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魔修仙使?(二更)
    神使对观风使的威胁,并没有结束。

    说完上述的话,他又看一眼白虎和朱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奉劝你一句,别指望他俩,等回到上界……他俩也要躲着我走。”

    “呵呵,”朱雀气得笑了,“躲着你走?能让我躲的人不少,但是绝对不包括你!”

    莫名其妙的,此刻它小小的鸟头里,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大长腿的身影。

    想到永馨仙子的可怕,它忍不住微微抖了一下那太乙元冰,真的是好冷。

    李永生却是摸一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发话,“看来你在上界,名气一定很大。”

    “我父王便是真神教主,”神使淡淡地回答,“当然,你可以不信,不过等你回到上界之后,我一定要让你后悔今天的选择!”

    知道对方是观风使之后,他心里就清楚,此行的目的十有**要泡汤,对方就算修为一般,手上那块仙使令牌,可不是吃素的,别的不说,一个“放逐”,就能将他驱逐出这个位面。

    若是在新月国的地盘,他不是很担心仙使令牌的放逐,因为那里是他的主场,他有抗拒的手段,但是眼下……他是在中土国啊。

    别看他说什么新月国的固有领土,撇开那些历史的变迁不谈,目前的现实是:这里在中土国的有效管理之下,承载着中土的气运,享受气运带来的好处,同时也向中土做出回馈。

    正是因为如此,这里才会是观风使的主场。

    但是神使也不想就这么撤走,所以才要出声威胁不试一试真不甘心,万一成功了呢?

    李永生的眼珠一转,看向地上二神主的尸首,犹豫不决地发话,“好像我已经杀了你一个真君……你不会生气吧?”

    胆气这么弱的观风使?神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一愣之后,他还是决定谨慎一点万一对方怀着什么坏心思呢?

    于是他轻描淡写地发话,“我是有点生气,但是呢,中土有句话说得很好,不知者不罪,以后不要这么做了……我已经说了,无意为难你,本质上来说,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和平主义者?”李永生呲牙一笑,然后一指白虎庙的那名真君,“那我救人也无妨吧?”

    “救他?最好不要,”神使的眉头一皱。

    真神教的人,气量一向不大,他还记得呢,这厮的攒心钉,弄得他有点被动哪怕是在上界,攒心钉也是真神教的克星之一,这厮没成功,只不过是修为太低。

    然而,他的话没说完,李永生的手一扬,一颗药丸就打了过去,“内服……原地打坐最少三天。”

    白虎的分身黄真君一抬手,就接住了这枚丸药,直接塞进了白虎庙真君的口中,然后又一拱手,“谢过仙使赐药。”

    白虎庙真君挣扎着支起身子,冲李永生拱一拱手,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接着就地打坐。

    神使的脸微微一黑,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再多事,真神教是很护短,但是他们更懂得趋利避害,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下界蝼蚁计较,实在划不来。

    所以他下巴一扬,淡淡地发话,“现在,你可以退去了。”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不解地指一指自己的鼻头,“你……是在跟我说话?”

    “废话!”神使的脸黑了下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敲打对方一下了。

    有些人啊,就是看不清形势,蹬鼻子上脸,他冷着脸发话,“怎么,非要等我翻脸吗?”

    李永生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你来了我家,要撵我走?”

    “你的家在上界,”神使阴森森地发话,“莫非你是真的不想回家了?”

    “唉,”李永生叹一口气,抬手摄起二神主的尸体,掌心灵力一转,二神主的尸身在瞬间急剧缩小,眨眼就化作了一团飞灰。

    这是吸人精血的邪功,永生真君并不擅长,也没有怎么琢磨过,不过所谓的一法通万法通,知道原理就行了。

    他不是什么邪恶之辈,但关键是他现在的修为,还是略略有点不够,周围也没什么灵气充沛的宝物,短期内想提升修为,也只能用这种邪法了。

    朱雀见状,忙不迭捧出一把黄色的灵石,足有七八块,“仙使请用。”

    “上品灵石!”中土国的诸多真君齐齐瞪大了眼睛。

    神使却是没有在意这个此界所谓的上品灵石,在上界真的很一般。

    他在意的是对方使用的邪功,“你这是……魔修?”

    李永生根本不理他,一抬手,摄过了两块黄色的灵石,“两块足矣……你说什么,魔修?”

    神使觉得自己又多了一张底牌,于是冷冷一笑,“真是没想到,中土仙使,竟然是魔修……此事我定会禀报上界。”

    他隐约觉得,自己此行要失败了,但是扣一顶帽子在对方身上,他也能少很多麻烦。

    李永生并不在意这种帽子,想到上界吹风,凭你还差一点,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中土的几名真君,脸色不是很好。

    中土没有圣母婊,但是吸人精血这种功法,在中土也是实打实的邪术,是被唾弃的人之所以有异于动物,就是因为拥有很多道德方面的底线。

    所以他还是冷笑一声,“废物利用罢了,总好过你真神邪教生吃人心。”

    这就又是真神教的黑历史了,在西疆,不仅仅是拓跋家族和慕容家族吃过人,就在卫国战争期间,真神教的狂信徒就生吃过人心。

    按说有信仰的人,做事不该这么没底线,但是真神教,尤其是新教,是个戾气十足的教派,他们认为,异教徒就不算人!

    尤其是当时,他们正跟中土打得难解难分,新月国的人也知道,中土实在太庞大了,人口也太多了,一旦缓过劲儿来,新月国根本毫无机会。

    少数族群想要统治多数族群,尤其这多数族群的文明程度,还相对较高的时候,生出这样的担忧,真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新月人为了摧毁中土人的抵抗意志,想出了很多法子,其中就有一点:恐吓。

    为了表明自家的凶残,真神教里就出现过生吃人心的事情,而且还不是个例。

    但是他们这样的行为,反倒是激发了中土人的血性,甚至导致了一些文明程度较高的胡族反戈一击标榜自己吃人,这简直是禽兽!

    新月人见到没什么效果,甚至适得其反,才逐渐地停止了这种行为。

    卫国战争胜利之后,那些新月国的俘虏中,曾经吃过人心的部队,都是被成建制的诛杀了。

    但就算如此,还是有些家伙侥幸逃回了新月国。

    因为光宗毫不留情地杀俘,中土人的这口气,出得也就差不多了。

    但是此刻李永生再一提起,中土真君们的怒气,直线下降是啊,你们还吃过中土人呢,观风使吸收点精血,废物利用一下,算多大事?

    神使见到对方如此有恃无恐,情知自己的威胁失败了,他恨恨地哼一声,“那你就等着上界的惩处吧。”

    一边说,他一边一探手,打算摄起新月国的四名真君。

    李永生一抬手,一道白光斩向对方,嘴里冷冷地发话,“住手!”

    神使的身子一闪,眉头微微一扬,“这就真君了?倒是有两把刷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还想问你呢,”李永生冷着脸发话,“你要干什么?”

    突破真君之类的屏障,对他来说就是毛毛雨,也不可能有什么异象。

    神使闻言,脸就黑了下来,麻痹你这问话是啥意思?“既然中土有观风使在,我离开便是……不过你是魔修的消息,我自会报于上界。”

    “你脑子没病吧?”李永生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把我堂堂的中土,当成你真神教的后院了?”

    神使眨巴一下眼睛,不可置信地发问,“你真的要得罪我?”

    他觉得此事太不可思议了,我都打算带人离开了,你还要拦着?脑子没问题吧?

    为了这些区区的下界蝼蚁,你要得罪我这个真神教主之子?

    李永生闻言,冷冷一笑,“得罪你?是你先不把我这个观风使放在眼里的!”

    神使想一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于是点点头发话,“那好吧,你让我把人带走,咱俩的梁子就此揭过,魔修之事,我也不提了。”

    他觉得自己挺好说话的,我可是真神教主之子哎,答应不找你的后账了,这诚意足够了吧?

    李永生表情怪异地看着他,“我答应让你走了吗?”

    神使心里猛地生出点不妙的感觉,他脸一沉,“那你还要怎么样?”

    李永生一指不远处幽思真君的尸身,“这个人……是你杀的吧?”

    “是我杀的,”神使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一只小小的蝼蚁罢了,你也杀了我真神信徒,还吸取了他的精血……我计较了吗?”

    李永生白他一眼,又扫一眼在场的真君,双手往身后一背,缓缓地发话,“说句实话,这场战斗……我本来是没打算参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