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末日审判
    幽思真君在出手的时候,已经想到了后续的手段,虽然他出手的时机仓促了一点,但是这个时候不抢功,岂不是傻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出手之后,他总有点心绪不宁。

    待对方的身体炸开,他倒是没认为,这是自己判官笔的作用,不过他也要忍不住猜测一下这是化身之法吗?

    然后他才发出一声惊叫,“握草”!有没有搞错?你是真君哎,一言不合就自爆?

    不过他也没将对方的自爆当回事他手上的判官笔,可是真器级别的气运之宝。

    真君自爆又如何,教火又如何?他完全挡得住。

    然而下一刻,他的耳边传来一声惊叫,却是丁相实发出了,“握草……慕容神起?”

    自爆的真君到底是谁,后来大家也没分析出来,相实真君信誓旦旦地表示,绝对是失踪了的慕容一族的真君慕容神起他就是因为认出了此人,所以反应比幽思真君慢了一线。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自爆的这厮不是真君不是活的真君,而是没有气息的傀儡。

    真是没想到,新月国竟然也有将真君炼制为傀儡的手段。

    事实上,炼制手段还是小事,更为要命的是,这名真君傀儡自爆的威力,竟然远大于一般的真君自爆。

    首当其冲的幽思真君最有感触,他以为自己有气运重宝护身,应该是诸邪不侵,不成想数十点火光撞在他身上,竟然撼动了他的防御,他的胸口一闷,一口血直接到了嗓子眼。

    在气运重宝的庇护下,他竟然负伤了!

    这还亏得他用的是判官笔,若是用他自家的真器,伤势起码要重好多倍!

    跟在他身后的丁相实,可以证明这一点。

    相实真君可是没有气运重宝,受到冲击之后,他的脸色一变,嘴角就流出一股鲜血来。

    这还是他的前方,有幽思真君挡了一下,否则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

    就连不远处的掌令使和玄后,身形也明显地滞了一滞,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他俩是受到了冲击,而其他的真君,见状也是微微一愣还有这一手?

    就在此刻,只听得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沉闷而冷酷,“都留下吧……”

    “吧”字一出口,天色在瞬间就变得昏黄了起来,很多真君甚至忍不住眯一下眼睛没办法,光线差别太大,哪怕以真君之尊,一时间也有点不习惯。

    整个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厮杀的双方,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就连喊杀声,都变得遥远了许多,风声什么的,更是听不到了。

    遥远的喊杀声,给人一种诡异的静寂的感觉。

    地面上战斗的修者们,低头看一眼,可以看到自己的鞋子,但是看不到脚踩着的土地,仿佛是踩在虚空中一般,只有脚下踏实的感觉,才会提醒他们:你踩着的是大地。

    白虎庙真君的脸色大变,他想起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末日……审判?”

    其他真君听到这四个字,脸色也是齐齐一变。

    末日审判是真神教最著名的邪术,在真神教内部也极少人会使用,千余年前,曾经有一名真神教真君,仗着此术斩杀了六名中土真君,直杀得血流成河,无人可挡。

    幸好有上党杨家的巅峰真君路过,此人已经摸到了飞升的门槛,只差一点道意的积累了。

    杨家真君阻住了此人,代价是两败俱伤,杨真君回到家族之后不久,就陨落了。

    施展末日审判的这名真神教的真君,也没逃出中土去,被白虎庙的真君当场乱刃分尸此前白虎庙就有真君丧生在此人之手。

    后来中土修者多方打探,才知道此术并非这个位面的术法,在上界都是大名鼎鼎,不过想要施展此术,不但要懂得法门,还要以真君的尸骸为献祭。

    真神教在玄青位面创教以来,“末日审判”也才使用过三次,一次在中土,两次在西方,加上现在这一次,也不过才第四次。

    玄后的身子猛地挣动一下,却发现身体异常沉重,灵敏程度甚至还不如司修,她的脸色忍不住一变,“还真是此术!”

    传说中,在末日审判的范围内,所有人的动作都会变得慢如蜗牛,挪移和传送之术都失效,只有施术者不会受到多大影响,仅此一项,施为者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掌令使动了动身子,脸色也是一变,他沉声发问,“真神教神使何在?”

    他是两殿首领,朝廷知道另一桩辛秘末日审判只有上界神使才使得出来,这个位面的真神教徒,没有谁能使出。

    “哈哈,神使?”三神主仰天大笑,两根麻杆一样的长腿,不住地抖动着,良久才停下笑声,正色发话,“本神使就在你面前,你看不到吗?”

    随着这一句话,他的脑袋上方,竟然出现了一圈白色的光晕,虚悬在那里。

    “这不可能!”幽思真君高声叫了起来,他的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恐慌之色,“真神教的神使,怎么可能是你?”

    三神主看一眼下方,发现低阶修者们还在战斗,不过因为受末日审判所影响,动作都变得缓慢无比。

    他没有再计较下方的战斗,而是饶有兴致地看向幽思真君,“不可能是我……为什么呢?”

    “因为神使下界,转生的很少,”公孙不器淡淡地发话,“哪怕转生,也不可能是寄魂之术……以你的过往,可能是转生之人吗?”

    公孙家的传承很厚重,对新月国的神使有记载,神使一般是直接下界,有转生的情况,但有记载的仅仅是两次,而三神主过往的表现,真的不像是个神使。

    除非他是被夺舍了也就是不器真君所说的寄魂之术。

    三神主闻言,不屑地一笑,“说得你好像比教徒更了解神使似的……”

    然后他看一眼幽思真君,似笑非笑地发话,“准备好了吗?我许你再拖延一阵时间。”

    原来他早就看出,幽思真君的恐慌,是故意装出来的,并且猜到了对方是想拖延时间。

    不过现在,他敢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自信心还真不是一般的足。

    “已经够了,”回答的竟然不是幽思真君,而是面色惨白的因果殿殿主。

    掌令使手中托着一座玉色的小塔,那小塔虚悬在空中,见风即长,瞬间就涨到了百余丈高,而且还在继续不住地向上蹿去。

    塔的底部,冒出了黄色的光芒,将掌令使和玄后罩在其中。

    随着小塔的增长,黄色光芒笼罩的范围,也在急速地扩张着。

    “武运之塔?”三神主认出了此物的来历,他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你竟然敢将此宝带在身上?”

    若说起中土国的镇国重器,文武两座气运之塔,妥妥排在前五。

    排第一的应该是九鼎,第二就有纷争了,有人说是传国玉玺,也有人说是气运双塔,不过毫无疑问,山河社稷图的排名,肯定比这三者要差。

    至于岱山的石敢当,虽然也贵重无比,但是连前十都排不进去。

    在武运之塔的黄色光芒笼罩下,大家身体猛地一轻,觉得行动便利了很多。

    掌令使却是冷笑一声,“武运之塔原本就是我守护的,带在身上的仅仅是一个副塔,来,且看你的末日审判,能否判得了我中土的武运之塔!”

    他敢如此叫板,也是有信心的,末日审判固然可怕,但是这文武双塔,也是上界赐下的宝物,能主一国的文武之运。

    哪怕他手中拿着的,只是一个副塔,仅仅是能将气运之塔投影过来,但他也不担心对方能短期内破开。

    他适才所虑的,不过是没时间发动此物,所幸的是,幽思真君跟他搭档日久,也不问殿主带没带副塔,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拖延一下时间再说。

    气运之塔的光芒,挨着新月真君之后,直接将人弹开了,力道虽然柔和,却是异常坚决你不配享受我的气运。

    三神主就没想到,此物还有这般功效,一不留神就被弹开了,他顿时勃然大怒,“好胆!给我全力攻击!”

    事实上,被黄色光芒笼罩的灵修,感觉也不是很舒服,像呼延书生这种修习过气运的修者,倒还不太要紧,可是对于玄后这种打根基就是灵修的道宫中人来说,也有些排斥力度。

    跟玄后处境相同的,还有北极宫三宫主,至于白虎庙的真君,是运修转灵修的,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末日审判的模式下,真神教的真君们也受影响,尤其那佛修无法尊者,跟中土真君的反应一般无二。

    但是三神主号令发起攻击,真君们还是勉力出手不能近身作战,那就远攻好了。

    不过紧接着,他们就发现,远攻也不太灵光,“这气运之塔还真是邪门。”

    三神主眼中杀气一闪,低头向下方一指,冷冷地发话,“先扫除下方的蝼蚁!”

    “呸!”玄后气得破口大骂,“对低阶修者出手,你还真不嫌丢人!”

    三神主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发话,“只有弱者,才会讲规矩……强者需要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