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爱乐荒城 > 第八十二章 小蛋糕与江南style
    第八十二章

    (说到高二这边。)

    又是新的一周,周一有升旗仪式,早读只有20分钟,照例是高一他们先下课,一波人潮往餐厅涌去,这场景已经看了半个多学期了,班里的男生们还是百看不厌。

    这对他们来说,似乎有种类似沙海寻珠的“快感”,就是从人潮里找到那些艺术生小学妹,于是个个仰着脖子。

    苏千彻这次没兴趣了,他低着头在偷偷写纸条。当然是写给姜熙的,他似乎是和她说好了,每周一周三周五尽量写张纸条,哪怕是聊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然后彼此珍藏,每个月底到回家的时候,拍张照,然后可以兑换成买给对方的礼物。

    所以苏千彻第一次对姜熙厚着脸皮提出这个有些让人觉得挺幼稚的想法时,他自己也战战兢兢的,生怕姜熙会笑话他。

    可是随后的回复里,她却很欣然地答应了,说很好玩呢,那天苏千彻很高兴,连跟严休、李汶镐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一直笑得合不拢嘴,恨不得吃进去的饭都能掉出来。

    让哥几个一脸幽怨羡慕嫉妒恨。

    但其实也是他们故意配合苏千彻罢了,可能内心也是替他高兴的……就像,你哥们儿或者你闺蜜能找个好对象,你应该也会开心吧!

    那几天餐厅的小超市卖上了一种精致的小蛋糕,每天限量,芒果味、草莓味的,特别诱人,包装也好看。苏千彻就动用了多方关系,在后排人无数的白眼里,插队进了排队的人中,想着买给姜熙和张心宁,结果每人限量一个,他便挑了个草莓味的,急匆匆地跟着队伍出来了。

    拿着的时候跟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怕碰到大山哥这样的,二话不说就抢过来一口吃了。幸好没碰见他。

    “你这重色轻友的东西,不知道给你大哥几个买一个?”李汶镐搂着严休肩膀一起说道。他俩自然混的很熟了。

    “一边去,都大老爷们,吃什么小蛋糕,再说一人就让买一个,当然要给我……”苏千彻把那红彤彤的纸盒捧在手心里。隔着半透明的塑料包装,瞅着里面三层的小蛋糕,草莓切得小半颗,娇小玲珑,颜色也如女孩子的唇一般红润。

    “哎哟喂,给你啥?”二人酸溜溜地。

    “我……我在隔壁班的女同学行了吧!”

    “哈哈,下辈子人家也要做女孩子。”李汶镐上演魔幻“女声”,吓了严休一跳。

    “我去,大哥你人才啊!玩游戏没少骗过人吧!”严休兴奋地和李汶镐探讨起玩游戏用女性角色骗人给自己买装备的愉快经历,便把自己偷笑的苏千彻晾一边了。

    回到教室,有些晚了,大家都已经坐好准备上自习了,小蛋糕毕竟有些太扎眼,很容易引起哄抢和猜疑,所以苏千彻把它揣进了校服外套里,然后双手插上衣口袋里托着,在几个男生疑惑的眼神里,溜回了自己位置。

    只不过刚放下小蛋糕,一抬头,有一姑娘掐腰瞪眼地站到了自己跟前,原来是卫生委员李萌,呃,她其实不太高,所以坐着的苏千彻不用怎么抬头就能看到她。

    戴着大大的圆框眼镜,流着锅盖头,脸有点红,她便使劲踮起脚,好让自己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喂,你咋才回来!”她声音又尖又细,又很容易急,所以有些男生挺爱逗她。

    “啊?我没迟到啊?怎么啦?”苏千彻不解。

    “这周该你值日了,笨,又笨又傻的,男生怎么都这么笨呢?”

    “哦抱歉,忘了,忘了,我马上就去。”

    没等苏千彻说完,她又去催同样双手插兜弯着腰偷偷回来的王大树了。

    取了拖把,苏千彻用如常山赵子龙一般的姿势提着亮银拖把去了那边的水池。

    那灯修好了,三个水龙头,苏千彻点点羊羊点到谁来当肥羊,选了第三个。哗啦哗啦的水流声,苏千彻一边哼歌一边跳起舞来,是那时候很流行的《江南style》。

    “哈哈,安然你快看,这人好好玩!”袁心拿着抹布过来,恰好看到了一个人忘我舞蹈的苏千彻,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

    “啊?什么人啊?”安然也拿着拖把推门跟过来,这时候苏千彻正扭头看过来,二人便不可避免地对视了一眼。

    “你这么……开心吗?”安然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突然面无表情地问道。

    袁心也不笑了,一脸茫然的表情,她本以为安然也会跟她一样呢。

    “哦,还好,生活……太美好了,情不自禁……”苏千彻表情麻木,吞吞吐吐地说道,同时脸也在迅速地红着。

    “是吗,真好……”

    “是啊,挺好的,你最近也不错吧!”

    “嗯。”安然答到,她转身想走了,手指捏着抹布一角,抹布是淡蓝色的。

    “咦,你们认识啊?小哥哥你是7班的?跟我们家安然宝宝很熟?”袁心走到水池边,拧开小小一水流,沾洗着抹布,她一靠近就有种淡淡的葡萄香水味,仔细一看,她的唇也红,似是涂了口红。

    “对,是7班的,和她是初中同学,哈哈,你是袁心吧,久仰大名。”

    “什么呀,什么大名的,哈哈,你们男生不是天天聊林愫安然嘛?我什么时候也成聊天素材了?”

    “都好看,所以都聊呗,对了,我叫苏千彻。”

    “哦?原来苏千彻是你啊,哈哈,怪不得,明白了,先回去啦,还得擦黑板,好累,安然擦窗户,随便一擦就行……”袁心便蹦蹦跳跳得走了。

    突然又停下:“你跳舞还挺有范儿呢!”这才走进了班里。

    苏千彻空空拖把,也提着去拖地了。走廊看了一眼,她过然在奋力擦着黑板,她们班主任皮皮虎正在教室里转悠,看看这个的本,翻一翻那个的试卷。

    又路过姜熙他们班,她坐在中间靠左那一排,此刻在用心写作业,他们班班主任不在,有一些还在偷偷聊天的同学。

    苏千彻故意走的很慢,他在想,要是姜熙能突然抬头看一眼走廊窗外就好了。

    神奇的是,她果真抬头往窗外看了!那种对什么都毫不知情的,单纯又不经意的眼神,真如一朵水莲花。

    苏千彻却赶紧低头跑开了,只是心里喜滋滋的,又有点对自己生气,又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把那小蛋糕给她。

    路灯的光从楼外照进来,窗外又冷又寂静,仔细一听,仿佛整个楼都静谧得能听到水滴的声音。

    冬天已经开始了,冬姑娘正踏着寒风,披着白色的纱袍姗姗来迟了,她**着那些落光了叶子的书,走在空荡荡的校园,微笑又叹息,她的眼睛里是寂灭的火焰,可倘若能有幸一直看着她的眼睛,却是有激情与热烈的,因为她注视着苏千彻这一群人,觉得在自己掌控的这段时令,仿佛预感到有热烈且值得铭记的故事要发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