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十八真君
    公孙未明他们在破坏祭坛时,被发现了也没及时撤离,导致了现在中土人的被动。

    焚天大阵只是开胃小菜,是个诱饵,新月人的目的,是引来中土大量的真君来支援。

    当他们七个打十四个,还有两个中土真君在围观的时候,机会就成熟了。

    现在,相当于是十六个真君,全部陷入了险境中,若是新月人计谋得逞,中土无疑会陷入巨大的被动中,再加上诸多反王推波助澜,中土就此分崩离析,也未可知。

    起码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卫国战争基本上是白打了。

    幸亏中土这边,有因果殿掌令使带来了武运之塔的副塔,大家才能苟延残喘。

    否则十六个真君被杀九个,剩下七个真君,对战新月七个真君,胜算不是很大。

    毕竟中土这边,只有一个掌令使,算是真君里的佼佼者,其他人都还差一点。

    要说白虎庙、玄女宫和北极宫三位,也是相当不含糊的,但是架不住人家两名神主都带了全部家当来战,他们却没有全力以赴,吃了经验主义的亏。

    道宫的第一高手瘸真君,已经被接引到了上界,而中土两名潜力无限的真君,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却还没有成长起来。

    这些就都说得远了,简而言之,新月人布的这个局相当高明,以铁骨碌军的突出部为诱饵,一环扣一环,充分利用了中土修者求战心切的心理。

    大家都以为,新月人此次大举入寇,是来借机敲诈,没有人能意识到到,他们还真的存了打掉中土大半高端战力的打算。

    现在看起来,是因果殿殿主的贪功,给中土的真君们带来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不过李永生不这么想,他有一种感觉:就算中土凑够十八名真君,新月人没准还有什么后手。

    就在此刻,风真人走了过来,她是玄后特意留在诊所,帮李永生做看守的杜晶晶求战心切,跟公孙未明去偷袭了。

    风真人是中阶修为,战力比杜晶晶高一些,她走到李永生面前,皱着眉头发话,“李大师,咱们也去支援他们吧?”

    李永生想了一下,还是微微摇头,他抬手往身后一指,“咱们若是走了,这四千多受伤将士怎么办?”

    他的诊所没有收容那么多将士,只有一千出头,但是旁边军方的战地医院里,还有三千多受伤将士,他可是跟坤帅约好的,双方要相互支援,共同保护后方的医院。

    保姆神马的,最讨厌了,但是既然答应了,总不能不去做。

    风真人有点不甘心,“把天姥双杀留下看守,应该是够用了,军方那里还有一千军士。”

    现在李永生的诊所里,只剩下了四个真人,天姥双杀和他俩,就连血奴都被公孙未明带走了他看上了它偷袭的能力。

    军方的战地医院里,驻扎着五百郡兵和五百辅兵,这一千人除了看守医院,还负责一些后勤工作,比如说,他们负责看守的,还有几个仓库,为来往的军士提供保障。

    因为雷谷这边真人多,军方的战地医院,根本没有配备真人。

    负责管理这一千军士的军官,仅仅是一名高阶司修。

    即使是这样,都算是高配了,因为伤兵里难免有什么刺头,难以管理,而且后勤物资的供应,也是军方的命门,还得跟过路的军校打交道,军官级别太低的话,说话的底气就不够。

    简而言之,坤帅就一个意思:军士我出了,至于说高阶战力,雷谷你们负责吧。

    这也是各有侧重点,李永生觉得分工很公道。

    现在风真人听说,玄女宫弟子被人困住了,甚至玄后都陷在了那里,就来怂恿李大师出战。

    李永生微微摇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觉得,仅凭天姥双杀和五百战兵,若是有什么意外,他们真抵挡得住?”

    要知道,上一次在二郎庙的军方疗养院,新月国就派去了两名高阶真人偷袭,那还是在中土后方,伤兵也没多少,现在前线的战地医院,伤兵众多,新月人出手只会更狠。

    风真人暗暗一咬牙,心说那他们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还是那句话,玄青位面没有圣母婊,大多数人将生死看得很平常,对她来说,自己能看护了这些伤兵固然好,可是眼下宫中真君和同门都出了事,她就顾不得考虑这些无关人等了。

    至于说她为什么能知道此事?玄后早就在召集人,去救援失落在阵中的中土修者了,可靠的真人们,都接到了她的神识通知。

    风真人一开始还没有一定要去的打算,但是众人纷纷赶去,到现在音讯皆无,她请示玄后,真君却是不予回复,她当然就着急了。

    但是现在面对李永生,她还不能那么说,只是婉转地辩解,“我觉得,新月人应该把赌注全部下到了那边,这两个医院,应该问题不大,天姥双杀够用了。”

    “应该?”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笑着摇摇头,“总也是几千条性命,你若想去,只管自去,我也不会怪你。”

    风真人顿时语塞,她若是只想自己去,早就明说了,问题是她心里清楚,以自己的战力,去了那里也不过是个添头,只有将李永生请去,才有可能帮到大家。

    道宫弟子固然自视很高,但是眼下是战场,实力高强之辈多了,风真人不会妄自尊大。

    所以她幽幽地叹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他俩说话之际,无心真君和黄真君按照约定,对着前方的昏黄空间,猛然发起了攻击。

    无心真君能这么快赶来,并不是因为要救人,而是他原本派了分身过来,是想长一长见识,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有机会一战新月国神主。

    结果分身赶到半路,才得知对方使出了末日审判,掌令使向两殿求援。

    因果殿殿主遭遇这种事,按说因果殿应该尽起精锐来援的,不过很遗憾,京城的局势也很微妙,分不出太大的精力来。

    说来说去,掌令使虽然号称因果殿殿主,但是两殿首先是为皇族服务的,正经是这掌令使的位子该谁坐,是皇族说了算。

    所以这救援的事情,就落在了无心真君头上,他的分身已经接近了西疆,本尊和分身互换一下,就能很快地抵达当然,其中要用到的物资,是由两殿最后承担。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表达一个意思,无心真君为了赶路,就没有带太好的装备来一具分身,能携带多好的东西?

    不过无心真君也不在意,通过掌令使、幽思真君和米真君的话,他已经分析出来了,十八个真君破末日审判,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一旦打破末日审判,对方区区七个真君,能在十八个真君的围攻下逃得性命,都可以算人品坚挺了,他自然也无须准备太好的装备。

    若是打不过末日审判,无心真君依旧不苦恼,因为……他来的就是一具分身,只是跟本尊交换了意识而已。

    分身受损,他也会修为大减,可是终究是性命无碍。

    所以他毫不犹豫,直接冲着昏黄色的空间出手,而那黄真君掣出一柄拂尘,也是冲着前方一扫。

    就在他俩出手的同时,昏黄空间内的十六名中土真君,也齐齐地出手了。

    为了追求最大效果,十六名真君组成了五个三才阵这种阵势,大家都很久不用了,但是身为中土真君,不可能连这个阵势也不会。

    唯一落单的真君,是……没错,就是北极宫三宫主,她的功法天然克制真神教,跟别人组成阵势的话,反倒是不宜发挥。

    就在发起攻击的一瞬间,众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待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的空间又是微微一变,昏黄变成了明黄色,十六名真君的面前,多了两人,正是无心真君和黄真君。

    “有效!”掌令使欣喜地大喊一声,“快去围攻那个该死的贼子!”

    真君们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一看眼前的情势就明白了:末日审判的禁锢,确实松了很多,待这明黄变成正常的光线,禁锢就算彻底打破了。

    于是大家齐齐一声喊,根本顾不得其他,直接攻向对面的三神主。

    他们的身体灵活性还是不够,不过只要是个真君,谁还不会几手远程攻击?

    无心真君和黄真君刚刚进入此地,禁锢尚未体现出来,两人身子一闪,直接包抄向三神主的后路,封死他窜逃的可能。

    “咄,”黄真君手中的拂尘向前一扫,然后他的眼睛愕然地睁大。

    看着三神主头上的白色光环,他诧异地发话,“这是……真神教的神使?”

    “没错,正是真神教神使,”白虎庙的真君大声地回答,同时打出漫天金黄色的光点,嘴里兀自解释,“莫慌,以他之能,大约也只能使用一次末日审判!”

    “使用两次又如何?”掌令使高声地笑着,见到己方形势好转,他笑得十分开心,“他总得再找个真君来,才能施为吧?”

    一边笑,他一边看一看对方其他六个真君,“你们谁想做神使的踏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