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小说 > 镇河 > 175、番外2全文阅读

175、番外2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裴琛, 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一大早,冯褚就兴致勃勃的提着一个包裹走了进来。

罗靖想要离开的脚步登时一顿。

距离上次老板和老板娘分手, 已经过去了一年了,现在想想当时的场景他还是心有余悸。希望两人这辈子都别闹别扭, 老板那模样, 太吓人。

“你一共出去了两个小时零三十二分钟。”语罢, 裴琛抬起头, 顺便将手中的笔放下, “说吧, 有什么事?”

他现在是越来越变态了, 每次自己出去还得掐时间。

在心中吸了一口气, 然而这并不影响冯褚的好心情, 她把包裹往裴琛怀里一丢, 然后乐滋滋道:“你看。”

什么东西?

低下头查看,不仅裴琛愣住了, 一旁的罗靖也张大了嘴巴。

居然是个孩子!

老板娘在这两个多小时里, 自己生了个孩子?!

这个念头在罗靖心中一闪而过, 接着他狠狠的打了个冷战,这怎么可能。

嘴角抽动了一瞬, 裴琛放哪儿也不是, 不放也不是。半晌后,他咬牙道:“你在哪儿弄的?”

可千万别是他想的那个样子,然而下一秒,冯褚的回答让他眼前一黑。

“你大侄子的。”

裴大少?老板娘把裴大少的儿子给抱回来了?不对啊, 裴大少连女朋友都没有,上哪儿会有孩子?

罗靖不知道内情,裴琛可是清楚的。就这样,罗靖带着满脑子疑问,被轰了出去。

“你哪儿弄的?”裴琛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一脸无奈的再次重复了刚刚的话。

小婴儿听到这句话,似乎是有些不满,然后下意识的踢了一下腿。

冯褚见状,迅速瞪了他一眼。小婴儿僵住,然后委委屈屈的瘪了瘪嘴。

“他等不到裴钦下定决心,然后提前投胎了。”

卧槽这只铁牛精睁着眼睛说瞎话!

“啊啊啊……”小婴儿挥舞着手臂,似乎是在反驳。

明明就是她蹿腾的,说一切后果她承担,自己才有了这么大的胆子。

裴琛知道着里面有猫腻,但因为面前的人是冯褚,他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是说,他父母呢现在在哪儿?”

好端端一个孩子,总不会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听到这话,冯褚耸了耸肩,毫无心理负担的开口,“未婚生子,她妈把他扔医院了。原本那个女人是想掐死他的,被我及时给拦下了。”

听到这话,小婴儿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

两万块钱,为了区区两万块钱,他那个所谓的亲妈就把他卖给了面前这只铁牛精。一想起这个,小婴儿的心都在滴血。

原来自己居然这么廉价。

小姑娘给他安排的出身可真有够简单粗暴。

这小婴儿没有喝孟婆汤,养大了之后也不怕他去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毕竟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抛弃的,稍微有点骨气的人都不会对生母有挂念之情。

可这样是犯法的啊!

揉了揉额头,裴琛觉得罗靖是时候派上用场了,比如找相关部门给小婴儿上户口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就这样,恒安全体员工探听到了一个超级劲爆的消息。

boss在三十五岁这一年,不显山不露水的老板娘突然生了个儿子!

恒安也算是一个有继承人的大集团了,他们不用担心老板年纪增大,力有不逮时恒安会倒闭了,真是可喜可贺。

很快,裴家也炸开了锅。

裴震青、颜歆、裴肃锋、裴钦四人围在沙发旁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有人第一个开口说话。

二儿子/二弟忽然之间就多了个孩子出来,这也太儿戏了吧?

想想去年的时候,两人十一月份的时候回来了一趟,二月三月四月的时候各回来了一趟,剩下的时间就没再露过面了。

一直到现在九月份,按时间来算,确实够十月怀胎了。

自己儿子约莫是个禽兽,小褚满打满算也还不到二十三,他就好意思叫人家生孩子。而且,这么大的事他居然都不跟家里通气!

想到这里,颜歆的脸色不那么好看。

但孩子既然已经生出来了,总归是件好事。

顾不得责怪两人,颜歆将小婴儿抱起来,这里捏捏那里看看。

他们裴家,终于有新生命诞生了。要说看这长相,绝对是裴家的种,尤其是家族遗传的高鼻梁,别人就算是想模仿也模仿不来。

“乖孙子,奶奶抱。”

摸着拐杖的手顿了一下,渴望的情绪自裴震青眼中一闪而过。然而现在重点不在于这个,低咳一声,勉强压下抱孙子的玉望,他扫了自己二儿子和二儿媳一眼,语气严肃道:“你们两个过来!”

都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们这是要翻天啊!

最后,这件事当然是被裴琛糊弄过去了。

看着这么大的漏洞都没有被扒出来,想来自己爷爷奶奶是高兴太过了,在场最为冷静的裴钦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小婴儿,怎么跟自己小的时候长得这么像?

一直到后来,察觉到事情真相的裴钦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好好的儿子,突然就变成了弟弟,这种打击不可谓不大。然而想到自己二婶的本事,裴钦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因为之前冯褚曾经让小女孩为裴钦保驾护航过一段时间,所以两人早以熟识起来。

看着一个大男人躺在床上装死,一脸的生无可恋,小女孩飘在空中一脸不屑道,“没出息。”

裴钦闻言,跟打了鸡血似的坐了起来,“你不懂,这事关男人的尊严。”

夺子之仇,不共戴天!

“不就一个孩子嘛。”小女孩依旧没多重视。

“大不了以后再生一个。”

反正地府那么多鬼魂,她随便给他安排一个也就行了,多简单的事。

裴钦闻言,下意识的反驳,“你给我生啊?”

话音落下,空气变得安静起来。

“我、我……”他不是这个意思。裴钦看着小女孩稚嫩的脸庞,差点没把舌头给咬掉。

叫你嘴贱!

然而,很快他就没空去懊恼自己的口不择言了。

小女孩叉着腰,笑嘻嘻的说:“没问题,等你变成鬼了,来找我,我给你生一个也无所谓。”

裴钦愣神,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自己大概,要比二叔还要禽兽了……

原本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几十年后,竟然一语中的。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小女孩愤愤。

当然,这是后话了。

——

自从冯褚和裴琛把孩子带回家之后,颜歆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同丈夫商量一番,由两人拍板,直接找国内最出名的育婴师送了过去。

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个人看起来没一个是会带孩子的。

小褚吧,自己就是个小孩子,颜歆下意识的将她否决掉,至于裴琛,天天对着他那张冷脸,万一自己的孙子长歪了怎么办?

在征求过两人的意见之后,年约四十、面容宽和的育婴师敲响了恒安总裁家的大门。

看到冯褚的第一眼,育婴师不由得心生感慨。

真年轻啊,不知道有没有十八岁。

不过这不是自己该管的事……想罢,育婴师礼貌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你好。”

愣了一下,冯褚赶忙将手中的零食碎屑拍掉,“……你好。”

这样可不行,哺乳期的女性对饮食要尤为注意,毕竟一不留神就会导致婴儿生病。

就在育婴师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个男声响起,“谁来了?”

等看到面前女人身上的服装时,裴琛提着小婴儿的手一顿。

他们在家,就是这么抱孩子的?!

育婴师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斟酌片刻后,她由衷的建议道:“小孩子的身体很脆弱,你需要一手托着他的屁股,一手扶着他的腰,不然很容易伤到。”

这个冯褚早有准备,她偶尔有喂小婴儿龙角水喝,虽然他看起来还是刚出生几天的样子,实际上身体已经不比一岁的小孩子弱了,所以这么折腾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过面前的育婴师一片好意,冯褚也不好意思顶嘴。眨了眨眼睛,她接过裴琛手中的小婴儿。依言动作后,冯褚问:“是不是这样?”

这婴儿的脸都憋红了……深吸一口气,育婴师无奈道:“不对,你这样他是会难受的。”

“咦?”冯褚听到这话,继而把小婴儿凌空举起来,然后神情疑惑的问,“你难受么?”

恢复正常呼吸,小婴儿想也不想就咧嘴笑了。

不难受不难受,他特么的现在哪儿敢难受?!

总之,育婴师来了之后,小婴儿终于解脱了。

这两个简直不是人!

随后几天,育婴师发现冯褚喂孩子都是奶粉,她委婉的提出,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母乳喂养比较好。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冯褚咬了咬下唇。

这东西,她没有啊!

冯褚这边还没表现出来什么,裴琛那边脸就黑的像锅底一样了,“母乳?”

这小子做梦吧!

这些还都是小事,育婴师发现更过分的还在后面,这两个人,居然让一个不满月的小婴儿自己睡一个房间!

虽然半夜其中一个人会去帮忙换一次尿布,喂一次奶,但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不过雇主坚持这个样子,她作为一个工作人员也不好说什么。直到有一天,育婴师实在是忍不住了。

“您有没有听到,孩子在哭?”

好像是唉……

话说,这小子什么都知道,他现在这一出是怎么回事?

把注意力从电视上挪回来,冯褚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见她还是关心孩子的,育婴师赶忙想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比如孩子闹人的时候,做家长的是需要哄的,这样可以增加亲子感情。

下一秒,冯褚的话让她哭笑不得。

“你已经二十天大了,是个成熟的孩子了,无聊的话得自己学会找乐子。”

是二十天不是二十岁,况且这么说婴儿怎么可能听得懂。然而令育婴师震惊的是,这句话过后,孩子沉默了两秒钟,接着把自己软糯糯的手塞到嘴巴里吮吸、撕咬,本人则不再吭声了。

所以,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对方找到了所谓的乐子?

这家人可真奇怪。一直到小婴儿满月,育婴师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带孩子还能这样?!

这个四十五岁的女人,终于陷入了沉思。

夜晚。

想到育婴师说过增加母子感情的话,冯褚思考片刻,终于破天荒的将小婴儿提到了自己和裴琛住的卧室,“我警告你,嗯嗯的话记得叫人,不然味道太难闻了。”

嗯嗯是拉粑粑的专有名词。

明白这是什么意识的小婴儿羞愤欲绝。

越看越觉得小孩子也是挺有意思的,冯褚不由得对他上下其手。就在小婴儿装笑快装累死的时候,裴琛终于下班回来了。

爸,亲爸!

在小婴儿眼中读出这样的信息,裴琛不由得勾了勾唇角,“你今晚在这里睡啊?”

小婴儿点头。

“哦,那就睡吧。”裴琛一边换上居家服,一边淡淡道。

晴!天!霹!雳!

往常他不都是直接把自己轰出去的吗,也就是说,自己这一宿都得提心吊胆的?!

捏了捏小婴儿的鼻子,冯褚笑眯眯道:“哟,看样子你不是很情愿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小婴儿含泪摇头,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虽然是睡一个屋,但他是睡在旁边的婴儿床上,这让小婴儿多少有了点安慰。

窝在裴琛怀里,冯褚不由得喟叹一声,“真舒服。”

鼻端缭绕的,全都是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

辣眼睛。

小婴儿看到这一幕,悄无声息的转了个身。他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然后被灭口。

伸手将小姑娘拉的更近了一些,裴琛语气温和道:“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嗯哼?”

“罗靖已经办好手续了,现在该给他起名上户口了。”

听到事情关乎自己,小婴儿瞬间竖直了耳朵。

“唔,就叫裴世爱吧。”沉吟半晌,冯褚轻轻的啄了一口男人坚毅的下巴,时隔一年,他曾经消减的肌肉恢复如初,两鬓的斑白也早已消退。

如果不是午夜梦回时,他偶尔还是会被噩梦惊醒,然后死死抱着自己,久久不能入睡,冯褚以为他早已将那件事给忘却了。

不过这也只是早晚的问题了,只要自己加倍给他安全感,伤疤终归是会消退的。

“裴琛一生一世只爱冯褚,冯褚也一生一世只爱裴琛,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看着小姑娘黑白分明的眼睛,裴琛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低低的笑了,“好。”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小婴儿,不,裴世爱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脸的生无可恋。

呵,他爸妈开心就好,不用照顾他的情绪。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完结啦,完结啦~等下我去把完结章改了~

《海藏》10月29号开更~

↑建议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自己能写出什么东西,我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镇河》这本书缺陷很多,剧情也有些拖沓。但是我很高兴还有这么多的读者陪我走到大结局,可能中途有让你们失望的地方,在这里我向你们道歉啦~

最后!划重点!

我《旧民国[穿书]》求预收,救救孩子吧qaq

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