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强援
    这六名真君,对中土真君也是个威胁,十八名真君,虽然可以相互掩护,也有人防御超高,但是六人出手,终归会给大家带来不小的麻烦。

    所以掌令使试图通过口舌挑拨,让对方真君心生犹豫。

    没错,真神教都是些疯狂的信徒,但是修行到真君这个层面,鲜有人不为自己打算的,想让一名真君慷慨赴死,那真不是一般的不容易。

    呼延书生知道他的用意,也轻笑一声,“就算再陨落一名真君,那又如何?咱们这里十八个真君,大不了再来一次就是。”

    然而,他俩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口,倒是有五名真君一抬手,对他们发起了攻击。

    只有那佛修无法尊者,双腿一盘,虚虚坐在空中,摸出一颗丸药丢进嘴里,沉声发话,“诸位先撑一下,我伤势有点重……片刻就行。”

    他方才被杨真君和呼延书生夹击,受伤不轻,此刻终于有点时间了。

    二神主急得大叫,“无法真君快点来,大家撑不住啊。”

    无法尊者双眼微眯,轻哼一声,“我真的需要歇一歇,没事……他们打不破我的金刚防御。”

    他这话挺有意思,虽然说了不参战,但也有一层诱导的味道我防御很强的哦,不信你们就来试一试。

    但是中土真君哪里吃这一套?我们只须打爆这个三神主,然后就可以慢慢跟你们算账。

    收拾你这个秃驴,何须急在一时?

    十八名真君,竟然无一人理会他,甚至几名真君直接承受其他真君的攻击,也要对着三神主出手这家伙才是重点。

    十八名真君围攻一人,场面何其地壮观!

    就在此刻,只听得砰地一声大响,那无法尊者直接炸裂了开来,化作漫天的火焰。

    中土的真君虽然在围攻三神主,神念却是可以四下留意的,见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心中也是一惊:握草……又来?

    天色顿时猛地一黑,都不是昏黄了,几近于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昏暗。

    紧接着,在无法尊者爆裂的地方,蓦地现出一人来,马脸吊眉,肤色白皙,一脸的虬髯。

    丁家的相实真君先叫了起来,“是你这……贼酋?”

    “不,不是他,”白虎庙的真君也叫了起来,“这厮的气势不对!”

    公孙不器看得有点迷糊,少不得看一眼呼延书生:这厮是谁啊?

    呼延书生忙着围殴三神主,不过他的神识,还在关注着周边,感觉到公孙不器求助的眼光,他传过去一道意念:“应该……是真神教的大神主。”

    书生真君是参加过卫国战争的,不过当时他地位不够,根本没资格见到真神教的大神主,可他终究是西疆人,类似的传言听了不少,猜得出对方的身份。

    没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真神教的大神主,新月国的精神领袖。

    丁相实和白虎庙真君,都做为真君参加过卫国大战,还跟大神主照过面,反应最快,像玄后这种,虽然也参加了战争,没跟对方碰过,反应就略略慢一点。

    大神主打爆无法尊者之后,也不着急出手,而是双手向身后一背,扬着下巴沉声发话,“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臣服,或者陨落!”

    他虽然一脸虬髯,面容却是白皙,竟然带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尤其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都没有任何反应,更增添了阴森之气。

    不等中土的诸多真君发话,其他六个新月国真君,冲着他齐齐一躬身,“见过神使。”

    “这才是神使?”中土国的真君们,不止一个张大了嘴巴。

    “不,你不可能是神使!”白虎庙的真君大喊了起来,竟然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

    “没错,”因果殿殿主也点点头,“你若是神使,我们怎么可能赢得了卫国战争?”

    大神主淡淡地看他一眼,一副懒得辩驳的样子,然后他一抬头,看向空中的武运之塔。

    他的嘴角微微一撇,伸出右手来,屈起中指轻轻一弹。

    那高达千丈的武运之塔微微一震,瞬间就消失了。

    甚至连冲击波都没有,无声无息,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就是你们的仗恃?”他都不看中土的真君一眼,只是空洞地看着空中,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很随意地发话,“只带了一个副塔来,算你们走运。”

    “我去!”因果殿殿主顿时傻眼,“这还真是神使?”

    气运之塔的副塔,不是破不得,但是能这么轻描淡写破开,肯定不属于这个位面的存在。

    公孙不器却是冷哼一声,“神使不得擅入敌国,阁下莫非不知?”

    公孙家的傲气,是傲到骨头里的,现场十八名中土真君,却是他这个新扎真君,最先开口责问对方。

    当然,他也不是盲目地中二,公孙家先后有三人,飞升到了上界。

    前人到了上界,混得怎么样,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并不妨碍他以此为荣。

    当然,公孙家的前人混得再好,估计也不会是真神教这种庞然大物的对手,但是他还就是不在乎,正是他前不久才说的那句话“那又如何”?

    他可以不要性命,但是有些东西,却是要坚持的公孙家没有孬种!

    然而非常遗憾,他视死如归地问出了这句话,神使却是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

    大神主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自顾自地发话,“想将中土的真君一网打尽,看来是不可能了……不过,十八个也差不多了,有谁不愿意接受真神的奴役吗?”

    “去死吧!”白虎庙的真君嘴巴一张,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他口中吐出,打向大神主。

    这一招,他甚至在对付三神主的时候,都没有用过,现在显然是要拼命了。

    不过非常遗憾,因为受到末日审判的干扰,光芒在空中,飞得异常缓慢,甚至大家都能看得清楚,这是一个小巧的锥形物体。

    “攒心钉?”玄后见状惊呼一声,“没想到你竟然练成了如此厉害的……”

    话说到一半,她说不下去了,攒心钉是白虎庙最难练的神通没有之一。

    练这神通,不但要有大智慧大毅力,还得炼制出相关的道器,并且跟自己融为一体。

    这是玄青位面,极少的、需要有道器为基础的神通,别的不说,光融合就要难死人。

    事实上,此术也是上界传下来的,据说一旦修成,飞升之后还可以继续提高,哪怕在上界,也是威名赫赫的神通。

    不过非常遗憾,在末日审判术法的面前,真的不够看,速度慢得像蜗牛,玄后想要称赞,都没办法继续因为听起来很像是在说反话。

    白虎庙的真君闻言脸一红,猛地崩断了心脉,一口精血喷出,“疾!”

    金黄色的攒心钉,速度一下提升了起来。

    李永生的神识,一直都关注着这里,见到这情况,他都忍不住心中一动。

    不过下一刻,他一侧头,若有所思地看向南方。

    两道长虹,瞬间破空而至,钻入了那一团昏暗的空间中。

    李永生的脸上,顿时泛起一丝怪异来。

    就在此刻,风真人再次匆匆赶来,她一脸的惶恐,“李大师,那末日审判的威力,看起来越发地大了。”

    “没事,”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可曾看到那两道长虹?有强援到了。”

    “强援?”风真人先是一愣,然后欣喜地点点头,“我看到了,不过……是哪两位真君?”

    李永生看她一眼,沉吟一下才回答,“或许你未必喜欢听到的答案。”

    “没事,”风真人一脸的坚毅,“我受得住,你只管说就是。”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她,半天才微微一笑,“好吧,是朱雀和白虎。”

    风真人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惊天动地地叫起来,“野……野祀?”

    李永生一摊双手,笑着发话,“你看,我就说了,你未必受得住。”

    风真人何止是受不住?她简直要抓狂了,“野祀……也跟真神教联手了?”

    “你在说什么啊?”李永生奇怪地看她一眼,“除了朱雀,还有白虎呢……你不会以为,它会跟真神教联手吧?”

    白虎在西疆,可划不到野祀里,主要原因就是,它是抵抗真神教的急先锋大家都是玩香火的,你到我的地盘算怎么档子事?

    玄女宫对此,是颇有一点微词,不过白虎庙并不在意,每次谈及白虎野祀,总是含糊其辞蒙混过关,万一惹得急了,就直接表态,一个白虎怎么也顶两个真君,西疆需要它。

    总之,风真人听说过这些,她是惊讶朱雀的出现,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白虎可是真神教的死敌。

    念及此处,她忍不住幽幽地叹口气,“看看白虎庙的野祀……真是没法比啊。”

    她的语气实在太幽怨了,仿佛是在称赞“别人家的孩子”一般。

    李永生苦笑一声,无语地撇一撇嘴,这老鸟儿……还真是会抓时机啊。

    风真人敏锐地发现了他的苦笑,“怎么,朱雀有问题?”

    “有问题?”李永生看她一眼,微微摇头,语重心长地发话,“你永远不要怀疑,一个野路子的家伙,混入体制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