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位面意志(三更)
    李永生的话一出口,就不按常规走,中土的真君们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你没打算参与?

    众人心中好奇,却是不敢说话,都是静静地听着。

    接着,李永生侃侃而谈,“我甚至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打算坐看一两名真君陨落,也不出手……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吗?”

    问题才一出口,呼延书生就是一拱手,“敢问仙使,可是锤炼之意?”

    对中土修者来说,这个答案并不难找,很多家族都是这么培养子弟的,该有的基本资源,我会给你,但是你所遇到的困难,也最好独立解决不经历挫折,如何成长?

    当然,呼延书生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思维也是相当敏捷了。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淡淡地发话,“我不说什么蝼蚁之类的比喻,就当你们是孩童吧,孩童之间的打斗,大人有必要过问吗?”

    听到这样的比喻,中土国真君们的脸上,都难免有点尴尬之色孩童?我们都是这个位面顶尖的存在了好吧?

    当然,他们也无法置疑观风使的话,毕竟人家是上界来人,有资格这么说。

    接着,李永生又看一眼神使,“我没打算出手,哪怕你给人加持了神术,我也只是有点不高兴,但你千不该万不该,身为大人,插手孩子间的争斗……这是家长不能忍受的,明白吗?”

    神使这才明白,为何观风使姗姗来迟,原来是因为自己大欺小了否则人家都未必愿意露面。

    他觉得自己冤枉透了:无非是下界的一只蝼蚁,你至于这样吗?

    要知道,他对很多蝼蚁的冒犯,根本都没有计较,否则他杀的远不止一人。

    不过他没有这么解释,而是淡淡地发话,“他冒犯我了,该死!”

    “哦,冒犯你就该死吗?”李永生笑了起来,“朱雀,记得回头回溯一下这话。”

    回溯术法,就是类似于回放,这种术法,真人就能掌握,当然,那是最低阶的档次。

    朱雀一拱手,正色发话,“谨遵仙使谕令。”

    李永生微微颔首,然后冲着神使呲牙一笑,“现在,你也冒犯我了,我杀你,也不算是大欺小吧?”

    “你大欺小?”神使的脸上,是浓浓的不可置信,“你确定自己身份和修为都比我高?”

    在他想来,观风使的身份或许比自己高毕竟是上界的公差,很可能有正当职位。

    但是说修为,他就不信对方能有多高了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你若是有朱雀或者白虎的修为,会来做观风使?

    李永生笑眯眯地点点头,“我非常确定这一点。”

    神使的脸黑了下来,盘算一阵之后,他又出声发话,“那这样好了,我把其他人都留下,你放我离开……如何?”

    “握草……”南方的郭真君忍不住愕然发话,“随便抛弃信徒,这就是真神教的神使?”

    他终究是卫国战争之后证真的,甚至都没参与那场大战。

    丁相实冷哼一声,鄙夷地发话,“真神教便是如此,吹说自己有信仰,可抛弃信众是常事,其实还不如野祀……我不是在说朱雀大人。”

    朱雀冷冷地看他一眼,“量你也没胆子说我!”

    李永生也认为,真神教徒的虔诚,是非常功利化的,说什么原教旨主义,其实真的很扯淡,主要宗旨不过是抱团取暖严格来说,是抱团欺软怕硬。

    君不见,地球界美利坚一遭受911,华夏国戴小白帽的都少了很多?

    所以李永生微微摇头,“这不可能,做大人的欺负了孩子,必须要付出代价……握草,你跑得了吗?”

    他话说到一半,猛地看到空间一阵扭曲,神使凭空就消失了。

    就在这时,李永生的头顶冒出一道淡淡的白色光柱,直冲云霄。

    下一刻,他探手一抓,直接将那神使从虚空中扯了出来,抬手一甩,重重地甩到了地上,呲牙一笑,“冒犯了我还想跑……可能吗?”

    那神使被这一掼,摔得七荤八素,心里也是猛地一沉。

    他已经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在斗嘴的时候,暗暗发动神通,想要逃回新月国,他哪里能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对方活生生从空间中抓了出来?

    这尼玛真的不是一般人物啊,他顿时大声喊叫了起来,“大人饶命,我知道错了,还请看在我父亲的份上……咦?”

    这时他才看到,对方的头顶,有白色光柱直冲天际,甚至勾连到了虚空中。

    他愣了好一阵,才不可置信地大叫了起来,“你……你竟然能借用天地大道之力?”

    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这没什么稀奇吧?我敢说你冒犯我,借用天地大道算什么?”

    借用天地大道之力,听起来玄虚,其实就连朱雀和白虎,也做得到初级境界。

    神使惊讶的,当然不是这个起码不仅仅是这个。

    最令他震惊的是,“你借用天地大道之力,居然不受位面意志的排斥?”

    借用大道之力,分很多层次,真君借用的也是大道之力,但不是天地大道,只是自身大道。

    想借用天地大道之力,就已经超过了玄青位面现有的承受力,会被位面排斥的。

    这么说吧,朱雀和白虎一旦想借用这种力量对付神使,那结果就是“biu~~~”

    在他俩干掉神使之前,会被玄青位面直接弹走。

    而神使惊讶的,也就是这个了。

    “切,”李永生不屑地冷哼一声,“位面意志排斥,那又如何?若是连这点本事没有,能追究你冒犯我的责任吗?”

    神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撞正了多么大的一块大板这位上界的大能,竟然是可以无惧位面意志的!

    这种能力,他听说过,但是这样级别的修者,他甚至都没有接触过。

    他的父亲真神教主很厉害了,可就算那样,也没有无视位面意志的能力。

    事实上,神使想得有点歪了,对香火成神道来说,位面意志最好少招惹。

    因为他们要从位面上搜集香火,若是真的遇到拒绝香火的位面,真神教主一旦发狠,也有能力打爆部分不太坚固的位面。

    总之,对方能使出超越这个外面的战力,却还不被位面意志排斥,此人的可怕,已经不能够用语言来形容了。

    “噗通”一声,神使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抬手就狠抽自己的耳光,噼里啪啦地一阵脆响,“打你这个不长眼的,打你这个随便大欺小的,打你这个冒犯仙使大人的……”

    看到他这般做作,中土真君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鄙夷之色:无论如何,你也是上界的人物,怎能如此不要脸地作践自己?真是连我们下界的修者,都看你不起。

    不过真神教的四名真君,却只是淡淡地看着,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不得不说,只论脸皮厚度的话,中土真君完全不是新月真君的对手。

    真神教的新教教徒,竟然能如此坦荡地接受失败和羞辱,可见他们的差名声,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真有那么差。

    神使狂抽了自己好一阵,才可怜兮兮地发话,“大人,还请您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

    “上使不可啊,”掌令使大叫一声,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邪教徒的话不能信啊,真神邪教,最擅长装可怜和出尔反尔了。”

    李永生一摆手,制止了掌令使的发言,然后一指幽思真君的尸身,冷冷地发话,“你都不给我面子了,还指望我给别人面子?”

    神使不敢辩驳,只是不住地磕头,“我是无心之失,愿意赔偿,还请上使垂怜。”

    掌令使闻言,忍不住冷笑一声,“你出手杀幽思真君的时候,不见你有半分垂怜。”

    我只当他是蝼蚁来的!此刻的神使,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了,若是他刚才没有手贱一下,一切都还是可以商量的。

    到了现在,他也只能极力挽回了,“诸位,我愿意赔偿。”

    这就是送竹杠上门,任由对方敲了。

    “莫要相信他的话,”就在这时,有人高喊一声。

    大家扭头看过去,却发现白虎庙的真君,竟然站起了身子。

    他的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很显然,他的伤势并没有完全好。

    但是这疗伤的效果,依旧很吓人,要知道,刚才他不但自断心脉,还喷出了大口的精血,大家都以为,他就算能活下来,也很难维持状态了。

    可是就这短短的一盏茶的功夫,他竟然变得如此生龙活虎,众人见状,忍不住心中暗暗羡慕:上界的仙药,果然不俗啊。

    “多谢仙使垂怜,大恩大德,永不敢忘,”白虎庙真君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还请仙使赐下真姓名,在下回去之后,当日日祭拜。”

    “仙使姓名,你不早就知道了吗?”朱雀不耐烦地一摆手,“仙君事务繁忙,也不在意这点祭拜,你管好白虎庙,就是对仙君最大的报答了。”

    她这话有点越俎代庖,但是还真的说到李永生的心上了上界的仙君,稀罕你下界的这点祭拜吗?

    “仙君?”旁边传来一声怪叫,大家侧头一看,却发现那神使被吓得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