

    现在双方各有两名真君捉对厮杀去了,还都留有三名真君对峙,局面真的很微妙。

    玄后非常确定,自己能稳稳地压制一名真君,但是呼延书生和公孙不器这两名新扎真君,她就没信心了。

    公孙不器还好一点,毕竟是老牌家族出来的,没准有底牌,呼延书生……真是什么都欠缺。

    除了这些没打起来的,对战的那两对,杨真君和无法尊者,估计差不了很多,但是丁曜星十有**不是二神主的对手身为真神教第二神主,能没有点像样的东西吗?

    别的不说,两三件真器问题不大,护教重宝也该有那么一件半件的。

    有人说了,丁家不也是老牌隐世家族吗?一族两真君,能没点压箱底的东西?

    压箱底的东西,丁家当然有,但是平心而论,真要比底蕴,陇右丁家比那顶尖的隐世家族,还是要略略差一点,比如说辽西公孙、上党杨家,底蕴都要比丁家深厚一些。

    也就是这四十多年中,丁家有两名真君,所以气势大盛,可是像上党杨家一般,在族中没有真君的时候,都敢当面大骂光宗是“昏君”的举动,丁家是做不出来的。

    玄后盘算一下,觉得己方现在出手的话,不但胜算不高,还不能为那两名真君压住阵脚,不是个好的选择。

    她的神识是不怎么害怕教火的大家都是玩火的,谁怕谁?所以看清焚天大阵之内的情况之后,知道己方还有抵抗之力,于是就放下心来。

    她站在空中旁观,神识却是在不住地联系着对方。

    丁青瑶的感知极为敏锐,不但发现了玄后的神识,甚至还接受到了来自对方的讯息。

    她忙不迭大声发话,“我方真君已经到了,对方也有真君埋伏,大家注意合理分配体力,也许会战斗很长时间。”

    公孙未明也感受到了玄后的神识,但是并没有接收到其中讯息,闻言他大奇,“咦,我家三长老怎么还没到?”

    公孙不器气得直翻白眼我说,你不懂可以不说话,别这么丢人现眼成不?

    下一刻,丁青瑶就出声解释了,“据说这焚天大阵,可以焚毁真君神魂……也许是功法相克?”

    “明白了,”公孙未明马上点点头,大声发话,“其实也无须着急,咱们还能撑很久。”

    经过这一番对话,阵中的修者们也意识到了,大家可能成了真神教引诱援兵前来的诱饵。

    不过这个时候,再说那些也没意义了,还是专心破阵的好同时还得注意节省体力。

    中土国三名真君站在那里,看似无所事事,其实正在拼命联系己方援兵。

    玄后可以联系白虎庙的真君,不过这里道宫阵营的真君,在这里已经聚集得够多了,她果断要求坤帅,派出真君来做配合。

    坤帅闻言有点苦恼,对着空中的真君神念,她抬手一拱,“军中只有幽思和米真君,此两人要看顾庞大的军队,实在有点抽不出身。”

    中土跟新月打国战,两殿不可能不出真君,否则道宫都放不过朝廷,所以哪怕现在诸王内战,也有两名真君随军前来这是政治正确。

    可是真君随军,一来是打算对掐对方真君,二来也有保护军队的意思,虽然玄青位面有公约,真君不得随意对黎庶出手,但是万事都讲规矩的话,天底下哪来那么多纠纷?

    敌方真君一旦决定对普通军士出手,会造成极大的杀伤,中土军队必须要有自保之力。

    所以坤帅婉拒玄后的要求,也就正常了。

    好死不死的,就在这个时候,公孙不器的神识也到了,闻言他大怒,“姓胡的,我公孙家大好男儿从辽西跑来,为的就是助你一臂之力,你竟然如此回报我公孙家?”

    “不器真君息怒,”坤帅再次一拱手,苦苦哀求道,“真君的行事,胡某一向景仰得紧,但是……真的是事关重大啊,而且军方作战,主要针对的是成建制的队伍,而不是高端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