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招揽不成
    李永生想得一点都没错,朱雀匆忙赶来,就是为了要破除末日审判,为自己谋个出身。

    就本心而论,老鸟儿其实是个倔巴头,既然已经跟玄女宫扛上了,它真的没兴趣服软。

    然而,白虎的遭遇,为她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只要能让道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是野祀,日子也能过得很舒服。

    要说起来,白虎能降临这个位面,还是跟朱雀有关。

    李永生曾经开玩笑一般地说过,白虎身上有朱雀的气息其实这真不是玩笑。

    本位面的白虎分身,其实是朱雀本尊从上界塞下来的。

    本尊感受到分身在这里站住脚了,其时它又托白虎办着点事情,报酬不太好给,给多了见外,一点不给吧,也不是做人的道理。

    正好,这玄青位面是仙界中香火成神道的禁区,它就送了一个白虎分身下来。

    仙界下辖的位面很多,四神兽其实不缺搜集香火的地方,不过有谁会嫌自己资源多的?

    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房地产商的名下,永远少一块地皮。

    白虎分身下来没多久,就赶上了新月国搞摩擦,它直接去白虎庙报名,要去揍真神教徒。

    结果到了战场上之后,它才一施为,带队的白虎庙真君傻眼了我去,这是野祀?

    总之,白虎被白虎庙认可,还是很有些传奇色彩的,基本上属于一见面,就对了眼法。

    朱雀分身就郁闷坏了,握草,咱们都是四神兽,区别咋就这么大呢?

    要知道,它比白虎分身早来了好多年,却只顾着跟玄女宫掐架了。

    要它低头,那是不可能的,区区玄女宫……搁在上界,算什么玩意儿啊。

    不过这一次,新月国大举入侵,连“末日审判”都使出来了,考虑到观风使此刻也在西疆,它忍不住有点心动:我此刻出手,也算帮了玄女宫的大忙了吧?

    在它看来,这不是低头,是共御外侮,自己不算丢面子。

    正犹豫合适不合适呢,白虎联系它了。

    跟无心真君一起赶到黄真君,其实就是白虎的分身,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只当黄真君是没有根脚的散人,是个野生的真君。

    站在朱雀的角度想一想,就连白虎的分身,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分身,要说老鸟儿心里没点嫉妒,也不可能不是?

    事实上,黄真君看到三神主第一眼,就知道这不是神使,而是被神使加持了秘术的!

    待到真的神使出现,它马上通知白虎分身:这个神使有点难搞。

    真神教的神使,就像中土的观风使一样,修为不是恒定的,最低级的神使,自身可以使出“末日审判”,却不能让信徒也掌握此术。

    神使能为信徒加持,令其施展得出“末日审判”的话,修为就要高一些了。

    正是因为如此,白虎的分身黄真君,在见到三神主的时候,先惊讶了一下。

    等到神使本人现身,白虎终于反应过来了:敢在交战期间,公然踏入中土的真神教神使,绝对不是一般货色!

    于是他火速联系朱雀,大家一起来维护中土和平。

    见到白虎和朱雀齐齐现身,别人不说,玄后就先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老鸟儿显化的是人身,一名瘦高的、手臂奇长的女子好吧,还是无视它的审美观点好了。

    但是玄女宫跟朱雀打交道好几百年了,换给别人可能感觉不出来,但玄后怎么说也是老牌真君,哪里能感受不出朱雀的气息来?

    她真的有点不解:怎么我们追杀的野祀,也公然来了?还是气势汹汹的样子?

    真神教的大神主倒没显出有多么惊慌,只是深深地看了朱雀一眼,“你也是来战我的?”

    对于白虎的立场,他不需要再去了解,但是再加上朱雀的话,还是有必要问一下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朱雀冷哼一声,然后翻个白眼,“不战你,难不成是来投靠你的?”

    “投靠……这个可以商量啊,”神使思索一下,摸一摸下颌的胡子,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反正你我都是中土的敌人,你若投靠我,我可以划出一大块地方,那里的黎庶只供奉你的香火。”

    “不是吧?”朱雀愕然地张大了嘴巴,紧接着,她就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两只长长的手臂一荡一荡,“说实话……你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还是挺好玩的。”

    “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神使摇摇头,正色发话,“我对中土没有野心,此来也只是想在解救中土黎庶的同时,收回新月国固有的领土,再重新规划一下中土的势力范围……”

    “好了,打住吧,”朱雀不耐烦地发话,一摆长长的手臂,阻止了他的絮絮叨叨,“就凭你,也敢惦记招揽我,你还真看得起自己啊。”

    神使却是很奇怪地看着她,“都是修香火成神道的,我为什么要看不起自己?”

    “你的智商该充值了!”朱雀的眼睛一瞪,声音也大了起来,它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敢惦记招揽我,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不?”

    “知道啊,你是朱雀,”神使一本正经地点头,正色发话,“我知道道宫中人一直在迫害你,你过的很不开心,不过放心好了,投靠神教之后,谁敢再为难你,就是跟咱们神教过不去。”

    周边百里方圆的中土修者极多,看到第二次末日审判,心里已经在忐忑不安了,又听本方真君说什么真神教神使,而且看起来没什么胜算,一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完了,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猛地见到来了两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不少人的心里,就又生出了些许期待:似乎……局面还有可能挽回?

    但是当他们听说,说话的人是野祀朱雀时,绝望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完了,没准要更糟!

    香火成神道之间,一般都是竞争关系,不过野祀和邪教虽然有冲突,但是他们的大敌,都是中土道宫和官府,从立场上讲,两家是天然的同盟军。

    而且很多人知道,朱雀在南方,被玄女宫压制得非常狠,要说朱雀心里没怨念,鬼都不信现场玄女宫的弟子就不少。

    “原来你也知道老娘是朱雀?”听到真神教神使的话,朱雀的脸顿时一翻。

    她直接开骂了,“你算什么东西,敢招揽我?信不信我直接斩杀了你?”

    神使听到这话,也是勃然大怒,“你不过是个区区的分身,本座招揽你,也是看得起你,若不是看在你上界本尊的面子上,我就直接将你拿了。”

    “原来你也知道,惹不起我上界的本尊?”朱雀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少废话,你赶紧滚蛋,其他人全给老娘留下。”

    老鸟儿其实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不过它直觉地感到:这个神使的实力,应该不差。

    而且大家都是从上界来的,多少算是有点渊源,它也懒得斩尽杀绝。

    不过对方带来的真神教其他真君,那是必须留下来为了这一点没有商量。

    然而,听到她的话,神使眉头一皱,“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我在下界,一点都不怕你。”

    “你难道永远不回上界了吗?”朱雀先是怒目圆睁,然后气得笑了,“在这里占了便宜又何妨?回头难逃我本尊的追杀。”

    神使很无奈地看着她,“上界的规矩是,下界事,下界了,上界你有本尊,我也有后台的,谁怕谁还不一定……莫非你的本尊,还大得过真神教?”

    真神教在上界,也是有一番局面,虽然远不及灵修和道宫体系,但是对付一个区区的朱雀,毫无问题四神兽加在一起都不够看。

    当然,四神兽也是有背景的,不然早就被大能人物捉去看守山门什么的了。

    白虎知道对方这威胁的份量,气得冷哼一声,“你违规越境,还有理了?”

    既然大家都是有后台的,现在当然就要讲道理了。

    然而,朱雀的脾气不比白虎小,为了在本位面获得一定的地位,她根本不说这些因果,一探手,细长的手臂,直接抓向对方胸口,“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她悍然出手,白虎也一抖手,打出四支长剑,向地面落去,“看我剑阵拿你!”

    说时迟那时快,三人在转眼之间,就战做了一团。

    严格来说,白虎的剑阵,杀伤力相当地大,取自于上界的“四象诛仙阵”,这是它的独门手段,就连白虎庙都没有传承。

    再加上白虎原本就是西方庚辛金,主兵刃杀伐,剑阵不是一般地骇人。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白虎在西疆,跟真神教战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它的能力,也早就被真神教摸得七七八八了。

    而且这神使是来自于上界的,对白虎的剑阵也有所耳闻,见它使出来,直接避让了开去。

    白虎却是气得直跳脚,高声叫着,“早知道有这么一战,我就提前布下剑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