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美女日记之离歌 > 420章尾声(五)
    “还有我!”小九突然站在城主的面前,仰头看向魔王说:“城主的儿子还有我!”

    “你?”魔王又是一阵狂笑,“你从出生就被嫌弃,也是拜我所赐,若不是我命人散布谣言,你也不会一生凄惨!归根结底,要怪就怪你有一个这样的父亲!”

    “是你!”城主无力的后退了两步,自己因为魔王的谣言,竟然仇视了左翼这么多年,更因为和他之间的恩怨,祸及了自己所有的孩子!

    “哼!这就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魔王说着将手中的温陵紧紧扣住,看向纯真说:“既然他不是你的倾心之人,那么我就在面前将他杀死!”

    魔王话音刚落,便要出手,纯真一直努力封闭的心突然开启,大呼了一声:“不要!”

    在时空之核终结处,本来一直无法融合的血液突然融合,刺眼的光芒中,时空之核的大门打开了!

    “哈哈哈哈!这就是我想要的!”魔王说着挟持着温陵往时空之核那边而去。

    纯真和其他人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往时空之核的大门拥去!

    “纯真,你不要过来!”温陵知道时空大门打开,证明在纯真的心里,倾心的人就是他,这就已经让他心满意足了,但是他绝对不能让纯真和自己陪葬!

    魔王的目的也正是要将他们吸引过来,然后全部让他们葬身在时空之核中,他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当初,他明明有机会借助时空之核的力量将漆芝救回来,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泡影!

    就在魔王要将温陵丢入时空之核的时候,城主突然出手将无忧也控制在了手中,大声的说:“一命换一命,我知道他是你唯一的儿子!”

    魔王回头看了一眼,无忧的眼角开始有泪水滑落,他知道在父亲的眼里,他什么都不是,根本不值得交换。

    小九往前一步,阻止城主:“不要!无忧是我的弟弟,他不可以受到伤害!”

    “哈哈,真是好笑,看到了吧,我的儿子根本不需要我的守护!而且,今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留在这里陪葬!”魔王冷声大笑。

    说话间,刚才消失的景逸突然回来了,只见他站在了魔王的近前,恭敬的说:“王,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魔王又是一阵大笑:“现在没有人可以从这里离开了!”

    “景逸你到底做了什么?”温陵不敢相信的看着景逸,无法判定他到底是谁的人!

    “做我该做的事!”景逸倒是不紧不慢。

    “既然如此,那我也要你死在我的前面!”城主突然不顾温陵的生死向魔王发起了进攻,魔王将温陵甩手丢入时空之核的大门,纯真和小九拼命冲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若不是安北和白苏将他们两个人拉住,他们两个人也会一起跳进去!

    “我没关系,纯真你不可以,否则时空之核的能量开启,将会时空错乱的!”小九恢复理智,但心却极痛。

    纯真没想到温陵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他们永远都无法在一起!

    城主之前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和能量,所以此时和魔王之间的征战显然力不从心!

    纯真虽然心痛欲绝,还是为小九疗了伤,小九伤势好转之后,直接就加入了战斗,和城主一起对付魔王!

    无忧一愣,却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兄弟,他都无法割舍。

    “打赢了又如何?我们不是出不去了吗?”白苏往纯真身边站了站,低声说:“若娴姐姐,你现在真漂亮。”

    纯真回头宠溺的看了白苏一眼,他现在即便是秒时空的王,却依然像个孩子。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的。”纯真相信,她一定可以化解所有的魔气。

    “没用的,整个时空之核都已经被魔王的魔气环绕,并且下了魔都无解的毒咒!没有人可以出去了!”景逸竟然还笑的出来,明明他也一样会被困死在这里。

    “你为什么这么做?”药王低声问。

    “因为我恨,所有人都是虚情假意,不过都是在利用我罢了,我的父母就是被你们所谓的三大时空绞杀的,没想到我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为我的父母报了仇!”景逸的眼角闪动着泪光。

    药王一愣,“你是谁的后代?”

    “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不起眼的小时空罢了,谁会在意那些小小时空的存亡呢?”景逸有些哀伤。

    纯真看向药王,药王一声叹息,“我去周围看看。”

    安北连忙嘱咐让纯真小心,然后自己跟上药王的脚步,保护他的安全。

    小九和城主联手之后,魔王开始节节败退,他其实大部分的能量也都用来制造魔气和毒咒了,所以到了现在,已经没了力气。

    就在他失去耐力的时候,城主和小九两个人合力使出绝招打向了魔王,魔王无力反击,这时,无忧冲了上去,试图将这招挡住,但是魔王却借助他的力量反攻,无忧感觉一道力量从自己的身体穿过,瞬间,自己便像掏空了一样的坠落。

    城主完全没想到魔王会卑鄙到如此程度,竟然利用了自己的儿子,愣神间,那道能量已经到了近前,小九连忙扑过去想要将城主推开,城主却顺势将他反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能量。

    “城主!”小九一愣,这是他和城主之间的第一个拥抱,也是最后一个!

    “左翼,父亲对不住你!”城主大口的喷着鲜血,慢慢的闭起了眼睛。

    “父亲!”小九第一次如此叫他,确是生死离别。

    另一边的无忧也慢慢的爬到了魔王的身边,这一次魔王是真的耗尽了自己所有的能量,即便是最后的一点,也给了无忧,他张了张嘴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便也去了。

    痛哭声中,两个斗了一辈子的冤家都离去了,纯真看着他们,真不知道这一生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

    景逸仰天长啸,他的仇人终于死在了他的面前,果然是大快人心啊!

    “你真的开心吗?”纯真问他。

    景逸慢慢将笑声收起,他真的开心吗?他不知道,哪怕会心痛,他也不会说,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他在这许多人之间游走,是多么的艰难,付出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这一日,他应该开心的不是吗?

    药王和安北回来,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禁也叹了口气,“时也命也,这也是他们该有的命数!”

    “药王,能有你们陪着我一起死,我也没有遗憾了!”景逸说着便自断筋脉,谁都没来得及阻止他。

    看到景逸的死,大家虽然感叹,却没有太多的同情,他都是被自己的仇恨蒙了双眼。

    “药王!”小九突然大喊了一声,“城主似乎还有气息!”

    “什么?”药王连忙过去,一番检查后,摇头说:“没有用的,即便救活他,也将会像漆芝夫人一样,是个活死人!”

    “是个活死人也好!”小九一生没有享受过父爱,他不想失去。

    “可是这里马上就会被魔气围绕,我们将会无法呼吸,最终都会死在这里!”药王无可奈何。

    “我送你们出去!”纯真想要试一试,如果失败了,那也是大家的命运如此。

    “若娴姐姐,你要干什么?”白苏为她担心。

    “放心,我会成功的!”纯真找到一个魔气略微薄弱的地方,让所有人屏息站好,然后开始凝神运气,她希望用自己的爱和修复功能,将这里打开出口,将他们送出去!

    这当然不容易,纯真在空中旋转着,内心没有一点的杂念,周围的魔气逐渐消退,可是速度很慢,毒咒也在消融,但只要纯真停下来,一切便会加速的侵袭每个人的身体。

    纯真的能量不足,小九他们就给她注入能量,终于,魔气和毒咒都被打开了出口,大家蜂拥而出,最后只剩下了小九、白苏和安北!

    “纯真,快点和我们一起走!”他们不想将纯真留在这里。

    “你们快走,我本就属于这里!”纯真不想离开,这里还有她的温陵啊!

    “那我也不走,我也属于这里!”安北想要留下来。

    “若娴姐姐!”白苏也不想走。

    “你们都必须走!小九,将他们带走,快!我要撑不住了,你们想要我精疲力竭而死吗?”纯真愤怒的喊起来。

    “纯真!”小九当然也不舍。

    “只要活着,总有机会!”纯真坚毅的看着小九,露出微笑,“再见了,朋友们!我会想着你们的!”

    小九相信纯真的话,只要活着,总有机会,他狠下心,将白苏和安北拉起,从出口跳了出去!

    纯真无力的收起自己的能量,周围立马被魔气和毒咒所封锁,并且更加的肆无忌惮,她屏住呼吸,想时空之核的大门跑过去,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这样也好!有魔气和毒咒的阻拦,再也不会有人来骚扰他们了!

    纯真在时空之核中寻找着温陵,她相信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他!

    些许年后,时空之城在小九的带领下终于成为了一个有爱的城,而他的父亲虽然一直都没有苏醒,至少小九有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无忧也掌管了魔都,只是魔都也开始出现了阳光,再也没有那么重的怨气,而且也不再有那种不允许美貌的规矩,大家可以自由的生活。

    白苏的秒时空,也是一片祥和,因为三大时空的友善结合,时空在没有过征战,各个小时空也可以安心的生活了。

    只是他们三个人时常会看着时空之核的方向发呆,不知道在那里的那个人是否安好?

    另一个世界里,安北又开始他新的守护任务,那就是柚子,一个朴实的男孩,也是他的载体,他会将柚子守护到他终老,然后再回到时空之核去,哪怕无法进去,就在外面守护着里面的人也好。

    而球王和才女他们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美女这样一个人,在他们的生命里,严若娴只是陌生人,关于她的记忆都已经是空白的!

    球王和才女上了同一所大学,只是他们仍旧没有在一起,只是最好的朋友!

    纯真在时空之核中从未停止她的寻找,可是时空之核真的太大了,像一片浩瀚的海洋,而温陵在这片海洋中如同一粒沙,但是纯真却仍旧充满了希望。

    某一天,纯真在时空之核中游荡,终于看到了那一抹同样在游荡的身影,她的嘴角扬起微笑,果然,他一直都在这里!

    “温陵!”纯真叫他的名字。

    “你认识我吗?你又是谁?”温陵奇怪的看他,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清澈。

    “我是纯真啊,这一生最爱你的人。”纯真过去拉住温陵的手,两个人的眼神逐渐出现闪亮的火花!

    从此以后,他们之间每天都在重复着同一个乏味又幸福的故事。

    “你认识我吗?你又是谁?”

    “我是纯真啊,这一生最爱你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