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铁血仙使
    李永生处理掉三神主之后,真神教剩余三名真君不敢反抗,乖乖地束手就擒。

    反抗肯定是死,不反抗的话,没准还有活的机会。

    哪曾想,李永生制住三人之后,又是一摆手,“将这三人……制作成傀儡好了,你们商量一下,该如何分配。”

    众人闻言,齐齐傻眼,这永生仙君行事……还真不是一般的手辣。

    杨真君犹豫一下,壮起胆子发问,“仙君,他们没有反抗就被制住了,若是就此制成傀儡,会不会有损中土修者的名头?”

    李永生看他一眼,奇怪地发问,“若是他们反抗了,咱们就可以将其制成傀儡了?”

    “这个是自然,”杨真君点点头,他心知仙君是上界之人,可能不是很熟悉这个位面的风俗,于是又解释两句,“咱们中土有个认识……欺负毫无反抗之力的人,不是好汉。”

    玄青位面没有圣母婊,但是中土的修者都好面子,将不反抗的人制成傀儡,感觉不够磊落。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刚才他们可是说了,要你们选择,臣服还是陨落……真神教所说的臣服,就是奴役吧?他能奴役咱们,咱就不能将他们制成傀儡?”

    杨真君侧头想了一想,抬手一拱,“小的愚钝,多谢仙君指教。”

    李永生笑着一摆手,“不算指教,其实你说得也没错,该要面子的时候,咱们要讲面子,但是对这些没皮没脸的家伙,没必要留情。”

    “仙君这话甚是,”丁相实大声发话,“真神教的人,是真的不值得相信,制成傀儡最好。”

    很显然,这家伙知道此前对李永生有点不恭敬,眼下奉承话源源不断地出口。

    李永生没理会这话,又淡淡地看一眼神使。

    神使也没了求恳的念头,只是有气无力地发话,“你若将我制成傀儡,我父定然与你不死不休。”

    “还真是嘴硬,”李永生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冲着西方遥遥一抓。

    随着这轻轻的一抓,一时间风起云涌,紧接着就是飞沙走石,天地间的灵气,不住地从西方涌来,异常地浓烈,而且狂暴无比。

    这一场狂风,足足刮了有一盏茶的时间,紧接着就是倾盆大雨自天而降,一时间,众人视线所及之处,都是白茫茫的一大片。

    在干旱的西疆,如此瓢泼大雨,不能说百年难得一见,起码称得上是十年难遇。

    雨虽然大,但是现场的真君和真人极多,按说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

    然而,大家都知道,这雨是观风使、上界仙君催生的,所以大家连运气护体的胆子都没有,就站在雨中,硬生生地捱着。

    倾盆大雨下了小半个时辰,很快就雨停风住,现出了碧蓝的天空,仿佛是水洗过一般。

    但是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天上,而是死死地盯着李永生身前的土地。

    土地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石头严格来说,是灵石。

    “我去……”公孙未明指着一块绿色的灵石,颤抖着声音发话,“那是……那是……那是极品灵石?”

    那片土地上,下品的红色灵石,足有数十万块,橙色的中品灵石也有数万块,黄色的上品灵石,有数千块,就连极品灵石,也有数百块之多。

    此地的灵石,怕是抵得上中土全部灵石的总和了。

    这偌大的财富摆在面前,足以引得道宫和官府开战了。

    但是上界仙君背着双手,静静站在那里,头顶一道光柱直冲云霄,看到这一幕,竟然无人敢上前一步,更别说抢夺了。

    看到大家欣喜而又疑惑的目光,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已经将新月的灵根除去,凝聚成灵石在此地……大家分一分吧。”

    “你……好狠,”神使的脸色一白,“这是要断我真神教根基,断我亿万黎庶的生路啊。”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你做得初一,我做不得十五吗?”

    众人听到他的说辞,早就惊呆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土的大敌,邪恶的真神教,被这么轻轻地一抓,然后……就没了?

    好半天,呼延书生才不可置信地发问,“仙君的意思是……以后这新月国?”

    “没了,”朱雀抢在李永生之前发话了,她得意洋洋地表示,“仙君一怒,几个位面崩塌都是正常,何况这蕞尔小国?”

    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辜地表示,“我也不想啊,可我李某人堂堂的仙君,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门挑衅的,我若是不理,知道的说我不在意,不知道的,还道我怕了什么狗屁真神教。”

    众人愣了好一阵,才有一个声音发问,“若是他们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只当你是雷谷李大师,是不是你就可以不如此行事了?”

    问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杜晶晶,她也是从焚天大阵里出来的,眼神中有说不出的哀怨。

    此刻杜真人的心里,真的是百味杂陈,从见到李永生的第一面起,她就对他有难以形容的好感,那时她还以为,自己是屈就了对方。

    哪曾想,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李永生以令人瞠目的速度成长了起来,到得后来,她都不得不仰望他了。

    就算这种情况下,她还是没有放弃希望,虽然那希望已经很飘渺了。

    杜真人打算等战争结束之后,寻一个恰当的时机,跟赵欣欣好好商量一下,若是雷谷谷主愿意的话,她可以考虑两女共侍一夫以九公主为长,也不是不能商量。

    但是现在,她猛地发现,李永生竟然是上界的仙君,两者的身份差距,不啻于云泥,

    此刻她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像仙君这种身份,她就算想自荐枕席,都属于大不敬。

    李永生看到了她眼中的复杂情绪,但是也只能当没看到了,他微微颔首,“此次我原本不打算出手的,但是真神教行事太过,我忍无可忍。”

    对于他不打算出手,众人并不感觉到意外,事实上,观风使从来都很少干涉位面上的事,此前中土数百年未现观风使,极有可能是人家来过,但是本位面的修者并不知情。

    而且李永生的话,说得也很清楚下界的小事,我们是不管的,一旦插手,反倒是不利于中土修者的成长。

    听到他这么回答,杜晶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那上界对你……会不会有什么惩处?”

    李永生沉吟一下,然后微微一笑,傲然发话,“大约我有点违规,但是他们挑衅在先,倒要看看谁敢惩处我!”

    这话说得,实在是霸气无比,在场的男修纷纷叫好,而女修们看向李永生的眼神,不但有敬仰和崇拜,还有很多炽热的眼神,简直能融化铁石。

    无心真君轻咳一声,抬手一拱,“仙君大人,我们可否去新月国一看?”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一摆手,“随便。”

    有六名真君相伴着,直奔新月国而去,大家不是不相信观风使的话,实在是想亲眼目睹一下新月国的惨样。

    一昼夜之后,六名真君回来了,都是难掩兴奋之色新月国真的是太惨了,不光是没了灵气,很多大型建筑崩塌,甚至连水都没了,不多的几个湖泊,在昨天一起干涸。

    新月国原本就缺水,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只能选择迁徙。

    无心真君再次请示,“仙君如此行事,相当于平灭一国,不碍事吧?”

    李永生摇摇头,“我没诛灭他的黎庶,不伤天和,其他人奈何不得我。”

    他虽然没有伤人,但是那些黎庶失了水源,迁徙途中,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但是,这跟他无关,不是吗?

    玄后就有点听不懂他的逻辑,“迁徙途中,有人渴死的话……算不到仙君头上吗?”

    李永生不屑地一笑,“搬家不带水,那是他们自己的错误,关我何事?”

    这就是狡辩了,不过逻辑也成立,只要不是死在他手上的,问题就不大。

    无心真君迟疑一下发话,“我们看到,有不少部族正在向中土方向迁徙。”

    李永生看他一眼,“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好了。”

    无心真君干笑一声,搓一搓双手,“这个……新月人在西疆,还有百万兵力,我们这些真君,能不能出手惩戒对方?”

    真君不得对普通人随意出手,这是玄青位面的共识,不过现在新月国的真君去得七七八八了,整个国家也不适宜居住了,可偏偏地,中土境内,还有百万的新月部族武装。

    新月人没了顶级战力,输是必然的,但是中土人想只靠常规战斗,来获得最后的胜利的话,会损失大量的军士。

    不得不说,牺牲在胜利前夜,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所以无心真君希望,己方的真君,能直接对对方的士兵出手现在的西疆,中土的真君不是一般的多。

    李永生奇怪地看他一眼,“这也要问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在昨天,新月国的真君,已经对咱们的军士出过手了吧?”

    他的逻辑很简单,新月真君能先对中土黎庶出手,咱们当然可以回敬回去。

    无心真君干笑一声,“仙君您不是强调……要锤炼黎庶的心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