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校园言情 > 渣攻从良记 > chapter17要我帮你解决吗
    严戚洋的话让出租车司机忍不住看了看他们俩,许原因为碍于脸面所以也闭口没再说这事。严戚洋租的房子离学校不是太远,车开了十几分钟的路程就停了下来。

    许原本想甩开严戚洋,可那人的力气太大,许原压根就使不上劲来,就这么连拖带拽地被严戚洋拖到了房子里。

    “学长,你他妈疯了是吗?”许原一个大男人,被严戚洋这么拖着实在是没多少面子可言。

    可严戚洋压根儿就没管许原的大喊大叫,他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把许原甩在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原原,你听我……”

    “啪……”

    那响亮的巴掌声把严戚洋打失了神,许原眼睛红红地瞪着他,看的严戚洋心里一凉,这种眼神像极了他跟许原说分手时候的眼神。

    “原原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严戚洋把许原搂在怀里轻声说道,“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对你做那种事的。”

    感觉到许原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严戚洋才继续说了下去:“原原,我喜欢你,我知道这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是,但是麻烦你给我喜欢你的这个机会好不好?全天下那么多单相思的,难道就容不下我严戚洋一个人吗?”

    从严戚洋突然冒出来,到后来说追他,亲他,今天还是严戚洋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跟他说喜欢他,许原本来还想朝着严戚洋白皙的脖颈一口咬下去让他放开自己来着,结果严戚洋这种口吻弄得许原还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你……你真不是想跟我上床?”许原想想两个男人滚床单,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看着许原情绪稳定下来了,严戚洋才松开了手:“都说了,你不允许,我不会去做的。”

    许原低着头闷闷地“哦”了一声,严戚洋走到衣柜前拿了件干净衣服递给许原说:“把这衣服换上吧,你这脏衣服我帮你去洗。”

    “不用。”许原接过严戚洋手里的衣服说,“卫生间在哪儿?我自己去洗。”

    严戚洋指了指门口那边的门,指完之后他就后悔了,许原推开门看着卫生间的洗脸池里堆满的烟头,啤酒瓶还扔在地上,浴巾什么的都没有叠好,就这么七零八落地挂在架子上。

    严戚洋尴尬地站在许原身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刚刚想拦住许原也没拦住,哪里知道他手那么快的就把门给打开了。

    “这是?”

    “昨天跟袁航一起喝的……忘收拾了……”

    严戚洋也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把许原带回家了,看着满地的狼藉,严戚洋头疼的捏了捏眉尖,许原看着扔在马桶盖上还未拆封的杜蕾斯,一脸不知道什么表情的看着严戚洋,这一看把严戚洋看的头更疼了。

    “这……这不是我用的……”

    虽说严戚洋他们这个年纪,有生理需求,用避孕套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毕竟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也不是未成年或者怎样,这种事情你知我知的,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可是就是因为对方是许原,所以严戚洋慌乱解释的样子反而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你不用解释的,我都明白。”

    看着许原一脸了然的表情,严戚洋叹了口气指着垃圾桶里滚成球的餐巾纸说:“那才是我用的。”

    许原难以置信地看着严戚洋,不是说这人出了名的花花肠子吗?这种事情难道都是自己解决的?

    “干嘛这副表情看着我。”严戚洋好笑地看着许原说,“我也不是谁都上的啊。”

    “就是有点惊讶你会自己解决。”

    严戚洋在许原眼里就是那种想要纾解**的时候,手指勾一勾就立马床上有人的那类花花公子形象,现在这个大发现弄得他都对严戚洋有些刮目相看了。

    “我不自己解决,你帮我解决啊?”

    许原立马摇头叫起来:“不不不,你还是自己解决吧。”

    “说真的,原原,你下次要是想要了,我可以帮……”

    看着严戚洋走向自己,许原警惕地拿着干净衣服往自己身上一挡,整个人往后面一躲叫起来:“拒绝,不可能,我自己能解决……”

    许原在严戚洋把话说完之前立马打断了严戚洋这个念头,他怎么可能让别人帮他解决生理需求,就算严戚洋敢做,他许原还不敢想。

    严戚洋好笑地看着许原那一副惊恐的表情说:“我逗你玩呢,快把脏衣服换了。”

    许原把干净衣服放在架子上后,蹲下身子把地上的酒瓶子一个个捡起来抱在了怀里,严戚洋看着蹲着的许原,鼻子一阵发酸,以前他拍戏的时候,遇到让人心情不好的事情他就会喝酒,许原也是这样帮他收拾满地的啤酒瓶,那时候总是把自己的情绪无端地传给许原,他不好受他必须得让许原也不好受,因为他在养许原,所以他觉得许原理所当然地要为他分担这种不好的情绪。

    他都忘了当初是他说他要养许原,是他自己亲口承诺会养他一辈子,是他逼着许原把自己喜欢的工作给辞掉的。一个家的重量太过沉重,是严戚洋自己承受不住这种感情束缚的压力,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伤害许原,并把这个作为他那勾心斗角的生活里唯一一点的乐趣。

    因为许原单纯好欺负,所以他就肆无忌惮地去欺负他,那时候,他料定了许原不会走,不会离开他,因为许原在他身上砸下了太多的青春代价。

    “原原。”

    许原莫名其妙地回过头,还没等他问干嘛,严戚洋就突然弯腰吻了上来。

    被严戚洋吻过的嘴唇滚烫的让许原耳根子立马红了起来,因为有些惊吓,怀里的酒瓶“叮铃咣当”地掉了一地,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严戚洋,许原半天才来了一句:“你你你你你你……你不是说没我的允许,不对我做那种事吗?”

    严戚洋伸手揉了揉许原的头发说:“可是这不是那种事情啊。”

    许原瞪圆了眼睛看着严戚洋叫起来:“那到底那种事情是什么?!!!!”

    “用的上这个的事情。” 严戚洋笑眯眯地拿着杜蕾斯的盒子在许原面前晃了晃,“还用我再给你讲的详细一些吗?”

    许原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他看着狐狸一样的严戚洋咬牙切齿地说:“不用!!!”