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众矢之的
    北极宫大长老人不在此处,但是很快地,他的神念投了过来,“为了西疆的真君大战?”

    他也是曾经的真君,但是跌落了境界,能感受到西疆有真君大战,可是具体的情况,却是感知不出来。

    “西疆邪教的二头目和三头目,都来中土了,”宫装丽人的话说到一半,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最后一句,“中土可不是他家后院,想来就来就想走就走……”

    两名神主的出现,竟然能令三宫主毫不犹豫地丢下北极宫的基业,迅速传送往西疆,可见这两人有多么招人恨了。

    事实上,为此心动的,可不仅仅是北极宫三宫主,顺天府西郊的一处山谷中,一名白面书生正在一棵胸径足有丈许粗的松树下打坐,猛然间就站了起来。

    他侧头看一眼西方,很干脆地发话,“八卫何在?随我西行!”

    “殿主您……”不远处一名女性初阶真人愕然看着他,“您的神魂刚刚受损啊。”

    “无妨,”白面书生一摆手,然后冷笑一声,“好胆,竟然还敢来中土……”

    女性真人还试图劝一下,“殿主,幽思真君也在西疆,何不令他前往?”

    此人正是因果殿的掌令使,因为一道神魂被青龙摄走,他回到顺天之后,就是打坐疗伤,甚至都没兴趣过问目前的天下大势。

    幽思真君就是因果殿的,按说是要听他差遣的。

    可是掌令使哪里有兴趣去联系幽思真君?击杀真神教三神主的话,能让他收获太多东西。

    名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土对此人开出的悬赏很高。

    三神主在中土造的杀孽太多了,受害者家属里,很有几个身家丰厚的,竟然凑在一起,开出了五十万两黄金的价格,收买三神主的人头。

    真君一般是看不上黄金的,但是不管什么东西,只要量足够多,十有**会引起质变五十万两黄金,也足以买动真君出手了。

    不信你问一问呼延书生,看他愿意不愿意出手?

    事实上,除了民间的悬赏,先皇也发布了悬赏,“中土国修者,能阵斩这厮的,赐真器一件,若是赵家子弟,真器库放开,令其任择其一。”

    先皇虽然性子暴烈,冷血好杀,但是做事还是相对讲究,他并没有说人头换真器身为中土天家,他并不鼓动暗杀的风气,而是着重强调“阵斩”二字。

    必须要面对面搏杀,斩杀了三神主的,才能算数,那些暗杀、投毒之类的手段不算。

    当然,若不是中土人杀的此獠,先皇也没兴趣兑现诺言你们真神教有新教旧教之争,万一把人弄死了,还指着跟中土讨要真器?

    最后就是那个“赵家子弟优先”的条件了,不过这也正常,不看发布悬赏的是哪一位?

    至于说先皇为什么这么恨三神主这还用问吗?他刚身登大宝,三神主就率众疯狂搞摩擦,而先皇显然不是一个肚量大的,肯定要给这厮记一笔账。

    先皇的这个承诺,并没有书面的谕令,就是跟军中将领饮宴时,随口说出的,他当时承诺的,除了真器,还有别的选择军中若是有人斩杀了此獠,他不吝封侯。

    当然,封侯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以三神主的地位和修为,真君之下的修者,想要近他的身都难,将其斩杀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先皇口谕虽然没有以文书方式确定,但是天家无戏言,很多人可以作证,更关键的是《起居注》上,也有这样的记录。

    起居注是对天子日常行为的详细记录,是为了修史用的,一般人看不到。

    少年天家看过一部分事实上,他并不能看全起居注。

    这不是说他权限不够,而是有些生活部分的描写,不是为人子该看的,要注意避讳。

    比如说,先皇跟嫔妃们啪啪啪的时候说了点啥,用什么姿势说的……天家合适看吗?

    不过天家也曾经表示,我是天字第一号孝子,只要是父皇做过的承诺,我都认账。

    总之,掌令使知道三神主进入了中土,根本不想再等,等八卫抵达的时候,他直接裹起人,破开空间而去。

    就连玄女宫的太上,都有传送到白虎庙的冲动,昔年无数玄女宫弟子,就死在这家伙手上,这个仇她想报啊。

    不过,最终她还是没有前往,没办法,将玄女宫的大事,全部放在栗娘这个新证真的真君身上,实在太沉重了,尤其是三湘境内,还盘踞着荆王这一割据势力。

    而且,玄女宫北上的人数,也相当不少了,远超北极宫和青龙庙,再多也不合适了。

    中土的真君们震动的时候,西疆的高阶和中阶真人们听到这消息,除了实在走不开的,都自发地赶向战场,他们的心中除了仇恨,还有激奋。

    若是一战拿下两个神主,别说真神教再也无力东进,甚至新月国自身都要保不住了。

    就连幽思真君都坐不住了,他跟坤帅打一个招呼,“我也去看一看,胡帅您自己注意保重。”

    随着中土修者纷纷涌向战场,现场的新月**士先挡不住了,神仆军和近卫军固然很厉害,可架不住中土人在源源不断地赶来。

    除了这些常规修者,短短一盏茶内,令狐真君、白虎庙的一名真君、因果殿殿主、北极宫三宫主等六个真君赶了过来。

    至于说真君们作战,不能多欺少?拜托,三神主在中土境内,主动对玄后出手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你能在我们的地盘上,公然污蔑我们的真君并且动手,当然应该接受惩处。

    其实还是那句话,规矩制定下来,就是用来打破的,关键是看你自身实力强不强,有没有颠倒是非的本事了,只要能找到借口,何必担心什么规矩?

    还有诸如幽思真君、丁相实之类的,束手在旁边看着,眼下实在有点插不进去手了,只能在一边压阵,期盼着能有什么漏可捡。

    这么短的时间内,中土就赶来了八名真君,十六对七这基本上就没什么悬念了。

    而更糟糕的是,常规力量的战斗,新月国也有一败涂地的迹象。

    这一场莫名奇妙的大战,发生得突然,发展得突然,真君们赶来得突然,现在看起来,结果也很快会出来了。

    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对方的真君能抵挡多久,毕竟真神教的神术加持,能让真君们的战力,在短期内大增,若是他们狗急跳墙,也会给中土真君们带来麻烦。

    甚至观战的幽思真君和相实真君,都没兴趣加入战团,就等着出现变故。

    二神主见到己方越来越被动,终于大喊一声,“还不出来?击杀白虎庙杂毛!”

    话一出口,正跟丁曜星双战二神主的白虎庙真君眉头一皱,本能地加强了戒备。

    几乎在同一时刻,地面一道白光亮起,直接击向了……因果殿殿主。

    掌令使正在跟玄后双战三神主,三神主虽然比较狼狈,但是一时间也还挡得住。

    正在压阵的幽思真君见状,笔直地迎向白光,手中一支判官笔,重重地点了过去。

    这一道白光是个蒙面人,只看身法也是真君级别的,此前却一直藏在下面的军士中,此刻猛然间出手,直取掌令使。

    掌令使能执掌因果殿,可以说,他就是官府系统真君中的第一人,别看他遇到青龙狼狈不堪,那是因为双方的实力原本就不在一个层面。

    官府里一说就是“两殿”,事实上,天机殿主要负责天机推演,更偏重情报一些,而因果殿的职责是了结因果,偏重执行。

    也就是说,因果殿的人,更偏重于战斗。

    所以,就算掌令使被青龙拘禁了一缕神识,他的战力依旧不是普通真君能比拟的。

    这名藏在暗处的真君,会选择他做攻击目标,却也是正常了。

    幽思真君一直在等着捡漏,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手中的判官笔,算得上是真器,蓄力一击,威力不可小觑。

    事实上,这判官笔是因果殿的公物,目前由幽思真君执掌便是了,他自己也有真器,不过判官笔是气运重宝,此刻用来对付邪教中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丁相实也一直在戒备,他身为丁家两真君之一,按理说是没必要来战场的,而他自己也确实是在家族秘境旁,但是当他发现,真神教的二神主和三神主都来了中土,才火速赶来。

    等他赶到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在场的真君都是两个打一个,他总不好意思再冲上去三打一这么做也太丢人了一点。

    事实上,真君之间的战斗,并不是人越多越好,两打一刚刚好,三打一容易误伤友军。

    眼见下面又冒出一名真君,他的反应略略慢了一些,被幽思真君抢了一个先。

    但是丁相实也不甘后人,他身子前蹿,抖手向对方打出一枚白色的玉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判官笔堪堪点中白色人影时,只听得砰的一声大响,那人影竟然猛地炸裂开来,化作了漫天血红色的火焰。

    一名真君,竟然这么直接自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