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章 气运之塔
    真君的战场,距离低阶修者的战场,还是有点距离的,差不多八十里左右吧。

    不过对于真君而言,这点距离真不算什么。

    一名真神教神子,对着一队中土游侠儿,随手就是一拂,心说这点力道足够了。

    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了令他瞠目结舌的一幕,“居然……也有气运护身?”

    “切,很稀罕吗?”掌令使不屑地冷哼一声,“我中土运修的神奇,哪里是你这蛮人能够尽窥的?”

    那神子不信邪,抖手又发出一道弯刀,直取另外几名中土低阶修者。

    白虎庙的真君见状,气得紧咬牙关,“好好,你们且等着,只要我今日不死,回头定然带弟子造访新月,屠尽真神邪教信徒。”

    那神子很无所谓地笑一笑,“你在劫难逃了,你今日倒是想不死,但是……由得了你吗?”

    不过很快地,他就笑不出来了,“咦……这样都杀不死?”

    他这一刀力气不小,对方也避不开,但是就在两者即将相撞的时候,那黄光护着中土修者,跌飞出去好远,却是没有受伤。

    原来这气运之塔不仅是黄光有庇护作用,只要在塔周边,运修都会得到保护,只不过有黄光笼罩的话,保护效果更好一点。

    换句话说,这名神子若是在黄光笼罩的区域挥刀,被弹飞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但是周边效应,就要差一些了,所以被击中的修者飞了出去,只不过是没受伤。

    “咦?”三神主见状,也是一愣,然后看一眼已经望不到塔尖的巨塔,飞身而起,手中多出一根狼牙大棒,身形开始膨胀,不多时就涨到了百丈高低。

    呼延书生看一眼公孙不器,“喂喂,这个金身,跟你家的相比如何?”

    “雕虫小技耳,差得太远,”公孙不器不屑地一笑,然后眉头微微一皱,“他要干啥?”

    干啥?三神主要拎着狼牙大棒,直接将武运之塔打爆!

    这塔却也神奇,虽然是虚影,却又像是有形之物一般,能被砸得发出巨响。

    三神主连砸十余下,停了下来,仔细打量一下巨塔,眼中有精芒闪烁,然后出声发话,“这塔的防御的确不错,不过……打得碎的。”

    二神主二话不说,也显出百余丈的法身,手执一柄血色弯刀,重重地一砍。

    随着一声巨响,他倒退了两步,硕大的双脚,踩碎了两块火车头大小的石块,然后愕然发话,“有弹性?”

    “嗯,”三神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弹性又不大。”

    反正这气运之塔很古怪,保护能力很强,但是对其他类型的修者,也没体现出太大的杀伤力,而且因为是投射的缘故,自身的防御能力不是特别强。

    三神主试出来了,诸多真君攻击此塔的话,打破这塔也是迟早的事情。

    掌令使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他四下看一圈,沉声发话,“莫要慌张,咱们的人多,能顶住这一波攻击……可有谁能破得了末日审判?”

    众人的眼光,齐齐看到了道宫三名真君身上这个消息,还是得问道宫中人。

    沉默一阵之后,还是白虎庙的真君出声了,“此术似乎最多可害九名真君……我们也是从真神教徒那里拷问来的消息。”

    四大宫里,要说对真神教了解最多的,无疑是在西疆扎根的白虎庙了。

    现场的真君们交换一下眼光,只能诛杀九名真君的话,咱们还真的没必要压力太大,现在只中土的真君,就来了有十六名之多,哪怕陨落九名,剩下的也能跟对方一拼。

    公孙不器却是拿眼去看杨家的真君,“是这样吗?”

    数遍中土,也只有杨家的先祖,曾经挡下了末日审判,不问他问谁?

    杨家真君犹豫一下,才缓缓点头,“先祖对此也有猜测,对方终究是先杀了七名真君,应该实力大减了,否则的话,他未必能幸免。”

    对上党杨家来说,真君老祖挡住末日审判并且重伤对方,既是荣耀也是悲哀一名即将飞升的真君,就那么陨落了。

    所以,这名真君在陨落之前说了什么,他们绝不愿意向外界轻易透露,更别说,这消息泄露出去,基本上算是自黑,杨家脸上也没啥光彩。

    当然,现在他不想说也不行了,大家就直面这个情况,必须得商量出一个章法来。

    就在此刻,北极宫三宫主对外面打出一道黑光,直取光晕外的佛修无法尊者。

    北极宫的功法,对真神教隐隐有克制之意,她打出的黑光,也是水属性术法,倒是不受限制。

    无法尊者却是受末日审判的影响,身形转动不灵,眼见就要硬捱一下,哪曾想三神主一抬手,直接将人摄走了,他大声发话,“咱们藏到塔身上去,安全又稳妥。”

    中土十六名真君全部置身气运之塔下方,真神教的人想攻击气运之塔,最好升得更高一些,以塔身做掩护,那里是死角,中土真君攻击不到。

    掌令使见状,眼睛一亮,“三宫主,你北极宫可有什么宝物,消灭得了这邪术?”

    三宫主犹豫一下,缓缓摇头,“若是在北极宫,我自是不怕此术,可惜的是……护山大阵无法投射过来。”

    北极宫的护山大阵,比气运之塔还要强大,只不过那是护山用的,谁会去琢磨投射?

    幽思真君面色惨白,轻声嘀咕一句,“莫非此术……中土就无人可抵挡了吗?”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玄后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真神教有神使,我中土自有观风使!”

    众人闻言,眼睛先是一亮,然后……就恢复了颓势,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只有幽思真君低声说了一句,“中土好几百年未现观风使了吧?要不然真神教的神使,哪里有胆子在中土兴风作浪?”

    按规矩,神使是不能来中土的,就像当初李永生也没入西疆他入柔然和伊万,因为那不是处于敌对状态的国家,可就算是那样,他也不能轻易暴露身份。

    话音刚落,塔身外传来了沉闷的响声是新月人开始攻击武运之塔了。

    就在这时,呼延书生的眼睛一亮,“照这么说,九的倍数,没准可抗末日审判?”

    这也涉及了一种大道规则,既然末日审判可以诛杀九名真君,那么九的倍数的真君,极有可能对抗末日审判。

    呼延书生对这些辛秘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他来说,寻找理论依据并不是问题。

    掌令使的眉头微微一扬,然后缓缓点头,“此地已经有十六真君,再来两个,就可以尝试一下了……谁还能再请来两名真君?”

    三宫主冷哼一声,一道黑光打向远处的焚天大阵,“我先救人,请人的事,落不到我玄女宫头上吧?”

    玄女宫这次做得,真的是仁至义尽了,真君第一时间带队赶来,第二波人马也到了,还有隶属于玄女宫的雷谷豪杰。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还裹胁来了两名真君若不是他们强请,郭家和朱家的真君,十有**要坐等一阵。

    白虎庙的真君一摊双手,“我可以再请一名老友前来,不过道宫和隐世家族这么辛苦……朝廷应该再来一名真君了吧?”

    掌令使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发话,“天机殿的真君已经在路上了,我是担心时间未必来得及……道宫不能先多出一名真君?”

    白虎庙真君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那我再邀一下白虎好了。”

    玄后闻言,忍不住翻一翻眼皮,白虎庙的道友,是真不拿白虎当野祀啊。

    其实这名真君也是没有办法,他并不想跟白虎走得太近,可是……他有得选择吗?

    不过,他的纠结也有点多余,因为半个时辰之后,天机殿的真君就到了,不是别人,正是无心真君。

    白虎庙此次请来的,是一名黄姓真君,黄真君和无心真君在来的时候,就知道这里出现了末日审判,两人在千里之外,就跟陷在其中的真君商量好了,两边一起发动。

    他们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个人,也在从头到尾看着这一幕。

    焚天大阵发动的时候,李永生就感受到了,不过他没有过多地关注这种阵仗,肯定惊动了不止一个真君,他何必去凑那个热闹?

    做为一个观风使,他只需要在一边冷眼旁观就是了。

    不过,就在末日审判使出的时候,李永生还是被吓了一跳,“我去……合着新月国要重创中土的真君?”

    他从上界来,对真神教的这个术法,了解得非常清楚,简而言之一句话中土的真君们所了解到的,基本上都是真相。

    只有一点,他们理解得有问题,那就是能使出这个术法的,未必一定得是神使。

    这三神主明显就不是神使,李永生对此非常确定。

    所以从理论上讲,再来两个真君,真的是可以对抗末日审判的。

    不过李永生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

    他在想:这一仗,公孙未明他们的贸然出击,是撞进了一个连环陷阱里,铁骨碌军造成的突出部,不仅仅是中土人的契机,也是新月人的契机啊。

    怪不得他们出击时,我感觉有什么不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