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草菅人命
    四象诛仙阵不是不能移动的死阵,起出四柄长剑,继续落下就是了。

    但是四剑落下之后,到剑阵发动,中间要有一个缓冲,有这个时间,对手早就跑得不见了。

    那神使听到白虎的抱怨,却是不屑地笑一笑,“若是只有你一人在,我倒是不介意会一会你这剑阵,现在嘛,我可没空跟你们磨时间。”

    “那你就去死好了,”朱雀的爪子狠狠地抓来。

    事实上,对这名神使来说,白虎好对付,正经是朱雀的肉搏,带给它的麻烦更大一些。

    老鸟儿修的是南方丙丁火,关键它是从上界下来的,在火的境界上,造诣很高,同样以火为主的真神教,在火的等级上有点欠缺。

    而且这神使下界之后,因为某些原因,最后夺舍了大神主,神念和**之间,还没有磨合到完美状态。

    原本他是想着,过个十来八年,彻底磨合好了,再视情况决定,要不要挑起对中土战事,但是眼下中土出现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不可能放弃。

    正是因为还有些小瑕疵,所以他对朱雀的火,多少有点顾忌起码威胁比白虎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神使的战力,还真不是白给的,双敌两大野祀,竟然不落下风。

    甚至,他隐隐压制住了白虎和朱雀。

    三人的对战,并没有多么惊心动魄,大多时候,就是实打实的硬撼,甚至连真器和术法,用得都不多,倒像是三名制修在打架。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三位别无选择,他们都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位面的,战斗之际稍微控制不住力量,就会超越了位面的承受能力,会遭遇位面排斥。

    别的中土真君看他们战得热闹,想上前助战,然而非常遗憾,他们真的有心无力由神使使出的第二次“末日审判”,对大家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不但不能助战,他们还得想法自保,要知道,那五名新月国的真君,目前可是行动自由,能对十八名真君造成极大的伤害。

    而他们刚才引以为仗恃的武运之塔,已经被对方的神使捏爆了。

    所幸的是,这十八名真君都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见势不妙,马上摆出了阵势,彼此之间可以相互呼应和关照,虽然动作慢一点,却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新月国的五名真君攻了一阵,发现己方虽然大占上风,但是对方真君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要知道,这可是五个打十八个,而且在这十八人之间,相互还有掩护,哪怕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却能够保证分寸不乱。

    意识到己方并不能迅速地击溃对方,于是就有人建议,“两位神主,咱们是不是先帮助神使,诛杀了那两名贼子,再来收拾这些真君?反正他们跑不了。”

    然而,这声音被神使听到了,他恼怒地大声发话,“你们莫要前来送死,这两个家伙里的任何一个,都打得过你们五个!”

    一个打得过五个,这有点夸张,但是对战三五个真君不落下风,白虎和朱雀都做得到。

    中土的真君们听到这话,越发地胆战心惊了。

    白虎和朱雀如此厉害,双战真神教神使,竟然还不能占据上风,这神使得多么可怕?

    他们很不想相信这话,但是这个时候,对方有必要骗他们吗?

    “啊~”丁曜星大喊一声,却是他生受了一记狠的。

    不过他没有在意自己的身体,而是冲着朱雀大叫一声,“快通知青龙庙那位啊。”

    他是真切见过护庙神兽厉害的,在他想来,青龙的战力,起码不逊色于眼前这二位,朱雀和白虎打不过神使,再加一个青龙,总差不多了吧?

    朱雀闻言大怒,她和青龙原本就有点小矛盾呢,“你请得来,那你自己去请,我没那么大的面子。”

    “护庙神兽吗?”神使笑一笑,他也知道青龙庙那里的情况,然而,看起来,他并不怎么以为然,“他护的是青龙庙,又不是白虎庙……其实他来了我也不怕。”

    “噗”的一声轻响,大家一扭头一看,却是白虎庙的真君口喷鲜血,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他刚才发出攒心钉,原本就是搏命一击,后来更是自断心脉,用精血加速攒心钉的冲击速度,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没有成功。

    在那个时候,他就身受重伤了,搁给一般人,自断心脉是必死无疑的,甚至普通人都不会自断心脉没那能力,不会。

    他身为真君,身体和意志都远超旁人,自断心脉之后,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若是治疗及时的话,修为都不会损失太大。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他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不说,还要承受对方真君的攻击,很快就不支倒地,“真的好恨啊,踏入这么个陷阱。”

    “不是陷阱,而是邪教使者非法越界,”北极宫三宫主冷冷地看着神使。

    因为功法相克的缘故,在场的真君中,数她受伤轻微,动作也相对灵便。

    她咬牙切齿地发话,“你就等着上界修道大能的一怒吧。”

    “奇怪,你有什么可生气的?”面对三宫主的诘责,神使波澜不惊地回答。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是误入中土的……而且这片土地,原本就该是新月国的,只是被你们强占去了,我这次来收回,上界大能凭什么冲我发火?”

    神使也知道,自己的这番行径,已经超出了上界的许可,没准会遭遇惩罚,所以他要找些理由来搪塞领土神马的,最容易导致嘴皮子官司了,而且最后很可能无果而终。

    听到这么无耻的话,朱雀咬牙切齿地发话,“你想要瓜分中土,这是你说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上界的本尊,也可以作证。”

    “我的意思是,中土太大了,统一的中土,不利于整个玄青位面的和平,”神使一摊双手,淡淡地发话,“分成几块,分别管理就好了……我没打算占据任何一块。”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然后继续发话,“你现在投靠于我,我还是会把南方划给你的。”

    “不过是树立几个傀儡罢了,”幽思真君冷笑一声,“我都是中土大好男儿,怎么可能做异族走狗?”

    “那你就去死好了,”神使大怒,抬起右手食指,冲着他遥遥一点。

    “噗”地一声轻响,幽思真君的头颅顿时就爆裂了开来,像一个被砸烂的西瓜一样,红的白的溅得到处都是。

    真君的生命力异常顽强,但是遭受这么一击,幽思真君必死无疑。

    一名真君,就死在对方的弹指一挥间?中土的诸多真君见状,真的是睚眦欲裂,因果殿殿主更是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幽思……”

    幽思真君虽然是因果殿中人,但跟殿主并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两人的交情也不能算有多厚重,不过此情此景,真的很容易令人生出兔死狐悲的之心。

    公孙不器则是直接喊出了声,“大欺小,不要脸!”

    奇怪的是,神使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竟然没有介意他的冒犯,而是沉声发话,“我现在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生存,抑或者陨落?”

    “我好恨!”白虎庙真君大喊一声,口中鲜血狂喷,“靠上界来人,算什么好汉?”

    三神主看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强者恒强,你不够强,这就是原罪!”

    “可恨我中土观风使未在!”丁相实厉声大喊,“否则,些许跳梁小丑,尽皆诛之……”

    “是吗?”神使不屑地冷笑一声,“尽皆诛之……好大的口气。”

    丁青瑶等人,原本是被困在焚天大阵中的,但是中土国诸多真君赶来之后,纷纷对大阵出手,尤其是米真君和三宫主,他俩的功法都是克制真神教的。

    焚天大阵的名气虽然大,但是怎么经得起真君们的轮番冲击?大阵很快就被打残了,

    阵中的修者,陆陆续续地从阵中冲了出来。

    然而,出了焚天大阵,却又陷入了末日审判的空间中,这个更狠。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没准躲在焚天大阵里,会更好一些。

    丁经主倒是一直没绝望,因为她知道,观风使就在不远处,而且她对李永生在上界的身份,非常有信心这根本不是朱雀和白虎能比的。

    不过,她不明白李永生的心意,当然不敢随便泄露他的消息

    直到看到一名真君横死,另一名即将死去,再听到这话,她实在忍不住了,高声发话,“你且先狂妄着,待我中土观风使来……你想再狂妄,也没机会了!”

    “是吗?”神使用神识扫了一下,发现说话的仅仅是名准证,他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微笑这种小货色,他甚至没兴趣去计较。

    他一抬手,磕飞一支大箭,轻描淡写地发话,“你中土有观风使吗?”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你这话真奇怪,真神教能有神使,中土为何不能有观风使?”

    这个声音,响起得太突然了,神使心中大骇,用力一扭脖子看去。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站在两百丈之外的虚空中,正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没有人发现,他是如何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